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龙庭  第164章 交换条件

章节字数:3260  更新时间:17-03-18 2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知道紫樱的下落。”苏步玉不想让龙宁知道那个牢里关着的正是紫樱,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有感觉龙宁对她态度的某些转变,似乎不太希望听到这个名字。

    怪不得苏步玉对这个魔族恶人那么在意,原来还是因为紫樱!

    龙宁强压着听到这个名字时不自主地烦躁,装作为难地问:“苏哥哥,难道就他知道,没有其他人知道么?你要知道那个人可是重犯啊。我哥特意命人严加看管,任何人不得探视,你难道让我打晕那些人带你进去么?”

    “这三年来,只有他见过紫樱。再无其他人带来过她的消息。”

    那就是执意要见罗?也不管我如何才能办得到,刚刚那些难处都白说了么?你可有半点在乎过我的感受?

    龙宁越想越生气,眼睛直直地看着眼前这个一心只想着他的“紫樱”的男人,无论什么时候,不管何种表达方式,都在诠释他是她的,跟其他人没有一点关系,无论别人做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

    三年了,自己追逐着这个冰冷飘渺的男人三年了,他还是从来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不是尽量避开就是视而不见。

    好啊,你不是只在乎她么,那我倒要看看你能为她做到什么程度。你不是自认只属于她么,那我也要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能力让你成为我的男人!

    苏步玉从龙宁的眼里看到了从热情到失望的转变,也看到了从失望到憎恨到偏执的转换。他知道龙宁会提条件,定不会让他好过的条件。

    “苏哥哥,我知道你很厉害,如果我说我带你偷袭进去,你也定能做得到,但宁儿最不愿见苏哥哥受伤了,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性。宁儿想最安全的办法就是去求我哥哥放我们进去。不过……”龙宁的声音变得更加危险矫诘,苏步玉能感觉到这“不过”后面才是她的重点。他一言不发,只等待她说出最后的目的。

    “我如果只是说我一个朋友想进去见一个全族重犯问些问题,我哥哥恐怕也不会相信你的,万一这重犯要是丢了,连我哥都不好跟九霄客栈的各族民众交代。苏哥哥你别误会,我肯定是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事。但我哥不是我,毕竟你对他来说只是个陌生人,他凭什么相信你,就算我替你担保也是没有实质性的可让他信服的理由。所以我想……”

    龙宁一边说一边担心苏步玉的反应,说的很是小心翼翼。不过从头到尾苏步玉并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只静静地听他说下去。龙宁没有得到一点情绪上的反馈,心里没有一点底,但既然已经到这份上了,没道理打退堂鼓,也许这是她唯一可以抓住他的机会,怎么可以不试试。于是心一横,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所以宁儿想,如果你和我的关系亲近到非一般的程度,或许就有机会可以说服我哥哥相信你,让你进去牢里。我哥这个人我知道,只要他相信你,那接下去的事就好办了。”龙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非常担心他会直接拒绝,尽量在为自己的提议作解释。

    “你想我怎么做?”苏步玉根本不想听龙宁任何解释,因为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才能让他去见她。

    听着这话龙宁觉着他没有不悦,而这个要求似乎也可以达成的样子,心里已经开始小小的雀跃起来,鼓足勇气说道:“宁儿想如果苏哥哥跟我哥哥提亲,说要娶我,我哥哥定会把你当自己人看待,之后我们提要求就方便多了,哪怕想多见几次都行。”

    龙宁说完紧张的心里在擂鼓,她很怕他骂她不要脸,拂袖而去,不敢再多说,只静静地等着他的答案。一时间空气凝结在那一刻,让龙宁度秒如年。

    “可以。”那清冷的两个字从他如玉般的嘴唇溢出来如最及时的赦令解救了龙宁的担惊受怕。龙宁心里简直要放烟花了。

    “那我明天一早带你去见我哥哥。”

    “今晚就去吧,我怕他活不过今晚。”

    龙宁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昏了头脑,等她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龙帝龙吟的大殿了。

    龙吟刚与寒舍商量魔族要犯的事商量到一半,便听下人通禀几个月都不来宫里看他的妹妹龙宁公主有要事求见,这倒是让龙吟好奇她有什么要事。

    “宁公主这么晚来怕是私事,微臣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妥当。”寒舍在龙吟点头后退到了内室。

    龙吟早就听人说起过自己的妹妹对一个姓苏的大夫特别上心,整天追在人家身后跑,为此还找过龙宁几次让她收敛些,多顾及一下龙族皇室的颜面。然而答应归答应,一转背还是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老龙帝龙闻天自三百年前归隐后,就留下他们三兄妹作陪,龙族也就她这么个嫡亲的公主,龙吟多是顺着她宠着她,她想要什么也尽量给她,谁让她是他唯一的妹妹呢。

    这会儿看见龙宁带了一个样貌气质尤为出众的男子来他这儿,脸上有掩不住的娇羞,猜想大概就是她一直念叨着的那个人。据说这个人医术高超,在沙漠里救治过不少伤病人,和龙未见倒是挺熟。

    龙宁羞涩地跑到龙吟跟前,低头手指绕着圈圈道:“哥哥,这个就是我先前跟你提过的苏先生。你可还记得?”

    龙吟笑盈盈的走下台阶。苏步玉并没有太多心情和龙帝套感情,只礼节性地报了名字作了揖。龙吟回头看看龙宁,道:“当然记得,苏神医的名声在沙漠一带流传已久,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今日一见真是另龙某大感意外,一直以为被称为神医的必是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想不到苏先生这般年轻,另龙某大开眼界。”

    苏步玉对龙吟的赞誉并没有过多的回应,只淡然回了句:“过奖。”

    龙吟对其态度如此冷漠有些许不悦,看在龙宁的面子上也不好给脸色。龙宁见气氛尴尬忙跑下来站到他俩中间道:“哥哥,苏哥哥这次来是有事跟哥哥说。”龙宁看向苏步玉,示意他主动来提。

    “苏某今夜来此是想向龙帝提亲的。”苏步玉一脸冰霜,语气平淡的说了这句话。

    龙吟对他的态度略有不满,追问道:“提的是哪位的亲?”

    “龙宁公主。”

    龙宁撒娇地甩着龙吟的袖子道:“大哥,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龙族也就我一位公主啊。”

    “不是还有蓝樱么。”

    “她只是你的表妹,又不住这宫里。再说了,蓝樱妹妹可从没见过苏哥哥呢。”

    龙吟看自己妹妹这番偏袒这这个苏步玉,就知自己这妹妹早已被迷得神魂颠倒了。但总觉得这个苏步玉并没有那么在意自己的妹妹。

    “既然如此,我明天就将此事跟母后提一下,让她老人家给你做个主。”

    龙宁一听到这个母后,脸上的笑意便敛了许多,撇了撇嘴道:“又不是我们亲娘,干嘛让她做主嘛,哥哥你同意不就好了么。”

    “宁儿,终身大事岂可儿戏。她虽不是我们亲母,但父王在位时可是对这个昀妃颇为倚重,后宫的事务全权交由她来处理,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事宜都是她在操办的,连我的嫔妃也都是她给挑选过目的。而且父皇退位时还特意叮嘱过我们兄妹三人,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敬重她,你都忘了么?”

    龙宁不屑道:“不就弹了一手好琴么,父王就那般宠爱她。”

    “宁儿!”龙吟对龙宁的言语不慎有些不悦。

    “好了好了,全听哥哥的。”龙宁再怎么不喜欢这个昀妃,也得顾及这她这位大哥的颜面。

    苏步玉抬眼示意龙宁,她的承诺还没兑现。龙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蹭到龙吟身边道:“哥哥,宁儿还想请哥哥帮苏哥哥一个忙。苏哥哥有个徒儿,三年前在魔族失散了,之后就再也没找到她。苏哥哥这些年来一直挂念着他的徒儿,最近得知有一个知道他徒儿的下落,想去问问,不过这个人现在被哥哥抓起来关在牢里了,不知可否让苏哥哥去问一下?”

    “关在牢里?不知苏先生想见哪一个?”

    “就是今天白天刚抓进来的魔族恶人啊。”

    龙吟一听,面色有点黑沉,“这个可是重犯,外面所有各族的人都等着审理他,恐怕……”

    “哎呀大哥,我们就是去问个问题,又不会怎么样,问完就出来了。而且苏哥哥还能给他留住性命,好让你们好好审理,他还是在审之前就死了岂不是不好向那些人交代。”这些话都是当着苏步玉的面说的,说完又将龙吟拉到一边暗暗说了几句这件事对自己的终身幸福至关重要云云,希望大哥一定要成全。龙吟实在拗不过这个妹妹如此好说歹说,只能答应,不过只给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半个时辰一过,无论有否问出结果,都得离开。

    龙宁见任务已经完成,自然一万个答应,兴高采烈地挽着苏步玉的手离开了潜龙殿。苏步玉为了不被戳穿,强忍着推开龙宁的冲动行了一路。

    待二人离开后,寒舍从内室绕出来,开口先是一声恭喜。只是话锋一转,又道:“这个苏先生看上去不像一般行医之人,那气质品貌倒像一个隐世高人,陛下可要多注意一下这个人哦。刚刚的表现你也看到了,如果真能留他在龙宫倒也是好事,万一留不住,此人恐怕会耽误陛下的大事。”

    龙吟对寒舍的建议一向很是尊重,这回对于苏步玉的看法也是不谋而合。

    “我担心宁儿这回恐怕是情根深重,我倒是希望能成全她。”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