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太守府杀手初露端倪 望月楼笑笑如愿以偿

章节字数:4473  更新时间:07-07-11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暗器直直地钉在木桶之上,在烛火下泛着幽冷的光泽,我忍不住一阵心惊,若刚刚董卓稍稍慢了一步,那排明显是淬了毒的暗器便该是钉在我身上了,若是那样,我看自己这条小命这回真是要毁了!

    窗外那道黑影只是一闪而过,没有恋战,转身便消失在黑暗里,董卓怀里尚且抱着兀自打着冷颤的我,无法追上前,只得站在原地大吼,“来人!抓刺客!”

    太守府刹时热闹了起来,烛火纷纷亮起,仆佣们提着灯笼赶了出来。

    董卓此时抱着怀里未着寸缕的我,真的如烫手的山芋一般,放也不是,抱也不是。

    “大人,府衙四周查看了,未发现刺客。”门外,樊稠大声禀道。

    逃得真快,我微微皱了皱眉,如此想来,上回疯马腹上那道明显的伤口也决非偶然,那刺客该是冲着我来的吧,只是我一向人畜无害,哪里来这种不共戴天,随时准备取我性命的仇人?

    “知道了。”董卓应了一声。

    “媳妇!媳妇!你怎么样了?”吕布的声音忽然叫了起来,似是要冲进屋来。

    我微微一惊,那小子若是进屋来见到我如此模样还不闹翻天?

    “吕兄弟,小姐累了,明天再来吧。”樊稠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属下告退!”高高喊了一句,门外便安静了,想来是樊稠拉着吕由退了下去。

    我扬了扬眉,樊稠那家伙倒是越来越懂事了。

    “没事了。”似乎是感觉到我刚刚的害怕,董卓低头安抚道。

    “嗯。”我轻应了一声。

    屋子里又恢复了安静,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出来。

    “仲颖,你怎么了?”被他裹在怀里,紧紧贴着他的身体,感觉到他越来越烫人的体温和越来越混浊的气息,我有些紧张地握了握拳,随即略带了笑意开口。

    从他的外袍中探出头来,我仰头看向董卓,不意外地从他微褐的眸子看到逐渐加深的情欲色彩。

    不由自觉地舔了舔唇,我点燃了最后一把火。

    理智一下子涣散,董卓低头吻上了我的唇,感觉到唇上的湿润和他如雷的心跳,我缓缓闭上眼,感觉到手掌的厚茧轻轻抚上我的背。

    一丝冰冷的空气随着他的大手一同袭上我的背,我忍不住轻颤了一下。

    唇上的温热一下子褪去,我有些迷茫地睁开眼,正好对上董卓的眼睛,他看着我,欲望、懊恼、狼狈,各种神情在他微褐的眼眸中交杂繁复。

    “仲颖?”

    感觉到他猛地一怔,随即他抱着我转身,一把将我推倒在榻上,正在我有些紧张害怕的时候,等待我的,却不是他的体重,而是轻软的被子。

    我有些讶异地看着董卓抬手一把用被子将我裹住,随即便转身离去。

    怔怔地躺在床上,我看着他仓皇离去的狼狈身影,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他竟然还能坚持?明明,他是想要我的吧,可是为什么?

    抬手轻轻抚上温热的唇,他的气息还留在我的唇上,我不禁微微有些迷惘。

    他,真的是董卓么?历史上那个曾经淫乱后宫的董卓?

    他……为什么不碰我?

    这个问题困绕了我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我仍是没有答案。

    穿戴完毕,却迟迟不见铃儿进来服侍,虽然我曾经跟她说过我无需她来服侍,可是铃儿却是一直坚持,今天,她竟然没有来?真的好生奇怪。

    微微一愣,我猛地站起身,直直地冲向铃儿的屋子。

    站在铃儿门口,我平复了一下有些紊乱的气息,猛地推开门。

    “咣”地一声,惊扰了房中的两人。

    铃儿正伺候董卓披上外袍,而她自己则是尚未更衣,白晰的脖颈、丰满的乳沟一揽无余,其上满是青紫的淤痕,可见昨晚的战况有多激烈了。

    呵呵,原来不是不碰,只是不碰我而已呢。

    “铃儿肚子又疼了?”微微扬唇,我有些讥诮地开口。

    “笑笑,你先回房。”皱眉,董卓终于开口。

    做了个深呼吸,我转身离开。

    别以为占了个十五岁的身子,便真当自己十五岁了,竟然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我暗骂自己没出息。

    “小姐,你去哪儿?”樊稠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抬头,看到樊稠正站在我面前,咧了咧嘴,我感觉自己头上的犄角似乎又长了出来,“樊稠,铃儿找你。”

    “啊,真的?在哪儿?”樊稠有些激动地握住了我的手,道。

    “在她房里。”我点了点头,道。

    看着樊稠迫不及待冲向铃儿的房间,我忽然心里有些闷闷的,我果然非良善之辈。

    想了想,我又转身走向铃儿的房间。

    “呵呵,樊稠你来得正好,我正冷备将铃儿收房,今天晚上我请弟兄们喝酒。”刚到门口,便听见董卓的声音。

    收房?我走到门边,不意外地看到微微苍白着脸的铃儿和满面不自在的樊稠。

    “多谢大人,樊稠这就去将好消息告诉弟兄们。”樊稠低了低头,抱拳离去。

    走到门口,樊稠转头看到我,微微苦笑了一下转身离去。

    看到他比较哭还要难看的笑,我呆呆站在门边,心里怪怪的。

    董卓要收铃儿为妾?心里微微有些酸涩,我扬了扬唇自嘲。呆了半晌,正欲离去之时,房内突然有声音传来,我忍不住又好奇心大作,附耳细听。

    “铃儿,有了名份不高兴么?”是董卓的声音,只是冷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

    “铃儿很高兴。”铃儿开口,声音怯怯的。

    “当真高兴?”董卓的声音有些危险地扬起。

    “痛。”房内传来铃儿轻呼的声音,声音略略有些含糊不清,似乎是被董卓捏住了下颌。

    “五年前笑笑带你回来时,我便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如果不是因为笑笑喜欢你,你五年前便已经死了,不要再跟我玩什么花样。”董卓淡淡开口,夹杂着铃儿的低泣声。

    “大人,铃儿不明白……”铃儿啜泣着,却突然大叫一声,似乎被董卓推倒在地。

    “我的坐骑被刺伤,还有昨晚笑笑房外的刺客,你在干什么?想杀了我为你爹报仇?太守大人的千金!”董卓的声音危险极了。

    太守大人的千金?我微愣,我捡回来的女人,是那个被董卓一刀削了脑袋的肥太守的女儿?
    一向自诩聪明的现代人,竟然是引狼入室而不知?

    如此说来,从五年前我救铃儿回来时,便是这场骗局的开始?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铃儿微微颤抖的声音满是不敢置信。

    “是你自作聪明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杀了我?看着我妄想报仇的样子,你一定很得意吧!”铃儿不甘地尖叫起来。

    “你是笑笑坚持要保护的人。”董卓开口,声音淡淡的。

    “笑笑?”铃儿讥讽地笑了起来,“你不怕我杀了她么?”

    “相信我,杀了她,你的下场会比你爹更惨。”森冷的声音,连站在门口的我也忍不住微微颤抖,我几乎可以想象铃儿惨白的脸了。

    不期然地,一阵低低地笑声忽然从房中传出。

    “你笑什么?”董卓的声音,带着莫名的恼意。

    “肮脏的禽兽”,铃儿咬牙切齿地笑道,“你爱上了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你爱上了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

    “闭嘴。”

    “哈哈,你怕我说么?你敢做还怕我说?你爱上了笑笑!你爱上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铃儿冷笑。

    “我没有。”森冷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

    “没有?哈哈,若不是昨晚我留在笑笑房里的那一排毒镖,你们早已做出苟且之事了!”铃儿大笑道,声音比哭还难听。

    “我不会!”董卓咬牙切齿地开口。

    “是,你不会!你当然不会!你不敢触碰玷污那个在你心目中一尘不染、纯洁无暇的神女嘛!”铃儿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所以你只敢在我身上泄欲!所以你只敢骑在我身上叫着‘笑笑’的名字!你这个胆小鬼!胆小鬼!”

    “闭嘴!我让你闭嘴!”董卓大怒,吼道。

    铃儿的声音一下子小了下来,似是被董卓掐住了脖子。

    “不记得了么……昨天晚上……你那么热情地抱着我,吻我……你说……咳咳……你说,我要你,笑……笑……”几近变形的声音硬是从她的喉中挤出。

    我一下子如遭雷击,怔在原地。

    “你想死么?”指骨微微响动,董卓的声音森冷得仿佛是从地狱传出。

    “死?我现在同死又什么区别?”铃儿破碎的笑声令我不寒而栗。

    “死?你不会死。”放缓了语调,董卓淡淡开口,“你做错三件事,第一,你不该选择报仇;第二,你不该利用笑笑;第三,你……不该爱上樊稠,所以现在,你连选择死的权力都没有。”

    一声清脆的声响,是什么东西掷地的声音,碎了。

    随后传来的,是铃儿掩面哭泣的声音。

    “留在太守府安安份份当我的侍妾,不准再靠近笑笑,再敢有异动,我保证你会比死更惨。”冷冷丢下一句话,董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忙躲到一边。

    悄悄躲在廊柱后看着董卓离开,我才缓缓转身,看向屋内。

    屋内,铃儿衣裳不整,狼狈不堪瘫坐在地,满面皆是泪痕。

    在她脚边的地上,是被那只被摔碎的玉镯,樊稠送给她的玉镯。

    她低头,缓缓捡起地上已经碎为几段的玉镯,手轻轻一抖,碎裂的玉镯便在她手上轻轻划了一道血痕。

    缓缓抬头,铃儿看向我,眼中满是怨毒,完全没有平日温柔顺从的模样。

    “你都听到了?”开口,她淡淡地声音满是嘲讽。

    我缓缓点头,面上无喜无怒。

    “我奉劝你早些离开,不然总有一天他会毁了你!”铃儿的神情有怕人。

    离开?扬唇,我笑,“为什么要离开?我要嫁给他。”

    闻言,铃儿一惊,满面的不敢置信,“你要嫁给他?你这个疯子!”

    “为什么不能嫁,他不是我爹,不是我兄长,我跟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为什么不能嫁给他?”我笑,一脸的理所当然。

    微微一愣,铃儿竟是渐渐恢复了常貌,拍了拍裙子自己站起身来,“他不可能娶你。”

    “为什么不?”扬眉,我道。

    “因为”,眼里注入一丝讥讽的笑意,“在他心里你是不可玷污的,所以……他宁可抱着我喊你的名字,也绝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铃儿笑得如哭一般。

    站在原地,我没有反驳,因为我知道,她说的是事实。

    “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他不敢去碰他想要的,你也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铃儿的声音有如悲鸣,“所以,这是一场注定的悲剧。”

    不想再听她哭一般的笑,我转身大步离开。

    注定的悲剧么?只可惜她独独算漏了一点,我并非是那个只有十五岁,什么都不懂的笑笑,在我的身体里,一直存在着一个叫作安若的灵魂!我不可能长吁短叹,我不可能顾影自怜,我只会努力地得到我想要的,不惜一切代价!

    幸福那种东西,明明已经唾手可得,我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媳妇,你去哪儿了,我在房间等了你好久了。”刚到门口,吕布便迎了上来道。

    弯了弯唇,我道,“奉先,我们去吃水晶饺子吧。”

    “啊?什么?”吕布看着我,满脸的问号。

    “昨天你带我出去,结果我喝多了,没有吃到水晶饺子,我们今天补过。”笑眯眯地,我道。

    今晚要收铃儿当侍妾么?笑笑我离家出走,看你还有没有心思玩什么洞房花烛!我笑得阳光灿烂。

    “好。”看着我的笑脸,吕布微微怔了怔,随即点头,轻声答应。

    “不开心?”我扬手照着他胸口便是一拳,“我保证你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

    说着,为表诚意,我从袖袋里取了一块酥饼塞进他嘴里。

    吕布笑了笑,一口吞下口中的酥饼,“好,我带你出去。”

    不知是否错觉,我竟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落寞。

    背着我无声无息地跃墙而出,有吕布护航,果然是万无一失啊。

    这不,才一会儿时间,我又已经大摇大摆地走在大街上了。

    “咚咚咚!”正走着,前头忽然一阵锣鼓喧天,竟是一只迎亲队伍。

    飞扬的乐声,鲜艳的花轿,迎亲的队伍虽然并不奢华,却似乎仍是让大街上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他们的喜悦。

    “媳妇,他们在成亲耶!”吕布拉着我的手大叫起来。

    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连瞎子都知道他们是在成亲。

    “那个新郎官好神气!”吕布一脸羡慕地道,“不过我比较帅,如果我当新郎,一定更神气!”

    我忍不住微微扬唇,仰头看向那身着大红的喜服,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的男子,虽然长得平庸,但也许是人缝喜事精神爽吧,的确有那么几分神采飞扬。

    “媳妇,媳妇,我们跟去看看吧。”吕布拉着我的手,道。

    “不是说去吃水晶饺子么?”讶异地看了他一眼,我道。

    “反正今晚你也不会回去,晚点再去吃吧。”拉着我的手,吕布有些兴奋地快步跟在那支喜队后面,仿佛真的那新郎官便是他自己一般。

    闻言,我微微一愣,他知道我今晚不想回去?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竟是觉得他有些孤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