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龙庭  第174章 对影成三人

章节字数:3240  更新时间:17-03-28 1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现在……”苏步玉抬眼,正碰上小狼紧张担心的小脸,“我失去她的消息了。”

    小狼一听这话,终于松了口气。

    昀太后对苏步玉与小狼的反应相当好奇,一个说他徒弟,眼睛却总是瞧着这个理应第一次见面的别人家的徒弟,另一个对于他的回答战战兢兢,如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一般。

    龙吟也好奇上了,“燕支姑娘,这位苏先生说你与他的徒儿相像,不知是否与燕支姑娘有什么关系,会否是姑娘的姐妹?”

    小狼刚刚放下的心又开始不安了,轻声回答道:“燕支并没有姐妹,也不认识苏先生的徒儿。”

    这一会儿时间,龙宁心里也是因为苏步玉的那些过度反应积累了些怒气,趁着大家都在好奇这位燕支姑娘,龙宁也抓住这次机会发部道:“燕支妹妹这般年纪在龙族也到了可以嫁人的时候了,不知道燕支妹妹可有喜欢的人了?”

    龙宁这一问,发难的可岂止是小狼一个人,另两个人对于这个问题一样非常敏感,过早提出这个矛盾总会有人要受伤。

    “我……”小狼踌躇不定,一时语塞。

    “龙宁公主,这个问题是小徒的私事,似乎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将自己的心事呈到宴席上来说。公主的关心绛某替小徒谢过,也要恭喜公主找到自己的意中人,如近日龙宫有喜事,绛某定会备上薄礼为公主庆贺。”

    言下之意非常明白,他人的事公主你不需要操心,管好自己便好。

    龙宁被离绛这一通表面上客气的感谢对小徒的关心,实则是反诘龙宁的多管闲事的抢白,说得哑口无言,凭添一肚子的气。

    龙吟由于离绛说话的态度甚是和气,客套地回道:“绛公子真是客气。”

    昀太后似乎并没有像龙吟那么粗心,经过之前那些种种迹象,觉得这两人,甚至连苏步玉在内的三人都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小狼在接受各种目光的注视下对胃口影响可谓不小,好不容易聊到了其他关于龙族祭祀的话题,小狼找了个空离开了座位,去到东宫外的皇室花园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龙族皇室世代居于水域之上,环境由于水的保护气候条件更加宜人,没有太冷或太热的天气,在这秋冬交替之际自然也没有寒气逼人,尽管如此,几排梅树依旧应景地开出了点点绰绰的粉色和白色立于枝头,期间还有红色黄色的丝丝花蕊引人入胜,淡香随风飘散在周围,小狼之于梅林犹如小鱼之于碧池,如鱼得水般放松下来。小狼如今是女装打扮,动作姿势并不能像往日那样太肆意,只能并着腿,拉圆裙子靠坐在梅树底下,抬头望向龙族晴明的天空,恍若隔世,这里很美,到处亮堂堂的,金灿灿的,碧空万里,水波浩渺,可是为何自己还是如此怀念在魔界的日子?她开始有些想念远红居的人了,那个老喜欢争强好胜,总想着博取义夫关注的青凛可有安分些了?那个总想照顾自己,逗自己开心的暖宝宝花莲静大约身体已经大好了吧,还有冷若冰雪,美若天仙的花沾美人是不是又回花间主持大局了?必是忙得团团转了吧,看看魔头平时忙得不见人影就知道一族之长的责任有多重了,难怪梅惜言始终只肯当个护卫而从来不粘手具体族务。

    头顶突然出现了一片净白,乌丝在白色与蓝色的衬托下尤为漆黑透光,抓人眼球。即便不看,那缕缕药草香就能告诉小狼这是谁了。

    那白色身影徐徐蹲下,手扶着梅树,将小狼圈在一隅臂弯的空间里:“你的伤怎么样了。”

    离绛说过,有些人无论自己怎么打扮,多么高明的拟真术都能在一眼之间将她认出来,大概就是说的苏步玉吧。

    “我好多了。”以真面目面对苏步玉,小狼更加不知所措,如今自己的千红咒已经进入最后一个阶段,而苏步玉也马上要经历第二阶段了吧,该怎么告诉他,让他离自己远一些?她不想再一次看到他在自己面前发作了。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帮他完成这个心愿呢?

    “你的眼睛呢?也好了么?”

    苏步玉还记着小狼眼疾的事。

    “嗯,从魔化变回来之后就已经完全好了。”小狼知道应该离开,不应该再纠缠在一起,只可惜面对苏步玉自己怎么都狠不下那个心来。小狼现在理解了当时苏步玉在清溪居时要赶她走最后还是没有舍得让她走的那种矛盾与挣扎了。

    “我和龙宁没有任何关系,那样答应她不过是权宜之计。”苏步玉一直想解释,不希望她误会。

    “我猜大概是为了救我是么?”

    苏步玉轻轻点头。

    “离绛……对你可好?”很犹豫,但还是忍不住要问。

    “嗯,我……很幸运。”很幸运遇到离绛,在不得不失去之后,又获得了另外一份美好。

    听到这句评价,苏步玉内心说不出的怅然,有人照顾保护自己心爱之人当然好,但是他从听到燕支这个名字开始就知道离绛对小狼怀着一种怎么的感情,这种感觉就像自己一直视若珍宝的人也被被人发现了,不再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珍宝了,那……我该怎么办?

    小狼看着那双深情凝望她的眼睛里浓浓的不舍与悲凉,心上有什么在滴落,她想抚平他的悲伤,想化开那凄凄的凉意,用温暖包裹他冰凉泛白的的指尖,可是,她不能,她不能让他的千红咒提前到来,天知道她用了多少控制力强压下自己的心软与不舍,像当初第一次离开他是那样,换上漠然的表情,控制住打着颤的嘴唇,轻轻地。

    “你……让我走吧。”

    时间不会因为两个人都在挽留而静止,也不会因为有人想逃而加速。他终究放下了手,留了条路让她逃离,只留他一个人站在那梅花树下,远远看去,像成了一座塑像,变成了景的一部分。

    离绛在其他人都散席后留下来与昀太后继续谈刚刚没谈完的事情。他知道小狼出去避开九毓天,也知道九毓天出去找她,但他还不能走,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昀姨,这些年我一直在打听龙族灵兽紫河的下落,从一百年前消失后可有再出现过?”

    昀太后深居宫中,有些方面的活动能力可能还不如在魔族的离绛。对这个问题只能摇头了。

    离绛想了下,又换个思路,“昀姨,300年前紫河还小的时候来过天界的,之后就被贬到龙族来守结界了,龙族的边界通魔族与人界的,我们也有人常年在三族边界一带活动,我从未有过紫河的消息,照这么看紫河一直是在龙族没有出去过。而依我对紫河的了解,他的责任心使命感特别强,不可能轻易离开边界。”

    “这么说,他是被人害了?”

    “也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还活着,每一个守护灵兽消失其他四大灵兽都会有感应,就像当日赤焰死的时候,青凛就感觉到了那种特别悲凉的闷痛。而之后青凛就再也没有感觉到过。灵珠在龙族的可能性很大,我有个想法,不过也需要昀姨配合。”

    昀太后自然一百个答应,只要自己能做到,必然全力以赴。

    离绛将事情尽可能快地安排好,便心急如焚地出去找人。这天虽没冷到天寒地冻的地步,但对于一个伤势严重的伤病员来说依然会受风寒引起伤势加重。

    寻至梅园,他只看到一个孤独的身影站在梅树下,任冷风吹打着脸庞,吹起他的墨发,他就这么一直站着,仿佛失去了前行的力气。离绛看到他站的周围还有其他脚印,便知道小狼曾经在这里遇到过苏步玉,中途离开了。

    巡着脚印,离绛在梅林的另一侧一个假山后面找到了深情恍惚的小狼,那个瘦弱的小身影在假山后蜷缩着,鞋上沾满泥泞,衣服裙子上也沾染了尘土与污泥,看上去像跌过几跤。

    “为何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离绛将手伸到小狼面前,想拉她起来。

    看到离绛的眼睛,小狼像突然有醒过神来一样,有了些活气,嘴里呐呐地问道:“他还站在那儿么?”

    离绛点头。

    她低头不语,泪水慢慢滑落,滴到裙上晕开,像朵晶莹的花。

    “他不走,你也要在这儿陪着他吗?”

    小狼还是默默不语。离绛看着,对着这个执着的小女子只能一样陪着,她若要将这块地坐穿了他也只能陪着她。他脱下自己的外袍给她披上,站在她前面替她挡着寒风。

    小狼抬头望向离绛,他的面容依旧沉静,没有不耐,只有心疼。

    低低的声音响起:“把手给我。”

    离绛照做,修长白皙的手伸给小狼。小狼一把抓住,离绛本只是想将她拉起来,岂料小狼顺势一带,扑进那个温暖的怀抱,将脸埋在他怀里放肆痛哭起来,因为这样可以起到一些消音的效果。

    离绛自从遇见小狼开始,这个小女孩要么一副坚韧不屈的样子,要么就是大剌剌的一副没心没肺,时呆时正常的状态。却从没看到过她哭成这个样子,也没有见过她如此卸下防备,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露给人看过。

    风慢慢停了,林子里的下山后面,一个小女子抽抽嗒嗒,想赶快收起这副这丢脸的模样,一个穿着单薄的男子用自己的袖子轻轻为她擦拭眼泪,顺便拂去脸上脏兮兮的泥巴,揉了揉她的头发,慢悠悠地牵着小女子走在夕阳下,夕阳将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