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她是天使

章节字数:5221  更新时间:10-07-22 1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站在落地窗前,好久好久,母亲指着那个黑黑的小矮房对她说,记住,不许靠近那个地方,里边有可怕的恶鬼,知道吗。

    薛萱用力点点头,太阳从落地窗射了进来,就觉得眼眩眩的,“妈妈,我不要看了,我不要看了。”薛萱双手遮住眼说道。

    从那个下午以后,薛萱再也没往落地窗前站,更别说靠近那个小矮房。从小到大,她最怕鬼。

    妈妈不在,趁刘姨不注意,薛萱又偷偷从院子里溜了出来,穿过长长的巷子,特意绕过那个黑黑的小矮房,来到一个浑身贴着海报的木头房子前。六岁的薛萱掂着脚尖将手心里的五角递给坐在小木屋里正在看电视的老花镜爷爷,“我要一个阿尔卑斯棒棒糖,爷爷!”薛萱扬起头甜丝丝的笑,这就是她每天和刘姨打游击战的战利品!

    薛萱一边轻轻添着棒棒糖,一边浅唱着妈妈前两天教她的歌。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让她觉得那么舒服。

    不远处传来像风刮的呜呜声吸引了她,她好奇的向发出声音的那个窄小昏暗的巷子里走去。

    原来是一个穿着邋遢的男孩缩着身子蹲在角落里正自顾自的呜呜哭着,“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啊。”薛萱也蹲下身。

    男孩愣了一下,似乎不相信有人会理他,他抬起头,用那个脏的发光的袖口擦着脸上混合在一起的鼻涕与泪,“我爸爸又喝醉了,他骂我,打我……呜呜,我痛,好痛,呜呜……”

    “你别哭了,你看,你的脸都哭成小花猫了”薛萱皱了皱眉,她将手里的棒棒糖递给了男孩,这个糖很甜的,给你,它可是有魔力的噢,吃了它,你就不会痛了。

    男孩接过棒棒糖,看着薛萱一蹦一跳的走开,试着添了添棒棒糖,甜丝丝的味令他脸上的眉头一下舒展了开。

    薛萱走了几步又转了回来,“你跟我来,她拉起男孩的手说道。但你不可以哭哦!”

    感受着薛萱暖暖又柔软的手,男孩很用力的点头。

    “对了,我叫薛萱,你就叫我薛萱姐姐。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念青。”念青小声的说。偷眼瞄了瞄两根麻花辫一甩一甩的薛萱,又看了看自己被握在薛萱手里的脏呼呼的手,鼻涕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薛萱带着念青偷偷穿过花园,躲开刘姨的视线,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她在床底的箱子里找出好几件男孩穿的衣服递给了念青。“这是我哥哥的,你试着穿一下。”薛萱说道,念青的衣服又脏又破,让人都不忍心看。

    念青擦了擦鼻涕,又开始哭了。

    “喂喂,你别哭啊,被刘姨听到就不好了,嘘,小声啊!”薛萱不顾念青满嘴的鼻涕,双手使劲将念青的嘴捂住。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的生日,呜呜,爸爸把我赶了出来,没人理我……”念青使劲擦着眼泪,不住的啜泣。

    “我知道了,你别哭,男孩子不可以哭的。你换衣服,我出去一下,记住噢,千万别出声。不然被刘姨发现了,会打你屁股的。”

    念青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非常使劲的点了点头,他可不就是为了躲爸爸的拳头才跑出来,总不能再让屁股受委屈。

    幸亏,刘姨在园子里修剪花着呢!薛萱瞄了瞄外面的刘姨,从冰箱里拿出两个冰淇淋又偷偷跑上了楼。

    念青已换了衣服,哈哈,换了套衣服,好象就从一个脏兮兮的癞蛤蟆变成了一个帅帅的小王子了。

    薛萱围着念青转了三圈笑嘻嘻的说,“不错,不错,你和我哥哥果然差不多大小。穿他的衣服还蛮像他的”

    念青缅腆的笑,“这是你哥哥的衣服啊,我穿了,他回来会不会生气?要不然脱下吧!”他两手绞着换下的脏衣服,不敢把这么脏的衣服放在铺着粉色地毯的地上。

    这么好看的衣服他还是第一次穿,真舍不得脱下,所以虽然嘴上说要脱,但心里却是及不情愿,千万次祈祷着薛萱不会让他再脱下。

    “他不会再回来,你放心穿吧!”薛萱眼神一黯,她将手中的冰淇淋递给念青,“生日快乐,”她说。然后便不再说话,低头专心的吃起了她的冰淇淋。

    念青接过,想问什么,但被冰淇淋的覆盖,他学着薛萱的样子用嘴轻轻添着冰淇淋上面的奶油。这是他第一次吃冰淇淋,在六岁他生日这天。

    “我妈妈在生我的时候走了”

    “我哥哥也是,他和爸爸一起走的,前不久”

    “我没见过我妈妈,我想她”

    “我不想哥哥,我们老是打架,他用水果刀在我的手腕上划了一个疤,妈妈说那个疤去不掉了,很难看。我也不喜欢爸爸,他老和妈妈吵架,他喜欢哥哥不喜欢我。”薛萱将手上的手链拿开给念青看,手腕那果然有一个一寸长的疤。

    “等我长大,我想去找妈妈,也许这样爸爸就不会再打我,他说是我把妈妈赶走的,可我没印象。”

    “等我长大我想做手术把那个疤去掉,我讨厌一直带手链。”

    念青从床底探出头来又认真的研究了一下薛萱手腕上的疤,“其实没你说的那么难看,我觉得非常有个性,酷的很。”

    “是吗,对了,你在床底害怕不害怕,下边是不是很黑?”薛萱扬了扬带疤的右手,好看吗,嘻嘻,不过真的蛮酷的。

    “我是男孩,我不害怕。”

    “嘻嘻,我看见你的时候你正在掉眼泪。”

    “我那不是掉眼泪,我那是伤心。”邻居阿姨说爸爸就是因为伤心才醉了哭,哭了又骂的。伤心,这个词真好听!

    “你是男孩,为什么还要伤心!”

    “那我以后就不伤心了!”爸爸不就是因为伤心才不招人喜欢,不就是因为伤心才打他的嘛,伤心真不好。

    “我明天要去上学,怎么办?没人掩护你出去了。”

    “那怎么办”

    “要不,你就呆在这儿,反正你回去也没事,你在这等我回来好不好,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许多许多都是你没有吃过的。”

    “行吗,会不会被你妈妈发现。”

    “不会,妈妈很少进我的房间。”

    “嘻嘻,我们好象在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我们会不会赢?”

    “不知道呢”

    念青浑浑耗耗的睡了又模糊的醒来,薛萱清晨偷偷给他递了几片面包一杯牛奶后就被刘姨拉着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念青缩在床底下看到一双米兰色的胖胖的腿前后移动,应该是刘姨。她在给薛萱收拾房间,她的嘴里还哼哼着念青听不懂的歌,擦完了桌子,抹完灰,她又开始拿个吸尘器吸尘,嘈杂的声音把念青的耳膜都快震碎,可怕的事还在后面。

    吸尘器慢慢靠近床底,呜呜呜,呜呜呜的声音呼啸而来,像是敌人的战鼓般,念青使劲往角落里缩,躲闪着不长眼睛的吸尘器,一边还对这个张牙舞爪的吸尘器做着鬼脸。唉,总算躲过了这一关,念青四肢大字形的摆在床底,差点暴露目标。

    又不知过了多久,念青的肚子开始咕嘟咕嘟的叫唤,从早晨薛萱给他塞了两片面包一杯牛奶到现在,他未再吃任何东西,他好饿呀!他慢慢从床底趴了出来,开始在薛萱的房间里乱转,左翻右找。

    以前爸爸要不在,他饿的不行了,就是四处乱翻,面粉,咸盐,醋,还有爸爸的酒,没一样他没吃过,完了爸爸回来后,叫骂着追打着他: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站住,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祸害。

    念青才不傻,他跑的更快,站住了,又的挨一顿打。一直到晚上他才敢回去,那时爸爸又已喝得醉熏熏的颠在床上了,他在厨房又是一阵乱翻。

    可是薛萱这么漂亮的房间里怎么连个能吃的东西都没有,念青把耳朵贴在门上,确认外面没有声音,他才偷偷将门打开一条缝,小心翼翼的踏出一步又一步。

    薛萱的房间是在二楼,念青走出房间,转过一条金黄的走廊,面前出现了一个好大的大厅,大厅中央摆放着一架白的耀眼的钢琴,念青只在邻居家的电视上才见过钢琴,他走了过去,好奇的对钢琴左摸右摸,上碰下触,为什么电视上的钢琴有好多一碰就能发音的黑白键,而这架没有呢,念青趴在钢琴底下,双手托腮,思索着这个问题。

    然后一抬眼皮,就看到了蓝天,就在他不远处,天空像水洗过般的蓝,天上飘游的白云都在调皮的向念青眨着眼睛,哇,念青从来没注意过有这么美的天空,他从钢琴底趴了出来,慢慢朝着蓝天走了过去,头一直盯着脚底,生怕一不小心走到半路掉下去。

    还没走几步,他的头一下撞在了一面透明的墙上,痛,好痛啊!念青五官都快拧在一块,他用手揉着已经肿起个大包的头,一边研究着这面透明的墙,好久,他才恍然大悟,这面透明的墙原来是块超级大的玻璃,“他奶奶的个熊”念青低低的咒骂。

    他贴在玻璃上,羡慕的望着一览眼底的景色,他的正下面,是一个游泳池,里面还有清清的水,右面是个花园,那有好多花花绿绿的花草,还有左面,左面……念青那种眼波流露的笑一下就僵了住,左面的墙外角落里,有一方黑黑的矮矮的小房屋,念青记得,他家的房子就是长得这个模样。

    为什么他家的房子又矮又小,而薛萱家的房子这么大,听隔壁阿母老是说她家小胖,长大一定要有出息,不然就挣不到钱,就没钱买房子、娶老婆……是不是—有出息了,有钱了才有这么好的房子住,薛萱家一定很有钱吧。

    楼梯上传来高跟鞋咚咚咚的声音,念青耳朵一抖,忙匍匐着,照着原路往回返去,可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挡住了他的去路,他顺着鞋子向上看去,一个黑色丝裙,非常美丽如同仙女般的女人也正用那双大大的眼睛盯着念青。

    “啊—刘姨,刘姨,哪来的小东西?刘姨你过来……”

    震耳欲聋的声音把念青给吓的都不敢再出气,对这位仙女的美好印象也因这一声巨吼而一扫而空。念青张着眼,不敢再看这个瞬间变脸的巫女,也不敢站起。只是盯着那双黑黑的高跟鞋。

    不一会儿,刘姨气喘吁吁的跑上楼,“夫人,怎么了?”她刚站稳就看到趴在地上的念青,“哎哟,这是哪来的小鬼?”刘姨将念青拽了起,随口说道。

    “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我才刚出去一天,你就带这么个小东西进来,你以为这是你家啊。”被称作是夫人的女人用手指指着念青尖叫,眼睛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又叫“看看,看看,他还穿的是斌斌的衣服,他竟然穿的是我给斌斌买的衣服,这简直,这简直……”

    “夫人,真的不是我带进来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他怎么”刘姨搓着手,一时不知如何解释,尤其这小鬼还穿着夫人宝贝儿子的衣服。

    “还不赶快让他把斌斌的衣服脱下,快点,快点!”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出手去脱念青身上的衣服。

    念青也不说话,死死的护着衣服,不让夫人得程。

    “刘姨还愣着干吗,还不快过来抓住这小东西。”这小东西也太机灵,她试着去剥他身上的衣服,非但没把衣服剥下,到让这小东西从她手中溜了出去,还累的她气喘吁吁。

    “哦”刘姨犹豫着,虽说这小鬼无辜闯进来,还穿着小少爷的衣服的确是不对,可夫人这样剥了他的衣服,他虽然只是个小孩,总也有自己的尊严,这样对一个小孩,会不会太残忍了,可是不帮夫人吧,又说是她把这小鬼带进来的。哎,还是自己的饭碗要紧,怨只怨这小孩自作自受。

    在两个女人的折腾下,念青的衣服三下五除二的被她们给扯了下,只剩随身穿的一个又脏又破的小裤衩,而且还遮前不遮后,“把我的衣服还我,呜呜呜……把我的衣服还我。”念青哭着环抱着蹲在地上。

    “原来是个小乞丐啊,臭死了,刘姨快把他赶出去,好恶心呀!”夫人一看念青浑身脏兮兮的样,退了几步叫,也不知道这小东西多少年没洗澡,整个屋子都被他给熏臭了,哎呀好倒霉!

    “是的,夫人”刘姨像老鹰抓小鸡般拎起念青瘦小的身躯,丢在大门外,“你这小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随便闯进来,赶快走的远远的,富贵人家,也是你能沾得上边的?”

    “我的衣服,我的衣服,还我的衣服……”念青却死死的拽着刘姨的衣角不放,哭的是稀哩哗啦。

    “你放开我,那分明就是小少爷的衣服,别在这死缠了,快跑啊你,惹恼了夫人她是会报警的,小小年纪,你说你造什么孽呀你!”刘姨好不容易掰开念青的手指,正欲进门,熟悉的喇叭声响了起,是老刘接小姐放学回来。

    一辆小车停在念青身后,车门随后被打了开,“念青,你怎么成了这样?”薛萱穿着红色的衣服,像只小蝴蝶飞在念青身侧。她一边替念青擦着满脸的泪一边问道。

    “她们抢了我的衣服,呜呜呜……”念青泣不成声的说道。

    “刘姨,你们,你们快把衣服还给念青,你们怎么能这样,念青是我的朋友。”

    “哎哟我的小姐,原来是你把这小鬼给带进家的!这事可千万别让你母亲知道,快跟我回去吧。”刘姨拉起薛萱的手就要往大门里拉。

    却被薛萱给挣了开,“念青不是小鬼,快把衣服还给念青!”薛萱跑到念青身边,将念青搂在怀里,一样的年龄,念青却相对于比薛萱瘦小多了,虽然他还是个男孩,可能和他从小的营养不良有关吧。怪不得薛萱要念青叫她姐姐,还处处像个姐姐一样的保护他,他看起来就是比薛萱小得多。

    “小姐,别管他了,快跟我回去。”

    “我不,除非你把念青也带上。”

    “小孩子家,怎么能这样,真是有其母必有……“刘姨话说了一半,像意识到了什么忙自己将嘴捂了上。

    “你这老婆子,说什么呢!”老刘冲着刘姨狠狠的瞪了一眼。

    “你把那小鬼丢开,我把小姐抱回去。要是让夫人知道,这还了得。”刘姨自知说错话,也不辩解。她将薛萱拦腰抱了起,也不管薛萱的脚踢手打,使劲往门里拉着。

    “放开我,放开我。”薛萱和念青的手始终抓的紧紧的。念青撅着屁股,使劲拉着薛萱的手不让她被刘姨抱进去,连仅能遮身的裤衩什么时候掉在脚上他也不知道。

    老刘往开掰念青的手反被念青咬了一口,气得他一边挽着袖子一边大叫小鬼,不想活了。

    两个六岁的小孩怎能抵得过大人的气力,在一片哭喊声中,紧紧握着的两只小手被一点一点分了开,薛萱被刘姨抱进大门内,念青则被老刘夹在胳膊底没法动弹,被老刘夹在半空的念青还在脚上的裤衩随着脚的左踢右晃像面旗帜般飘摇。

    “小小年纪,不学点好的,只会顺竿子爬,长大了,又是个软包。”老刘将念青扔在墙角,也不管念青听懂听不懂,厉声说道。

    念青呢,提起裤衩,揉了揉眼睛,想哭,却忍了住,他皱着两道浓浓的小眉毛瞪着老刘远去的背影,回去爸爸看到他这个样子,一定又会打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