逐鹿龙庭  第139章 一屋子的人

章节字数:2883  更新时间:16-09-26 09: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秋硕的不期而至显然已不适合谈之前的话题。云川着小二又找了两把椅子让秋硕坐下。春铃见到秋硕

    喜多于惊,努力打起精神问候道:“师兄已能来这里应是无大碍了吧。”

    秋硕还是一如既往地跳过不想回答的问题,真接说自己想知道的:“师妹何时与魔族的人有交情的?

    之前都没听你说起过。”

    春铃不紧不慢地回道:“这位小朗公子眼神不好,先前走错房间到我这里来了,与我聊了几句,彼此

    还挺投缘,这两天春铃承蒙他二人照顾颇多。”

    小狼感谢春铃替她隐瞒,自是不计较这个理由,欣然点头以示附和。梅惜言从打秋硕和云川进来就暗

    中有注意着气氛的变化,亲疏关系以及隐藏的关系。

    云川显是不怠见魔族的人,再加上秋硕对小狼的上心,更是不耐,现在这人居然还搭上了自己的师妹

    ,心气已是不顺,两眼毫不掩饰的睥睨,不置一辞。

    “眼神不好?我就住在他隔壁的对面,他怎么从来没有摸错过门,反倒摸到你这犄角旮旯的地方来了

    ?师妹你可别太轻易相信人了。”

    春铃也知道秋硕的脾气,若不是他关心的人或事,从来都是懒得看也懒得提。如今他一来就一直盯着

    小狼找事,怕是他也觉得小狼不简单吧。

    “师兄说得是,我会多多注意这个眼神不好的家伙。”边说边朝小狼挤了下眼。

    “秋使君谨慎行事是好的,不过若不是师弟,春使君恐怕如今也没这个力气坐在这儿跟你说话了。”梅

    惜言看不下去,来了句客气的反驳。

    "怎么,你的伤治不了了么?“秋硕这才意识到春铃这伤的严重性,

    春铃却轻松地笑言:”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众人沉默。

    ”有什么遗愿未了?“秋硕这直接了当的问题当众人大吃一惊。

    ”大侠,春使君并不是没有希望,晚生会想办法……“小狼这话更是说给春铃听,希望其不要放弃。

    没等小狼说完,春铃便接上了她的遗愿:“京都排骨,东坡肉,腊味合蒸,酱香肘子,名府熏鸭……”

    “不可,春使君身体虚弱,怎么能吃这些油腻之物?”打断春铃美好愿望的正是刚抓了药回来的薛默凌

    。

    秋硕嗤笑道:“你以为她能吃我便有力气给她去找么?”

    薛默凌还是一脸正气,哼道:“你这师兄今日倒是想起来看望师妹了?”

    春铃最怕这两人见面,忙替秋硕开解道:”薛兄,师兄之前伤势也不轻。“

    秋硕并不领春铃的情,反呛薛默凌:”我说薛马夫,我师妹伤成这样,你怎么完整得根块璧玉似的,

    真是相当大丈夫啊。“

    ”你……“

    ”我什么,我现在还病着,薛大侠这是要抓紧机会欺凌一下伤弱不成?“

    ”……“

    一如既往地,薛默凌在与秋使君的口舌之争中从未占到半分便宜。

    看到春铃无奈又不胜其烦的表情,小狼站到他俩当中阻止道:”春使君需要静养,劳烦各位大侠说话

    小声些,避免喧嚣。“

    听小狼有数落秋硕的意思,一直沉默的云川不乐意了,挡在秋硕面前道:”我师弟伤势未愈,你们说

    话放客气一些,别仗着人多欺负一个病人。“

    呵,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啊,刚刚伶牙俐齿,噎得人说不话的好像是秋硕吧。这云川对秋硕的偏坦真是

    到了毫无公正的地步。

    “云道君这话似有偏颇,依秋使君的能耐,即便是大伤初愈,也没人欺负得了的,更何况有云道君在

    ,怎么也谈不上以多欺寡,我师弟并无冒范二位的意思,不过是担心春使君的病情。在下也相信,作

    为春使君的师姐师兄,诸位也不希望春使君因此烦躁烧心吧。”梅惜言一席话说得云川无言以对,虽

    不服气,看在春铃的面子上只能所罢。

    “你的眼睛看得见了?”秋硕从刚刚小狼说话开始就发现了这点,完全没注意旁的人说了什么,专注地观察小狼的眼睛。

    “比之前好些了,已看得清伦廓,看人五管仍然模糊。”小狼对于秋硕惊人的观察力略感心虚。

    “师弟,魔族的人不可尽信,说不定他之前就是装的。”云川从来就不怠见魔族的人,对小狼尤其防备。

    “师姐,他之前是真的看不见。”

    “那也不能说明他就是纯良的。之前九毓天如此护着他,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着了他的道,师弟你千万要小心。魔族哪有什么善类。”

    “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梅惜言对于云川如此看待魔族的人甚是鄙夷。

    “我自有分寸。”秋硕不以为然。

    “师兄,小这位小朗公子一直帮助我们,为人还是信得过的。”春铃的私心还是想秋硕能早日看透,这样又可了她一桩心事。

    “师兄,我们来了也有一会儿,春使君需要多多休息,咱们还是回去吧。”小狼感觉再聊下去,这一堆人的矛盾都得激发出来不可,还不如离开,少些事非。

    “也好,”梅惜言自是知道小狼的意图。“我师兄弟二人择日再来看望春使君,请春使君多加爱护自己的身体。”

    春铃客气地谢过,看了小狼一眼,又看了一眼薛默凌。

    小狼退出经过薛默凌时,向薛默凌道:“薛大侠,小弟还有一些药方煎法想说明一下,可否请薛大侠随小弟出来容小弟讲解一下?”

    薛默凌关心春铃,自然二话不说便随小狼出去了,秋硕并不跟任何人打招呼,顾自泯着茶。

    稍走远了些,小狼将薛默凌带庭院角落,让梅惜言在厅里等候。

    小狼默了一会儿,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说道:“薛大侠,其实小朗找你出来,是有事拜托薛大侠。”

    薛默凌毫不犹豫地说:“请说。”

    “薛大侠,春使君的伤势……恐怕以小朗的能力已经技穷了,如果不能找到医术更为高超之人为其续筋走脉,怕是熬不过三日。小朗实在无奈。小朗听说薛大侠与苏先生是旧识……不知可否……”作这个决定对于小狼来说是相当挣扎的,他们二人之间能不见最好是不见的,这个道理她比谁都明白,只是如今春铃到了这最后关头,她既然想到办法,便是如何都不能看着春铃去死的。挣扎过后,便是坦然,如有后果也是自己先承受,她记得,锦刻之噬是先对自己起作用的,他们二人各发作了一次,那么如果第二轮也是先轮到自己,只要能保全他自己吃点苦算什么。那钻心噬骨的痛,她不想让他再受第二次。更不愿意让他逼近那毁灭的危险。

    “可以,我会去通知他让他来见你。”薛默凌干脆利落地答应。

    “薛大侠,苏先生的事你能作主么?”小狼怎么听怎么觉得薛默凌会强行押他过来的感觉。

    “他曾经嘱托过我,如果你有事找他让我马上通知他,他会尽快来见你。”

    他居然……早就嘱托过薛默凌……只要我有事,就可以找他,他为何……为何会对一个陌生人这样……

    小狼很想继续欺骗自己说,那是他仁爱,对谁都很好。可是……他不拒绝别人的请求不代表他会主动去关注一个人。如果这点了解都没有,那她小狼也枉作他弟子这五年了。那么……这个答案似乎已不容逃避……是啊,他是谁,如何能瞒得过他……

    “薛大侠,其实……我的视力并未恢复,也帮不上什么忙,到时候你只消告诉他春铃的伤势和我们希望他救助的请求就好,我……就不出现了。”真正面对了事实后,反而让小狼更加清醒。

    “你这么做,是不是太不近人情。”薛默凌说话总也不喜欢拐弯抹角,既然说了之前的话,便是为他这个旧识鸣不平。

    小狼听薛默凌这话猜测他可能并没有将锦刻之噬的事告知薛默凌。

    “薛大侠,这么做对我对他都好。”不能说得太明白,小狼只能给出这句话。

    还是在白天,这院落的风已经带了些许寒意,让小狼手心冰凉,脸上也带了些霜意。

    “带信的事有劳薛大侠了,春铃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我。我先回去了。”

    望着小狼离去的小小背影,薛默凌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人,不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为什么她关心的人那么多,却对关心她的人那么狠心。明明所做所为无不表现有很重要的人或事要守护,为什么脸上表现的如此无欲无求。他薛默凌不明白,那么有没有一个人能够明白她?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