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爱之巅 卷一 爱莫回首  第十一章

章节字数:2846  更新时间:10-08-18 2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墨小娴!你还知道痛吗?”林静英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脸颊气鼓鼓的宛如快要爆炸的气球,“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平时我没少教育你,不要去惹那些公子哥!”

    “你是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啊?啊?——他们没一个好人!绝对不会把你当做朋友!“

    她骂得更加肆意,全然没有理会小娴忽然间无比坚定的眼神。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泽他是好人!不是像你说的那样……

    然而她并没有反抗,侧着头淡漠地看着林静英不可理喻的怒吼,眼神在她每一次对他的诋毁中渐渐变得绝望。

    绝望……像每一次的梦里,肆意燃烧的烈火一样,不动声色的蔓延着,灼痛了心脏也无力阻止。

    早已经习惯母亲易怒的脾气,也习惯了她用任何残忍的话伤害自己,这么多年都忍下来了,那么就继续忍吧!

    呵呵……

    唇角,狠决的嘲弄。

    不是不想反抗,只是这个年纪的反抗被注定认为是不孝的叛逆,而“不孝的叛逆“,这样加诸在身上的罪过太大,她无法承受。

    真的。承受不起。

    看着小娴一如既往的平静,林静英紧蹙着眉心,暴怒。

    舍不得摔掉案上仅有的几双碗筷,她立刻转身冲到水池边,操起塑料脸盆“哗哗哗”地接满水,毫不犹豫地将一脸盆水“哗”的从头淋到小娴身上。

    “哗哗哗……”无比绝望的流水声,带着无奈,在地上四处飞溅。

    没有温度的水,沿着发丝流淌下来,钻进脖子里竟然带着些寒冷的刺痛。

    尽管是什么都想了,还是没有想到林静英会在下着雪的冬天将整盆冷水淋到自己身上。

    冷水一点点夺走身体里仅有的最后一丝温度,小娴颤抖着手指,轻轻拨了拨贴在额头上的发丝,深吸一口冷气,才可以勉强维持呼吸。

    冰冷的空气在到达肺部时仍旧保持着零下的温度,将两片肺叶冻得如冰块般僵硬,随着每一下呼吸沉闷的疼痛起来。

    “该死!林静英你到底在做什么?!”愤怒疯狂的声音冲进门,是子诚。

    他听见家里有吵闹声,那些尖利疯狂的声音生生刺痛耳膜,放肆地在空气中来回充斥着。

    惊惧地跑上前,强势地夺走林静英手上的脸盆,“啪”的一声用力摔在地上,红色的塑料脸盆“啪”的裂开一条细细的缝。

    “你小子一早上出去都做什么不干不净的事情去了?”林静英见到子诚,更加愤怒,目光恶狠狠地盯住他,大吼,“墨子诚我警告你!如果你在外面惹是生非,就别给我再往家里钻!!”

    “林静英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我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也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他皱着剑眉,不顾一切的反驳,“还有……我喜欢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我杀人放火都不会牵扯到你!你尽管放心!”

    “子诚!你给我闭嘴!”是小娴,她回过神,努力平息情绪,连忙拉过他的手,怒斥,“这不关你的事,不要对妈妈这样讲话!”

    子诚,不要这样讲话,即使是为了保护姐姐也不可以这么讲话,不然,你会惹怒上帝的。

    你会……惹怒上帝的。

    冰冷的手指接触到子诚的手时却觉得烫手,微微一惊,抬头看向他的脸,毫无例外的发现子诚脸上许多愤怒和心疼。

    他们生活在同样的家庭,性格却从来不同。

    子诚选择反抗,选择将一文不值的理智统统丢掉,每一次,都任由血在身体里像怒火一般炽烈地燃烧。

    她不同,她选择保留理智,选择沉默,怀有一个美好而绝望的愿望,妄想,独自承受。

    “……姐……姐,你还好么?”伸手将小娴的手紧紧握在自己手心,蹙着眉,俨然一副大哥哥保护小妹妹的架势,“姐……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的子诚。”在唇角勉强扯开惨淡的笑,疲惫的深吸一口气,“放心吧……子诚。”

    “臭小子!你的事情我改天再收拾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回自己房间里去!好好准备明天的回头考!”尖利的指尖狠狠指着子诚的鼻子,手“刷”的一下又指向陈旧的苍黄色的房门。

    子诚并没有理会她疯狗般的乱叫,只是紧紧握着小娴的手,担忧的看着她苍白的唇。

    “墨子诚!你给我滚回去!!”尖利的怒吼声毫无阻拦地划破岑寂,以极高的分贝向门外充斥。

    沉默,漠视,让小娴微微皱紧眉头,正待劝他,子诚抬手指着地面上流淌的红色血水,失声惊呼,“这是……什么?!姐!”

    低头看了一眼,她知道那是刚刚被撞向墙壁时留下的杰作,只是沉默着没有出声。

    “怎么回事?”在她身上仔细打量起来,子诚慌乱的自言自语,“哪里受伤了?!是哪里在流血?!”

    “啊……。”修长的食指轻触上她的后脑勺时,小娴忍不住压抑的痛呼一声。

    是……血……。从姐姐头里流出来的,潋滟的血!

    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不可思议的看着指尖的血液,眼神渐渐绝望而愤怒,在另一边,林静英苍老的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转瞬,只剩下一张冰冷的,若无其事的脸。

    感觉到子诚瞬间腾升起来的心疼和愤怒,在他将手缓缓握成拳的同时,小娴及时拉住了他。

    沾上鲜血的手指片刻停滞,她在一时间,仿佛想了很多。

    他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到小娴脸上的难过和严厉,目光不安的波动着。

    “子诚!快点回房间去!”小娴极具命令的语气,冷得宛如门外呼啸而来的夹着冰雪的风。

    “……姐……”子诚的表情一下子无辜,帅气的脸也变成少见的孩子气。

    看见比自己已经高出半个头的弟弟如此委屈的表情,小娴轻轻舒出一口气,语气缓和下来。

    伸手将颜泽的笔记小心翼翼换到左手,递给子诚,唇角扬起安慰的笑,“子诚……这是泽拿来的,他的笔记向来都很详细,也很清楚,你现在就到自己房间里去看完,有必要的地方就仔细摘录下来!我可不想看到你的成绩排在末尾……”

    “姐……我一定会很认真的看完……可是现在…。。”慎重地承诺,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忽然间不再发作的林静英,回头仔细看了小娴的伤口,“可是现在……”

    “好了!别可是现在了……进去吧……”她强作镇定,无比宠溺的拍拍子诚的肩膀。

    “姐……”

    “乖……进去吧,姐会对付的……进去吧

    ———————————————————————————————————————————————————————————————————————————————————————————————某奕的悲伤分割线——————藏藏————荐荐————

    子诚的房间在小娴正对的楼下,很小的卧室,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张不大不小的写字台,一把椅子。很简单的装饰。

    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东西,所以不觉得凌乱。

    子诚进门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凳子上,翻开笔记本来看,眼角深陷的余光无意间撇过书页上暗红的血迹,忍不住痛苦的皱了皱眉。

    泽的笔记向来都很清楚,为了让子诚能够更好的理解,他还在重要的公式和考点的地方用红笔仔细勾了出来,附上比课本里更加准确易懂的解释。

    可是从进来开始,子诚拿起笔,却根本没有心思去记。

    凳子上仿佛着了火似的,无论他怎样试图分散注意力,依旧坐立难安,无奈之下,“啪”的合上厚重的笔记本,冲到门口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

    只是侧着头听了一小会儿,他的眉头不自然地皱起来,像远在天尽头的深陷在阴影里的山峰。

    自己刚才能乖乖回房间,他想,一定是被姐姐唇角勉强勾着的笑容蛊惑了。

    该死!刚才他居然乖乖进了房间,把姐姐一个人丢在那里?!这简直是他墨子诚脑子进水!疯了!!

    ——————————————————————————————————————————————————————————————————————————————————————————橄榄枝。。。。。。。。亲耐的橄榄枝。。。。。。。——————-肖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