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又见念青

章节字数:2392  更新时间:10-08-11 0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念青没什么事,当天晚上就回来了,倒是父亲,酒后闹事,被关了三天。

    薛萱这周到学校后,抽屉里每天都会躺着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薛萱没声张,却都吃了,母亲从来不允许她吃零食,尤其是糖,母亲说吃零食的女孩都是垃圾桶,母亲说优雅的女人首先要杜绝零食。所以母亲一直控制着不给她零花钱,她花的每一笔钱,母亲都会让她填个报销单,母亲说女人要学会理财。可是薛萱,她不想理财,也不要当优雅的女人,她只想偶尔吃点零食,高兴或伤心的时候,嘴里能有一种甜丝丝的味道,含着阿尔卑斯棒棒糖让她有一种不空荡的,很充实的感觉,这就是她为什么要喜欢棒棒糖。

    朱丽老是叫她,小古董,因为一般女孩子,巧克力才是最爱。可薛萱却吃不贯,薛萱不喜欢那种苦苦的味道,让人浑身都难受。朱丽说要改变薛萱,要彻头彻尾。朱丽还没收了匿名人每天放在薛萱抽屉的阿尔卑斯棒棒糖。

    朱丽带着薛萱去电玩城玩游戏,带她逃学参加一些同学们的派对,没几天,薛萱果真是改变了—好不容易攒的些钱,花的一毛都不剩,而且有些东西还是朱丽贴钱给她买的,她对这种又新鲜,又热闹的生活一时不知该怎么安排。生活好像一时乱了套,但她却又不想回到以前的轨迹上,继续妈妈给的那种白开水似的生活。

    对于薛萱的经济危机,朱丽大笑几声,朱丽说薛萱啊,你不是三岁小孩,你怎么能混得这么狼狈,不怪你母亲小气,只能怪你自己不够有魅力。薛萱对于这句话无法理解。朱丽只好又叹着气解释:“你老妈就你一个孩子,若是你足够有魅力,也就不会连你母亲也玩转不住。这些你以后还是多向我请教吧。”

    薛萱有时候对朱丽的话是纯粹的不懂,就像这几句。不过,朱丽还是好人帮到底的为薛萱解除了经济危机。朱丽替薛萱牵线拉桥的介绍了份钟点工的工作。是在餐厅里推销酒,每天晚上七点至九点,工资倒不高,一个小时才十元,但是提成多,推销出去一瓶酒提五十元,三十元,二十元不等,工资日结。朱丽说干这个主要挣的是提成钱,所以要厚着脸皮多说多笑。可薛萱一个人不敢去,晚上又不敢回学校,朱丽只好又陪着薛萱一起打工。

    餐厅左面是一家赌场,右面则是家酒吧,所以餐厅的生意很好,虽然有点鱼龙混杂。薛萱的销售量一直不怎么好,有时候还是靠朱丽来打帮她,酒才能推销出去,但是朱丽却是红火的不得了,一晚上能推销出去好几瓶酒。一开始薛萱实在不怎么适应,跟客人周旋,与那些服务员相处,对她来说这些都是那么别扭。但在朱丽的热情渲染下,她开始慢慢喜欢上了这份工作,虽然她干的不怎么好,但花着自己赚的钱,让她是那么的骄傲与自豪,生活过得那么忙碌却很充实。

    在餐厅干的第四天晚上,快下班的时候,隔壁的酒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足有二十多个人,分两派在酒吧门口打着群架,怒吼声、惨叫声打斗声不绝于耳,餐厅里客人也走得没几桌,朱丽她们跑都出去看热闹了,薛萱不敢,她最怕流血的事,她在吧台替站吧的那个服务员看着场。

    没过多久就听到警笛的轰鸣声,薛萱出于好奇往出探了下头,就那么一闪眼,她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一个满头是血的人闯进她的吧台,蹲在了吧台底,并向她打着噤声的手势,“别出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薛萱没出声,她吓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那个人似乎觉得藏在吧台里并不是多么的安全,他左瞄右瞄,然后打开吧台下面放酒的柜子,见有一个柜子的空间,刚好能容身,就缩着身钻了进去。

    “别告诉他们我在这!”那个人关柜门的时候不忘又扫薛萱一眼,“是你?”他突然又冒出这么句没头没尾的话,不等薛萱有所反应,然后柜门就闭了上。

    他认识我吗?薛萱楞着,傻呼呼的站在那,一动也不敢动:还是他故意装出认识我的样子以防我喊人,或者他想告诉我他已经认住我了,只要我喊人,他就找我报复。

    朱丽和那些服务员都跑了进来,“薛萱,太恐怖了,若不是亲眼所见

    ,我真是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朱丽抱着薛萱大叫着。

    这时,两个警察走了进来,盘问着有没有进来可疑人员,众人都摇着头,餐厅的大堂经理走了过来,陪笑着说:没有,我们这是小本生意,哪经得住那些人的折腾,就是借我们天大的胆,我们也不敢包藏这些社会垃圾呀!

    两个警察对几个在外面看热闹的服务员做了笔录,就走了。然后众人又跟炸了锅般唧唧喳喳议论个不停,一个干了很长时间的服务员说:这算什么,上回比这次打得还激烈呢,所有的人几乎都是躺着进警察局的,人数也比这次多得多。

    众人一阵嘘叹,都争着让那个发话的服务员说说事情经过。大堂经理训斥着让各就各位,众人相互使了个眼色,都乖乖的散了开。

    朱丽去拉薛萱上楼,才发现薛萱的脸惨白惨白的,手也冰凉。

    “怎么了?薛萱”朱丽笑着问,以为薛萱是被这种场面吓的。

    薛萱没说话,指了指吧台底柜子。

    “快上楼吧,一会下班了我们路上再说。”朱丽却没看懂薛萱的意思,以为薛萱刚刚吓得卖了酒没收钱,因为吧台底的柜子里储藏的全是酒。

    柜子的门在这时吱呀一声自动开了,一个满身是血,一手捂着头的人从里面钻了出来。

    “啊,怎么会有人啊!”在吧台站着的服务员首先尖叫。

    那个人没答话,经过薛萱身边时顿了一下,可能想说什么话。把薛萱给吓得头垂得低低,双腿打颤,以为他要杀人灭口。

    可他,最终没有说话,走出了餐厅。

    “怎么可能,是念青啊!”朱丽突然惊呼,然后跟了出去。

    ~~~~~~~~~~~~~~~~~~~~~~~~~~~~~~~~~~~~~~~~~~~~~~~~~~~~~~~~~~~~~~~~~~~~~~~~~~~~~~~~~~~~

    胖仔:念青啊,你怎么还在厕所,众人都在等你出场呢

    念青:怎么回事,今天不是没有我的戏份了吗

    胖仔:没办法,众人都在喊安可,木木说你不出场怕激起民愤

    念青:木木太过分了吧,连上厕所的时间也不给我

    木:念青啊,咱们初来乍到,还是悠着点。不就是拉屎的时间吗,所谓君子能忍则忍,小不忍则乱大谋,何况念青你还是大家心目中碟仙级的人物,不要因为拉屎而变成俗人,伤了大家的心就罪过了

    念青吐血一个月之久,据胖仔的小道消息,念青一直在喃喃自语,我那脆弱的心,我那脆弱的胃,我被木整的好憔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