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接皇命董卓发兵幽州 违心意樊稠吐露实情

章节字数:5120  更新时间:07-07-11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路回到太守府,吕布再没开口。

    难得地不见他吵吵嚷嚷的声音,我当真有些不习惯。

    “小姐回来了!”刚到府门口,守门的侍卫一见我便大声嚷嚷起来。

    “小姐回来了?!”只听得樊稠的声音从府中一路响起,不一会儿便已跑了出来,在府门前迎接。

    我和吕布站在府门前看他们一脸的大惊小怪,不过是一夜未归而已,至于如此夸张么?

    “小姐,你可回来了,快些进府吧。”樊稠一脸的如释重负。

    我有些狐疑地看了吕布一眼,便同他一起随樊稠进府。

    “小姐。”进了府门,便见铃儿一脸恭顺地站在院子里轻声招呼。

    我微微扬了扬眉,看她如此模样,当真无法将她与昨夜那个黑衣蒙面、欲置我于死地的杀手联系在一起呢,只是在这太守府,她还是不敢明目张胆地伤我吧。

    “漱洗用具,早膳毕已备妥,请小姐进房漱洗。”仍是一脸的恭顺,铃儿低头道。

    “不用了,我已经用过早膳了。”摇了摇头,我转身直奔董卓的屋子。

    昨晚我不敢面对他,不敢面对那个能够淡然而随手取人性命的他,所以我选择逃避。只是在望月楼,我想了一夜,与其让藏在心中那些血腥晦暗的想法渐渐发霉腐烂,两相猜疑,不如向他坦白自己的想法。

    告诉他,我不喜欢他杀人。

    告诉他,我已经不是孩子。

    告诉他,我是真的喜欢他。

    告诉他,我想与他在凉州厮守一生。

    “小姐!”身后传来樊稠略带紧张的声音。

    回头看他一眼,“怎么了?”见他如此奇怪,我下意识地问道。

    “没有……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大人不在房中。”樊稠避开我的目光,道。

    “不在房中?那他去哪儿了?”皱眉,我道。

    “大人一早便带兵出城演练去了。”铃儿不急不缓地开口。

    又是演练?!这十几年来,董卓一手培养起来的兵马已是兵强马壮,他真的志在夺取天下么?

    没有理会他,我径自往董卓房里走。

    进了房门,我四下看了看,整个房间的摆设我摸得甚至比董卓自己还清楚,忽然想起那部找了十几年还没有找出来的手机。

    不死心地翻箱倒柜又找了一遍,我终是累极转身靠在榻上兀自发笑,董卓还真是藏得隐蔽呢,算了,事到如今,连心都沦陷了,手机找不着也无所谓了。

    双手自动自发地从腰间的绣袋里掏出纤尘一早准备的桂花酿轻轻啜了一口,我忍不住眯了眯眼,呵呵,果然醇香无比。

    头脑一阵昏沉,抱着薄被,我竟是不自觉地沉沉睡去。

    半睡半醒中,似乎被什么魇住了,头脑一直昏昏沉沉。

    “三国似梦天下乱,自在飞花逐水流,一缕香魂随风逝,凉州铁骑入京都……”

    “何处来,何处去……何处来,何处去……”

    牵着一头小毛驴,那个青衣童子离去的背影,一切仿佛电影的倒带一般在我脑中重现。

    我猛地睁开双眼,额前冷汗涔涔,手心里也是汗湿一片,这才惊觉自己竟是做了梦恶一场。

    抬眼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

    已经入夜了么?看来我这一觉睡得真沉。

    抬头按了按有些酸痛的额,我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还握在手中的小巧酒瓶,我的酒量一向不差的,虽然算不得千杯不醉,十几杯还是不成问题的,怎么这桂花酿只是轻轻抿了一小口便这么厉害,足足让我睡了一整天?

    心下隐隐有些不安,我忙下了榻,脚步有些虚浮地出了门,刚出房门,便见樊稠一脸不安地在门口走来走去。

    “樊稠。”抿了抿唇,我突然开口道。

    樊稠似乎被我吓了一跳,随即回过神来看向我,有些讷讷地道,“小姐醒了?”

    “睡了一天,都有些饿了,你知道我最怕饿了,午膳时怎么不叫我起来。”隐下心里的不安,笑了笑,我道。

    樊稠看了我一眼,没有吱声。

    “仲颖呢?还没有回来么?”看了樊稠一眼,我问。

    樊稠的脸色微微一变,我心下有了些数,难怪今日回府便一直没有见到他,如今想来,从我一进府门开始,樊稠便是面有异色的。

    “仲颖不在府中?”有些试探地,我道。

    “樊大哥。”正在樊稠张口欲说时,铃儿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我回头,看向走廊拐角处,铃儿正一脸怯怯地站着,晚风吹过,拂起她鬓角的乱发,我见犹怜。

    只可惜,虽然这一招在我眼中看来可笑至极,但我却是在樊稠眼中看到了不折不扣的怜惜。

    樊稠终是没有吱声。

    “铃儿,见过仲颖了么?”笑眯眯地,我干脆直接问正主儿。

    “大人的行踪,又岂是铃儿能知道的?”一脸的柔顺,铃儿道。

    “铃儿不是仲颖房里的人么?仲颖这么疼你,你又岂能不知?”看了樊稠一眼,我道。

    果然,铃儿脸色微微苍白起来。

    看来董卓说得果然没错,铃儿最大的错误便是对樊稠对了真心,所以这便是她的软肋。

    如果你确定要做一个亡命之徒,那么切记要管好自己的心。

    否则,便会万劫不复。

    “仲颖在哪儿?”微微咬了咬牙,我道。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起来。

    庭院里一片寂静,带着初春的鸟呜。

    “朝廷昨夜来了紧急文书,逆贼张角兵犯幽州,幽州危急,要大人带兵前往相助!”半晌,樊稠终是开口道,“大人一早便已带兵出城了”。

    一早便已出城?

    眼神微微一凝,我森然开口,“为何要骗我?”

    樊稠看了我一眼,忙道,“不要责怪铃儿姑娘,她只是不想你担心而已,而且大人也的确下令暂时不要跟小姐提起此事的。”

    看了一眼站在我面前阴晴不定的铃儿,我强行抑住心里面的慌乱,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开口,“铃儿,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对不对?你还做了什么?”

    铃儿看了我一眼,没有开口。

    “铃儿,就算五前来你从未真心对我,但五前年,在地痞手里救回你的我是真心的。”语气带了一丝慌乱,我一手捉住她的衣襟,“告诉我,你还做了什么?”

    嘴角微扬,铃儿温柔的表相终于有了些裂缝,“纯儿,是我的妹妹。”

    微微一愣,我错愕地看向铃儿,“你说什么?”

    “纯儿……那颗挂在城墙上的人头,是我的妹妹啊!”眼里满是不可遏制的恨意,铃儿反手一把抓住我的肩,大声道,声音尖锐得可怕。

    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我手脚冰凉,“所以?所以……”

    “大贤良师救了我们姐妹,若不是他,十二年前爹爹惨死于董卓那狗贼手中时,我和纯儿早已流落街头!”铃儿尖叫,眼中满是令我心惊的恨意。

    我怔怔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爹惨死于这狗贼手中,我忍辱负重,不惜委身于他,却不料这狗贼竟是一早便知我的企图,污了我的身子不说,还将我软禁于此,妹妹为了救我……如今,她的人头便在城墙上挂着!董卓!董卓!董卓!”铃儿尖叫着,面容扭曲得可怕,“我要他死!我要他死无葬生之地!”

    我呆呆地站着,任凭她将我的肩抓得生生地疼。铃儿是张角的人,那么董卓如今的一举一动,张角定是了如指掌,此次一行,董卓岂不如同自寻死路?怎么会这样,就算是死,董卓也不该是这个时候死啊?

    莫非是因为我?因为我的出现,所以才打乱了历史的进程?一心想改变董卓的命运,殊不知,我的出现,带给他的,竟是噩运!

    如果不是因为我这莫名其妙的“神女”,董卓便不会与那胖太守结怨,如果不是因为我,董卓便不会杀了那太守,如果不是因为我,便也没有铃儿的复仇!这一切……终究,竟都是因我而起!

    “媳妇!”耳边一个熟悉的大喊声,下一刻,我肩上的疼痛便消失了,呆呆地抬头,对上了一双清亮的眸子。

    “奉先……”微微颤抖着,我捉住了他的袖子。

    “媳妇,你没事吧?”吕布紧张地看着我,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见没有伤口,才放下心来。

    “奉先,去幽州,帮我救仲颖。”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我紧紧握着他的手,道。
    吕布微微一愣,随即低头看我。

    “奉先,帮我救仲颖,好不好?”顾不上其他,我一径地恳求。事到如今,我能求得动,并且有能力救仲颖的,唯剩眼前这个口口声声唤我媳妇的少年了。

    “好。”喉头轻轻动了动,吕布终只是点了点头,轻声吐出一个字。

    说话间,樊稠竟已从马厩牵了两匹马来。

    “我陪吕兄弟一起去。”将手中的马缰递给吕布,樊稠道。

    “樊大哥!”铃儿一惊,叫道。

    樊稠没有回头,径自翻身上马。

    “幽州此行,必死无疑,樊大哥何苦陪那狗贼共赴黄泉!”铃儿握拳大声道。

    “大人阵前有难,身为大人的副将,我樊稠焉能不在左右。”缓缓开口,樊稠的声音分外地低沉。

    “樊大哥……不要去……”咬了咬唇,铃儿再度相劝,倔强如她,声音竟是带了微微的恳求。

    “铃儿小姐。”樊稠突然开口,声音微微有些怪异。

    铃儿仰头望着樊稠骑在马上的背影,微微一愣,“小姐?”声音略略有些颤抖。

    “对,樊稠理应唤您一声小姐。十二年前,我是你爹的副将,你爹被杀时,我便抱着笑笑小姐站在一旁,但我非但没有为你爹报仇,还投入了董大人麾下为其效力,如今铃儿小姐若想算清仇人,樊稠亦可算一份。”

    坐在马背上,樊稠低低地开口,声音分外痛楚。

    铃儿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轻颤着无法开口。

    “此次幽州一行,若樊稠身首异处,便也算了结了小姐的心愿,为你爹报了仇!”语毕,樊稠扬鞭大喝一声,绝尘而去。

    回头定定看了我一眼,吕布也翻身上马,“媳妇的话,奉先一定做到,就算是拼了性命,奉先也会带董卓回来见你。”

    看着他,我心里没来由地一慌,下意识地捉住他的手,有些强横地开口,“我要你一起回来!”

    “好!”眼睛微微一亮,吕布重重点头,“我听媳妇的。”说着,调转马头,狠狠一夹马腹,便向远处奔去。

    “我会留着性命回来娶你当媳妇,一定!”远远地,传来吕布的大吼的声音。

    怔怔看着他随着樊稠一起消失在夜幕之中,我回头望向铃儿,见她竟是泪流满面,左手微微握拳。

    半晌,她轻轻摊开手掌,掌心之上,一片鲜血淋漓。

    她望着我,缓缓垂下手,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发出几声轻脆的声响。细细看时,却是几片沾染了血色的断镯,在月光映照之下,那几片锋利而晶莹剔透的断镯之上染满了鲜红的血液,分外的妖艳。

    那该是樊稠送她的手镯,那一日却被董卓摔碎了,不想她竟一直留在身边。

    “你该死。”怨毒地看着我,铃儿狠狠开口,表情愈显狰狞。

    “你告诉我董卓有难,不就是料定我会求吕布去救他,料定我会孤身一人死在你手里?”淡淡看着她,我道。

    “既然知道,何苦如此?”铃儿微微一怔,随即上前一步,举剑相向,道。

    “一如你的处境,两难。”望着她,我开口,“报了杀父之仇又如何?不过白白枉送了你妹妹和她所爱之人的性命,还有你……樊稠也会离你越来越远。”

    “樊稠背叛我爹,是我瞎了眼才会喜欢他!他也该死!”铃儿红了眼睛,咬牙厉声道。

    “那你为何要哭?如今董卓在幽州生死未卜,而我,也已在你手里孤立无援,你该笑才对,为何要哭?”

    铃儿恨恨地望着我,不再开口,只是提剑便向我刺来。

    见她已下了杀心,招招致命,我只得四下闪躲。

    “铃儿,惊醒了府里的人,你未必能取我性命!”一边闪躲着,我大声道。

    “那你叫啊,把大家都吵醒。”提剑直刺,铃儿开口,带着淡淡的讥讽。

    我微微一愣,说不清为何,竟是有些胆寒。

    不一会儿,府中之人便均已被吵闹之声惊醒,纷纷提了灯笼出来。

    “铃儿你干什么?!疯了吗?!敢杀大小姐!”见我逃得狼狈,几个胆大的家丁不由得上前大声喝斥道。

    铃儿冷冷一眼瞥去,厉声道,“是我疯,还是你们疯,我才是大小姐,你们这群无胆鼠辈却由着他们杀我爹,夺其位,非但不为其报仇,还留在这里伺候那杀人凶手,由着他鸠占鹊巢!”

    随后赶来的老管家闻言微微一愣,提起灯笼细细看了一阵,“大小姐?”

    铃儿挥剑指向众人,冷笑,“终于认得了?”

    “管家,你莫不是老糊涂了?这不是小姐的丫头铃儿么?”一个年轻的家丁道。

    “当年太守大人被杀,大小姐和小小姐又都没了踪影,老奴当真不知两位小姐还在人世啊!”老管家一下子跪倒在地,涕泪纵横,泣道。

    “纯儿不在了,只有我还活着,活着回来取你们的狗命祭奠我的爹和妹妹!”铃儿冷冷开口。

    “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啊!”不知是谁先开了口,随即地上竟是趴了一片。

    一时之间,府门之前,竟是一片求饶之声。

    “奴才们都唯大小姐之命是从,求大小姐饶了奴才们的贱命啊……”

    我微微怔在原地,看铃儿满脸讥诮的神情。

    从一开始,她便知道府中的仆役们会如此吧,乱世之中,为求苟全性命,他们又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呢?当年董卓杀了那肥太守之时,他们不也一声未吭,便乖乖归顺了么?如今,只不过是重复当年做过的事情而已。

    如今十几年过去,除了那老管家之外,府中又有几人真的能认出铃儿来?只是为了保全性命,认谁做大小姐对他们而言,也是一样的。

    “真是贱命呢”,冷笑,铃儿看向我,“杀了她吧,替我杀了她,替我爹和妹妹报了仇,你们就可以继续保留你们的贱命了。”

    语毕,众仆役竟是齐齐看向我,眼里满是残忍疯狂。

    我后退几步,看着眼前这些平日里对我皆是恭恭敬敬,连喘口气都不敢大声的仆役们渐渐向我逼近,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惧爬上心头,真是可笑,自认被磨成人精的我如今怎么连最基本的人心都忘了,果然是被保护过度了么?

    果真是到了孤立无援的境地了么?

    正在此时,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极清脆细微的响动,那叮铛作响的声音一如那天界的梵唱一般。

    “董大人的死还是未知之数,你们便敢如此明目张胆伤了他的宝贝,就不怕他日,你们的死状比今日恐怖百倍么?”温和的声音,如冬日温煦的阳光一般缓缓传来。

    众仆役闻得此言却皆是心中一寒,抬头看向声音的来处,府门外,正有一个白衣男子缓缓走来,柔和的眉,柔和的眼,整个人如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明明白衣胜雪,却偏偏和暖如风,行走之处,不沾一丝纤尘,一路走来,左脚脚踝上系着的银链叮铛作响,那如梵唱般的声音便由此处传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