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大贤良师阴谋起 天下将乱甲子年

章节字数:4301  更新时间:07-07-11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拉着我,吕布眼巴巴地跟着那支迎亲的喜队走了一路,直到所有人都出了城去方肯罢休。

    “原来新郎不是凉州城里的人哪。”看着那喜队缓缓出了城门,吕布一脸失望地叹道,“本来还想看看那轿子里的新娘呢。”

    见他如此模样,我忍不住抬手轻轻拍了他的脑门一下,笑斥,“没出息,大丈夫何患无妻!”

    吕布回头看我了一眼,清亮的眼亮盯着我,连连点头,“嗯嗯,媳妇说得有理,那我们成亲吧。”

    眼前仿佛黑压压飞过一排乌鸦,我懒是再理会他,转身便大步往望月楼走。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刚走了几步,身后,突然传来吕布的声音,清晰无比。

    脑中轰然一响,我如遭雷击,这句话,好不耳熟?!这分明便是三国演义里所记,那号称大贤良师的张角造反时的口号!

    慌忙顿住脚步,我回头一把捂住了吕布的嘴。

    “你刚刚在说什么?”我脑门上冷汗直冒,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他想找死么?

    吕布被我捂着嘴,忙伸手指向一旁的城门,吱吱唔唔地直摇头。

    我失笑,捂着他的嘴可怎么让他讲话啊,看到摇头的样子倒煞是可爱,只是顺着吕布的手看去,我的笑意不由得僵在唇边。

    黑色的城门之上,用白土赫然写着十六个大字:“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再怔怔看去,眼光所到之处,不知何时,每家每户门板之上,皆有两个大字,“甲子”!

    甲子年?!我微怔,缓缓垂下手,细细一算,如今竟已是甲子年了?!按照三国志所记载,那自封大贤良师的张角如今应该已经起兵造反,先犯幽州了。

    幽州此时应该已经大乱了吧。

    只是张角兵犯幽州,这处于边镜的凉州如何会有此等反动口号出现?正想着,一阵马啼声突然间纷乱而至,瞬间由远及近,夹杂着一路上行人慌乱惊叫的声音。

    我皱眉,何人敢在大街上纵马驰骋?!

    “是樊副将!”吕布道,便要大声招呼。

    我忙一把拉着吕布矮身躲在一边,捂住他的嘴,悄悄转身看去,纵马扬鞭在最前头的,果真便是樊稠!

    樊稠没有看我,只是带着那队人马一路快马加鞭出了城,仿佛有什么急事一般。

    “媳妇,樊副将是来找我们的吧。”待他们远去,吕布才一把拉起我,道。

    “不是。”我摇头,如果樊稠果真是因我而来,刚刚我便站在这大街之上,纵使我有心躲避,他也不可能没有看到我,除非他此行的目的根本不在于我。

    侧头看了一眼街道两边的触目惊心的白色“甲子”二字,我心里隐隐不安。

    “姑娘,大师傅做了水晶饺子等您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声音恭敬谦卑得很,“见姑娘迟迟不至,大师傅便命小人来请您”。

    我回头,竟是小狗子,态度比之上回已是天差地别了,想来是宝正的话起了作用吧。

    微微一笑,“好,前头带路。”我道。

    拉着吕布,我一路笑眯眯地想着我的水晶饺子往望月楼跑。

    一路进了望月楼,我们便堂而皇之地直奔厨房。

    “笑笑来了。”淡淡的声音,温和得很,纤尘正在煮着花茶,清香满屋。

    “在下吕布。”见了白衣胜雪,如天人般的纤尘,吕布微微一怔,随即抱了抱拳,煞有其事地自我介绍道。

    “叫我纤尘便可。”点了点头,纤尘笑着沏了花茶放在我手里。

    捧着那精致的杯子,我低头缓缓啜饮一口,温暖熨贴的感觉从喉间一直滑到腹部,刚刚一路跑来的冰寒之气顿减不少。

    “你便是笑笑的小相公奉先?”不曾厚此薄彼,纤尘笑着转身也递了杯花茶在吕布手里,笑道。

    “你知道我?”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吕布站起身来,“媳妇有跟你说过我么?”

    “嗯。”眼里微微闪过一丝笑意,纤尘点头。

    “真的?真的?媳妇都说我什么了?”吕布一脸的迫不及待。

    “她说……”纤尘笑了笑,看向我。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我还能说什么,无非便是当初如何欺侮那个小药罐了。

    懒得听他们废话,我自动自发地站起身,取下一早热在蒸架上的水晶饺子,夹了一只,热呼呼地咬了一口,美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喝茶,吃饺子,我乐滋滋地不知今夕是何夕。

    “天色晚了,你们不回去?”纤尘看我一脸的乐不思蜀,提醒道。

    吕布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没有吱声。

    拍了拍吃得有些撑的腹部,我摇头。

    “宝正,带姑娘去客房。”没有多问,纤尘微微扬声道。

    “媳妇,我就睡在隔壁,有什么事叫我。”随宝正站在门口,吕布不放心地嘱咐。

    我点了点头,便走回一早准备好的房间。

    轻软的棉被,屋里点着纤尘独有的檀香,我深深吸一了口气,和衣躺下,正欲吹灭烛火,一道人影突然闪进屋来,黑衣蒙面。

    我抿了抿唇,看向站在我面前的黑衣人。

    “铃儿。”我轻轻开口。
    那黑影微微一怔,半晌没有动弹。

    虽然黑衣蒙面,但我知道,必是她!

    铃儿的身手我不清楚,但我清楚的是,我显然不是她的对手。

    想必董卓此时正在太守府前厅与众人饮宴,铃儿是想趁此时潜入望月楼来杀了我,再回去若无其事地当她的侍妾。

    她……是这么想的吧。

    “笑笑若死在望月楼,你以为仲颖便不知道凶手是你了么?”微微弯了弯唇,我道,轻握着锦被的双手微微有些汗湿。

    “我想我低估你了”,那黑影终是开口,抬手拉下蒙面的黑巾,顿了顿,又道,“你真的是我守了五年的小姐么?”眼中没有了平日的温柔和顺,铃儿的眼神如刀锋一般锐利。

    低了低头,我有些想笑,“铃儿又岂是笑笑保护了五年,那个温柔和顺,手无缚鸡之力的铃儿?”

    铃儿抿了抿有些苍白的唇,“如果可以,我希望我是。”说话间,她手中的利刃便已闪着寒光直直地向我刺来。

    慌忙侧身闪过,我有些狼狈地跌倒在地,慌乱中,我双手下意识地从怀中掏出一直放着的金弓银箭。

    单膝着地,我反身搭箭拉弓,银色的箭头直指铃儿,“别动。”咬牙,我低低地开口,手心全是滑腻的冷汗,如果一击不中,我怕是再无还手之力了。

    铃儿眼中闪过一抹讥诮,未曾做半刻停留,手中的利刃便又向我招呼来,在她眼中,这金弓银箭是董卓送我的生日礼物,不过是孩童的把戏而已吧。

    她,是执意要取我性命。

    咬唇,我猛地松开右手紧拉箭弦的食指,银色的箭身在空中划过一道细细的银丝,风一般射向铃儿。

    “啊!”痛呼一声,铃儿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满面的不敢置信。

    她是不相信我能够伤了她吧。

    虽然房间很暗,但我知道铃儿定然是被我伤了,眼神微微一黯,右手轻旋,裹着那根轻丝,我咬牙收回银箭,再回头时,铃儿阴寒的双目已在眼前,有什么温热液体滴落在我的面颊,带着腥甜的气息。

    是血。她的血?亦或是……我的血?

    好快的速度!我大惊,凭我这点三脚猫定然是难以逃出生天了,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奉先!奉先!救命啊……”握紧手中的银箭,没有犹豫,顾不上形象,我张口便大叫起来。

    抵在我喉间的利剑一下子顿住,铃儿微微一愣,似乎是想不到前一刻我还拼死反抗,下一刻我竟然如此不顾颜面地大声呼救。

    但铃儿只是微微愣了一瞬,那剑便已直直地向我的脖子招呼过来,“闭嘴,别白废力气了,就算董卓此刻赶来,他也只能看到你死在我手中的这一幕而已!”铃儿冷冷的声音带着悲怆的笑意,“他会因你的死而痛苦一辈子……一如他当初杀了我爹一般!”

    但也只是那一瞬间而已,便已有人纵身而出,凭空一剑隔开了铃儿致命的攻击。

    “媳妇,我来了!”大吼一声,吕布英勇现身。

    我吁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动弹,颇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呵呵,从来没有感觉过吕布那一声“媳妇”竟然如此动听。

    铃儿恨恨地瞪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少年,拉上蒙面黑巾,提剑便刺,两人斗作一团,只几个回合,铃儿便已明显不支。

    我正坐在地上看他们“乒乒乓乓”打得如火如荼,铃儿狠厉的眼神突然之间透过吕布直直地看向我,一排泛着寒光的飞镖便已直直地向我射来,我瞪大双眼,眼睁睁看自己快变成靶心,却已经来不及闪躲。

    千钧一发之即,突然一柄长剑凌空一挥,飞镖便已尽数被击落在地,吕布跃身而来,伸手一把将我护在怀中。

    趁着吕布为救我而分神,铃儿纵身便跳出窗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我有些惊魂未定地看着吕布,不愧为以后三国著名的悍将,果然身手了得。

    “啊!”猛地张口,吕布一声惊叫吓醒了我。

    “怎么了?”我愣愣地看着吕布大惊失色的模样。

    “你……你受伤了?”声音微微轻颤,吕布一手抚上我的额,染上的一抹殷红。

    我拉下他的手细看,果真是血,只是我额前并无疼痛之感,不由得伸手摸了摸,随即笑道,“不是我的血。”

    吁了口气,吕布眼睛亮亮地看着我,叹道,“能够伤了那黑衣人,媳妇功夫果真了得。”

    我弯了弯唇,吕布的夸奖,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吕布耶,虽然知道这夸奖带了太多的水分和主观因素,但我仍觉十分受用。

    “发生什么事了?”说话间,被房中的打斗声吵醒的小狗子推门进来,惺松的睡眼在看到我额前的血迹时不由得转为惊慌,“姑娘受伤了?”

    “没事,受伤的不是我。”点了点头,我开口,算作对小狗子关心的回应。

    “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狗子拍了拍胸口,一脸的庆幸。

    我点了点头,正想送客休息,门“吱哑”一响又开了,是宝正,正提了灯笼走进屋来,“小姐?你受伤了?”在看到我额前那一声颇为惹眼的血迹之后,宝正立刻惊叫一声,一脸的惊慌失措,表示了十二万分的关切。

    闭了闭眼,嘴角抽搐了一下,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一些,“受伤的不是我,我没有事”,再度开口,我道。

    “啊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宝正点了点头,吁了口气,忙道。

    轻轻叹了口气,我准备再度送客休息,一阵细微的响动轻轻传来,门又已经悄无声息地开了,我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白衣男子,叹气,再度重申,“我没事,受伤的不是我。”

    “我知道啊。”带了微微的笑意,纤尘仍是一脸的温和。

    低咒一声,顾不得满屋子的人,我直接窝在吕布怀里闭上眼便去会周公,累死我了。

    吕布只得扶了我躺回床上,正在我微微有了些睡意之时,楼下的街道突然传来一些奇怪的吵嚷之声,我猛地瞪大了双眼,没有了睡意,莫不是董卓来接我了?

    他发现我不在太守府,所以来接我了?呵呵,我就知道,自他从胖大娘手里抢回我开始,自他替我取名为笑笑开始,他便从不曾让我一个人,甚至于从不曾让我离开他的视线太久。

    因为他说,这个世道不安全。

    在这个不安全的世道,有董卓在我身边呢。微微弯了弯唇,我站起身,便要去看看。

    纤尘脸色却是微微一变,伸手拦住了我。

    “怎么了?”我抬头,看向纤尘,今天的他有些怪异。

    “没什么,你不是困了么,早些休息吧。”一脸温和地,他开口。

    我摇了摇头,“我出去看看就好。”

    “明天回去吧,今天太晚了,而且……”微微顿了顿,纤尘笑道,“明天早膳我会做酒酿圆子。”

    酒酿圆子?我微微吞了吞口水,随即还是有些困难地摇了摇头,食物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坚决不被收买

    “……还有桂花酿。”纤尘微笑着补了一句。

    桂花酿?!纤尘一直藏着不让我染指的桂花酿?!吞了吞口水,食物的诱惑让我不由地主地点头。

    笑了一下,纤尘转身回房。宝正留下了手中的灯笼便拉着小狗子一起随着跟了出去。

    看他们离开,吕布抬手用袖子试净了我额前的血迹,便也走到门口,忽然转身看向我,“媳妇,我就在门外守着,你别怕。”说完,不待我开口,便反手带上了房门。

    透过微微摇曳的烛火,我看到那个比同龄少年显得要高大的身影微微矮了矮,盘腿坐在我门口,心里不由自主地一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