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执子之手  第一百零九章

章节字数:2559  更新时间:10-11-09 19: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几乎谁都没有发现蔡志强将手伸进了口袋,谁也没有发现他手上突然出现的粘稠状的液体。

    以安刚好从人群中钻进来,失声尖叫,“斯南——斯南你快躲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蔡志强疯狂地大吼,“萧斯南我他妈的毁了你的容,我看你还能怎么嚣张!”

    粘稠的液体飞溅出去,斯南惊呼一声但是已经没有余地躲开,他接受安排,他知道那瓶无色液体不是水,而是浓硫酸。

    但是浓硫酸没有泼到他的脸上,他奇迹般的一点都没有溅到。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痛呼声,斯南睁开眼睛,毒辣的阳光刺伤了他的眼睛。

    是谁,是谁挡在了他的前面,是谁替他挡掉了浓硫酸?

    她……她怎么样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她,尖叫出声,泪水抑制不住地往下掉,但是他无法用泪水替她洗掉那些浓硫酸。

    “以安——以安——以安——”

    她的痛呼声因为脸上的刺痛而剧烈颤抖,她的整个身体都在不可抑制地抽搐。两分钟后斯南已经认不出她,妖艳的血,撕裂的皮肉,灼热,滚烫的褶皱,烟……

    直到她昏迷,粘稠的液体还在进一步侵蚀着她原本白皙的皮肤,他疯狂地跪下来,疯狂的抱着她,疯狂地哭泣,声音嘶哑而尖利。

    “不!不要!以安——求求你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这样——”他说得语无伦次。

    在樱开得格外绚烂的时候她美丽的脸在浓硫酸的作用下顷刻间毁灭,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残忍的痛。

    斯南颤抖着看她,四周的人急忙打120急救,可是他觉得她活不了了,她一定是活不了了,她会死的,她会死的!

    “以安——以安你一定要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要来了!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以安——以安你快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

    “颜泽你快来啊!颜泽你快来看看她!她快要死了!她真的快要死了!”

    救护车到的时候已经围了很多人,颜泽冲进人群看到以安,从来不流泪的他,泪流不止。

    为什么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就会出事,一个小时前他们三个还坐在一起谈论颜泽刚刚写的那首曲子,以安说很好听,她说她很喜欢这样的旋律。

    她说泽,我相信小娴一定也会喜欢的,你一定能够感动她,你们一定能够在一起的;她说斯南,你什么时候也去找一个啊,那个崔玲对你这么专情,而且我也觉得她长得好可爱,不如你接受她算了。

    一个小时前她还在笑着,她的笑容那么温暖那么迷人,现在……只是一个小时怎么就会变成这样的?!

    救护车开走,那里还是一片混乱,全校都在谈论着这几件事情,原因,经过,唯独没有人知道结果,以及他们所付出的那些理所当然的惨痛的代价。

    他们不知道,之后的之后,发生的事情更加让人难以忍受,以安的父母在赶去法国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双双去世,而以安,她怎么样了?那些可恶的浓硫酸不仅夺走了她美丽的脸,少许还溅在了她的眼睛里……

    ===========================================

    她终于知道高一的那个三月,颜泽为什么会那么疯狂地跑出礼堂,那么疯狂地哭泣,她从来没有看过他那么疯狂地哭。

    那天因为在路上耽搁的原因,小娴气喘吁吁地跑进礼堂。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颜泽停下弹奏的手指,站起来看着双颊绯红的她微微勾起唇角,他显得非常喜悦,仿佛所有快乐的情绪都是只为了等她的到来。

    颜泽拿出纸巾替她擦汗的时候她没有可以躲开,她只是很仔细地看着颜泽近在咫尺的微笑的脸,然后渐渐地,脸颊变得更加红润,像是施了淡淡的腮红,有一种比飞旋的樱更加气质特别的美丽。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小心,他笑得那么像个小孩却那么帅气,她承认,自己已经被面前的男孩子无可救药地蛊惑了。

    “在路上耽搁了几分钟,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啊泽。”她拿过他手上的纸巾,微笑着说,“我自己来吧。泽。”

    “泽,今天你又有新的曲子么?”

    其实离真正遇到不过三天,三月七号颜泽邀请她听钢琴曲,她选择听《虚迷幻境》。第二天她就这样叫他,她说,泽,我能这样叫你么?泽,这样叫你是不是很好听?

    颜泽牵过她的手,温柔地拉着她在自己旁边坐下,然后他修长的指尖袅袅地流淌出动听的旋律,那种彼此依赖的喜悦,是对彼此相爱的证明。

    “泽,这首钢琴曲是你晚上写的是么?”她侧过头淡淡的问。

    “恩,你怎么会知道?”美丽动听的旋律还在继续,他笑着看她。

    “有一个男孩,他在寂寞的夜里认真的画着音符,夜安静得有些柔和,他用心地谱完了这首曲子。”

    “他本来很难过,他之前的曲子都显得那么悲伤,但是他想到一个人,那个人在他的心里一定很重要很重要。”

    “后来他的曲子里是喜悦的音符,为了表达他的情绪,他还在曲子里加入了一点点的想念,一点点的忧伤,还有满满的爱。”

    “思念和爱都是厚重的,像波澜,在海上必然会抑制不住地奔腾;忧伤则是宁静的,像湖,很淡很安然。”

    “泽,我说的对么?我猜想那个人一定是个女孩吧,她在你的心里一定很重要,很重要,对不对?”

    小娴睁大眼睛看着他,指手画脚的样子像个十岁的孩子。

    其实他想用这首曲子向她表明心意,他说,你说的完全正确,小娴……这个时候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他有些懊恼地皱了下眉,拿出手机看见屏幕上闪烁着斯南的名字,他对小娴说了句抱歉,转身接电话。

    悲剧之所以成为悲剧,也许就是因为它发生得让人毫无防备。

    当你看见三月的樱在泛着白光的阳光下绚丽地绽放;当你看见花树下清纯的女孩羞涩地接受了男孩第一个印在唇边的吻;当你看见从观景楼上飞下来无数的白色纸飞机,每一只上都写着,亲爱的,我爱你;当你听到,电话里有人在哭喊,崩溃般地哭喊,“颜泽你快来啊!你快来看看她啊!她快要死了!她快要死了!”

    他宛如梦呓般的叫了一声“以安”,眼泪抑制不住地掉落下来。他转身拔腿就跑,他狂奔,他走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小娴但是他已经无法顾及这么多,他感到抱歉,非常抱歉。

    可是他控制不住地颤动着唇角却发不出一个字。无言有时候让人控制不住地忧伤,那是沉默的一种境界。在不知所措地看着小娴脚踝处流血的时候,在跌坐在以安身侧,拼命地叫着以安你快活过来的时候,整片天空都是那种悲伤的深蓝色。

    很抱歉,非常非常抱歉。

    说一万次的抱歉都没有用,在小娴撞伤的时候应该去关心,在以安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应该有所怀疑,可是没有,他一点都没有那样做。

    有些事情,是无法重新来过的。

    ============================================

    明天一样哦~~~~~~写完这本成长的,某奕就暂时不写成长的啦~~~~打算开个可爱的新文,当然,这个好像以后再说比较好~~~~~~~~么么,票票给偶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