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古今救美英雄事 笑面阎君锋芒显

章节字数:4791  更新时间:07-07-11 09: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绝纤尘?

    “望月楼的厨子来我太守府有何贵干?”见众仆役皆面有惧色,铃儿出言讥讽。

    我转身,微微扬眉,见纤尘踏着月色而来,仿若在自家后院闲庭信步一般,那样的气度,又岂是一个厨子所能拥有的?

    自三年前认识他开始,他便是一脸的温和,从未见他脸上缺了微笑过,那一张笑脸,仿佛与生俱来,又仿佛一张已经长在脸上的面具,偏偏那一份微笑却是那样的温暖而深得人心,令人忍心不住地贪恋那份温暖。

    “笑笑,我做了千层糕,可想尝尝?”浑不将铃儿的讥讽放在耳中,他缓缓走来,在我面前站定,伸手轻柔地将我略显狼狈而凌乱的发丝勾到耳后,微笑道。

    抬头看他一眼,我扬了扬唇,“想必和桂花酿一样美味呢。”

    若不是那杯桂花酿,我岂能只一口便不省人事,浑浑噩噩直到天黑,错过留下董卓的最佳时机!导致如今这局面!

    绝纤尘,他究竟是谁?

    铃儿潜伏在我身边五年,只为复仇。

    而他,绝纤尘,开了这望月楼,却又是为何?我一向疲于揣度人心,只是如今,若无防人之心,便是被吃干抹净,连骨头都不剩一根,也只能是自讨苦吃,怨不得天。

    眸中的神色微微黯然,纤尘面上温和不变,“不要任性,你是想随我回望月楼吃千层糕呢?还是留在这太守府被撕成碎片?”

    仰头望着纤尘雷打不动的温和表情,那一刻,我甚至在想,如果我此时真的留在这太守府被撕成碎片,那么便万事皆休了,历史的兴衰成败也再与我无关……

    这样,是不是比较好?

    可是我没有。

    “纤尘做的,一定好吃。”仰头,微笑,我终是缓缓开口。

    我想再看一眼董卓,再看一眼那个历史上臭名昭著,却偏偏待我极好的人,那个我第一个想嫁的人。

    还有吕布,那个总是口口声声唤我媳妇的少年,若他此回拼了性命带回董卓,却见不到我……会不会失望?

    赞许地替我掸去衣裙上的灰尘,纤尘眼中是满得快溢出来的温柔,“听话的好姑娘”。

    “还等什么?!杀了她!”铃儿见纤尘旁若无人的模样,不由得气急大叫。

    众人略略迟疑了一下,终是提起刀剑围上前来,欲置我于死地。

    “唉,上天有好生之德,杀人终非好事。”纤尘轻轻一声叹息,不沾半点尘埃,满目悲天悯人的温和神情,恍惚间令人以为天神临世一般。

    许是急于在新主子铃儿面前表现,许是求生的信念作祟,恶从胆边生,一个年轻的家丁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便直直地向我刺来。

    我立于纤尘身畔,并未闪躲,直直地看着那匕首闪着寒光向我刺来。

    唇边仍是温和,纤尘面色未变,轻轻抬手,我看不清他是怎么出手的,但只是一个瞬间,那家丁便已躺倒在地,双手捂着脸惨叫起来,紧捂着脸的十指之间竟是有血水缓缓渗出……

    凄厉的惨叫声在这暗夜的太守府愈发地令人心惊。

    不一会儿,那惨叫声便戛然而止,那家丁双手僵直下垂,再不动弹。

    院子里冷不丁地有抽气声响起。

    那张脸,溃烂得可见森森的白骨,其间流动的,是腥臭的血水。

    庭院里静寂得有如坟场一般,再无一丝声息,众人皆愣愣地看着眼前那一袭白衣,宛如天人般的男子,无法想象这样温和的男子下手怎能如此狠厉?

    “真是罪过。”温和的声音伴着初春微凉的晚风轻轻响起,温和得令人胆寒。

    铃儿怒目而视,却不敢再作造次。

    “千层糕快凉了,走吧。”纤尘轻轻拉起我的手,便向府门外走去,全然不顾众人或恐惧,或不甘的目光。

    我们就这样在众人的目光下堂而皇之地步出了太守府。

    随纤尘踏出这住了十二年的太守府,明明是暂离了危险,但我却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

    如果我早一些知道日后还将面临些什么,如果我早一些知道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那么今日,我想我会选择死在这太守府,选择作一个历史的观众。

    “你是谁?”跟随着他的脚步,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我侧头看他,终于开口。

    “笑笑的专用厨子,纤尘。”带了一丝笑,他回头看着我,一本正经地开口,甚至是带了一丝宠溺。

    只是他一向温暖的笑意在此时的我看来只剩冰凉。

    “笑笑不敢。”低了低眉眼,我淡声道。

    单手挑起我的下颔,他细细凝视着我,左手轻轻画过我的眉,“笑笑怎么不笑了呢?”

    仰头,我微微弯唇。

    “你的眼睛,没有笑。”望着我,纤尘开口,眼里带了一丝怜惜,只可惜此时的我已经分辨不出他何为真心,何为假意了。

    望着眼前的他一脸的儒雅,这样的男子,谁又能想到他下手竟可以那般的狠厉呢?从来都知道这个男子并不简单,只是却从未想过他会如此令人胆寒。

    他,究竟是谁?

    拉了我的手,一路回到望月楼的厨房,纤尘按着我坐在椅子上,转身在架上拉开一屉蒸笼放在桌上。

    “试试看,按你上回说的方法做的。”看着我,纤尘笑道。

    隔着雾气蒸腾的朦胧,我伸手拿了一块糕点,晶莹玉润,漂亮极了,轻轻一口咬下,本该是香气四溢,只是此时吃来,却如同嚼蜡。

    董卓与吕布在沙场生死未卜,我却在这里束手无策,而他们如今所面临的危险,却都是由我一手带给他们的。

    莫非……我便是那传说中的祸水。呵呵,真的好苦。

    “你在恨我?”冷不丁地,纤尘走到我身旁坐下。

    我没有看他,没有回答。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恨我。”淡淡的声音,说不出的冰凉,说不出的温和。

    我蓦然抬头,站起身,一脚踩在凳上与他平视,“铃儿是为了报仇,但你,你又是为了什么非要董卓去送死?!”咬牙,我道。

    看着我,他温和的眼眸微微一紧,“他必须死。”

    “为什么?你有什么权力去判定一个人的生死!”咬牙,我恨恨地开口。

    “因为,他是天煞孤星。”
    我一怔,随即忍不住地想笑,哈哈,天煞孤星?就为了这么个可笑至极的理由,就要董卓去死?!就为了这么个可笑至极的理由?

    “他命格带煞,如若不除,死的,便不只是那些被他克死的亲人,天下,将因他而大乱。”纤尘平静地看着我,道。

    “若果真如此,那我,为何不死?我,可是在他身边整整待了十五年!我为何不死!”笑出了一脸的泪水,我有些失控地大吼。

    只一句天煞孤星,便要一个人付出生命的代价?天下就算大乱又如何,历史早已记载的事实,如何又必须由董卓一个人承担恶名?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因为,你是董卓的克星。”看着我,纤尘淡淡开口。

    笑意一下子止在胸腔,只剩下满心的空洞,我怔怔地抬头,看向纤尘。

    克星?

    “铃儿是劫数,但此劫由你带来,你,便是董卓的克星,命中注定,董卓将因你而死。”

    忽然想起郭嘉所说,在我穿越的那一天,他师傅曾看到天降异象。

    莫不是这绝纤尘也懂夜观天像?真是讽刺至极,我微微扬了扬唇,面上有些苍白,“如此说来,纤尘你三年前出现在凉州,也并非偶然么?”

    眼神微微一闪,纤尘终是开口,“的确,十五年前天降异像,但我并未加以留意,只是三年前帝星突然黯淡,与帝星遥遥想对的孤星却是寒光大盛,那颗星所在的位置便是凉州。”

    “然后呢?”看着他,我似笑非笑,想知道他还能说出多少的惊人之语来。

    “孤星现世,天下必将大乱,只是,我却发现孤星之外有紫气升腾,牵挂着它,令其隐忍难发。”看着我,纤尘继续道。

    “那便是我,十五年前天上所降下的异象?”嘴角仿佛挂了千斤这重,再也飞扬不起来,我的声音忍不住有些轻颤。

    “是。”简单一个字,仿佛将我打入地狱,“董卓注定因你而死,这是命。”

    “我不信。”手脚冰凉,我平静地说完,跳下凳子,转身便要离开。

    克星?我安若,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这种命格之类悬乎的事情,我为何要信?我为何要信?!

    我不信!

    白色的衣袖微扬,纤尘伸手拦住了我,“你不可以离开。”

    仰头直视他,我咬牙,“你想囚禁我?”

    “出了这望月楼,铃儿等着取你性命呢。”手臂微屈,他竟是一手将我拥入怀中。

    我伸手想推开他,却使不上半分力。

    温暖的手指轻轻抚上我的面颊,他拭去脸上冰凉的泪珠,容不得我挣扎,“一切都结束了,随我回洛阳吧,我会做最好吃的东西给你吃。”

    狠狠咬牙,我默不出声。

    “董卓一死,天下安宁,不好么?”温暖的食指抚过我的唇,他诱哄一般轻声开口,声音如往常般温和似水,如今听来却是残忍如刀。

    董卓是否作乱还是未知之数,我那样尽力地想留在他在凉州,可是你们,你们为何偏偏要来招惹!

    眼中染上一抹冰寒,我咬牙嗤笑,“即是命,便是天所定,天下要乱,便注定会乱,如今这汉朝天下宦官当道,就算董卓会死,天下也未必安宁!”

    纤尘难得地有些讶异,随即又恢复了淡然,“你知道些什么?”

    我冷笑,“绝纤尘,你究竟是谁?”

    “回洛阳你便知道了。”绝纤尘淡淡开口,伸手想要抚上我的脸。

    我后退一步,他的手僵在空中,随即不可置否地收回手去。

    “王大人。”门外有人恭敬地道。

    王大人?

    “进来。”绝纤尘看了我一眼,道。

    进来的是宝正,见我也在屋内,不由得迟疑了一下,“姑娘……”

    我抿了抿唇,将头甩向一边,铃儿、纤尘一个个都来头不小,甚至连宝正也并非一个普通的店小二。

    原来,早在我浑浑噩噩享受幸福的时候,一切便都已经仿佛黑暗中的一张大网般缓缓张开,只待时机成熟,便一网成擒……

    “无妨,说吧。”纤尘在一旁坐下,道。

    “我刚刚得到消息,董卓在幽州边境遇到张角伏击”,说着,宝正看了我一眼,又道,“虽然董卓以一当十,但人数悬殊太大,情况危急。”

    我微微一愣,蓦然看向宝正。

    “很好,收拾一下,准备返回洛阳。”点了点头,纤尘道。

    “是。”宝正抱拳领命,随即转身离去。

    看着宝正离去的背影,我狠狠咬唇,绝纤尘定是认为历经三年谋算的计划已经借由铃儿的手完成,认为董卓必死无疑,所以准备打道回府了吧。

    我没有再看他,转身便要离开。

    “去哪儿?”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腕,绝纤尘道。

    “幽州。”

    “不行。”他拒绝得很彻底。

    我不可思议地瞪向他,“你是谁?你是我的谁?你有什么立场阻止我离开?”

    一向温和的眼睛微微一黯,纤尘看向我,“相信我,随我回洛阳是最好的选择。”

    “别逼我恨你。”狠狠咬牙,我瞪着他。

    他没有开口,只是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一截竹罐。

    我忍不住后退一步,有些戒备地看着他。

    “我想你喝了这个,或许你会没有那么痛苦。”纤尘看着我,抬起手,道。

    “是什么?”看着他,我忍不住地从心底生出一丝寒意。

    “我配的药,可以让你忘了一些事情。”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竹罐,纤尘道。

    我有些恐惧地瞪大双眼,忘记?失忆么?忘记董卓,忘记吕布,忘记过去……甚至是忘记眼前这绝纤尘……然后行尸走肉,如同一具活死人?

    “笑笑,你想随我回洛阳当司徒夫人,或者,你想喝下这罐药?”抬头,纤尘看着我。

    司徒?王大人……东汉末年的王司徒?王允?!

    我心里空得可怕,可是却又是忍不住地想要大笑,王允!绝纤尘居然便是王允!历史上董卓的死对头!

    又是一个选择题么?

    为什么我非得做这该死的选择题!

    心里做了一个决定,刹那间,我泪流满面,狠狠一把推开他。

    只是他一动未动,我自己却反倒是后退一步,差点跌坐在地,仰头望着他,“为什么要变成这样?我多希望这是一场恶梦,一觉醒来,一切还和以前一样,铃儿会温柔地对我笑,纤尘会宠我,会给我做好吃的,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大叫着,我如哭闹的孩子般,形象全无。

    纤尘的眼中有过一瞬的错愕,伸手想要来抱我,却被我狠狠一口咬在手腕上,直至有鲜血渗出。

    松口,我后退一步,有些轻颤地开口,“我要去幽州,我要去找仲颖,你果真不让我离开么?”

    皱眉,纤尘微微抿唇,坚持,“不。”

    惨然一笑,我连连后退,直至墙角,从腰间的绣袋中取出那一瓶桂花酿握在手中。

    纤尘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你干什么?”

    看到纤尘的神情,我便知道,我押对赌注了。桂花酿只一口便可让我不省人事,若是灌下一瓶,还能活么?

    “呵呵,仲颖疼我了十五年,宠了我十五年,没想到,他竟是蠢得养了一个克星在身边……”我扬了扬唇,泪水止不住地滑落,尝到口中咸涩的味道,没有再开口,我举瓶便将那桂花酿一饮而尽,香甜得醉人的液体从我嘴角滑下,甜得腻人。

    身子轻轻摇晃了一下,我的意识渐渐有些模糊。

    “笑笑!”纤尘温和的面具有了一丝裂缝,大步上前一把将正倒下的我拥入怀中。

    “纤尘做的桂花酿……能够让人醉死吧……”微微扬了扬唇,我的舌头有些不利索。

    “来人!来人!快来人!”纤尘若显惊慌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他也会惊慌么?我以为,他永远只有一种表情呢,呵呵。

    “像我这般贪吃,醉死,也不错……”意识有些朦胧,我舌头开始打结。

    “你宁可死,也不愿待在我身边么……”耳边,唯剩下纤尘低低的声音,竟是莫名的酸楚。

    “克星若殒,仲颖的性命,便可保住了吧……”喃喃着,我终是陷入了黑暗之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