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安姑娘初露笑靥 董爹爹食言夺女

章节字数:4955  更新时间:07-07-11 0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小的手儿虽然紧紧的捉着他的衣袖,却根本使不上力,若是他铁了心要甩开我,我一定直直地飞出去,凶多吉少。

    谄媚的甜笑着,我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为了小命着想,打死也不放手。

    董卓怔怔地瞪了我好半晌,居然一手将我抱起,另一手捡起地上的衣物打包收起,扛在肩上。

    嗯?决定带我回家?决定收养我了?嘿嘿,看来我的魅力果然不减当年啊。

    只是,我很快便笑不出来了,初来乍到,还变成了无“齿”小儿……好不容易卖笑(嘿嘿,此处解释为出卖笑容)傍到一个主儿,却……眼睛滴溜溜转着四下环顾……好一间,草屋!

    肚子早已唱起空城计……我欲哭无泪。

    平时剧组里难以下咽的盒饭也成了我空前想念的对象。

    董卓蹲在我面前,看着趴在草堆上我的啼哭不止,漂亮的眉毛微微皱起,“别哭了,吵死了!再哭我就把你丢出去……”

    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还是一处破屋……我很快听话地止住了啼哭,一手捉住了他的衣袖,张了张口,却是一个字都讲不出来……可恶!退化到连语言功能都没有了吗?难不成真要本姑娘我重新再长一遍!虽然返老还童一向是世人的梦想,但我这也返得太离奇了一点……

    我再一次确定,此董卓只是一个无业游民,兼纵横乡里的小恶霸而已……并非历史上那个妄图谋朝篡位的大奸臣。

    草屋里一阵香味扑鼻而来,我只差没有流口水了,慢慢爬到他身旁,看董卓正生火烤着不知从哪里偷来的鸡。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便回过头聚精会神地烤他的鸡。

    我直直地瞪着那烤得油滋滋,香喷喷的鸡,哈拉子都快流出来了。他再度回头看了我一眼,大概是看到了我眼里的饥饿和渴望吧,他终于良心发现,撕了一块鸡腿放在我手上。

    捧着那鸡腿,我眼里精光四射,低头便要啃。

    “造孽哦”,一声低叹,不知何时,门口多了一个乞丐婆,她亮晶晶的眼神正紧紧盯着我手中得来不易的鸡腿。

    脑中警铃大作,我下意识地便要将鸡腿塞进口中,无奈嘴太小,鸡腿太大……竟然塞不进去……

    下一秒,那肥得流油的鸡腿已经跑到了那乞丐婆有些脏污的手里。

    我可怜巴巴地爬回董卓身边,捉着他的衣襟来回摇晃,希望他为那只鸡腿做主。

    “把鸡腿还给她。”董卓开口,果然不负我所望。

    我满意地抬头,却惊恐万分地发现,那根肥肥的鸡腿早已被啃得只剩骨头一根了……

    哀号一声,我的鸡腿……

    董卓一手捞起我站起身来,皱眉看着那抢食的乞丐婆。

    “唉,这么年轻就当爹了……难怪小孩要受罪……”那乞丐婆摸了一把油汪汪的嘴,摇头叹气道。

    董卓一脸不耐烦地看着那乞丐婆,似乎就要发作。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吃得动鸡腿呢,她要吃的是母乳,母乳!”乞丐婆一脸认真地道,“孩子他娘呢?”

    董卓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低头望了我一眼,“一定要吃……”犹豫了半晌,他终于开口,“母乳……吗?”

    “嗯嗯,这么小的孩子,没有母乳吃会饿死的!”那乞丐婆重重地点头保证,说着,眼睛还滴溜溜盯着地上那半只鸡。

    一个不察,那仅剩的半只鸡又跑到她手里去了,董卓竟然也不问,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被他捞在怀里的我。

    “哪有里母乳……”再度犹豫,董卓有些狐疑地抬头,问。

    “孩子他娘呢……”一边大喇喇地啃着烤鸡,那乞丐婆无视我愤怒加饥渴的眼神,道。

    见董卓并不答言,她又煞有其事地点头,“不在了吧……那就去找个女人来喂她吧。”说完,竟扔下一堆鸡骨头,便光明正大地扬长而去。

    我的烤鸡……

    “真麻烦。”董卓嘀咕着,“还是把你扔了吧。”皱了皱眉,他似是考虑一般地道。

    我一听,忙一脸可怜兮兮地拉住他的衣角,露出一脸狗腿的笑来……虽然他穷得叮铛作响,但总比把我丢在马路边自生自灭要好得多……

    见我笑着看他,他又是定定看了我好半晌,直到我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他才回过神来,一把便捞着我出门。

    我可怜兮兮地皱眉,他该不是真要把我给扔了吧。唉,想我安若,居然混到如厮地步……

    董卓抱着我走到大街上,来来回回转了一圈。

    这时,一个胸围十分可观的胖妇人摇晃着走近,董卓忙上前一把拦住了她。

    “董卓?!你干什么?”那胖妇人一脸受惊地抬头,叫道,“昨儿个我家的鸡是你偷的吧”。

    呵,看来董卓的恶名还是挺响的。

    董卓也不答言,只是双眼直直盯着人家胸部看。

    “你你……你这混小子……你看什么?!”那胖妇人尖叫着一个巴掌便扇了过来。

    呀,吨位不轻。唉,这样直勾勾色眯眯地看着人家胸部,这不讨打么?

    董卓被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一松,眼看我便要从他手中掉下去……我吓得心脏差点停摆,我该不会是摔死的吧……

    一只手快速伸过来,又把我紧紧护在了怀中。

    愣愣地转头看向跌坐在地上,灰头土脸的董卓,本来就破旧的短褂又被扯坏了一块,微褐色的眼眸正有些紧张地盯着我看,而我,却还是安然地趴在他怀里。

    见我没事,他才吁了口气,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

    那胖妇人这才注意到被他抱在怀里的我,立刻变了脸,忙笑眯眯地一手接过,“呀,好可爱的孩子……”

    董卓张了张口,终是没有说什么,任由她抱过我,“你要吗?”他居然道。

    闻言,我恨得磨牙,这个家伙,还是决定要把我丢掉吗?

    “要要要。”那胖妇人眉开眼笑地抱着我,“正好给我儿子当童养媳……冲冲喜。”

    “你那药罐儿子?”董卓的声音高了八度。

    “怎么?”那胖妇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给我当媳妇总比跟着你这只会小偷小摸的混混要好吧,真不知你糟践了哪家姑娘生出来的……再说,你能养得活她吗?”说完,哼了一声,便抱着我,摇晃着肥臀扬长而去。

    我被压在她那可观的胸前差点透不过气来,却仍是努力透过她肥厚的肩奋力地看向站在原地的董卓,我不要当童养媳!我拼命地眨眼,因为我的手机还在他那儿,没了那个,我可怎么想法回去啊!

    那个混蛋居然还是站在原地看着我离去!

    可恶的东西!气死我了。我居然还从他微褐的眼里看到了一丝落寞……

    落寞个鬼!有胆子丢了我,就别摆出那副鬼样子……

    “奉先,看娘给你带什么回来了……”那胖妇人一抱着我进家门,便笑着道。

    我微微抿唇,听她那口气,我倒成了玩具了……

    不一会儿,房里便冲出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瘦得一身皮包骨。

    他便是那胖夫人的药罐儿子,我未来的……丈夫……

    坐在床沿上,我一脸嫌恶地盯着坐在我面前涎着一嘴口水的家伙。

    嘴角抽搐着看他走近我,“媳妇……”他笑着来捏我的脸。

    我想也没想,伸手便去推开他。

    在那胖夫人家待了三四天了,这臭小鬼每天都来烦我,整天“媳妇媳妇”地叫!

    “媳妇……”他笑着捧着手里的拨浪鼓给我看。

    哼,我不屑地转头,谁要跟那小屁孩玩……

    “丫头,怎么可以不理相公!”胖妇人走过来,不悦地捏了捏我的脸。

    疼……我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那臭小鬼一见我哭,忙一把推开他老娘的手,“媳妇……不哭……”

    “这孩子,媳妇还没娶呢,就忘了娘了……”那胖妇人笑了起来,随即又自言自语道,“这凉州最近兵事不断,你爹又没了,我看还是带你们回五原老家比较安全。”

    这胖妇人说风就是雨,居然立刻收拾了起来。

    一手抱着我,一手牵着儿子奉先,那胖妇人包袱款款便要登上一早就叫好的马车,回五原老家去也。
    这时,马车门却突然一阵风似的开了,我有些讶异地回头,看到董卓正站在马车外面。

    胖妇人有些气极败坏地抬头,“你想干什么?”

    “还给我。”董卓一脚跨进马车,伸手便抱起坐在一边陪那小屁孩玩拨浪鼓的我。

    我惊讶地看着他,居然来抢我?他吃错药了?

    “你你你!”那胖妇人气得说不出话来,“你养得活她吗?”

    “我的孩子,不劳你费心。”董卓回了他一句,抱着我转身便走。

    ……我什么时候变成他的孩子了……

    “哼!”身后,那胖夫人重重哼一声,“车夫,起程去五原。”

    “媳妇……媳妇……”那小屁孩从窗子里探出头来,哭喊着。

    我趴在董卓肩上,看着马车越来越远,那小屁孩的哭着叫“媳妇”的声音也越来越远,有些贼贼地笑了,我手里正拿着那小屁孩当成宝一样的东西……那只拨浪鼓……

    摇晃着手中的拨浪鼓,我得意地想象那小屁孩发现它不见了时会哭得怎样惊天动地,想要本姑娘给你做媳妇,嘿嘿,你心脏还不够强。

    “给你取个名字吧。”董卓低头看着我,居然弯了弯唇。

    我怔怔地盯着他乱糟糟的头发,有些脏脏的脸庞,竟然三魂七魄都不知被迷到哪里去儿,这个男人笑起来……好看!比起那些个奶油小生,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嘿嘿,男人嘛,如此落魄的浪人模样,倒更有男子气概了。

    见我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董卓笑了起来,伸手来轻轻捏了捏我的脸颊,我忙仰头,露出一脸的谄媚的笑来,虽然眼前这个靠山不怎么靠得住的模样,但以我目前这副模样,也只能赖着他了。……况且,最最重要的是,我的手机,我的大衣,我的靴子……都在他手里……我笑得有些咬牙切齿,如果我还想寻找回去的线索,我也只能跟着他……直到,我自己有行动能力,而不是只能这样被人抱着……

    “笑笑。”他轻捏着我的脸,道。

    他要我笑?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忙甜甜地笑了起来。

    “笑笑。”他咧嘴,点着我的鼻子,又道。

    嘴角略略地抽搐了一下,我忙笑得更开怀,更狗腿一些,笑得见牙不见眼,呃,虽然目前我是无“齿”状态。

    “笑笑。”他乱蓬蓬的头发和有些脏乱的脸颊看起来竟然有些温柔。

    见鬼!还笑!我的嘴角都快抽筋了,要我笑成什么德性你才满意啊!

    “笑得这么开心,你果然很喜欢这个名字啊。”正在我准备翻脸的当口,董卓轻刮着我的鼻子,突然道。

    名字?什么名字?一头雾水,我有些狐疑地看着他的脸,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好了,笑笑,我们回家吧。”咧了咧嘴,董卓抱着我往回走。

    笑笑……我闭了闭眼,我……竟然就这样被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家伙取了这样一个乱七八糟的名字……

    回到那间破草房的时候,我微微愣了一下。

    屋子虽然还是很破,但似乎仔细收拾了一番,干净许多。

    “呵呵,看吧,这里以后就是笑笑的家了。”董卓低头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笑道。

    有胡渣刺痛了我的脸颊,我微微皱了皱眉,这才看清他有些脏乱的脸颊上已经有密密的胡渣长了出来,有些邋遢。

    “饿了吧,我去做饭。”将我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似乎是刚刚搭好的木榻之上,他转身便去生火。

    我有些好奇地看着他,明明已经把我丢给奉先那小屁孩的娘了,怎么还会把我要回来?

    董卓抬头见我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笑了一下,低头生火,他手里拿着一个小石碗,碗里有一根小石棒,我有些好奇那是做什么用的。

    不一会儿,便有袅袅的香味传来,我已经听到自己的肚子已经开始在不争气地叫唤了。

    架在门口那一口小铁锅里煮着的,是鸡汤,不知那董卓又偷了谁家的鸡。

    只见董卓自怀里掏出一小袋什么东西,倒在那放在一旁的小石碗中,然后便坐在一旁用小石棒一下一下地将碗内的东西捣碎。

    我好奇地伸长脖子,爬到木榻的边沿,想看个究竟,董卓一抬头,见我危危险险地吊在木榻的边缘,忙端着碗走了过来,单手拦住我,“别急,再过会儿就能吃了。”

    我这才看清,他手中那小石碗内盛着的,是粳米。

    歪头看董卓一下一下专注地将那蒸熟的粳米捣碎,我有些明白这几日他都干什么去了,将我送给那小屁孩当童养媳只是权宜之计吧,收拾屋子,准备食物,然后再接我回来,他一开始便打得这如意算盘吧。

    呵呵,果然我安若的魅力不减当年哪,暂且原谅他之前弃我不顾之罪吧。

    只可怜那奉先那小子受我荼毒了一段时间,呵呵。

    “笑笑,吃饭了。”董卓端了汤碗放在榻边,笑道。

    此时我也顾不得维护自己的姓名权了,只觉得那声音动听无比,只顾着吞口水了。

    见我如此馋样,董卓笑了起来,将用小勺舀了鸡汤递到我嘴边。我眯起眼,幸福无比地喝得“滋滋”有声。

    饿肚子的日子对于我这一向嘴馋的美食主义者来说,真是一项酷刑。

    抬袖拭去我嘴边的汤汁,董卓有些笨拙地将那用粳米粉拌好的糊糊送进我口中。

    趴在董卓膝上,我口中喝着鸡汤,却眼巴巴地看着他撕了一块鸡肉塞入自己口中。

    “你也想吃?”董卓低头点了一下我的鼻头,笑道。

    我忙不迭地点头。

    董卓微微一愣,仿佛讶异我竟然能听懂他说话一般,又侧头自言自语,“不是听说婴孩不能吃这些东西么……”

    我有些泄气地看着他,一般婴儿当然不能吃,可要我安若整天喝那寡淡无味的鸡汤,吃那粳米糊糊……唉。

    正想着,一只鸡腿已经晃到了我的面前,我忙瞪圆眼睛,伸手便揪住了那鸡腿。抬头,看到的便是董卓带笑的褐色眸子,“呵呵,不听那些废物的话,我的笑笑果然不是一般的孩子,吃吧。”

    呀,能吃鸡腿便不是一般的孩子么?这也太简单了不是?呵呵,不管了,我低头便咬住那鸡腿,奈何无“齿”……只得允着,却咬不下一块肉来。

    唉,面对一只肥肥的鸡腿,甚至是放在自己口中,却无法咬下来,天下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此……

    为自己的牙齿哀悼……

    董卓却已是抱起我扬声大笑起来。

    自此,我便在董卓家里住了下来,说是家,其实也只是一间破草房。

    家人,也只有董卓和我而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