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庆生辰董卓赠新衣 见神女郭嘉初登场

章节字数:5053  更新时间:07-07-11 0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趴在董卓温热似暖炉一般的怀里,我竟是不知不觉渐渐睡去。

    待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草屋的木榻之上,爬起身四下环顾一番,董卓不在。

    愣愣在榻上坐了许久,想起之前见到董卓那近乎卑微的模样,我微微有些难受,其实对董卓来说,我不过就是一个随手捡来的孤女,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在这个连养活自己都成问题的年代,他……

    门突然打开,董卓推门进来,手里拎了几样东西。

    一阵冷风随着他一起猛地灌进屋来,夹带着几片纷扬的雪花,我抬头,这才发现门外天已经全黑了。

    “醒了。”董卓见我坐在床头发呆,笑着走上前来,顾不得拍去头上肩上的白雪,便自怀中掏出一个纸包,放在我面前。

    “送给笑笑的。”他看着我,笑道。

    我有些讶异地伸手抱起那纸包,抬头看着董卓。

    “拆开看看。”见我一脸讶异,他有些急不可待地催我。

    礼物么?见董卓一脸神秘的模样,我忙扮出一脸兴奋的神情,低头急急拆开那纸包,纸包很厚,光看那包裹便觉不会便宜,拆开看时,却是一件月牙白的长袄,十分精致漂亮的样子,我有些讶异地抬头,他哪来钱替我买这长袄?

    “穿上试试。”他笑着伸手替我脱下那件破到不能见人小袄,扔到一边,便将那件新长袄穿在我身上,然后点头,满意地笑,“笑笑果然是神女”。

    我不解地看他,他又笑着伸手,点了点我鼻子,“漂亮得根神女一样呢。”

    “嗯嗯。”我立刻得意地点头,笑得一脸嚣张,当然,我安若是谁,能不漂亮么。

    董卓宠溺地看着我臭美,然后便转身去生火煮饭,我好奇地蹲在一旁,看他带回来的鸡,牛肉还有粳米,做的是三年不变的烤鸡,还有粳米饭,另加了一道肉汤。

    相较于那块大饼,显然眼前香味扑鼻的饭菜更为令人心动。

    “马上就可以吃了。”见我一脸馋样,董卓笑着拍了拍我的头,道。

    不一会儿,我便坐在桌前,看着满桌的美味直流口水,经过三年的练习,董卓的手艺堪称大师级啊。

    在这个年代,能够吃到这些,简直是幸福生活嘛。

    不意外地,他伸手撕了油汪汪的鸡腿给我,鸡腿一向是我的专利,三年来如是。

    接过鸡腿,我啃得心安理得,丝毫不见半分愧疚,果然脸皮之厚,无人能及,嘿嘿。

    董卓看着我,忽然开口笑道,“以后,只要下雪,便是笑笑的生辰。”

    隔着火光,我有些怔怔地看着眼前那顶着一头乱蓬蓬长发的男子,连手中握着的鸡腿都忘了塞入口中。

    “别愣着,快吃”,宽厚的大手揉了揉我的头,他笑道,“别家小孩有的,我的笑笑也都会有,而且会比他们得到的都多,都好”。

    “嗯。”鼻子微微有些酸,我使劲点头,笑弯了眉,笑弯了眼,笑弯了唇。

    “笑笑今年三岁了吧”,路过那个乡绅家时,见我定定地看着那妇人,他如此说。却原来,他以为我是在羡慕那叫富贵的小孩可以庆贺生辰。

    而我,没有。

    只要下雪,便是我的生辰么?因为我是在雪天被他捡回来的缘故吧。

    我会比别的孩子得到的都多,都好。

    因为,我是他的笑笑。

    董卓的笑笑。

    啃着香甜的鸡腿,我不亦乐乎,第一次,对于穿越时空,我没有那么愤愤不平了。

    被人宠着的感觉,真的不坏。

    第二日一早,董卓便又出门了,昨日因我的突然出现,他打了那胖太守,太守府自然是回不去了,只是虽然不知他去何处,但我知道,他必是去别处找活干了。

    端着董卓放在木架上暖着的肉汤,我地坐在门口,有一口没一口地慢慢喝着。

    历史上的董卓那样的暴戾,可是……我真的无法将那个对我一脸宠溺的男子与历史那个穷凶极恶的董太师联系起来……

    有没有试过,有一个,没有任何理由,不求任何回报地对你好?至少,在那个时代,除了父母,我没有遇见过。

    呵呵,如果有,我一定早就嫁出去了。

    “三国似梦天下乱,自在飞花逐水流,一缕香魂随风逝,凉州铁骑入京都……”蓦地,一个有些清亮的声音响起,我有些讶异地抬头,看到一个青衣童子牵了一只驴子,便“笃笃”地走向我。

    他牵着驴子在我面前站定,然后便死死盯着我手中的肉汤,一脸的垂涎三尺。

    “你刚刚吟的是什么诗?”觉得他刚刚口中所念之诗似乎是意有所指,我下意识地问道。

    他仍是不答,只是死死盯着我手中端着的半碗肉汤。

    看着他垂涎三尺的模样,我有些恶劣地扬了扬眉,一仰头便“咕噜噜”将碗中仅剩的半碗肉汤吞下肚去。

    那小孩傻傻地盯着我手中的空碗,竟像是要哭出来一般。

    放下手中的空碗,我拿起一旁的半个鸡腿,在他面前晃了晃,诱惑道,“你是谁?”

    那青衣童子的眼珠子咕噜噜地随着我手中的鸡腿晃来晃去,终是吞了吞口水,开了口,“郭嘉”。

    郭嘉?!我瞪圆了双手,看着眼前这个饿得两眼发绿,一脸寡淡的青衣童子,他莫不便是三国里曹操的那个大智囊?!

    我拍拍屁股站起身,抬手将那半只鸡腿递到他面前,这才发现,我竟是比较他矮了一截,唉。

    郭嘉接了那半个鸡腿,也不嫌弃那上面沾了我的口水,便狼吞虎咽起来。

    “奉孝?”我歪着头,试探地轻声唤道,郭嘉或许有重名,但姓郭名嘉,字奉孝的人,便绝无仅有,便是那大智囊了!

    郭嘉一愣,随即拼命咳嗽起来,呛得面红耳赤,“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他!我笑眯眯地站在他面前,大言不惭地歪头道,“算的。”

    “你是凉州陇西郡临洮县的小神女?”郭嘉看着我,也顾不是啃鸡腿了,只是大惊道。

    我得意地扬了扬眉,好好臭美了一番。呀,想不到我到哪儿都是一发光体啊,在这草屋三年不曾出门,居然已经声名在外了,嘿嘿。

    “你刚刚念的是什么诗?”想起刚刚他来时口中所吟之诗,我下意识地又问道。

    三国似梦天下乱,自在飞花逐水流,一缕香魂随风逝,凉州铁骑入京都。我低头,喃喃重复,“凉州铁骑入京都……”凉州铁骑入京都,莫不就是意指历史上董卓带兵入驻洛阳,杀少帝,立新君之事?可是这都是当下尚未发生的事,怎么会有人知道?

    “三年前一个雪夜,天降异象,我师傅星夜卜了一卦,得此诗。”郭嘉摇头晃脑地道。

    三年前,雪夜……天降异象?我忍不住嘴角抽搐数下,那个“天降异象”该不是正好说的便是我这“神女”吧。

    说话间,忽然感觉一个阴影迎面盖下,我仰头,看清站在我面前背着光的高大身影,随即眯起眼睛,笑,“仲颖。”甜甜一声,软软的童音。

    董卓大步上前,一把将我捞起,抱在怀中,随即低头看向牵着小毛驴站在雪地上的郭嘉,面色不善。

    郭嘉却是不管,仍是仰着头,痴痴地望着被董卓抱在怀中的我,口中喃喃地道,“神女,真的是神女,三年前,师傅占完此卦后与世长辞,临终前嘱咐我一定要找到神女,告诉她一句话。”

    “什么话?”好奇心大于一切,我有些好奇他那似乎能够未卜先知的师傅给予我什么终告,不自觉地,我便开口问道。

    “师傅说……”郭嘉开口。

    董卓却是不待他说完,转身便抱着我走进屋子,“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仲颖?”见他阴沉着脸,我拉了拉他的衣袖,“怎么了?”

    “没什么,这世道坏人多,不要随便同别人讲话。”董卓将我放在木榻上,道。

    我失笑,坏人?最大的坏人董太师您老人家这不正在我面前站着呢吗?我还怕谁?

    只是早在演艺圈被磨成人精的我又岂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怕什么?

    “仲颖,抱抱。”甜甜地仰起笑脸,我把肉麻当有趣。

    董卓转身依言将我抱起放在膝上,微微缓和了脸色。

    “不好了,不好了……羌胡人又来抢掠了……”

    突然之间,隔着那道薄薄的门板,门外,喧哗声,吵闹声,惊叫声,乱成一团。

    董卓微微皱眉,抚了抚我的头,“笑笑千万不要出门”,说着,便将我放回木榻之上,从墙上拿了弓箭出得门去。

    犹记得《望月》的剧本里有记载,东汉末年的凉州地处西北边陲,正好与游牧民族交界,时常遭到游牧民族的骚扰。

    看董卓如此匆匆的模样,定是那些游牧民族又越过边境往凉州来劫掠财物了。

    门外杂乱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正在我轻轻吁了一口气之时,门却突然被踢开了。

    我有些讶异地抬头,却是忍不住微微愣了一下,那一日所见的肥太守正带了一群侍卫冲进房来,明明说是羌胡人来袭,他们不去抵御那些使凉州百姓缺衣少粮的罪魁祸首,却来这里,所为何事?

    “大人,她就是董卓那煞星养着的神女。”一个大板牙的侍卫一脸谄媚地上前,附在肥太守的耳边嘀咕道。

    肥太守有些扯高气扬地俯视了我半晌,“她就是神女?”

    那仿佛在估量着货物的眼神让我有种想揍他一拳的冲动。

    “是,是。”众侍卫忙不迭地点头,“难得引开董卓那煞星,此时不带走神女,更待何时?”

    肥太守眯着浮肿的双眼点头,一声令下,那些侍卫便直直地冲过来想要抱起我,我忙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脑中警铃大作,他们是故意引开董卓的?只为了带走我这“神女”吗?如此说来什么羌胡人根本是子虚乌有?一切只是调虎离山之计?

    被捉在怀中,我张嘴便狠狠咬一口咬下,那抢先抱起我正准备讨赏的侍卫吃痛地大叫一声,便要将我甩落在地。

    “住手!”肥太守忙拔高了公鸭噪子大声道。

    那侍卫一愣,便不敢再动了,我便狠狠扑上前咬了个够本。

    “摔坏了我的神女可怎么办哪”,肥太守捻了捻小胡子,得意地笑道,我还要靠着她给我升官发财呢。”

    升官发财?我微微愣了一下,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种特异功能?

    “只要把神女献给十常侍,嘿嘿……”肥太守得意非常地大笑起来,仿佛看到自己已经升官发财了一般。

    十常侍?灵帝身边那十个罪大恶及的宦官小人?我下口咬得更狠了,我才不要跟着那群不得善终的太监呢!

    那抱着我的侍卫痛得龇牙咧嘴,却碍于那胖太守的吩咐,又丝毫不敢动弹。

    “带走。”那胖太守挥了挥手,便转身率先离开这间让他直皱着眉的破草屋。

    “我要他抱。”我指着那胖太守,颇有意气指使地张口。

    那胖太守微微一愣,随即瞪了瞪我,便我甩袖离开。

    “太守大人,为何要将小女子送于十常侍大人呢?”我弯了弯唇,笑得千娇百媚,只是这样的笑容出现在一个才足三岁的孩子脸上,便尤显突兀奇异。

    “自然为了升……”那“官”字还未出口,那胖太守才咳了一声,转口道,“凉州出现神女,作为当地的父母官,本官自然有这个职责要将神女献于朝廷,以思报效。”胖大守摇头晃脑,说得颇为陶醉。

    “嗯,献给朝廷自然是献给皇帝,为何要献予号称十字侍的区区几个宦官太监?”再笑,我道。

    “你!”那胖太守油光满面的脸立刻涨成紫红色,“别根她废话,快回府。”说完,便甩袖要走。

    “站住,放下她!”突然,一个声音高高响起。

    我感激涕零地转头,救兵终于来了,英雄救美的千古传奇啊,终于再次发生了……只是定睛一看,我的心立刻凉了半截,眼前那个欲救美人的英雄不是那牵着小毛驴的青衣童子郭嘉郭奉孝又是谁?

    “哪里来的黄口小儿!”一旁有侍卫怒斥。

    “在下豫州郭嘉。”郭嘉开口,声音颇为清亮。

    “哼。”胖太守颇为不屑地轻轻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单音节字,一旁如虎狼般虎视眈眈地侍卫便作势要扑上前把郭嘉一顿好揍,而其中又以那被我咬得龇牙咧嘴的倒霉蛋最为怨气冲天。

    “慢着。”郭嘉淡淡开口,神情竟是莫名的淡定从容,一个不过十岁模样的小童能有如此胆识,真不愧为日后曹操最为倚重的谋士,“我奉劝大人放下神女,如若不然……”

    “不然如何?”那太守不屑地仰起头,恨不得以鼻孔示人。

    “不然大人非但无法升官发财,还会死于非命。”郭嘉微笑道。

    那胖太守微微一愣,随即仰天大笑三声,颇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黄口小儿之言,如何能信,本官便非要带走这神女,莫不是上天还会把本官天打雷劈了不成?”

    “上天不会劈你,大人会活活被人打死。”郭嘉扬唇,说得一脸自信,仿佛在预言一般。

    我趴在那侍卫怀里,愣愣地松开了咬着那侍卫手臂的牙齿,没有去注意那侍卫如释重负,感激涕零的眼光,只是看着那挺着瘦弱的背脊,双目清亮的郭嘉。

    忽然记起一段野史,话说历史上那一场赫赫有名的官渡之战,当时曹操正与袁绍大军相持,突然有消息传来曹营,江东孙策准备尽起大军,偷袭曹操位于许都的根据地,当时孙策骁勇之名亦是如雷贯耳,其此前便以所向披靡之势,在江东举奠定了相当雄厚的基业,而在当时曹操与袁绍相持之中已经明显处于劣势,根本无法再抽出兵力保卫许都,而一旦许都失守,曹操阵营将立刻土崩瓦解。

    就在这时,郭嘉便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建议,他说主公根本无需抽出兵力去守卫许都,因为以他对孙策的了解,他能断言孙策必定会在半路上死于刺客之手。没有任何根据,只是因为了解,在当时看来,这是多么荒诞的事情,可是后来,孙策却的的确确在行军途中被刺,死于许贡家的刺客之手。

    与其说是预言,我宁可相信,那是郭嘉对人性人心的洞察,只是那样可怕的洞察力……绝无仅有。

    那胖太守被他说得一愣一愣地。

    “大人如若不信,在下也不予勉强。”郭嘉极有礼貌地说着,便牵着毛驴退到退一边,“大人请。”

    那太守微微一愣,颇有些下不来台,“可恶的东西,一起带走!”说着,便拂袖往前。

    “是。”几个侍卫忙大声道,说着,便一把擒住了弱不禁风的郭嘉。

    郭嘉手中的小毛驴受了惊,便“笃笃”地跑了。

    “小毛……小毛……”郭嘉大叫着挣扎起来,“呜……呜……小毛别走……”说着,竟哭起了鼻子。

    我傻傻地看着眼前那个满脸鼻涕眼泪的青衣童子,不由得咧了咧嘴,呵呵,看来是我想多了……什么洞察人心……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