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锦夜长风(出版:彼岸千缘)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我愿与他同生共死

章节字数:2877  更新时间:10-08-10 0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还在梦乡里,忽然觉得头皮一阵剧痛,痛得我眼泪都快落下来了。见鬼了,谁又抓本姑娘的头发,我最恨别人动我的头发。

    我心中咒骂着睁开眼睛,看到我面前是一张美艳绝伦的脸,因愤怒而面部扭曲,但是即便如此,依旧美得光芒四射,让人无法呼吸。此刻他一脸阴寒地看着我,单手抓着我的头发,都快把我拎起来了。

    我一下子睡意全无,结结巴巴道:“锦……锦……锦……”

    这个时候,常风也醒了,扑过来从锦夜的手里夺我,却被锦夜一脚踹到胸口上,踹得飞起来,“嘭”地一声撞到墙上,又落到地上。几个太/监飞跑过来按住他。

    马公公上来义愤填膺地狠踹了常风一脚,“活腻烦了,敢跟我爹他老人家动手,看我不跺了你的手脚喂狗!”

    常风挣扎着抬起脸,对着锦夜“放开她,不关她的事儿。”声音暗哑,已带了一丝恳求的味道。

    锦夜挥手让马公公他们退下,潋滟的凤目中闪过一丝痛楚,扭头盯着地上的常风,却又忽然笑了起来,声音似三月的春风,熏人欲醉,带着蛊惑:“你求我,求我,我就放开她。”

    常风浑身抖着,闭目低声道:“求你……求你放开她。”

    我心中一凛,直觉地感到他求锦夜放了我反而让我处境更糟。他若不顾我的死活,说上一句:“你打死她关我什么事?”我可能还能有条活路。可是他表现得如此在意我,反而将我推上绝路。

    此刻的锦夜,从他看向常风的目光,柔媚的嗓音,放松的肩膀都能让我能判断出他是那个迷恋常风却得不到爱人关注的“女子”。因为得不到,越发恨到抓狂,恨常风在意的女人。因为我是女人,所以我了解女人,妒忌可以让一个女人变得失去理智、疯狂可怕。而我很不幸地成为了他的假想情敌。

    果然,锦夜没想到他真的开口求他,闻言怔了一下,须臾怒色更胜,象个撒泼的女人一样扬起声音问他:“你不是打死也不肯求饶的吗?你的自尊呢?你的气节呢?你的傲骨呢?怎么为了这个臭丫头就肯开口求我了吗?”

    他说着将我一把扔在地上,真的是象扔东西一样的扔在了地上。我刚要爬起来,就被他蹲下来从我身后用胳膊勒住了脖颈,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很薄的刀刃,寒光四射。他用匕首轻拍着我的面颊,我脸上的皮肤一下一下地感到金属的冷意,吓得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他的唇贴在我的耳朵上,低媚阴冷的话语在我耳畔响起,象是在对我说话,实则是对着常风,“你这张小脸蛋也只能勉强算是个中人之姿(那倒是,要是跟你比,我就是牡丹花旁边的狗尾巴草)没想到竟被他看上了。你说,我要是将你的小脸蛋儿划花了,让你变成丑八怪他还会喜欢你吗?”

    常风张张嘴,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此刻我反倒镇静下来。

    我一把抱住锦夜的胳膊,嚎啕大哭起来,“我……我本来就长得惨不忍睹了,您……就是划花了我的脸,我也难看不到哪儿去了。不过,知道的人说您不过一时性起,拿刀在我脸上作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长得多漂亮,您是妒忌我的美貌才下手的,不如您就留着我这张脸,让世人看看我不及您的风华之万一……”

    我说着把鼻涕眼泪都蹭到他衣服上,比用手帕舒服多了,他的衣服上带着醉人的花香,很好闻。

    锦夜一头黑线地看着我,放开钳制我的胳膊,直起身退开几步,厌恶地看着袖子上斑驳的泪痕。须臾眼波流转,微仰着下颌“哼”了一声,那神色与一个对容貌自负的女人毫无二致,他甩了甩袖子,“有一点你倒说对了,我要留着你的脸,不然别人还以为你是个绝色佳人,美貌倾城才被他看上,其实不过是个姿色平庸的臭丫头!”

    “对对对,您太英明了!太英明了!”我一阵狂喜,脸算是保住了。虽然我不是国色天香,但也不愿意被毁容啊!

    “那你说,我该把你怎么样呢?”他倒悠悠问起我来了,然后又自问自答道:“那我就请你尝尝我这慎行司几十种酷刑可好?拶指、夹棍、鞭打、炮烙……看你能熬到第几层。”

    我都听傻了,我可是一种也熬不过去,我哭丧着脸,“那您还是划花我的脸吧,这脸我就不要了。”

    不但我,连常风都吓得脸色发白,挣扎道:“我愿替她受刑,你放过她。”

    这个呆子,真是不开窍!不过我得说我很感动。

    锦夜走到他身边,蹲下来看着他,声音带着不可抑止的颤抖,“你果真这么在意她?”

    他再多说一句,我就真没命了,为了自保,我没等常风回答,抢先说:“不是不是,您别误会,常风他就是心肠软,看不得别人受苦受罪,所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说的就是他这种人。我与他没什么瓜葛,我真死了,他也不见得哭……”

    锦夜怔了一下,喃喃道:“你叫他‘常风’?”声音中带着落寞和难掩的妒忌。

    我生怕他误会我们关系亲密,连忙语无伦次地解释:“那个……我是想叫他‘常大叔’或者‘常大哥’来着,后来,我又觉得叫‘大叔’、‘大哥’的显得太过亲厚,我跟他又没有那么深的渊源,在我们家乡通常就指名道姓地叫对方名字,对谁都这样。您要是不介意,我以后不叫您‘锦公公’,我也叫您‘锦夜’好了,好名字,叫着多悦耳!”

    锦夜丝毫不理会我的献媚,狭长的凤目瞟向常风,似笑非笑,勾魂摄魄,“你姓‘常’吗?”,随即又问他:“是这样吗?”

    我赶紧冲着常风杀鸡抹脖子地使了个眼色,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迟疑地点了点头。

    “那就杀了她吧!反正留着也没用了。”锦夜红衣一摆,直起身来,言语甚是轻快,象说“今天天气不错”这么简单。他又扬声唤来一直远远候在牢外的马公公他们,简单明了地命令,“丈毙了她!”

    马公公慌忙应着,“是,父亲大人。”看我的眼神竟带着一丝不忍。我的心一下子沉到底,我还不如那日从电梯掉下来就摔死呢!还落个干脆利索。

    马公公一挥手,上来两个太监,一个按头,一个按脚将我按到地上。我扭动了几下表示抗议,却发现动不了分毫。又过来两人拿着棍子作势开打。耳听棍子带着呼啸的风声抡了下来,我吓得闭上眼睛,心中哇凉哇凉的,这下小命儿真要玩完了。

    “嘭”地一声,是棍子打在人身上的闷响,奇怪的是我却没感觉疼,只是觉得身上如有重负,扭头一看,原来是常风挣扎着飞身扑了过来,趴伏在我身上,替我挡了一棍。他伸手抱着我,将我护在怀里,沉声向锦夜道:“你要她死,就先杀了我。”

    锦夜一步步地走过来,难以置信地盯着地上抱在一起的我们,面上竟带着凄婉哀戚之色,幽幽道:“你喜欢她,不惜为她去死?”

    虽然常风的拥抱让我很有被保护的慰藉,但是我快被他压死了,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常风将我挡在他身后,目光坚定地看向锦夜,“我并非对她有非份之想,我只是不能眼看着你伤害她,随便你把我怎么样都可以,求你放了她吧。”

    不知为什么,他说不喜欢我时,我心中竟有一丝失望和难过,像被柳枝划过皮肤,留下微微的痛。打住,打住!我总不会对一个除了名字以外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动感情吧?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清楚。太可笑了!纯粹是女人的虚荣心在作祟。再有就是在孤独的环境中,对这个人产生了某种依赖情绪。我告诫自己,小命儿都快不保了,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干嘛?

    锦夜微蹙了眉头,喃喃道:“你不喜欢她?却舍不得她死?”他眼波一荡,竟荡到我脸上,“那你呢?你喜欢他吗?”

    这是问我呐!我临危不惧,处乱不惊,大脑象一架高速运转的精密仪器,将种种可能在脑海中一一甄选,片刻过后,我深吸一口气,坚定地点点头,“我愿与他同生共死!”

    所有的人都呆呆看着我,连常风也失声唤我,“若溪……”

    我偷偷用手捣了他一下,让他闭嘴。

    赌了,赌了,我赌锦夜舍不得杀了常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