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龙庭  第180章 千红再现

章节字数:2376  更新时间:17-04-04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夜,龙宫的另一端,一处不为人知的从殿内,墙壁上燃着几颗夜明珠,殿内整整齐齐,摆设有章有矩,更有不少奇珍易宝陈列。

    还来不及换一身干衣服的寒舍此时就跪于殿前,水珠滴滴嗒嗒地从他头发上往下滴在晶亮的石块地板上。

    殿内上方站着的人穿着绣着黑色腾龙的丝绣锦袍,下摆长长地拖在地上,一派帝王风范,看面容已上了年岁,九龙冠遮不住其满头华发。

    “你是说,有人在窥探我们的祭坛所在地?”一个低沉危险的声音响起,正是出自于上方那个锦服华袍的老人。

    “是的,主人。”寒舍在他面前毕恭毕敬,丝毫不敢有半分差错。

    “你说,以你的功力居然没有办法将他伤到?”

    “是的,主人。”

    “不但没有伤到,连这个人擅长的是何种功法都未试探出来?”被称为主人的老人愈发低沉,听得出其中饱含着愠怒。

    “回主人,这个人似乎在提防我试出他的真实功法属性,一直避而不用他自己是擅长的技能,而是以一些看上去并不突出的冰系法术和火系法术来作为主要的攻击手段。”寒舍怕主人责难,又补充道:“不过,他的火系法术明显比他的冰系法术要好上许多,能在一瞬间放出那么大强度的御火术,寒舍见过的并不多。”

    “哼,你说了这许多,可于我们探知对方的身份有何益处?还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请主人再多给些时间,寒舍必定倾尽全力查出此人的底细。”

    老人嗯了一声,再次命令道:“记得关注那些个来龙族的所有高手,一个都不能遗漏,宁儿的那个什么苏先生也有蹊跷,有何新的信息,立刻来跟我回报。离祭祀只有九天了,务必要保证祭祀万无一失。我等这一天已经足足三百年了,绝不能因为任何一点意外功亏一溃。”

    “是,主人。”寒舍全程战战兢兢,直到他的主人挥手让他离开才如获大释。

    次日,天道界的一行人便收到了太后的邀请,去参加龙族的赔罪宴,为显诚意,界时龙族皇室的所有皇族成面,亲眷都会于宴。秋硕的伤并未全愈,对于这种人多复杂的场合也毫无兴趣,便想推托。风月的意思很明白,他们天道界与帝界素来没什么往来,彼此也看不顺眼彼此,龙族呢与帝界由于三百年前的嫌细也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太平。此番他们来此,一来是探查紫灵珠的下落,另一方面也是想与龙族保持友好。虽然因为之前的事有了些隔阂,但看龙族的态度似乎有修好之意,如若不给他们这个机会,那可真要将两族之间的关系僵化了。

    秋硕对于与龙族修好一事,没有一点兴趣,甚至觉得龙族的人气势凌人得很,阴阳作派非常明显,自己吃过的亏还是长点记性的,指不定下次他们又会玩什么阴损花样了。秋硕更关心的时,那时候的那个魔族小子到底去了哪里。

    “他是在龙族地牢失踪的,你难道不想进龙族宫殿打探一下么?”风月再次蛊惑秋硕去赴宴。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外界传的消息都是他已经自绝于地牢,他是不是会自绝的人你应该知道。乱葬岗的尸体你也去看过了,并没有那二人的尸体。我也并不觉得那二人就这么离开龙族了。”风月在秋硕的房间里踱着步,似胸有成竹秋硕一定会去。

    犹豫再三,任是秋硕再不愿意,想找到小朗的意愿仍是战胜了对龙族邀宴的反感。

    云川表示,她都随秋硕,他去她也去。

    同一天晚上,龙宁邀苏步玉去她西宫一起用晚膳,苏步玉借口有事推脱了。情况似乎又回到了以前,他又变回那个对自己视而不见,避之不及的状态。龙宁不甘心,特地做了自己好不容易学会的几样小点心去宫外他的小木屋找他。

    他小屋的门紧闭着,窗子半开半阖,屋内隐约有些烛火在摇曳。龙宁好奇,很想知道苏步玉在干什么,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

    苏步玉正在画画的手停了,将笔搁于笔架上。自龙宁甫一出现在他院子里时,他就已察觉到。然而他并不想见她,故意将烛火吹熄了,示意他休息了,并不想被打扰。

    龙宁其实也猜到他这么做是故意做给她看的,只想赶她走罢了。龙宁虽然知道,确想着,如果自己不离开,或许他会心软让自己进屋也说不定?她不信他就真这么绝情,让她在他屋外守一个晚上,自己又不是要求他做什么,只是想带点心给他而已啊。

    月挂当空,冷风习习,黑夜无边漫长,深夜的露水浸透了那红色的丝裙,也打湿了装点心的盒子。龙宁望着天上的月一点点地移位,手慢慢变得冰凉,最后连心也变得冰凉。她知道……他不会开门出来了。

    她落寞地起身,将点心连盒子以前丢在门口,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她的西宫。然而龙宁的伤痛并没有结束。在她回到西宫的一盏茶时间内,骤然一股强烈的疼痛从胸口爆发,来势之凶猛让龙宁大喊了起来,宫里的丫鬟婢女吓坏了,连夜传了太医,然而太医试了各种法子始终无法确诊她得的是什么病。而且见龙宁痛苦的样子一直在持续,汗水浸湿了身下的褥子,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惊动了龙帝龙吟。

    龙吟着人唤了寒舍一同前去。两人还未进入西宫便已听到龙宁因痛苦而大声哭喊,声音何等凄惨,待龙吟进到殿内看到龙宁那副惨状又是震惊又是心疼,问了太医都是个个摇着头素手无策。

    “寒舍,快,快帮宁儿看看,这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寒舍一进殿门就觉得龙宁这突然之症状甚为蹊跷,身上没伤没痛,脸色也不像中毒,看脉象也完全属于正常,难怪太医看不出什么病来。

    “公主可否大概说一下是哪里疼?”寒舍引导龙宁自己描述一下病状,不然他们根本无从下手。

    “心……心……心疼……像刀……刀在……割……”龙宁几乎费尽全力才忍住喊叫,说出这几个字,那艰难程度都快超过生小孩了。

    “心疼?”寒舍想到了某些蛊毒害人都是这般没有痕迹,却能折腾得人死去活来。而要判断是不是蛊毒的作用,需要解开衣服,贴着皮肤来近距离感受皮肤下是否有蛊虫的存在。

    龙宁毕竟是未出阁的金枝玉叶,寒舍怕有冒犯,将顾及说于龙帝听。龙帝见自己妹妹痛苦成这般模样,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只挥退了所有太医婢女,让寒舍可以不用顾及查看妹妹的病情。

    而当寒舍才脱掉龙宁的外套,露出胳膊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为什么了,没有必要再继续脱下去。只是看着手臂上那朵触目惊心的粉红色千红花,寒舍的惊异更甚于刚刚,甚至那一刻他都忘了回龙帝的话,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睛紧紧盯着那花形出神……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