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锦夜长风(出版:彼岸千缘)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三章 我不是沙发

章节字数:2181  更新时间:10-07-19 2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我还神游的时候,那个娘劲儿十足的马公公,问向旁边的人,“这是今天第几拨劫狱的啦?”

    天,我还不是沙发!

    旁边的人恭敬地答道:“第十一个,不过其余的人都哭晕在大牢外面,还有两个撞了墙,磕破了脑袋,被家人抬回去了。只有这个女子不知如何跑了进来!”

    “哦?这慎行司天牢的铜墙铁壁,她也能进来?”马公公明显来了情绪,翘着手指一指我,“来人,将她绑起来,杂家要亲自审问。”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人绑在了十字刑柱对面的一根柱子上。我茫然地环顾四周,发现这间屋里还有好几个各色各样的刑柱,有横着的“一”字型的,有“X”型的,有门框型的,上面还垂下来跟吊环一样的两根手铐……我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看来这间屋子的利用率还挺高的,可以同时刑讯若干人。”没办法,吓傻了呗!

    粗粗的麻绳勒进我的皮肤,上面的毛刺刺得我很疼。马公公摩挲着无须的下巴,看着我道:“细皮嫩/肉的,用什么好呢?”说着,亲自到刑具架上翻检。先拿起一根粗粗的皮鞭,摇头自言自语,“一会儿打得血淋淋的,太难看了,杂家可刚吃过午膳!”扔下粗的,又挑了根很细的鞭子,掂了掂,很是满意,“这个正好,不会毁了丫头的皮相。”

    要不是有绳子支撑着我,我就瘫在地上啦!

    耳闻“啪”的一声响,我“哇”地哭出来,眼泪如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马公公摆着一只手,细声安慰我:“别哭了,没打着。杂家就是试试合不合手。”

    我勉强止住哭声,这才发现刚才的一鞭擦着我的脸颊落在我身边的地上。怪不得,没觉得疼呢!

    脸上尤挂着泪珠,我抽泣着,“公公(看我多懂礼貌,此刻让我叫他“祖爷爷”都成,就怕他一个太监,无福消受啊!),别费力气了,再把您老人家累着,您问我,您问什么,我说什么。”

    “嗯!丫头,算你识时务!都象你这样,杂家也不用挥鞭子挥得一胳膊粗,一胳膊细啦!说吧,谁派你来劫狱的?”

    谁派我来的?还不是天仙张那个臭丫头,我倒霉就倒霉在她身上啦。不知她现在见不到我,心里怎么骂我临阵脱逃,不够义气呢!

    当然,我不能那么说。我也看清形式了。好死不死,穿了呗!不光穿到牢房来了,还被当成劫狱的了。怎一个“郁闷”二字了得!

    “我也不想来啊!”这可是大实话,说到这儿,我悲从中来,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马公公有些不耐烦了,“丫头,别考验杂家的耐性,对你可没好处!”说着扬扬手里的鞭子,一指对面的人,“你可识得此人。”

    我抬头看去,很无奈地摇头,“不认识。”

    眼瞅着鞭子又扬了起来,我惊叫,“我还没看清呢,让我看看他的脸!”

    马公公一示意,一个手下过去,抓起那人的头发,让他的脸露了出来。鬼呀!我差点叫出来,那人一脸的污血,眼睛都肿得睁不开了,纠结的头发和寸长的胡须上都是血,一缕一缕的粘在一起。

    我哆嗦着,“这……这,别说我没见过他,就是见过也认不出来啊!”

    马公公也扭头看了看,颇有些惆怅地自语道:“也是,都看不出本来样貌了!”

    我乘胜追击,“公公说得在理。其实刑讯贵在取得有用的讯息,若象这样将人打得面目全非,还有什么意义?别说想救他的人认不出他来,公公您别误会,我不是说我,我是真的不认识他,我也不是跑到这儿救他来的。就是他的仇家经过他面前也会视而不见,熟视无睹,径直离去!……(五分钟后)那您费了半天的力气将他抓来是为了什么呢?就为了毁了他的容貌,让人都认不出来吗?……(又过了十分钟)所以,我认为,刑讯不该打脸,现在我连他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您非让我承认我是来救他的,太强人所难了!……”

    我是有这个毛病,越紧张越话密,叙叙不停,有如唐僧上身一般。我想这是一种生理现象,在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演讲中可以让我的大脑麻痹,忘记紧张恐惧。问题是,在这种状况下,通常没有什么逻辑思维而言,我只能颠三倒四,车轱辘话说来说去,不知所云。

    我这个特性曾被大学的系主任发掘,让我参加学校的辩论会。我在辩论中果真非同凡响,超水平发挥,别人都不说话时,我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反方同学,刚才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小沈阳的经典语录)因为这个问题还没有人提过,没有人想过,甚至没有人意识到,我不得不说,这位同学你超前了,超过我们所有的人,超过现在的科技水平,超过世界统一,全球大同……(底下嘘声一片)现在就反方同学的这个问题,我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当然,这个看法是我个人的,不代表我们班级,不代表我们系,不代表我的导师,甚至不代表我的父母亲友……其一……其二……(台下有人已经打鼾了)……其六……其八……(报时器进入倒读秒数了)最后,我想问一下反方同学,你为什么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呢?回答完毕,谢谢!”

    我坐下后才发现,底下已经雷倒一片。我们系主任扎着脑袋,头都不敢抬。

    后来碰到他时,他对我说:“林若溪同学,新闻传播系主任是我的同乡,你要想转到新闻系,我可以替你跟他说说去,他们那儿就需要你这样长篇大论,又言之无物的人。”

    我都快热泪盈眶了,那是我年少时的梦想啊!不过我想了想,我都毒害企业管理系这么多年了,别再祸害新闻系了,那这个大学以后还怎么提高招生率啊!所以强压下自己对新闻事业的渴望,没去,毅然决然地留在了企管系。当我郑重地告诉我们系主任“我生是企管系的人,死是企管系的鬼”时,他眼圈都红了。我想他是被我感动的。

    就像此刻这样,我口吐莲花般地没完没了,不知说了多久,终于感到口干舌燥,渐渐停了下来。屋里一时变得安静极了,很是突兀。所有人都跟见了外星人似的看着我。我一阵心虚,只等着挨鞭子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