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费思量铃儿心难测 望月楼纤尘初登场

章节字数:4604  更新时间:07-07-11 0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模一样的手镯?随手从绣袋里掏了一块牛肉干丢入口中,我大喇喇地躺在董卓的榻上,坚守我的地盘。

    当然,这大白天的,董卓自然不在。

    “一模一样的手镯……”我嘀咕着。莫非樊稠那小子已经将幻想付诸于行动了?我微微皱了皱眉,虽然在我那个时代从一而终这样的话一钱不值,可是在这个时代,铃儿明明已经和董卓有了所谓的夫妻之实,她又怎么可以再接受樊稠的定情之物?

    想了半天仍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我干脆站起身走出门去,想找樊稠去问个明白,他到底是告白了没有。

    嘴巴里嚼着牛肉干,我站起身拍了拍裙子便走出门去。

    刚出了卧房,迎头便碰上了樊稠,看那家伙精神抖搂,我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小姐。”见是我,樊稠咧着嘴点了点头,算作招呼。

    “表白了?手镯自己送了?”看了他一眼,我下意识地问。

    “嗯。”樊稠点头,我从他眼中看到了某种名为幸福的傻笑。

    看他笑得像个傻瓜,我心里便是莫名其妙的一阵生气,不再理会樊稠,我转身便走向大门,光天化日之下,我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太守府,留下身后傻了眼的樊稠,和太守府守卫。

    要知道,自从十岁那年带着铃儿惹了一身伤回来后,董卓便再也不曾准许我单独出过府门

    等他们回过神,追出来时,我早已经一溜烟地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难得如此光明正大地出府,我神清气爽地在大街上大摇大摆,身边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走了一阵,猛一抬头,头顶一块布幡正在风里烈烈飞扬,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立刻抛到了九霄云外。

    那布幡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望月楼”。

    自董卓当任太守以来,凉州的变化非同一般,这望月楼便是三年前新建的,菜式新颖,味道极佳,当真是客似云来。

    特别是这里的大厨,手艺简直是……妙不可言哪。

    这间酒楼的掌柜十分神秘,据说从未有人见其从这里出入过,要知这望月楼究竟有多神,端看其三年时间竟一跃成为凉州第一酒楼,便可窥知一二了。

    在门口观望了一阵,我甩了甩袖子,乐颠颠地进了望月楼。

    一个腆着富贵肚的男人从我身旁经过,斜斜觑了我一眼,我咧嘴冲他一笑,他愣了愣,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心情极佳地进了望月楼,站在门口的店小二见了我忙将布巾甩在肩上,跑了过来。

    “姑娘,二楼雅座。”店小二满面笑容地殷勤道。

    是生面孔,新来的吧,呵,服务态度不错。我看了看楼下大堂里的热闹劲,摇了摇头,“就在一楼吧。”

    “是,姑娘要点什么菜?”店小二依然一脸笑容。

    “千层油酥饼、鸭舌头、焖牛肚、胡罗卜汤。”报了菜名,我便随店小二在一边靠墙的桌子坐了下来。

    “姑娘常来的啊。”见我不看菜单便随口报了菜名,店小二笑道。

    我笑了笑,不可置否。

    不一会儿,菜便上来了,迫不及待地饱了口腹之欲后,我眯着眼睛开始喝汤……唉,那小子手艺真是没话说。

    “共三两二钱银子,姑娘。”店小二站在一旁,恭敬地道。

    银子?我抬头觑了他一眼,果真是新来的?

    我看他,他看我,大眼瞪小眼看了许久,店小二的笑脸开始变僵,慢慢沉了下来,“你该不是要吃白食吧。”

    我点头,弯唇。

    “你!看你长得挺漂亮,姑娘家家怎么如此不知羞耻!”店小二拉下脸,全然没了刚刚的和气,差不多要破口大骂起来。

    我掏了掏耳朵,任那店小二骂了个过瘾。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微微皱了皱眉。

    正欲发作之时,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极清脆细微的响动,那叮铛作响的声音竟仿佛如天界的梵唱一般。

    收敛了正欲发作的脾气,我仰头看向那个声音的来处,“纤尘……”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情,我仿佛受了天大的委曲似的开口,做戏做足十分,有晶亮的泪珠从眼角缓缓滑落。

    围观的众人皆抬头看向声音的来处,在楼梯的尽头,有一个白衣男子正缓缓下楼来,柔和的眉,柔和的眼,整个人如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明明白衣胜雪,却偏偏和暖如风,行走之处,不沾一丝纤尘,一路走来,左脚脚踝上系着的银链叮铛作响,那如梵唱般的声音便由此处传出。

    “咦,那不是望月楼的掌厨吗?”

    “是啊是啊,听说望月楼能够这么兴旺,全靠他的手艺呢。”

    “厨子也可以长得这么好看……?”

    耳边传来一阵阵窃窃私语的声音,我微微弯了弯唇,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泫然欲泣的神情。

    在我面前站定,他白晰修长的手轻轻覆上的我的面颊,拭去那犹带着温热的泪珠,脸上的表情是千年不变的温和。

    “大师傅……”那店小二一脸的局促不安。

    “他骂我……”伸手指着那店小二,我似乎委曲得紧。

    “呀,小狗子,快跟姑娘道歉!”还没待那白衣男子开口,旁边已有人叫了起来,听声音挺熟,我抬头看了一眼,是宝正,望月楼的老伙计,说是老伙计,其实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只是记得三年前望月楼刚开张的时候,这宝正便在这里做事了,这小子个性油滑,人也不坏,把这望月楼里的客人都侍候得舒舒服服。

    那叫做小狗子的店小二见了这阵仗也傻了眼,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我眼睛就眨吧眨吧地看着一身白衣的纤尘,想从他脸上看出一点不一样的表情,可是失望的紧,除了温和,还是温和……

    “我做了一品豆腐。”半晌,纤尘开口,声音也温柔得紧。

    一品豆腐?我眼睛一亮,顾不得做戏,忙跳了起来,一手拽上了他的衣袖,“我要吃。”

    “好。”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纤尘任由我拉着他往厨房而去。

    “没事没事,诸位客官请继续。”宝正在后面打着圆场。

    不一会儿,望月楼的大堂便又恢复如常。

    “小狗子,下回不要再出差错了,姑娘是惹不得的,若惹毛了她,大师傅也救不了你!……”

    身后,传来宝正的谆谆教诲,和小狗子唯唯诺诺的应声,我不由得笑眯了眼,看来本姑娘是恶名远扬啊。
    拉着纤尘,我轻车熟路,一路堂而皇之地闯进了望月楼的大厨房。

    趁着纤尘转身从一边的蒸笼架上端下暖着的一品豆腐,我四下打量了一下,满意得直眯眼,这果然是我看过最好的厨房啊。

    “又偷溜了?”坐在一边看我眯着眼睛品尝他的手艺,纤尘笑得一脸温和。

    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我旁边那温润如玉的白衣男子,我摇头,“才没有,本姑娘今天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堂堂正正从太守府走出来的。”

    “光天化日?”纤尘笑了起来,“怎么说得好像你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没有空理会他难得的幽默,我埋头苦吃。

    “慢点,你在大堂已经吃了不少,小心胃疼”。

    我点了点头,继续吃。

    纤尘笑了起来,伸手从我腰间解下已经空空如也的绣袋,“上回你说的酥饼,我按你说的方法做了,你带着回府吃。”说着,站起身打开柜子,将放在柜中的酥饼倒入绣袋中。

    喝完最后一口汤,我舔了舔唇,抬头看着他装满我的绣袋,“纤尘……”

    “嗯?”纤尘系上袋口,转身将绣袋放在桌上,“怎么了?”

    “纤尘……没有你,我该怎么办……”捧起那袋酥饼,我狠狠嗅了一下那香甜的气味,做秀似地一脸的动情,笑得幸福极了。

    我是个名副其实的美食主义者,只可惜我熟知菜谱,却从不曾自己动手做过一道菜,好不容易在三年前溜出府时傍到了纤尘这么个宝贝,当然要好好拍拍马屁。

    微微一愣,随即伸手抚了抚我的头,纤尘笑了起来,“是啊,没有我你该怎么办。”

    “嗯嗯。”我笑眯了眼,直点头。

    “今天心情不好?”顺手泡了一杯茶放在我面前,纤尘在我对面坐下,看着我,道。

    我微微扬眉,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我是演员耶,居然被他看出来我心情不佳?

    “府里有事?”

    “你是半仙么?”将绣袋系回腰上,我闷闷喝了口茶。

    “大师傅,太守大人……太守大人来了……”刚喝着茶,小狗子便闯了进来,急急地嚷道。

    见我回头看他,小狗子立刻低下头惴惴不安地站到了一边。

    “这么快就找来了?”纤尘看我一眼,笑道。

    我耸了耸肩,站起身,“水晶饺子,水晶饺子。”

    “好,下次做给你吃。”纤尘也站起身,“走吧。”

    正说着,我刚转身,便见董卓已经大步闯进了厨房。

    “仲颖。”见他面色不善,我忙笑着走上前依到他身边。

    “你怎么独自一人出府了?”董卓皱眉看着我,在微微喘息,似是刚刚走得很急。

    “仲颖守着的凉州,怕什么。”我弯了唇,笑得一脸谄媚,溜须拍马道。

    “除了羌胡以外的游牧民族在凉州边境虎视眈眈,你一人出府,万一如五年前那般出了事可如何是好!”董卓难得沉下脸来,冷声道。

    “又不是第一次出府了,铃儿没有告诉你么?”一脸的委曲,我扁了扁嘴,“她肚子疼,他帮着她看,待她那么好,我以为她都会告诉你的呢。”

    董卓脸色一僵,随即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

    站在一旁的纤尘仍是那千年不变的温和,只是眼底不自觉添了一丝笑意。

    “你是?”注意到站在一旁的纤尘,董卓皱眉戒备道。

    “在下绝纤尘,是望月楼的主厨。”微微欠了欠身,纤尘道。

    “有劳你了”,点了点头,董卓回头看我,“回去吧。”

    我只得点头,跟在董卓身后,我回头冲着纤尘咧嘴一笑,挥了挥手,“水晶饺子”张口,我夸张地做了个无声的口形。

    见纤尘的嘴角微微抽动,我有些狐疑地抬头,正好看到董卓面色不善地看着我。

    吐了吐舌,我忙一把拉着董卓的手臂走出了望月楼。

    伸手拉我上马坐在他身前,董卓一声不吭。

    一路走过集市,耳边叫卖声,吵嚷声不绝于耳,可是我和董卓之间的气氛沉默得有些诡异,我仰头看着他紧绷的嘴角,他的生气?气什么?

    百无聊赖地在袖袋里掏了掏,不期然竟掏出一个有些破旧的拨浪鼓,那个小药罐的,竟然放在身边呢?大概是昨晚回想欺负那小药罐的辉煌历史时拿出来忘了放回小木箱了。弯了弯唇,我轻轻一摇,那拨浪鼓便发出“咚咚”的声响了起来。

    坐在董卓身前,我轻轻摇晃着拨浪鼓,那“咚咚”的声响虽然不再安静,却又单调得紧。

    “仲颖,你在跟笑笑生气么?”终于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我先开口打破了这安静。

    “以后不要一个人出府。”董卓淡淡道。

    我低头摸了摸拨浪鼓,不出府?不出府怎么吃到纤尘的人间美味?正想着怎么回答呢,一阵天旋地转,我一下子往后倒在董卓怀里。

    怎么了,怎么了?我大惊,瞪大双眼仰头看向董卓。

    “别怕,只是马儿受惊了。”董卓低头安慰着我,随即紧紧抿唇,狠狠勒住了马缰。

    发狂的马儿被勒住缰绳,立刻扬起嘶叫起来,扬起马蹄四下乱踢,路旁的行人皆四下尖叫着逃散开来。

    “笑笑别怕。”轻声安抚着我,董卓依然紧勒着马缰,此时若是只有他一人,以他之力制服这匹疯马绝对绰绰有余,只是此时他身前坐着一个我,他又怕伤着我,只得处处受制。

    “仲颖,扔我下马。”再这么下去,两个人都可能被疯马摔下去,到时两人岂不都死在马蹄之下,与其如此,还不如先扔我下马,虽然会受点皮肉之伤,但以董卓的力道,定然不会要了我的性命,没有我在身边,董卓自然不会再受约束。

    “不行。”狠狠咬牙,董卓仍是紧紧拽着缰绳,不松手。

    我惊恐在看着疯马在集市中间四处乱窜,撞翻了好些摊位,突然,有一个人挡在路中央,我瞪大双眼,“快让开……”

    依稀看得是一个少年,十八、九岁的模样,我惊恐地看着那疯马直直地冲向他,董卓死死地拉着缰绳,却丝毫没有解缓疯马的速度。

    “快扔我下马!”我尖叫起来。

    “不。”董卓咬牙,狠狠挤出一个字。

    我有些惊恐地着董卓微褐的眼眸淡淡现出一丝血红,我止不住地轻颤起来……董卓他,他根本不在乎那个少年的性命么?就因为他不愿让我受一点点的皮肉之伤,他便任由那疯马直直地在这大道中央飞奔么?

    人命……在他眼中,果然如同草芥一般?

    我瞪大双眼,满目惊恐,疯马距离那个少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渐渐看清了那少年的模样,一身有些破旧的布衣,脸上有些许的脏污,头发也散乱着……只是那双眼睛,十分的清亮,清亮得犹如夜空中的星星……

    那双眼睛……他在看着我……

    狠狠咬住唇,我竭力止住喉间的尖叫。

    就在千钧一发之即,那少年却突然一跃而起,狠狠一脚正中马头。

    那疯马哀鸣一声,正欲发狂,被少年已回身一掌劈下,鲜血四溅,疯马立刻倒毙。

    董卓一把抱起我,纵身跃下马来。

    手微微一紧,我握到了一手的粘绸,董卓手轻轻一颤,我竟是往后倾斜,正欲倒地之时,却又被人接入怀中。

    一抬头,看到一双清亮的眸子。

    “媳妇。”他咧嘴,笑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