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龙庭  第141章 救死不扶伤

章节字数:2450  更新时间:16-10-05 12: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入夜,受邀之人如期而至。一身清冷素衣,斗蓬遮挡不住他脸上的光华,踏着月色走出一条泛着清静莹白的道来。春铃困顿无力,没有醒来。薛默凌只管将苏步玉引进春铃房间。

    清冷的目光扫过床上的人,纤手轻微搭上春铃的腕间,半晌,薛默凌并不能从他的表情读出任何信息,耐不住问道:“怎么样,还有救么?你徒弟说……”

    “她说什么?”也只有在提到徒弟的时候,苏步玉才会显得像正常人。

    “说……以她的能力,最多也就三日。”

    “她的筋脉早已断了,能撑到现在已是不易。如若我给她施针行气,也不过延缓几日,差别并没有很大。”

    薛默凌沉默了,他知道春铃并不愿意这样活着,拖累别人。但是让他说出放弃的话也是怎么都说不出的。等薛默凌回过神来,苏步玉早已开始行针,这一刻,他又变回那个安安静静帮人治病的医者,专注而冷静。看不出一丝情绪的波动,也无法将他与那个叱咤风云的九毓天联系起来。

    苏步玉行针的速度非常快,短短一盏茶不到的时间,已行完一百零八针,速度越快越能减轻春铃的痛苦,然而再厉害的技术也无法避免某些穴位的敏感度,行到一半春铃已经被痛醒,最后那几针更是痛得咬破了唇。强行在断开的筋脉内行气本身就是一种反自然的行径,病体受的痛苦自是不可言喻,看到春铃那么个娇小的女子忍受这种巨大的痛苦,却并不能痊愈,只为多延几天生命,薛默凌不禁自问,这样做真的对么。

    行完针,苏步玉还要用自身灵力来推动春铃的气运行于筋络,表面虽然不显,实则对于苏步玉来说也并不轻松。

    窗外,一个黑色身影隐匿于暗处,细细聆听着屋内的任何响动,正是在自己房间闲不住又烧心烧脑的小狼。

    不是下决心不来见他了么,这又是在干什么!小狼你这没出息的,就不能狠下心来么?不,不是,我不是来看他的,我只是来探知春铃的病情的,嗯,放心不下春铃,只是这个原因。

    屋内的人紧张,没有一丝声音,屋外的人也不也作声,这么静静地伴随夜晚的虫鸣和忐忑的心绪等时间过去,待施救之人转安。

    一个时辰后,苏步玉缓缓收势,为春铃拔了针。薛默凌递了手巾给苏步玉,却被轻轻推开。

    “她的情况无法自行运气,须每三日帮她行针运气。我三日后再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苏步玉要离去的心甚是急切。

    薛默凌实在想不出都半夜三更的,他这位好友刚刚经历过一场劳心劳力的救治,还要去哪儿,不过他知道他这位友人向来说一不二,也不再多问。

    “那我就不送你了。”薛默凌担心春铃的情况,刚打了热水准备给她擦拭。

    “苏先生,劳您费心了,春铃……拜谢。”春铃声音微弱,额头仍在淌着汗珠。

    “不必,受人所托而已。”话音刚落人已消失在暮色之中。

    窗外之小狼打一听说他要离开,就赶紧准备开溜,因在夜里眼神不便,只能挨着墙根找路,顺便可以显得更隐蔽一点。然而这所有的偷偷摸摸小心隐蔽对于一个如此强大的人来说形同虚设。当小狼感觉有什么挡住自己去路的时候,她知道自己躲不了了。

    又是一个夜里,仍然是在客栈院落里,影影丛丛的树影下,小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成了只在晚上相见。他仍如从前一样,素影伴清风,无端月光华。远而清冷,近则亵渎。

    小狼有感觉,自己在强迫自己远离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却在无意识地靠近,

    “你的眼睛还没好?”熟悉的声音,带着暖意。

    “嗯。”小狼虽然看不清他,却还是转开脸来,避免意念中的对视。

    “你也是病人,为何不把自己好好治治?”语气里有责备忧,更多的是担忧。

    现在小狼不会还单纯地以为那是对一个普通病患所说的话。刚刚春铃病成那样,他并没有多说一句关心的话。

    “能医不自医嘛。”小狼苦于不知道如何回应才显得不那么生疏绝决,但又不让他忽略他们之间的应有的距离。然而这话一出口,小狼暗叫不妥。果然……

    “那我给你治。”简直接得天衣无缝,毫无犹豫,几乎像是就等着小狼说这话一般。

    “不,不,我跟你说笑呢。我自己来,自己来。”

    冰玉一般的脸颊透出一丝郁寡难言,他不再说话,却也不走,只是看着眼前这个躲躲闪闪的假小子。

    “苏先生,您上次借给我的外披我也该还给你了,要不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去拿来给你?”

    “你留着吧,我不缺。”苏步玉说得理所当然,似乎本应如此。

    小狼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她想到自己承蒙他照顾那么多年,她的哪一件衣服不是他给她买的,做的。如今这么件外披又有什么理由归还?自己如若坚持,岂不是故意要与他疏离么,甚至会被误会成嫌弃?先生,小狼怎么可能嫌弃你,嫌弃谁都不会嫌弃你的啊。你永远是我心中那个完美无缺的天神一般的人物。任时间变迁,任经历曲折蜿蜒,任诅咒禁制,都无法改变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不敢接近你,只怕害了你。小狼贱命一条,何足挂齿,怎么可以毁了你,这样我自己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那……谢谢苏先生。”小狼知道如果拒绝即会伤害到他,怎么也不忍心了。“春使君的伤还有得救么?”

    “你知道的,左右不过续几日性命,全身筋脉无法接回。”

    小狼也有预料是这种结果,如今从苏步玉这边得到了证实。

    “并且每次行针对她来说都是种不小的折磨,浑身疼痛异常,如此……你还要继续么?”

    苏步玉的这几句话无疑是把她一直不愿去想的问题最直接地放在她面前,逼她不得不去思考自己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只想救她。只想她活着。”

    “有希望才有活着的价值。她春使君骨子里的娇傲还是有的,如今这么活着,无异于在伤害她的自尊,未尝不是一种残忍。”

    是啊,从初见春铃时,那个喜欢一本正经摆架子的春使君还历历在目,她是娇傲的,也是思想成熟的天道界使君。而在骄傲与淡漠的外衣下,掩藏着一颗对人包容体贴的柔和的内心,舍身取义的赤子之心。这样的春使君又何惧死亡。春铃也暗示过她并不害怕死去,甚至有种解脱的意味。然而她因为她的执念终是没有拒绝她的好意,或许,春铃只是在成全她的一意孤行,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悲伤失望?

    “原来……一直是我自己在任性而为。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还……连累苏先生。”

    苏步玉的眼神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过她,哪怕对着一张陌生的男子的脸,也不防碍他描绘她原来的样子。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三年过去了,她长成什么样了?还是他那个灵动灿烂的那个小徒弟么?有没有长成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你我之间,何需说谁连累谁。”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