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显身手吕布一马当先 忆往事笑笑无语苍天

章节字数:4776  更新时间:07-07-11 0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深呼了口气,我笑眯眯地在街上大摇大摆,望月楼的水晶饺子……我来了。

    想起刚刚在房里吕布说的话,我弯了弯唇,一直都陪在我身边?好动听的誓言呢。

    “媳妇,你刚刚说要我帮忙,只是带你出府而已么?”吕布走在我身旁,见我一脸愉悦,不由得也开心地道。

    “嗯。”心情大好,也懒得去更正称呼,再说,如果不是有他带我翻墙而出,凭我自己想再出府简直难如登天。

    正走着,忽见前面围了很多人,吕布早已拉了我去看热闹。

    我随他往人群里钻,低头看了看他握着我的手,他的手竟也很大、很温暖,手掌中也布满了厚厚的茧,想来他这身功夫也不是平白得来的,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今日得胜者,可赢得美酒一坛!”忽听耳边一阵大喝,我这才注意到吕布已拉着我走到了人群里面,竟是有人在比武。

    耳朵一动,我仰头看着那坛高高吊起的酒,美酒?有多美?

    “想要么?”耳旁有人轻声道,声音极尽诱惑。

    “嗯嗯。”顾不上在意那声音是谁的,我忙下意识地点头。

    正点头,眼前一道墨绿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等我回过神来时,便见吕布早已跃到台上一把摘下那坛美酒。

    我怔怔地看着他在一瞬间冲到台上,那坛美酒已在他怀中,那样的身手……我眼神禁不住微微一黯。

    “媳妇,给。”待我回过神来时,吕布已站在我的面前,将那美酒送入我手中。

    “可恶,哪里来的野小子!如此不懂规矩!”刚刚被吕布身手震慑住的人皆回过神来,围住了我们。

    我淡淡看了他们一眼,忽然心里说不出的厌烦,抬手一把揭了那酒坛的盖子,我仰头便是一口,烈酒入喉,酒味浓烈而呛人,虽然有劲,却毫无香醇可言。

    这酒,又岂能算作美酒?

    抬手将已启了封的酒坛还给众人,我拉了吕布拔腿便跑。

    “可恶!快追!”身后,被我嚣张的态度惹怒的众人皆大叫着追了上来。

    我拉着吕布拼命跑,拼命跑,跑了几条街,才甩开了他们。

    不知不觉走入一条巷子,我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喘气,再也不想起来。

    “媳……媳妇……我们,为什么要跑啊……”弯腰蹲在我面前,吕布喘着气,满面的不解。

    我扬了扬眉,喘得厉害,“因为……我……喝了他们的酒。”

    “我……可以打啊,我很能……很能打的。”吕布握了握拳,作了一个攻击的动作。

    蓦然收敛了笑意,我仰头定定地看着吕布,刚刚那样的身手,难怪董卓只一眼便要收他作副将。

    在乱世,美丽的容颜对女人而言,是一种不幸。

    同样,在乱世,如此勇猛无敌,所向披靡的身手,对吕布而言,亦是一种不幸。

    日后,群雄逐鹿中原,天下豪杰尽起,想要夺取江山,如吕布这样的猛将便是所有妄图称王者觊觎的对象。

    所以,才有了历史上吕布三姓家奴的恶名吧……

    吕布见我定定地看着他,不由得微微红了脸,我这才惊觉,收回眼光。

    “小时候不是生病么,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淡淡地,我道。

    吕布在我身旁坐下,“被人打出来的。”笑,他道。

    “打?”我微微一愣。

    “媳妇……你不记得了?是你告诉我的,如果有人欺侮我,我便要十倍地还给他!”吕布转头看着我,眼神亮亮的。

    呃?我微微一愣,我教他的?这么暴力的话……应该不会从我口中说出吧……教坏小孩了……

    “你不记得了?”吕布有些失望,微微低了低头,“你说过的话,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我微微一怔,一直只记着如何欺侮那小药罐了,有些事情真的不知不觉中遗忘了。

    似乎记得那一天胖大娘不在家,我便开口哄了那小药罐背着我出门去,本来我是想去董卓那间破草房找回手机的,结果却在路上被几个孩子挡了道。

    小药罐本来就瘦弱,抱着我显得有些吃力,那几个比他都高的孩子拦着他,有心为难。

    “吕布是没有爹的野孩子!”年纪稍大的孩子出言挑衅。

    旁边的几人孩子皆附和起来。

    小药罐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回头冲我勉强挤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媳妇不怕……”

    我微微咧了咧嘴,明明他自己已经怕得连手都在打颤,还有心思来安慰我?

    “媳妇?”那个高个子的孩子好奇了起来,“你病得都快死了,还想娶媳妇?”说着,伸手便来抢我。

    小药罐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被绊倒,一屁股坐地上,却是不上已经在流血的手,慌忙转身抱起摔在地上的我。

    “打他!打他!”旁边几个孩子起哄,“病得快死的人还想娶媳妇……”

    小药罐脸色一白,抱着我爬起来转身便跑,只是他身子本来就弱,怀里还抱着我,如何跑得过那几个比他还要年长的孩子,不一会儿便被按在地上一顿狠揍。

    依稀记得,他趴在地上,怀里紧紧护着我,那一回,他险些被打死。

    “他要死了。”只记得那一天我蜷在小药罐怀里终于看不下去,不冷不热地轻轻开口,“打死人要偿命的。”

    结果那几个孩子见小药罐已被打得满身伤痕,不由得也是后怕,皆纷纷离去了。

    然后,我记得我看着满脸鼻涕眼泪的小药罐,轻易灌输了一句话给他,“如果有人欺侮我,我一定十倍地还给他。”

    “媳妇?……媳妇?……”吕布的手在我面前晃了两晃,才惊醒了回忆的我。

    看着眼前这个眼眸清亮的少年,我有些后悔,如果他永远只是那个小药罐,说不定,他可以平安一生。

    “天快黑了,回去吧。”扶着墙站起身,我脚步趔趄了一下,有些头重脚轻,这才发觉之前喝的那酒后劲似乎挺大。

    “怎么了,媳妇?”吕布忙站起身扶住我。

    我摇了摇头,吕布已经背对着我蹲了下来,“我背你回去吧。”

    趴在他的背上,我轻轻抱着他的脖子,吕布站起身扶着我的膝将我背好,便回太守府去。

    静静趴在他的背上,我昏昏欲睡,吕布竟也只是默默背着我往回走,难得地不见了聒噪。

    半醒半睡之间,似乎回到了胖大娘的屋子里,他还是那个讨厌的鼻涕虫、小药罐!

    “胖大娘呢?”趴在他背上,我开口,舌头微微有些打结。

    “到五原后第二年便去世了。”吕布的声音有些闷。

    “那你便寄人篱下了啊。”我恍惚弯了弯唇,笑得有些涩。

    “嗯,叔伯兄弟还过得去,总不至于饿了我。”吕布开口,我看不见他的神情。

    只是可以吃饱而已啊,只是在这个乱世,寄人篱下,谁又像我这般幸运,可以遇见董卓?

    一个董卓已经让我心惊胆颤,我竭力想与历史抗衡,想保他不死……

    如今……又遇见吕布,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数,我知道他们的下场,我只是在见证历史的发生而已……我是该疲于奔命,改变历史?还是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静静地看着这些都已与我有了交集的历史人物一个个演绎历史的桥段?

    人生如戏,作为一个演员,我真真是入了这戏,以我的生命在演绎一出历史……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此时还趴在家里温暖的大床上翻阅着剧本,细细咀嚼那一段段冰凉而遥远的历史文字。

    “媳妇……”吕布的声音变得似乎很遥远,我安静地趴在他已经很是宽厚的背上,梦到老妈又来逼婚。
    在吕布踏进太守府的时候,我便已经微微有些清醒了,只是醉意朦胧间,不愿睁开眼。

    感觉他背着我一路绕回我的卧房,感觉他小心翼翼地扶着手,转身将我抱回榻上躺好。

    我一直,都没有睁开眼。

    “媳妇”,吕布轻轻开口,我感觉到清亮的眸子正盯着我,我没有睁开眼。

    “你会嫁给我当媳妇的,对吧?”半晌,他轻轻地问,仿佛怕惊扰了我的好梦一般。

    一动不动,我仍是没有睁开眼。

    久久得不到回应,吕布终是推门走了出去。

    门轻轻合上的声音。

    我躺在床上,缓缓睁开眼望着床顶发呆。

    不一会儿,铃儿推门走了进来。

    “小姐,怎么这么才晚回来?”铃儿上前道。

    我微微抿了抿唇,感觉自己一身的酒气,难受得很,“铃儿,去打水来,我要洗澡。”

    应了一声,铃儿转身出去吩咐,不一会儿,洗澡水便已经抬了进来。

    一个大木桶,我坐在床沿眯眼看着桶内蒸腾的热汽,待仆佣们都走了出去,我缓缓站起身脱下外袍,大概是桶内有热气的缘故,我竟是不怎么觉得冷。

    “小姐,我来帮你。”铃儿忙走上前来替我宽衣。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想起那一日在董卓卧房里的事,铃儿仿佛丝毫不觉我在打量她,只顾着抬手替我宽衣。

    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她左手手腕上的那枚玉镯,我眯了眯眼,忽然心里微微感觉有些不适,“出去。”淡淡地,我开口。

    铃儿微微一怔,随即回过神来,低头柔顺地应了一声,便转身带上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褪下最后一件衣裳,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忙转身踏入木桶里,缓缓将身子沉了进去,微微有些发烫的热水渐渐没过我的肩,我舒服地叹了一口气,感觉全身的皮肤都被热水泡成了粉红色。

    “笑笑!”门外,有人在敲门,是董卓的声音。

    将身子往桶里沉了沉,我缓缓扬唇,“进来。”

    伴随着门开的声音,有脚步声传了进来,“笑笑,你在哪里?”

    “在里面。”我微微带着笑意答道。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抿了抿唇,说不紧张是假的,不过既然早打定主意要嫁他,此时不出手又更待何时?“哗”地一声,有掀开布帘的声音传来,在水下的身子轻轻颤了一下,我微微仰头,隔着那朦胧的水雾不意外地看到董卓掀开布帘的那只手僵在半空中。

    他如石雕一般怔在原地,一动不动。

    微褐色的眼眸微微闪过一丝不自然,他放下布帘转身便要走去,我又岂能让他如愿?

    “仲颖。”弯着唇,我开口,微微带着醉意的声音说不出的腻人。

    董卓一下子如被施了定身法一般,进退不得。

    “嗯?”背对着我,他轻应。

    “我在洗澡。”微微忍着笑,我一本正经地陈述。

    “我知道。”他应了一声,嗓子微微有些暗哑。

    “你说不洗澡就会嫁不出去。”终于忍不住泄露了一丝笑意,我道。这句话是在这副皮囊小时候,董卓逼着我洗澡时说的,如今拿来将他,真真是再适合不过了。呵呵,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嘛。

    听到我声音中泄露的笑意,董卓终于转过身来,微褐的眸子微微瞪了我一眼,轻斥,“不准淘气,快些洗了澡出来,小心着凉。”

    “好啊,我洗了澡出来,仲颖会不会娶我?”笑眯眯地,我道,仿佛讨赏的孩子。

    脸色微微一僵,董卓皱眉,“不要胡说八道。”

    “为什么不娶我?”有些挫败地,我道。连着上回的那次告白,今天已经是本姑娘第二次表白了,他居然仍是一脸的无动于衷?安若的无敌魅力啊,居然失效了……

    “你还是个孩子。”眉间紧紧皱成一个“川”字,董卓道。

    孩子?我微微一愣,随即有些狡黠地微微笑开,“在仲颖心里,笑笑真的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么?”

    “对,而且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董卓咬了咬牙,神情很是凝重严肃。

    说谎!

    “那好吧。”我点了点头,“那你过来帮我一下。”

    “帮什么?”董卓的声音隐隐带了戒备。我失笑,此情此景,怎么仿佛是我在威逼他一般?

    “擦背啊!”我一脸的理所当然。

    褐色的眼眸微微一深,他仍是皱眉,“别闹了笑笑。”

    “小时候你经常逼着我洗澡的,不记得了么?”我笑得一脸的无辜,“反倒是长大了,你便不理我了?”

    董卓便只得那样站在门口,进退不行。

    我仍是一径地笑,“既然笑笑在仲颖眼里仍是个孩子,那又怕什么呢?除非……仲颖你口是心非。”

    你快些承认,承认会娶我,承认留在凉州哪儿都不去,快些承认啊!虽然带着三分的酒意,我仍是心跳如擂,在水下的双手微微握成拳,心里祈祷着。只待董卓一妥协便起身穿衣,要是被老妈知道她那口出狂言,誓死不嫁的女儿如今竟然以用这种招术来逼人家答应娶我,一定非笑掉大牙不可。

    董卓抿了抿唇,竟是大步向前走到我身后蹲下。

    我一下愣住……呃?

    “不是擦背吗?快点。”董卓的声音带了几分隐忍。

    本来已经有些失望的心境一下子又跳了起来,嘿嘿,看你能忍到什么地步!

    点了点头,我将手中的布巾递给他,被水浸泡得微红的指尖轻轻碰上他的掌手,他如触电一般飞快地缩回手去。

    嘴角的笑意微微扩大,我豁出去了,大不了引火烧身被吃了,那样便赖定他了!不惜一切,我非要绑他留在凉州,坚决不让他去洛阳走历史路线!

    感觉到他微微有些粗糙的手轻轻拂起我的长发,将那一拘被水浸透的青丝拨到肩前,那沾了热水的布巾在我背上轻轻摩擦,十分的惬意舒服,只是,我无法漠视那个站在我身后曾大言不惭只当我是孩子的男人,无法漠视他极力隐忍着的颤抖……和愈来愈粗重的喘息。

    快要到极限了么?带着三分颤抖,我轻笑。

    看你能忍到何时?

    “仲颖。”我轻声唤道。

    “嗯。”他应,气息有些不稳。

    我正欲开口,窗外突然一道黑影闪过,一排带着幽蓝色泽的暗器齐齐向我射来,我大惊,果然不能做坏事,报应来了!

    “笑笑!”耳旁只听得董卓大吼一声,便被他一手拉出了盛满了热水的木桶,一离了那热水,一阵彻骨的寒意便猛地袭来,我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下一秒,董卓已一把将我拥入怀里,裹入他宽大温暖的外袍之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