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章节字数:3904  更新时间:10-08-11 0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宿舍的人猜的没错,蛮牛果真被念青修理了,他那张方正的脸此时肿的跟个猪头似的,让人看了就想拍手叫好。老师问他怎么回事,他呓咿呀呀的说是他自己不小心碰的,还没上半间课,他就捂着脸跑回了宿舍。再一周都没见他的身影。

    但晓雨却不领念青的情,晓雨从那天小树林事件后就再也不理念青,晓雨说念青一点都没有责任心,晓雨说念青忘恩负义,晓雨说着说着就哭。

    晓雨在家里是老大,她下面还有三个妹妹,他们家没有男孩,念青是在六岁的时候被晓雨父亲领进家门的,从此一直在她家,吃她家的,花她家的,住她家的,有时候念青的父亲也过她家来蹭饭。晓雨父亲是学校的校长,他宠爱念青比晓雨还要多,他说男孩子就是懂事。晓雨却觉得父亲重男轻女。父亲在四年前去世,父亲临死前抓的是念青的手,父亲对念青说以后这个家就靠你了。

    念青不说话,念青躺在自己床上发呆,床的正上方挂着一个大大的不同于别的风铃的风铃,因为它发不出风铃那种特有的清脆的声音,它是用阿尔卑斯棒棒糖一个一个连成的,各种味道,各种颜色的阿尔卑斯棒棒糖组合!

    为这个晓雨还说念青幼稚的比三岁小孩还离谱。晓雨不吃糖,尤其是那种硬糖,她喜欢吃巧克力,朱古味的,她们姐妹四个没一个喜欢糖。

    就连念青他也是不吃棒棒糖的,可他就是要买,像跟了邪,买下一大堆,三表妹晓湘给他串成串、一串一串的挂在四面墙上,哈哈,也别是一番风景。

    念青躲进屋,晓雨也跟着进来,一眼就看到念青手里拿着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晓雨记得是那天在小树林里被念青踩在脚底那根,晓雨歇斯底里的喊,“顾念青,你别说你是因为这个才不替我出头的。”晓雨伸手就夺念青手里的阿尔卑斯棒棒糖。

    可惜她没有全部夺过来,只剥下阿尔卑斯棒棒糖表皮,棒棒糖本来就被念青踩碎了,只因有外边那张糖纸包着才没散骨,晓雨将皮一剥,那些碎糖块立刻哗一下像空中城堡坍塌般散落在地上。

    “顾晓雨你别超出我的耐性”念青瞪着晓雨。

    “顾念青你也别太过份。这是我家。“晓雨退了一步,双手叉腰。

    “你再说一次!”对于晓雨来说这句话可以轻的脱口而出,但这句话对念青的分量晓雨却不曾想过。念青的脸立马就因为这句话而变了颜色。

    晓雨不敢,她不敢重复刚刚那句话,她甚至有些后悔说那句话,这一直是家里人忌谈的话题。但她却不示弱,迎头与念青对峙。

    “你们两个,又在屋里嚷嚷什么,晓雨出来帮我做饭,念青,快去幼儿园接小四,她快放学了。”厨房晓雨母亲的声音传来,他们弥漫着硝烟的小房间瞬时像打开一扇窗户,变得豁亮,晓雨撇了念青一眼,首先向外走去。

    念青躺在那,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头顶的棒棒糖风铃,突然一跳而起,拣起地上的糖块,又用糖纸包住小心翼翼的放在抽屉。

    小四是姐妹四个里最小的一个,才五岁,她叫晓思,因为同音,又排行老四,家里人就一直叫她小四,不过她人小,却是姐妹四个里最古灵精怪的一个。

    念青骑个自行车,接了小四,刚转过个巷子,胖仔骑个自行车在他们后面老远就喊,“念青,念青,大事不好了,念青……”

    念青没回头,也没停车,继续慢慢悠悠的骑着。

    “念青哥哥,为什么大胖仔每次要喊念青大事不好?”小四歪着头,问念青。

    “谁让你叫他大胖仔的?”念青敲了小四一个响头,这小丫头,好话不学,歪的一听就转,还举一反三。

    “我老是听你那么叫他啊!”

    “我有叫他大—胖—仔吗?”念青故意将那个大字拖的长长的问。

    “你叫他胖仔,可是我看他那么大,比我大多了,所以就加了个大字,妈妈说这就是长辈与晚辈的区别。”小四一本正经说的有板有眼。

    “让你仔哥听到,看他以后会不会给你买巧克力吃。”

    “我就在他背后说,又不会让他听到。”小四翻了念青一个白眼,有种你真笨的意思。

    “小小年纪就学会背后说人坏话,你还真有理了?”念青板起脸,想训小四,自己却忍不住笑了。

    胖仔这时已追上他们的车,仍是气喘吁吁的说着,“念青啊,大事不好了。”

    “仔哥,你怎么累成这样啊,我这有巧克力,你吃吗?”小四已改了称呼,嘴甜甜的叫,手里还举着念青刚给她买的巧克力说道。似乎怕胖仔真的吃掉,又说,“是念青哥哥给我买的,但我觉得没有你上次给我买那个好吃。”说罢,又怕念青生气,头转到另一边向念青吐了吐舌头。

    胖仔头摇的跟个波浪鼓似的,“我不吃,小四真懂事,你念青哥哥肯定是不给你买好的。”

    “我给小四买成高级别巧克力,你胖仔岂不搁在一边了,谁以后还亲热的叫你仔哥”念青冷哼着,小四这丫头片子,改天得好好教育一番。

    “大事不好了,念青快别扯这个,你老爸,你老爸又醉酒闹西园了”念青一出声,胖仔就想起他追念青的本来目的。

    “怎么回事?他怎么又开始闹西园了?西园没人,他闹腾个什么,这不是很多年前的事?”念青将车子拐了弯,加快了车速。

    “谁知道,不过西园的人好像回来了,这两天我经常见小车在西园进进出出,我妈也唠叨,不要脸皮的狐狸精又回来了。”

    “那就怪不得,我爸这人记仇,我妈走了这么多年他还记恨着我,何况西园的那妖精让他坐了半年牢,他酒醒的时候或许还不怎么样,他要是喝醉了,上辈子的事他也会记得一清二楚。”念青苦笑着说道。

    “喝点酒就能记得上辈子的事?念青哥哥,伯伯喝的是什么酒呀,我也想喝”小四歪着脑袋说道。

    “连这你也想喝,厉害,厉害!还是等你满十八周岁再说。”胖仔这最末一句话本来要说赶明你仔哥我陪你喝一杯,但看到念青正鼻子冒烟的盯着他,忙改口打着哈哈说道

    “我才不呢。妈妈说什么都要吃新鲜的,等我十八岁,那酒就成臭粪水了,我才不喝。”小四一扭头,鼻子哼哼的说道,嘲笑胖仔连这点常识都不懂。

    “念青你爸爸和西园那妖婆是怎么回事,你老爸又是怎么坐进去的?该不会是因为垂涎那妖婆的美色……”

    念青用蹬了一脚胖仔的自行车,胖仔的车子崴了两下,差点跌倒“你再说小心我扯烂你的嘴”

    “我不说就是了。”胖仔讪讪的摸着头。

    其实念青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坐了半年牢,那时候他才六岁,并没有多么好的记忆,只知道父亲也是喝醉酒大闹西园的,至于为什么,怎么闹,念青却并不是太清楚,好像就是那时候他才被接到小四家的。

    念青与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有时候连陌生人都不如,每次他回家,父亲不喝醉便罢,父亲一喝醉,就骂他,扔东西打他,父亲说他是个孽,是他害死的母亲,小时侯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以为自己真是个罪人,所以无地自容。后来,渐长,才知道母亲是因为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这—怨得到他吗。

    转了几个巷子,终于到了念青家,却见满屋狼藉,乱七八糟到极点。远处约约还传来叫骂声,念青与胖仔将车停在院子,又嘱咐小四呆在屋里不要乱跑。便向对面奔去。

    从念青家出来,走几步,穿过一条不算宽的马路就是一栋小别墅,因为在念青家西面,而且里面种植的花草特多,所以胖仔与念青就一直称这座别墅为西园。

    念青的父亲顾海站在西园门口抡着砖头往西园里边砸着呢,一边砸,一边还酒气冲天的喊着,“你他妈的出来,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不敢打你,你他妈的出来,将鬼儿子的衣服拿出来!欺负一个小孩,你还算不算个东西呀你……”

    西园的大门一直是紧闭着的,里边的人似乎打算一直忍耐下去。门外面围了好多人,胖仔的母亲阿母正站在顾海旁边劝说着。

    念青跑过去将父亲又举起的一块砖头抢了下,拖着父亲的胳膊往回拉着,“你在家里发疯也算了,如今又跑出来闹,你不要脸,我还要呢。”胖仔也跟着拖着顾海的另一边胳膊。

    “混蛋,放开我,让我砸死这臭女人,敢脱我鬼儿子的衣服,我要砸死她。”顾海挥着手,踢着脚并不肯就范。

    念青有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鬼儿子是父亲一贯对他的称呼,六岁的记忆像一团雾在他的脑子里一闪而过。

    警车的汽笛声在这时候响了起,六岁那天父亲好象也是这样被带走的。

    两个警察将仍是醉的迷糊的父亲拷了走,西园的门在这时候打了开,一个穿着艳丽但仍能看出已近黄花的女人站在门边,双手抱胸尖笑着对醉醺醺的顾海说道,“十多年前我能将你送进大牢,十多年后的今天也一样不例外。有种你就在这天天鬼叫。一条赖皮狗真是社会的渣滓”

    “妈,你不要这样,我们快回去吧。”她身后钻出一个女孩,拽了拽她的衣角说道。

    (十多年前那个小女孩也是这样拽着母亲的衣服哭着,“妈妈,不要这样,妈妈不要叫警察……”)

    有些记忆一旦开闸,就一发不可收拾,念青的脑海里总算有点影像,他跑过去,揪住那个女人的头发,狠狠的说道,“不许你侮辱我的父亲,你的臭嘴最好擦干净点。”

    (十多年前是他的父亲,恶狠狠的对这个女人说,“鬼儿子不是垃圾,不是乞丐,更不是小偷,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点。”)

    胖仔与那个女孩将念青拉了开,“不要再惹事啊。”胖仔说。

    “不要伤害我妈妈。”女孩挡在母亲面前。

    念青眯了眯眼,这个女孩就是前两天在小树林里为了一个棒棒糖尖叫的那个女孩—薛萱。

    警察也跑了过来,要求他们都去警察局一趟。

    念青上车之前嘱咐胖仔把小四送回去,别告诉那边这里发生的事。胖仔当然明白那边指的是小四家。胖仔拍着胸脯使劲的点头,“念青你就放心的去吧,那里一切有我呢”仿佛是给死刑犯送行般的悲壮,热烈。胖仔这两句话是从小说上看来的,今天终于派上用场。

    ~~~~~~~~~~~~~~~~~~~~~~~~~~~~~~~~~~~~~~~~~~~~~~~~~~~~~~~~~~~~~~~~~~~~~~~~~~~~~~~~~~~~

    胖仔:念青念青,大事不好了

    念青闭目养神中

    胖仔:念青念青,大事不好啦

    念青抬眼悠悠然望着远方

    胖仔:念青念青,非常大事,非常大事啊

    念青低头思念泛滥中

    胖仔跑到念青面前使劲摇晃着念青的肩:念青念青大事件啊

    念青散乱的焦距停留在胖仔蠕动的嘴型上,然后——从耳朵里掏出两阿尔卑斯棒棒糖:胖仔怎么了,你这次的声音怎么这么小

    胖仔痛哭流涕:念青,大事不好了,我们的票票,我们的票票……(话没说完,一口血如喷泉般喷向天空)

    念青:胖仔,用不着吧,一点血还三碗饭呐,就算是减肥也不能这样糟蹋啊

    胖仔吐血加倍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