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执子之手  第九十四章

章节字数:3007  更新时间:14-05-24 14: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乖,不要怕,呵呵……只是有一点点痛而已!”他勾起唇角微笑着,抬手轻轻揉着她漆黑的发丝,安静而深情地凝视着她,“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小娴,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可是你为什么每一次都要躲着我?”

    这是……这是陆之希的声音?陆老师?怎么会是陆之希?!

    “墨小娴,你最好小心陆之希那个家伙,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了解,你要是再笨下去,自己吃亏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是之前宥泫汐的警告,是她当做是挑拨和戏谑的警告!

    陆老师温和优雅,他用心教学,仔细负责,他待人诚恳亲切,他……他现在企图……

    纯澈悲伤的泪水从眼角刷的流下来,她小声抽泣,哽咽着做着无畏的挣扎。

    吻到她咸涩的泪水,陆之希心疼地放开了手,低头温柔地吻掉了,她急急地喘了口气惊惧地怒吼,“陆之希你放开我!你——”侧过身向书桌的方向靠近,刚刚站稳脚又被他狠狠压住。

    这一次,他吻得毫无顾忌,她感觉到锁骨的地方一路滚烫,那个吻迅速向下移动,带着他舌尖柔软的温度。她已经慌乱的不知所以,抬手勉强够到书桌上的木质笔筒,用尽全力向陆之希的脑袋砸上去。

    他愤怒地痛呼一声,手上一松,她不管不顾地冲向门口,在接近时却又被拖了回来。被一把压在床上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没有救了,眼前出现的不是陆之希忽然间暴躁而充满欲望的脸,而是放肆地燃烧着的天堂,燃烧着的天堂,那幸福轰然碎裂的先兆。

    他没有按住小娴的唇,趁着他还没有将吻压下来,小娴朝着门大声喊着“Danse”,如今这个令人讨厌的人是能够救她的唯一的希望。

    门是被轻松打开的,陆之希随手甩门的时候没有甩上。Danse冲上来恶狠狠地拉开陆之希,小娴没有理会,只是爬起来抬手扯着衣襟不顾一切地跑出去。

    听见桌椅被砸烂的声音,她没有停下脚步,要拼命离开这里,一定要拼命离开这里!听见陆之希压抑低沉的惨叫声,她没有停下脚步,是的,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离开这里,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

    低垂着头,她的身体剧烈颤抖着,目光之中除了惊惧空洞的什么都没有。不小心撞到董青的胳膊,她头也没抬地冲出去长而深的回廊里传来一阵阵恐怖而空洞的脚步声,但是夜依旧那么安静,没有惊动到更多的人。

    董青诡异而神秘的笑摇曳在回廊涌动的夜风里,宛如恶魔般冷酷而虚晃,而房间里的打斗声逐渐小下去,地板上传来压抑沉闷的撞击声,像是某个人倒下了,是谁倒下了呢?

    世界那么虚晃又那么安静,驱赶着受伤的灵魂进入到漫长的至酷之地。为什么,即使用无比公正单纯的目光去看待一个人,还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明明感觉到对方的真心实意,他却是时刻想着伤害自己的人?

    在不久前,她听唐珊珊说过:很多时候感觉都是错误的,你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你认定是过客的陌生人。

    那么宥泫汐和陆之希,哪一个才是过客呢?有些人或许,注定无法让人猜透。

    你无法想象仅仅只是一个小时却会发现同样悲惨的事情,好像某一个刚刚才停止,上帝又毫不犹豫地创造出另外一个悲剧。听说上帝住在天堂,却会毫不犹豫地亲手撕裂幸福。

    =============================================================================

    九点的时候在车上跟小娴说笑了很久,在NOBLE门口停车,斯南还一直不满地绷着一张脸,他难以想象刚才斯南听着他们甜言蜜语时的心情和表情,如果不是因为在车上,恐怕又免不了开打。

    “喂!你不用那么小气吧?我和小娴更加亲密的场景你又不是没有看见过?”颜泽下车,抬手优雅地折了折自己干净的衣袖,用眼角的余光无奈地瞥了一眼斯南。

    他还是一副不想搭理的模样,站在NOBLE的门口,抬头看着精致豪华,富有欧式风格的简约式大门,眼神变得严肃而冰冷,无形中有一种让人敬畏的气势。侧过头看了颜泽一眼,斯南似乎一脸的无所谓。

    “什么时候变得和我一样自恋?谁稀罕你们煲电话粥卿卿我我?”

    “呵呵,你终于承认自己自恋了!”颜泽得意地看了他一眼,慢悠悠地数落,“既然你不稀罕……”

    还没有说出“干嘛绷着脸”,斯南就分外不满地大声嚷嚷起来,“颜泽!我气愤的是,你们居然在我这个单身面前说了将近一个小时肉麻兮兮的话!还有……你这家伙居然不理我!”

    “呃?你有叫我么?”颜泽有些错愕。

    斯南在他木讷的表情中冷哼一声,“无可救药!”

    “那你还不是因为羡慕?干脆也找一个算了,反正以安在法国,看不到啊。”

    “颜泽!你你你你!!”他被顺利气得满脸通红,抬手就要开打。然而在NOBLE耀眼的灯光下他猛的反应过来,公众场合,禁止打架,于是很不甘心地抽回手,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公众场合,回去再和你小子算账!”

    听见斯南甩下狠话,颜泽更加错愕,他小子说什么,回去要跟自己算账?他忘记他的三脚猫的功夫碰到自己的跆拳道黑带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么?行!回去就让你这个鸡蛋砸在我这块坚硬的石头上!

    回过神来他还是略带抱歉地笑了笑,宁静的夜色映衬着NOBLE流光溢彩的浮华,月光被城市的繁荣淹没,照亮少年脸庞的是闪烁的霓虹,但是两个像神一样的少年,在无论何种场合都掩藏不住一身的纯白和干净,那种温和柔软的明亮。

    “我只是开个玩笑,不在意吧?”颜泽侧过头,看见斯南的目光暗淡着,有些无奈,“斯南,你想过和以安说清楚么?”试探性地问,他却依旧摇着头。

    人在乐观的时候总是说明天一定会更好的,但是未来不是那么容易被预料的事情。坦然地接受现实和灾难,坦然地面对一个深爱着你,为你付出一切甚至生命而你却不爱的人,是自欺欺人,还是责任?

    在事实摆在面前后,在结局尚未开启前,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份用责任来完整的幸福,是否值得?

    仔细听取Lier有关NOBLE本月的记录后,斯南沉稳地拍了拍他德尔肩膀,满意的点头说了声辛苦。颜泽随意地靠在办公桌上颇有意味地看了他一眼,唇角勾起一丝笑。

    也不知道是苦涩还是喜悦,这个笑容中的情感是连颜泽自己都无法搞清楚的。

    走出办公室,颜泽拍了一下斯南的肩膀,略感抱歉地说,“辛苦你了。”

    斯南无比诧异地看着他,旋即反应过来,无厘头地数落抱怨,“你小子还好意思说!”

    NOBLE原本就是颜萧两家联合的,在世界范围内都有不小的地位。说得更加直白一点,这么大的产业将来的继承人就是颜泽和斯南,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有很重要的一课就是学习管理NOBLE的分支,学习经验。

    “趁现在多学点,难不成已打算毫无经验就接受你爸爸的公司?”

    看着斯南,他总是会有恍惚感。这个比自己还小两个月的少年在一夕之间成长起来,但是面对着他的时候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爱耍嘴皮子。到底哪一个更像是真正的他并不重要,只要幸福就好。

    “呵呵……你学和我学不是一样么?”颜泽微笑着,认真地说,“我愿意做萧总裁的助手!”

    开玩笑一直开到一楼的大厅,所有的员工都好奇地看着他们,这让斯南一阵郁闷,连忙收起笑容,刹那间板起的冰冷的脸让人不敢逼视。

    如果颜泽的那句“走吧”能说得及时一点,也许接下来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