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我的亲人们

章节字数:2576  更新时间:10-08-11 0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薛萱没想到母亲会打她,母亲不仅打了她,还像发疯般的将屋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摔碎,像是要踏平整个房子。薛萱不说话,缩在沙发上无力的看着母亲,母亲很久没有这样发过脾气,母亲像只受尽委屈的母狮子,是她让母亲受委屈了吗?母亲摔够了,没力气了,就坐在地上嘤嘤的哭,哭了一会似乎还不甘心,又趴起从吧台里拿出几瓶酒大口的喝着。

    老刘他们颤颤巍巍的出来劝母亲,但被母亲给轰了开。老刘他们示意让薛萱去劝,可薛萱只是缩在那里盯着母亲,母亲喝酒的姿势其实也很优美,虽然母亲在生气,母亲真是个优雅的女人,薛萱想,母亲连摔瓶子的时候都是一副优雅的姿势,要她,可就做不到。

    母亲给她递过一个盛满酒的杯子,盯着她笑。

    薛萱走过去接过杯子,母亲今天是怎么了。

    “陪我喝点。”母亲打着酒嗝说道。

    薛萱双手捏住酒杯,少少抿了一口,立即被那股辛辣呛的喘不过气。

    “连个酒也喝不了,真是窝囊到极点。”母亲冷笑着,双肩因此而剧烈的颤抖。

    薛萱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却不说话。

    “你到底是不是我生的呀,这么没有出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你把我的一切都毁了,你把我的一切都毁了,我恨你!”张嫣抓起杯子向薛萱砸去,然后又捂着脸大声的哭泣着。

    杯子砸在了薛萱的胸前,又顺滑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薄薄的玻璃碎片在地上晶莹的闪烁,像是一滴滴琥珀的泪,薛萱蹲在那里,就觉得眼睛涩涩的痛,她闭上眼,吸了吸鼻子,眼泪就簌簌的落了下来。

    刘姨急急的跑了过来,将薛萱拉在自己身后,“小姐,你没有事吧。”她一边查看薛萱有没有受伤,一边安慰着薛萱。

    却都不敢上前劝张嫣。

    张嫣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她的手机铃声是那首《香水有毒》刘姨将手机递在张嫣面前,张嫣将手机摔在一边的角落,跌成了两壳。

    薛萱泪眼朦胧的望着这一切,浑身软软的像是飘飞起了般,然后就渐无直觉。

    那个男人是在第二天的晚上出现的,薛萱一直在床上躺着,听刘姨说母亲已经消停了,也在屋里睡着呢。

    薛萱推开了刘姨给她端来的饭,“刘姨,她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跟了她这么久,一定是知道呢吧。”

    “你母亲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啊,她昨天是喝醉了,你别把她的话当真,她一直把你当宝贝着呢。”刘姨闪僻着薛萱的问话。

    薛萱侧着头,愣愣的盯着刘姨发呆,盯的刘姨不知所措的时候她忽地低头笑了,“刘姨还是觉得她比我亲吧。”眼里的泪水却一滴一滴的滑落在脖颈。从懂事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在家里是一个不被祝愿的人,她是多余的,可是为什么,没人回答她,没有人与她站在同一阵线,为她设身处地的想过。

    她努力的做每一件事,希望大家可以认可她,希望母亲以她为荣,可是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被别人否定的。现在,连母亲也这样说她,连母亲也这样认为。

    然后那个男人就开着车进来了,是刘叔开的大门,薛萱好奇的探头,却被刘姨挡了住,“快去睡觉。”刘姨将窗帘拉了住。

    薛萱眨了眨眼,没有争议什么,乖乖的躺了下,用被子蒙住头,刘姨摇了摇头颠着脚走了出去。

    薛萱的学习从初中开始就没有跳出过班里的前三名,她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的学习,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不用伸手去接母亲扔给她的钱,不用再听母亲骂她:没用的窝囊废。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抬着头问这些人,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没几分钟,隔壁母亲的房间传来激烈的争吵声,薛萱将被子蹬了开,耳朵紧紧贴在墙上。

    “你爱我,你怎么爱我?在我最需要人的时候你将我一脚踢开,我本是你的妻子,可现在却成了别人嘴里唾骂的第三者,任他们辱骂我你也不帮我一下。我怀胎十月生的孩子,你却连见也不让我见他一眼。你爱我?你爱我什么,就因为那个野种,那个我也不愿意发生的意外你便不信任我,将我抛弃。我一个人生病流泪的时候你早已和别的女人新婚燕尔,你如今来找我,你说你爱我,你不觉得很虚伪吗?”母亲的声音几近歇斯底里。

    “嫣嫣你不要这样,我承认以前的事是我太鲁莽,我不该丢下你带着斌斌去国外。但我找过你,我回来找你的时候这里已经空空的没有一个人。这次我是真心希望与你和好,人生那么短,我不想让自己继续遗憾下去。”

    “和好?你的和好是什么,让继续我当你的情人!在你孤独的时候拥抱你么?你没听到昨天她们是怎样侮辱我的吗?你顾及过我的感受没有,你爱我,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为什么你不娶我,你还是当年的你吗?我再一再二的给你机会,你珍惜过没有。”

    “我没有想到你们会碰到一起,昨天发生的真是个意外,忘了昨天的事好吗,我保证以后绝不会有这种事。”

    “娶我”

    “我与她不可能离婚,我们有三个孩子,都那么小,我不能和她离婚,嫣嫣你该体谅我。”

    “我体谅你,谁体谅我?我也为你生过孩子,当年斌斌更小,你不也照样与我离婚,你不觉得你这个借口很牵强吗!”

    “嫣嫣你讲讲理好不好,我们说好的不提当年的事,对,当年是我不对,我不该丢下你不管。可是若不是你执意要留下那个野种,若不是你留下她,我会离开吗,你当年顾及过我的感受没有。”

    “可当初你若不同意,我也不会生下她。”

    “你那个样子我能不同意吗,你央求我孩子是无辜的,我能忍心拖着你去打掉吗?”

    “可你还是介意她”

    “我能不介意吗,我能不介意吗,别人给我戴绿帽子,我还得给别人养孩子,滑稽的是她还天天喊我爸爸,她一声一声的叫我爸爸,就等于是在一片一片揭我的疤,我受够了。”

    “所以这也是你现在不肯离婚娶我的原因是不是?”

    “是,是的,我不想再重复那样的噩梦。何况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好个屁,你没看到我脖子上的抓痕吗,那是你女儿抓的,她们骂我是骚狐狸你没听到吗?”

    “嫣嫣我说过了这是个意外。”

    “我最后问一次,你离不离婚。”

    “嫣嫣你这是在逼我。”

    “你滚吧。”

    然后一切就恢复了平静,平静的令人窒息,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幻觉,薛萱傻傻的有一秒大脑像被雷劈了般一片空白,但又马上一个激灵,她将窗帘拉开小小的一条缝,向下望去。

    ~~~~~~~~~~~~~~~~~~~~~~~~~~~~~~~~~~~~~~~~~~~~~~~~~~~~~~~~~~~~~~~~~~~~~~~~~~~~~~~~~~~~

    薛萱:你来了

    小木:我来了

    薛萱:你来的真是时候

    小木:我若来的不是时候岂不扫大家兴了

    薛萱:你有亲人吗

    小木:每一个人都是有亲人的

    薛萱: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到呢

    小木:你认为她不是你亲人时你便感觉不到,当你认为她是的时候你就感觉到了

    薛萱:是这样吗

    小木:是的,信便有,不信则无

    薛萱:听说你前两天生病了

    小木:是的,所以没能来看你们

    薛萱:生病怎么样

    小木:呵呵,让我终于知道票票的重要性了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