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众姑婆一力说媒 小女子误入三国

章节字数:5115  更新时间:07-07-11 09: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纤陌红尘,西风古道,老马旧车。

    我一身白裙,青丝细挽,凭风而立,有泪止不住地从眼角缓缓落下,“布,此去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声音哽咽难闻。

    他站在我面前,望着我,眼中满是痛楚,一身暗红战袍在风里翻飞,烈烈作响。

    “貂蝉……”他一手轻轻抚上我的面颊,“白门楼一役,吕布倘若得以生还,从此天涯海角,必伴貂蝉你清风明月,同游山湖……”

    “布……”我猛地扑入他的怀中,泪眼婆娑。

    风潇潇,马嘶鸣……何等的凄凉……

    ……

    “卡!”导演大喊,“OK!准备下一场,灯光,化装师,装备!”

    我漠然收起眼泪,推开还在入戏的男演员,让早已等在一旁的助理将大衣披在我的肩上。

    接过助理递上的保温杯,我冻得缩成一团,混蛋导演,都已经大年三十了,还让我穿得那么“清凉”,还闲闲地望着月亮扮演那劳什子貂蝉!

    “安若”,那男演员甩了一下头发,潇洒地走近我,“这一场戏你演得真好,不愧是VL当家花旦。”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喝我手中热气蒸腾的玫瑰花茶,若是三年前,我可能还会因为这种英俊奶油小生而脸红心跳,而如今……在演了那么多情情爱爱、生生死死、分分合合的爱情之后……我已经免疫了……

    “安若,等一下你准备一下最后一场戏,吕布在白门楼殒命,你横剑自刎那一场,要哭得凄惨一点……”那被我在心里骂了无数遍的导演笑着走上前,拍了拍我的肩,鼓励性质地道。

    微微弯起被化妆师画得惨白的唇,“放心,一定哭得你肝肠寸断。”

    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完成最后一场哭戏,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如果今生无缘……是否来世还可再见……美人江山,自古两难……”一阵悠扬哀怨的歌曲冷不丁地响起,我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喂。”声音带了些许的倦意,我道。

    手机七彩铃音是最近导演帮忙设置的,说什么要加强我演戏的心境……真是土得掉渣……

    “若若你个死丫头,平时躲着不回家也就算了,今儿个大年三十,你再敢不回来老娘扒了你的皮!”一阵怒吼震得我耳膜都快破了。

    忍不住伸手掏了掏耳朵,我将手机拿得远了些,咬牙切齿地微笑,“亲爱的妈妈,大年三十你就这样咒我啊,真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都快奔三的人了,再不嫁人,你就真不是我生的!快回来!”吼完,“啪”地一声,电话挂了。

    习以为常地将电话收入袋中,我转身走向停在剧组取景地旁的一辆保姆车里。

    “安若,又被你老妈逼婚啊。”导演笑着凑上前来。

    呵呵,我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想也知道,今天这场年夜饭铁定是场鸿门宴,三姑六婆齐聚一堂,景象蔚为可观,再加上本姑娘今年芳龄二十九,尚且云英未嫁,待字闺中,自然便是那众矢之的了。

    “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今天这一劫是免不了啦。”笑着理了理头发,我靠着垫子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闭目休憩。

    “什么劫不劫的,大年三十,也不避讳一下。”导演笑着斥道。

    我微笑,仍是合着眼睛难得休息一下,若是回了家,肯定也是无法好好休息的,光是听那些三姑六婆的唠叨,怕也是够我受的了。

    “安若,醒醒。”导演推了推我。

    “到了啊。”揉了揉眼睛,我含糊不清地说着,便站起身来。

    “唉,怎么累成这样。”导演叹道。

    我揉了揉眼,笑,“拜你所赐。”

    “哼,若不是你名气够响,你以为我这知名导演会来看你的脸色。”导演不以为然地歪了歪嘴,道。

    我笑,拎了皮包,不可置否地跳下车。

    “别忘了明早要赶月下跳舞那一场戏!”导演的声音又在我身后响起。

    没有回头,我扬了扬手,走进屋去。

    “若若,你可回来了。”开门的是管家刘妈,看到我,一脸的如释重负。

    不安的感觉在我心头逐渐扩大。

    “若若!”

    “若若!”

    “安小姐!”

    一阵略带着嘈杂的声音,我微微一愣,吓了一跳,后退一步看清眼前诸人。

    大概五六名着西装打领带,梳着三七分的男子正站起身来,看着我,我饱受惊吓地看向一旁得意洋洋的老妈。

    “妈……这些人……是谁……”嘴角无力地抽搐了几下,我终是开口。

    “呵呵,这是刘医生……这个是赵老师……”老妈忙一脸兴致勃勃地挨着个儿介绍,“这是马律师……都是青年才俊……而且都很崇拜若若你哦……”

    语毕,老妈还唯恐天下不乱地眨了眨眼睛。

    “老姐,你自求多福!”一旁没骨气的一双弟妹早已逃逸。

    “安小姐,我很喜欢你演的《望月》,那个貂蝉真是演得太美了……安小姐在生活里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若若,你应该见过我的,上回相亲宴,对,就是那回你临时有戏后来提前离开的相亲宴……”

    看着眼前的一张张喜笑颜开的嘴脸,我立即觉得头大如斗。

    “可恶,若若你去哪儿!”老妈高八度的声音蓦然响起,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不自觉在迈开步子在往门外跑。

    唉,大年三十的年夜饭竟然演变成一场可笑的相亲宴……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勿需多想,我转身便拉开门便往外跑,如有豺狼虎豹在身后追赶一般。

    “死丫头,今天你有胆子跨出这个家门就别再回来了!”老妈的声音在身后气急败坏地响起。

    老妈的话犹如耳旁风一般在我耳边掠过,我已经连跑带跳地冲出了家门。

    一阵冷风迎面吹来,我瑟缩着裹紧了大衣,将衣领拉高,遮住了脸。

    双手插在衣袋中,我一人有些漫不经心地大街上闲逛,耳旁充斥着的是满是烟花炮竹声,过年的喜庆气氛满大街都可以看到。

    虽然已经是凌晨,但马路上已是灯火通明,偶尔有情侣依偎着从我面前走过,甜蜜得令人心生钦羡。

    “呀,烤红薯!”旁边有个女孩笑着叫道,然后那拥着她的男孩笑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跑到那烤红薯的地堆前。

    我站在原地,看着那男孩搓了搓手,买了红薯放到女孩手上,女孩回以甜甜的笑,握着男孩拿着红薯的手,那样的神情满足得仿佛是已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微微抿唇,我伸手拍了拍快被冻僵的脸颊,那样单纯的感动,那样单纯的爱情,呵呵……

    演过了那么多生生死死,轰轰烈烈的爱情,我却仿佛越来越迷失了自己,故事中,我可以生死相许,相约来生。我冷眼旁观着剧本中的角色,然后演绎他们,我可以掌握他们的命运,只是现实生活里,我却似乎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呢。

    爱情那种东西,想来应该是存在的吧,只是不会在我身上发生而已……

    年少时不是没有幻想过白马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嘿嘿,可惜啊,这个世界早已没有了王子的存在。

    就算是王子,我也不想成为安徒生童话下的那悲惨的小人鱼啊……嗯?还是那可怜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小时候看到那个在冬夜的墙角下一根根划着火柴的小女孩时,我不知道有多么渴望,会有一个王子从天而降,骑着雪白的大马,穿着黑色的斗篷,带着明净的笑容,对着那卖火柴的小女孩伸出温暖的手来……呵呵,只可惜……看到最后,也只能吸吸鼻子,抹抹眼泪而已……王子,终究是没有出现啊……

    呵呵。我摇了摇头,目前我似乎没有时间来感怀这个,我该考虑应该是如何应付老妈层出不穷的相亲诡计……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嫁人了,我想那一定是屈服在老妈的“逼婚”之下,与爱情无关。

    “咦,那不是安若吗?”

    “安若!”

    “真的是她?!”耳边的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大,待我回过神来时,我已如动物园里被游客观赏的珍禽一般,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微微愣了半晌,再没有时间犹豫,我拔脚便跑。

    “真的是安若,快追!”

    “安若,给我签名吧!”

    “安若!”

    冷风扬起了我的大衣,我跑得气喘如牛,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赶通告赶到凌晨,本期望好好吃顿年夜饭,然后再美美睡上一觉,却遭到如此下场……

    身后追着我跑的队伍已经是逐渐壮大,唉……我一边认命地跑着,一边掏出手机,“喂,导演,快来救我!”

    “在哪儿?”我四下张望了一下,“在桃源路,相约前世酒吧旁边……快点来救我……快,否则明天的通报我怕是没命接了……”

    话还未讲完,手机“啪”地一声坠地,附带着身后的尖叫抽气声,我脑中一片空白……感觉自己直直地坠了下去……

    该死!哪个天杀的连阴井盖都不盖好!

    啊……吾命休矣!

    想不到我安若二十九岁短暂的生命竟是终结在这小小的阴井里……

    老妈……这回我真的不用参加你帮我准备的相亲宴了……也真的进不了家门了……唉,早说了大年初一的,不要咒我嘛……怎么办,如今一语成畿……

    我几乎可以想象明天的报纸头条该有多么的轰动了……影视歌三栖红星安若除夕之夜坠阴井身亡……

    唉……

    意识逐渐模糊,我终是昏昏沉沉没了知觉。

    冷……我是被冻醒的。

    瑟缩了一下,我睁开双眼,呵呵,世界果然是光明的,人类果然是美好的,仍不住感叹,活着真好。

    拍了拍屁股站起身,一个趔趄,我又重新趴回了地上,和大地母亲做了完美零距离接触。

    疼……眨了眨眼,我终于发现了不对劲……我的大衣,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之大?

    而我,竟然……站不起来?

    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落在我的脸上,一片……二片……

    我有些茫然地抬头,是雪。

    天,真在下雪。

    果然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唉,这大雪天的,哪个没良心的爹娘竟然将这么个孩子丢在地上……”

    “真是作孽啊……”

    “这么可爱的孩子也狠得下心,活该遭雷劈!”

    呃,虽然老妈一再逼我相亲,不过也没有如此罪大恶极吧……

    我张了张口,正想反驳,冲口而出的“哇哇”声吓到我了。

    “啊,这个孩子,莫不饿了?”

    看着围观的众人皆作古装打扮,再蠢我也知道事情大条了,这才发现围观着我的人们都是那么样高大……

    而我,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我竟成了婴儿?!

    大衣还是我的大衣……皮靴还是我的皮靴……只是我,缩水了。

    谁在跟我开这么恶劣的玩笑!

    “要不你抱回家养?”有人笑道。

    “开玩笑,这年头,养活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哪来的闲粮再多养一个人……”

    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剧组在演戏……

    “好奇怪的衣服啊。”有人伸手来摸摸我的大衣,有人来拿我的靴子……

    我趴在上,看着他们七手八脚的拿起我的衣服,他们该不是在发了一大通弃婴感言后准备趁火打劫,拿走我仅剩的衣物吧……

    我瞪着双眼,却无可耐何。

    “你们干什么?”有个声音突然响起。

    我努力仰头,看向声音的来源,这莫不就是英雄救美的传说再现?呃……虽然我如今这副缩水的身材算不得美人一个了……

    “董卓!”

    “呀,居然是他,快走快走。”

    “真是的,居然碰到这个天煞孤星,走吧走吧……倒霉……”人群开始窃窃私语,声音中带着略略的恐惧和不屑,不一会儿,便一哄而散,走得一个不剩。

    董卓?我脑子立刻成了浆糊一团,我该不是那么幸运……居然遇上了百年难遇的,那个传说中的穿越时空?……而且一来就碰上个大BOSS……

    那个有些高大的身影缓缓蹲了下来,有些好奇地盯着我看了半晌。

    我也瞪大了双眼,看清了眼前这个被称为董卓的男子,心里直在暗暗祈祷,此董卓非彼董卓……

    一头有些凌乱的蓬松长发上沾了些许的白雪,让他看起来有些张狂,微微带着褐色的眼睛亮得有些刺目,麦色的皮肤,一身有些破旧的短褂。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嗯,是个好苗子,我煞有其事地在心里点头,若是被导演发现了这块宝,一定会磨破嘴皮子也要把他送上T型台……红得发紫指日可待啊。

    犹得这回《望月》剧组里饰演董卓的是个四十出头的实力派演员,虎背熊腰,满面横肉,记忆里历史上董卓也该是如此模样,于是乎心下不由得暗暗舒了口气,确定,此卓非彼卓。

    这便是我以貌取人的结果。

    他蹲在我面前,研究了我半晌,终是伸出手来,捏了捏我的脸颊,明亮的眼眸中犹带着好奇。

    痛痛痛……我龇牙咧嘴地叫了起来,冲出而出的还是“哇哇”的哭声……

    刚刚对他外形发出的赞叹完全化成了怨愤,居然捏我的脸!

    他似乎也吓了一跳,有些恼怒地瞪了我一眼,抬手便拿了我的大衣,转身便要扬长而去。

    趁火打劫……强盗!枉我刚刚还把他和英雄救美的那英雄划上等号!真是瞎了眼!

    这么冷的大雪天,还抢走我唯一的大衣……他想冻死我吗?!

    可怜我有口不能言,有腿不能行……我这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啊……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这景象好不凄凉。

    “如果今生无缘……是否来世还可再见……美人江山,自古两难……”土得掉渣的七彩铃音突然响起,我愣愣地张大了嘴,我的手机在响?!

    那董卓却仿佛比我更讶异,手中的大衣掉在地上了犹不自知。

    手机,手机!我要接电话,我一定要知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我的身子要缩水,为什么我会掉到这个莫明其妙的鬼地方……我手脚并用,奋力地爬啊爬啊……目标是大衣口袋里的手机!

    咬牙,努力!

    我眼睛微微一亮,我的手够到那大衣的衣角了……但是,那七彩铃音,停了。

    歹命……我真是欲哭无泪。

    突然,我身子腾空了起来,抬头,才发现我已经爬到了那个男子的脚边,而且……我已经被他拎了起来,缩水后套在身上的高领毛衣大得可怕,我就这样被他拎着在他面前晃啊晃的,和他平视。

    我狠狠地瞪着他亮得刺目的褐色眼睛,习惯性地抿唇。

    “我讨厌小孩!”冷不丁地,他开口,眼睛里有着嫌恶的味道,接着作势便要把我丢出去。

    我吓得赶紧手脚并用,无尾熊一般攀在他身上。

    然后仰头,眯着眼睛,弯起唇角,谄媚地甜笑。

    我狠狠地唾弃自己,没骨气的东西,但是……唉,总不能让自己冻死在这儿吧……我要回去,我可不能在这儿死得不明不白!

    他愣了一下,要甩开我的手微微凝窒,怔怔地看着我。

    见他如此,我忍不住在心里狠狠臭美了一把,呵呵,虽然身子缩了水,我安若的超凡魅力可是不打折扣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