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认义父奉先留府衙 收副将董卓壮声威

章节字数:4881  更新时间:07-07-11 0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叫我什么?愣愣地看着那清亮的眸子,我有些回不过神来。

    “还我。”突然间眼前又是一阵目眩,只听得董卓大喝一声,我便又被抢回了那个熟悉的怀抱。

    仰头怔怔地看着向董卓,想起刚刚的惊险,我止不住地轻颤,他果真视人命如同草芥……虽然,是为了我。

    “你没事吧。”看着董卓的嘴在动,耳边传来他的声音,他低头抚了抚我有些冰凉的脸,我看到了眼前一片殷红闪过。

    他的手,在流血。

    “你受伤了。”心里微微一紧,我有些慌乱地抓着他的手,看清他掌心中的勒痕几可见骨,那应该是刚刚强行勒住马缰的时候被勒伤的。

    “不碍事。”董卓淡淡地道,甚至于连眉都不曾皱一下。

    “咚咚咚……”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拨浪鼓的声音,我这才注意到手中的拨浪鼓不见了,抬头看向声音的来处,竟是刚刚那个一掌劈死疯马的少年!

    他一手轻轻摇着拨浪鼓,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微微一愣,刚刚他叫我什么来着?

    “媳妇。”仿佛是为了印证的我的想法似的,那少年咧了咧嘴,又道。

    媳妇?!我呆呆地看着眼前一脸笑意的少年,张了张口,发不出声音,这个刺激实在太大了!……呃,虽然我安若魅力不凡,但是在这个时代,我可是被董卓整整藏在身边十五年(漠视偷溜的部分……),应该没有机会四处拈花惹草吧……

    只是这个少年看起来竟是果真有几分面熟,视线集中的他手中的拨浪鼓中,我蓦然张大了嘴……上帝啊,千万别告诉我,他就是那个小药罐!

    他……莫不是来报仇的?就因为十几年前我抢了他的拨浪鼓?!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今十几年时间,当年那个小药罐竟然能够徒手劈死一只疯马?

    “笑笑,你认识他?”头顶传来董卓不悦的声音。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我缩了缩脖子,有些驼鸟心态地低头躲进董卓怀里,“不记得了。”

    “她是我媳妇。”耳边传来那少年大咧咧的声音,我当场昏死过去的心都有了。

    “胡扯!”没来由的,董卓突然怒斥道。

    我吓了一跳,仰头看向他,董卓正紧紧绷着唇角,面色铁青,果然是发怒的前兆。

    “她就是我媳妇!”那少年也倔强得很,扬起脖子大叫,说着还扬起了手中有些破旧的拨浪鼓,“这是我们的定情之物!”

    定情之物?我一下子傻眼了。

    感情那小子还早熟?那会儿就知道定情?

    “小药罐,那个拨浪鼓……应该是我偷的……吧。”鼓了鼓勇气,我决定坦白从宽。

    “嗯嗯。”见我终于跟他讲话,那少年眼睛亮亮地看向我,直点头,“我知道啊,我故意让你拿走的,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我彻底无语了。

    董卓拥着我的手忽然一紧,我微微皱了皱眉,他抱得我有些疼。

    正想开口,眼前闪过一道血红,我低头下意识地看了看被那少年一掌劈死的马,视线却突然微微一顿,随即挣脱开董卓的手,我走到那匹还在微微抽搐的马旁。

    “怎么了,媳妇?”那少年也好奇地跟了上来,蹲在我身旁。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只是专注地看着那马,伸手轻轻抚上还在轻轻抽到的马腹,那腹上,有一道血红的伤口,显然不是被刮伤的,而是被利器所刺。

    “笑笑,怎么了?”董卓见我一直盯着那马看,走到我身后,道。

    我站起身,指了指马腹上的那伤痕,“仲颖你看。”

    董卓微微皱起眉,“是被刺伤的痕迹,这马不会无故发狂,莫非有人在突然之间刺伤了他,而目的……是想至我们于死地?”思索着,他的语气渐渐有些森冷之意。

    想起刚刚的险境,我轻轻一颤,抿了抿唇,没有发表意见。

    感觉到我的轻颤,董卓掩去了话中的锋芒,将我带着怀中,“先回去吧,你刚刚受了惊吓,这里的事回府之后让樊稠来处理。”

    我点了点,没有异议。

    “媳妇,媳妇,坐我的牛车吧。”那少年跳了起来,笑眯眯地拉着我的手道。

    董卓皱眉看了看他握着我的手,“放开。”他开口,语气中带着森寒。

    那少年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回头去牵了他有些破旧的牛车来,咧着嘴笑道,“这马不能骑了,坐我的牛车吧,媳妇。”

    董卓轻轻扶我坐上他的牛车,“就坐这个吧,你累了。”

    “是啊是啊,媳妇一定累了。”那少年笑眯眯地道,换来了董卓一记冷眼,他也浑不在意,转身跳上牛车,便驾起了车,“媳妇,你家住哪儿啊?”

    眉毛微微抖了抖,我看他一口一个媳妇叫得自得其乐,叫得顺口极了。

    “太守府。”董卓竟是开了口。

    “哦,好。”那少年扬起鞭子往空中一挥,“大叔,你也上车吧。”

    大叔?我差点岔了气,回头看董卓的脸色更青了。

    那小药罐到底是真憨还是假憨哪?

    “不用了。”董卓咬了咬牙,开口,声音森冷得跟下雪似的。

    “好吧,反正我刚来凉州,也不知道太守府在哪儿,你带路好了。”那少年笑眯眯地道。

    于是乎,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

    我静静地坐在牛车上,董卓在我一旁随着牛车步行,那少年坐在前头一边驾车一边摇着刚从我手中拿去的拨浪鼓。

    “咚咚咚……”

    气氛比之前我与董卓两人骑马时更诡异了。

    “媳妇,你怎么会住在太守府啊?”前面,那少年回过头笑道。

    “我不是你媳妇。”咬了咬牙,我笑眯眯地磨牙道。

    “啊,你说什么?太吵了,我听不到。”大声喊了一句,那少年继续扬声笑道,“你回去收拾了行装随我回五原吧,我特地来接你的,我们在五原完婚,你看行不?”

    我抿了抿唇,这个家伙,敢情他是一点都没有听我在说什么啊!

    只是在我身旁走着的董卓突然脚步一顿,一股森寒之气凛然而出,“到了。”淡淡两个字,我却是轻轻一颤。

    “这么快?”那少年跳下车来,转身要来扶我。董卓却已经抱我下了车。

    抓了抓头,那少年跟着我们一起进了府门。

    董卓看了他一眼,竟也没有阻止。

    “要进这太守府,必须是我太守府的人。”抱着我,脚步微微一顿,董卓突然开口。

    “哦?”那少年一脸的为难,“可是……”

    “你可愿留在我旗下当一员副将?”董卓抱着我,转身,看向那少年。

    “那样我就可以留在这太守府了吗?”那少年眼睛微微一亮,道。

    “嗯。”董卓点头。

    “好,我当你副将。”吕布眼睛亮亮地看着我,忙不迭答应。

    我仰头看了一眼董卓,眼里微微一黯,他是看中了刚刚那小药罐劈死那疯马的身手,想要收归己用么?

    如此迫不及待地扩大军队,他想干什么?

    “好,报上名来。”董卓放下我,看着眼前的少年,道。

    “在下五原吕布,吕奉先。”那少年咧嘴笑道。

    “什么?!”微微一怔,我失态地大叫起来。
    “笑笑!”见我如此失态大叫,董卓一把将我拉入怀中。

    我却是第一次推开了他,第一次拒绝了他的怀抱,顾不上董卓,我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那个眼眸清亮的少年,“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啊,对对,媳妇只知道我的字是奉先,却不知我全名呢”,吕布笑着一本正经道,“我叫吕布。”

    微微后退一步,我一脸的深受打击,人生怎么能够这么灰暗啊……天哪,吕布!居然是吕布!而我竟然没有想到,只是那个时候,我又怎么会想到大名鼎鼎的吕布竟然是一个小药罐!

    “笑笑,你怎么了?不舒服么?”董卓拉住我,有些焦急道。

    “仲颖,让他走!让他走!”抬头,我猛地一把揪住董卓的衣袖,一时紧张,不由得有些语无伦次,“快让他离开!”

    这是怎么了!穿越已经够离奇悲哀了,结果不是乱世我还不穿,非要穿越到这个东汉末年,三国混战的前夕,如果当个普通百姓也就算了,却偏偏让我遇见董卓、吕布这么些大BOSS,这不是存心折腾我么!

    “怎么了,笑笑?”董卓一手安抚我,一边扬高了声音,“铃儿,铃儿呢!快来带小姐去房间休息。”

    “仲颖,这个人口口声声称我是他媳妇,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怎么可以留在太守府!”看着董卓,我大声道。

    “媳妇……”一旁,吕布闻言一脸受伤地看向我,可怜兮兮地道。

    我咬了咬牙,不行,吕布不能留在这儿!吕布可是董卓的克星啊!历史上的董卓可是死在他手里的!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他靠近董卓!

    “笑笑!不准胡闹!”董卓一把握住我的肩,声音微微有些强硬。

    我愣了一下,随即安静了下来。

    仰头看着董卓,我轻轻弯起唇,“仲颖,让他走……好不好?”声音竟是带了些许的祈求。

    见我如此,董卓缓和了表情,“笑笑……”

    “仲颖,我们一辈子都待在凉州,都待在这太守府,哪儿都不去,好不好?”打断了他的话,我哀声祈求。

    “笑笑……”眉头打了一个结,董卓看着我,眼神复杂难辨。

    “仲颖,你娶我吧,娶我当你夫人,我一辈子都陪着你在凉州,哪儿都不去……好不好?”轻弯着唇,我的声音微微有些轻颤。

    虽然被老妈逼婚逼了那么久,但是董卓,你却是我第一个想嫁的人,知道么?

    即使知道你下场悲惨,我还是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你了,也许是在你第一次捡我回家的时候,也许是在你从那奉先他娘手里抢回我的时候,也许是在你送我第一份生日礼物的时候,也许是我在漫天大雪中看着你匍匐在那肥太守脚下的时候……可是,我竟是真的想嫁人了。

    董卓看着我,一脸的震惊和不敢置信。

    “你娶我,好不好?”带了三分哀戚,我看着他,哀哀地祈求。

    答应我啊,答应娶我,答应一辈子陪着在我凉州自在逍遥,哪儿都不去,不去洛阳,不去当什么该死的董太师,也……不会死!

    慢慢舒缓了神色,淡褐色的眼睛里注入了温和,董卓伸手轻轻点了点我的鼻子,如小时候一般,“笑笑,你病了。”

    呵呵,他说我病了?也许……我真的病了,相思病呢。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大人。”铃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我们身后,恭敬道。

    “你怎么才来,快带小姐去房间休息,还有,请大夫来看一下小姐。”董卓回头皱眉道。

    “是,大人!”铃儿忙走上前来,扶着我往房间而去。

    此时不用演戏,我也不知道自己面上是何表情了,被铃儿扶着往房里走,脚步有些虚浮,也许,我刚刚真的被疯马吓到了吧。

    依稀看见樊稠匆匆忙忙走过,走到董卓身边。

    “樊稠,刚刚我的坐骑在望月楼西侧的大街发狂,好在有奉先一掌劈毙了它,否则我和笑笑皆危矣。”

    “奉先?”樊稠讶异的声音。

    “嗯,我新收的副将,吕布,吕奉先,身手很厉害。”董卓有些愉悦的声音。

    “见过吕兄弟。”樊稠的声音,夹带着吕布回礼的声音。

    “有空再介绍给兄弟们认识,那匹疯马的马腹上有不同寻常的伤痕,你带些人去现场把马拉回来,我要彻查!”董卓的声音恢复了森冷。

    心不在焉地,我随铃儿回房,身后,隐约传来董卓他们的声音,铃儿拉着我往回走,声音也越来越远。

    “小姐,喝点茶水压压惊,大夫一会就到。”铃儿倒了热茶放在我手边,道。

    我扬了扬有些干裂的唇,“我没病。”

    “还是让大夫看看为好。”铃儿的声音温柔得紧。

    不想再与她作口舌之急,我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水,回身倒头便躺在了床上。

    刚刚我是怎么了,又不是小女孩,怎么会那么地沉不住气,只是一看到董卓与吕布站在一起,我便会不由自主地心慌。

    不一会儿,大夫推门进来,我干脆闭了眼任由他们折腾,最后只听得那大夫开了什么宁神静气的方子,我也懒得理会。

    这么躺着,不知不觉,我竟真的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翻身下床,铃儿早已把梳洗的用具摆在桌上。

    一边洗着脸,我一边琢磨着如何溜出去找纤尘。梳洗完毕,刚踏出房门,便见着了守在门口的吕布,他正倚着梁柱坐在台阶上。

    “媳妇。”一见我,吕布忙笑眯眯地站起身打招呼。

    “还没走?”淡淡看了他一眼,我转身回屋。

    吕布也忙跟了进来,“媳妇,你什么时候跟我回五原?”

    “我什么时候答应跟你回五原了?”在桌边座下,我随手从绣袋里拿了一块纤尘做的酥饼丢入口中,微微眯起了眼,果然是入口即化啊……

    “可是……”吕布的声音微微有些焦急起来,“你是我媳妇啊。”

    “我不是。”淡淡打断他的幻想,回头看他一脸受伤的模样,又有些心软,唉,欺侮一个孩子干什么……

    站起身,我走到他身边,伸手替他整了整衣冠,刚刚没细看,昨天那身旧袄换了下来,今日他穿着一身的墨绿长袍,发髻整齐,当真是有些副将的风范了。

    见我如此,吕布有些受宠若惊地看着我,清亮的眼睛微微发亮。

    我轻轻叹了口气,“奉先,你知道我是神女么?”在他对面坐下,我决定再当一回神女。

    “嗯,有听人说过。”吕布认真地点头,一脸的与有荣焉。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与你今生注定无缘,他日,你会碰到一个比我貌美十倍的女人,她叫貂蝉”,微微一顿,看着他,我缓缓开口,“而她,将成为你的妻子。”

    “貂蝉?”吕布愣愣地重复。

    “嗯。”我郑重其事地点头,对啊对啊,去找貂蝉吧,赶紧把她娶回家,别让董卓看见,你娶你的貂蝉,我嫁我的董卓,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其实……是你不想嫁给我吧。”清亮的眼神微微一黯,吕布看着我,缓缓开口。

    我怔了怔,这小子什么时候变聪明了?

    “没关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让你一回头就能看见我”,咧嘴笑了笑,吕布将怀里的拨浪鼓放回我的手里,“总有一天,你会嫁给我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