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受伤

章节字数:4399  更新时间:10-08-11 00: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念青”薛萱的心就呼呼的抽着冷气,原来他真的认识她。

    “你怎么了,念青,有没有事啊,你的头都流血了?”朱丽追上念青,拿出手绢替念青擦着脸上的血,

    念青却用手挥开朱丽,不耐烦的瞪了朱丽一眼,继续向前走着,走了几步,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身皱着眉头问朱丽,“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们啊,我们在这里吃饭,呵呵,吃饭。”朱丽眯着眼,嘿嘿笑着,她总不能在心中的王子面前说:我在这里打工吧。

    “是吗?”念青看了看朱丽穿的一身推酒员的工服,却没有再说什么,扭过头又要走。

    “你要去哪儿呢,就这样回家的话,你爸爸会担心你的。”薛萱也追上了他们,她站在朱丽身后,声音低低的说。

    “用得着你管吗?”念青甩了甩头,带着血珈的头发便四处飞扬。

    “你要是信得过我和朱丽,就和我们一起走吧,离这不远有个小医馆,你的伤口需要包扎。”薛萱忍了忍,终究将早就想说的话吐出了口。

    “小姐,你要是真有这么好的心就不要躲在后面,请在前面带路好吗?”念青每天都在走这条路,他怎么能不知道前面有个小医馆?他本来就是要打算去那里包扎伤口,,他看着与朱丽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薛萱铁青着脸说道。

    “行啊行啊,我们来给你带路,就在前面,我们每天都走这条路,现在它应该还没有关门。”朱丽拉着薛萱的手与念青并排走在一起说道。

    “你们不是在学校住着吗?”

    “是啊。”朱丽回答的爽快。

    “这条路离学校还有一段路程,怎么你们会每天走这条路,你们兴致这么好,还跑这么远的路出来散步啊!”

    “我们哪有那么好的闲情,我们是出来……”薛萱后面的话被朱丽的手堵了回去。

    “薛萱的身体不好,我们每天出来是为了锻炼身体。”朱丽不停的给薛萱使着眼色。

    念青笑了笑,嘴角淡淡上扬,他没再说话,低着头若有所思。。

    他其实并不是多么的英俊,但他的身上有一种无法言语的魔力,尤其是他那两根冷峻的眉毛,和那双闪着莹光却被忧郁丝丝缠绕的眼睛,让你不由自主的就会沦陷进去,被他所吸引。那不是天生的魅力,就像一把剑,经过炽热的烈火,经过无数次的锤打,经过时间的冶炼,它才能成为一柄寒光闪闪的剑。这就是他所独有的气质。

    就像他现在,虽然浑身都是血,狼狈的无法形容,但他那种无所谓的态度,他那嘴角微微上扬时的笑容,他望着前路那种无法言语的神情,让你产生一种错觉,他就是浴血而出的英雄,令你不敢小窥。

    朱丽的眼睛就这么一直盯着念青,嘴也微微张着,像是被人定了身般,天底下还有谁比她这么了解他。

    “你怎么,会和那些社会上的人打在一起?”薛萱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话说出去,又后悔问得太冒失,他或许,还记恨着那天被她母亲告进警察局的事。

    “因为我和他们一样都是垃圾”念青的这句话,像一颗静默炸弹,把周围的空气都凝固。

    他还是记得母亲羞辱他的事。薛萱不敢再多话,低着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让人怜悯。这条短短的路也变得无限漫长。

    医馆到了,念青刚进去,医馆的一位带着眼镜的老大叔喊道,“念青呀,你小子是来必破相,每次都伤在头部,你就不能换点新鲜的地方。”对于念青的满脸鲜血,他丝毫没有半点惊讶之色,反倒,把这看作一件很平常的事。

    似乎,念青经常来这里,似乎,念青经常受伤。

    朱丽和薛萱都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念青,看他怎么圆谎,看他会有什么反应,看他怎么向她俩解释。

    “老头子,罗嗦什么,你还是不是个医生。”念青却一脸坦然的走进里间,躺在一张小手术床上,对朱丽与薛萱的白眼视而不见。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般。

    被念青称作是老头子的医生这才注意到念青身旁两个女孩异样的表情,自知说错了话,他便不再作声,对着薛萱与朱丽笑了笑便专心的给念青清理头上的伤口。

    朱丽与薛萱相互对望了一眼,对于念青的若无其事,她们反到感觉不自在。不过朱丽是乐得与念青在一起。

    “没什么事,我和朱丽就先走了。”薛萱还惦记着再晚,餐厅就关门了,她与朱丽可就没法换工作服,总不能穿着这么一身衣服回学校吧。

    念青咬了咬牙,他好像很痛的样子。

    朱丽向薛萱眨着眼睛,她不想就这样离开念青,但看到薛萱向她指身上的衣服,她一下恍悟,是啊,穿成这样走到学校去,会被人笑话死的。

    “这回口子有点大,要缝三针呢,你要是实在疼的不行,就上点麻药吧。”老头子医生握着聂子的手停顿在半空,他实在不愿意念青受这份罪。每次念青过来,不管多大的伤都坚决不上麻药,麻药又不是毒药,这孩子,一根筋,倔的很,自认为麻药对大脑的灵动有影响,怎么也不听别人劝。

    “怎么,你都没给他上麻药吗?你怎么能这样做呢,钱我们又不是不掏。”朱丽一听,尖叫着,那么严重的伤口不上麻药,活活疼死个人呢,这老头子,也太没医德心了。

    “我也想给他上麻药,省得他每次把我的床单给抓破,可你问问他自己愿不愿意。”老头子瞥了朱丽一眼,说道,这不是太冤枉他了吗。

    “罗嗦什么呢,还是老样子,你只管缝你的针就是。”念青躺在那,闭着眼说道。

    “听听,听听,不是我没有医德心,是这小子不领情。”老头子转过头对朱丽说道。

    “念青,你还是上点麻药吧!”朱丽蹲在念青身旁,柔声说道。

    “你们再不走,餐厅就关门了,你们打算穿成这样去学校吗?”念青皱了皱眉,依旧闭着眼。

    “啊,你都知道了啊!”原来他早就看穿她们是在餐厅打工,害得她还费那么多功夫瞒他,他会不会因此而对她有不好的印象呢,朱丽沮丧的想。“那我们就先走了啊!”朱丽拉着薛萱转过身,他一定是在等着她坦白交代,所以才让她们跟着他来医馆,他一定是不耐烦了,对她失望了吧,所以才要撵她们走。

    薛萱却站在那里不动,她的手一直在口袋里揣着,她突然挣脱朱丽拉她的手,走到念青面前,“张开嘴。”薛萱对念青说。

    “为什么?”念青疑惑,这女孩,要干吗呢。

    念青的说话的嘴还没来得及闭上,一个圆鼓鼓的东西被硬塞在他的嘴里,满嘴立刻是一股甜甜的味道。

    阿尔卑斯棒棒糖,哈哈,薛萱原来是把阿尔卑斯棒棒糖塞在他的嘴里了。

    薛萱怕朱丽看到她还藏着糖,所以离得念青特别近,她在念青的耳边悄悄的说道,“你别小看它只是一块糖,它可是有魔力的噢,含着它,你就不会感到痛了。”完了,退了一步,又说,“那我们就先走了,再见!你自己以后要小心点,身体除了自己心疼,是没人会心疼你的,不管你是不是垃圾!”

    她调皮的向念青眨眨眼,拉着朱丽走了出去。

    许多年前,有一个小女孩,对小男孩说:这个糖很甜的,它可是有魔力的噢,吃了它,你就不会痛了。

    念青闭着眼,眼前出现一条小路,窄窄的,两边是高高的墙,路是用青石铺成的,一块一块,凹凸不平,却是直直的向前。一个满脸鼻涕泪水的小男孩缩着身子蹲在青石路上,他的哭声比风刮的呜呜呜声还要难听,一个甜腻腻的声音问他你怎么了,他抬起头,太阳光的反射,让他的眼睛一片模糊,仿佛有一个挥着金色翅膀的天使正对着他微笑,天使的头上还戴着金色的光环。

    念青也就笑,傻哈哈的,口水流了一脖子。

    “你小子,做什么美梦呢?”

    念青的脸像是被螃蟹夹住了般痛的他哇哇大叫,天使的翅膀变成了一片片七彩的云围着念青打转,他又嘿嘿笑着,睁开了眼。

    “啊”他尖叫,老头子那张爬满皱纹的脸离他不过一毫米,猛的一看,还以为是什么妖魔鬼怪呢。

    “你神经病啊!”念青将老头子推了开,高分贝的声音将房子都快震的底朝天。

    “我神经病?还不知是谁?口水流了一脖颈还在那傻笑。”老头子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抱着拳悠哉悠哉说道。

    ???念青突然想起刚刚的梦,他忙低头,天那,胸前的衣服竟然是湿漉漉的一大片,还有那个罪魁祸首棒棒糖,斜挂在他的衣领口边。

    “我听说过男孩梦到女孩兴奋时会遗精,没想到你这么与众不同,竟然是遗口水,哈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念青呀”老头子像个不倒翁似的在那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自顾自的笑。

    “我没有遗口水。”念青瞪着老头子,眼睛都快凸出来。

    “那就是遗精。”

    “死老头,有本事你坐在那别动。”念青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刚走两步,头忽地天旋地转的晕,他抱着头退了两步,又坐回床上。

    “念青,快躺好,不要乱动。”老头子一边替念青把着脉一边说道。

    “怎么回事,老头子,你不是替我处理好了吗,怎么头还痛成这样?”

    “废话,我又不是神仙,能一治就完好如初,还是那句老话,你最好回家好好修养两天,不要再动气,牵扯到伤口就不好了,还有多喝点鸡汤,这两天最好不要出门,也不要吹风,你可不要不当回事,不然以后老了可有你的苦头吃呢”

    “你烦不烦啊,明明是个老头子,怎么罗嗦的跟个老婆子似的。以前没听你的教导我不也照常活得好好的。所以你根本用不着废话这么多。真是的,我都不操心的事,你担心个什么?”

    “你别不当回事,。你自己头上有多少个疤你自己清楚,我才不担心你呢,还是那女娃说的对,除了你自己心疼你自己,别指望谁会在意你,这个世间,谁没了谁,照样活的好好。”

    念青不再反驳老头子,他将刚刚扔在手术台上的棒棒糖捡了起,用一边的纸巾裹了住,放在口袋里。

    “那两个女孩都不错,你小子真有福气。”老头子眯着眼,又说道。

    “老头子,你能不能别自作聪明,我们才刚认识好不好。”

    “哈哈,我自作聪明?那你的遗精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遗精。”念青的拳头紧紧捏住。他的脸涨的通红。

    “哦,对对。你看我,又说错话了,是遗口水,不是遗精,人老了,有些事就记得不怎么好。”

    “我回家,不和你在这儿废话。”念青似乎想通了老头子是在把他当小狗一样逗着玩,故意看他失态的样子。念青白了老头子一眼说道。

    “这就回家啊,什么时候再来呀!”老头子对念青冷淡的反应并不怎么满意,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念青又会大喊一通呢,不过念青要回家他才想起现在已经是凌晨。

    “你是不是诅咒着我天天受伤过你这来呀。”念青站起身,披上自己的外套。

    “没伤你是不是就不能来了?”老头子不知从哪儿翻出来个大盖帽,硬是给念青戴在头上,“这个戴上。这还是我当年打仗时候戴的冬帽,一直珍藏着,今天就破例给你戴一次。”

    “得了吧,你这破帽,我才不稀罕。”念青抬头照了照挂在墙上的镜子,差点没把他吓得半死,镜子里简直就一刚出土的老红军。

    念青想将帽子摘下,却被老头子将他的手按了住,“你小子,最好识相点,我让你戴你就戴上。你以为你谁啊,大半夜的,还讲究什么风度,谁看你呀?真是的。”

    念青嘿嘿笑了两声,将帽子正了正,戴好说道,“我这不是怕把你的珍藏品弄坏就不好再见你么,你看我像是那种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吗?”

    “得了吧你,肚子里有几根肠子我还不知道?”

    “你这么了解我么,从没人敢这么说大话。”念青从镜子里瞄着老头子,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

    “哈哈,我还知道刚刚那俩个女孩哪个会适合你。”老头子凑到念青耳边神秘兮兮的又说。

    ~~~~~~~~~~~~~~~~~~~~~~~~~~~~~~~~~~~~~~~~~~~~~~~~~~~~~~~~~~~~~~~~~~~~~~~~~~~~~~~~~~~~

    朱丽:念青受伤了

    薛萱:我知道,我们一起把他送去的医馆

    朱丽:我们应该和他一起走的

    薛萱:为什么

    朱丽:念青手里肯定没有票,没有票票医馆会放他回家吗

    薛萱:可是我俩也没有票票啊

    朱丽:也是哦!但是咱们可以站在医馆门口拉票啊,总不能让念青站在门口去抛头露面吧

    薛萱晕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