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赴幽州笑笑一路磨难 为报酬赵云全力护航

章节字数:4107  更新时间:07-07-11 0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车微微摇晃着前行,我坐在车内,透过被风微微拂起的车帘看向坐在前头驾车的赵子龙。他随意束着的长发随风轻扬,一袭白色衣袍的背影本该分外清秀绝伦,但那清雅的白袍上所绣的的丝丝金线映衬着已逐渐升起的太阳,泛着点点金光,耀得我的眼睛生生地疼。

    白马银枪,一身孤胆。忍不住抚额长叹一声,我实在看不出历史上形容的赵子龙与眼前这名满身铜臭,却又漂亮得不可思议的奸商有何相似之处。瞟了一眼那被栓在马车前头的马,我再度叹气,虽然……那的确是白马没错,但千里名驹如何会沦落到拉马车的下场……

    虽然他自称常山赵子龙,但会不会那么衰,刚刚好碰到一个同名同姓的?只是此时的我已没了选择的余地,只能岂求上苍,让那嗜钱如命的老兄看在酬金的份上,安全护送我到幽州。

    再看了一眼那白衣金钱的背影,困意止不住地袭来,连日来的孤军奋斗让我犹如困兽一般疲累不堪,绝纤尘、铃儿,他们本该是除董卓外在这个时代与我最亲近的人,只是当真是我太天真。活到这把年纪还能如此“单蠢”,我真该好好反省一番。

    只是虽然困倦,我仍是强自打起精神不敢放松警惕,虽然有了马车藏身,但眼前这位老兄是否半桶水还很难说,我实在不敢放下心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然托付给他。

    在董卓身边十五年,是我此生最逍遥无忧的十五年,我不必去争什么,也不必为了任何人期盼的目光而拼命挣扎。

    但是,真的如此短暂么?

    “你是董卓的克星……”

    “命中注定,董卓将因你而死……”

    纤尘的声音冷不丁地在我耳边响起,如附耳魔咒一般,我生生打了个寒噤。

    不会的,不会的,我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就算纤尘有天大的本事,又岂能算到我这个异时空的人呢?

    此时的我一心想见到在幽州作战的董卓,还有应我之求前去增援的吕布,唯有亲眼看到他们安然无恙,我才能放下心来。

    自我安慰着,我惴惴难安。

    “天哪,你到底惹到了什么样的人?”车帘外,赵云的声音冷不丁地传来。

    我一下子收回云游天际的心神,“怎么了?”

    “城门口有官兵在盘查。”赵云的声音微微压低,似是已有官兵上前来了。

    我微微一惊,这才想起在望月楼时绝纤尘的确说过要封锁城门。

    “车座下有暗格,躲进去。”忽然,车外传来赵云低低的声音。

    闻言,我忙站起身一把掀开车座,底下果然有暗格,官兵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没有时间犹豫,我便矮身藏于暗格之中,刚把座垫拉好,车帘便被掀开了。

    “没人。”仔细查看一番,那官差回禀道。

    “先将所有马车一并拦下,如若放了画中人出城,我们便都吃不了兜着走!”城门边有人高高喊了一句。

    画中人?纤尘画了我的画像?如此岂非宛如被通缉一般?

    “是。”那官差不敢怠慢,忙道。

    “拦下?现在不能出城么?”赵云微惊。

    “你也看到了,并非我们想要为难,只是上头下了命令,我们也只是按吩咐办事而已。”大概是见赵云穿着华丽,那官差的态度倒是不差。

    “呀,这可怎生是好?”赵云击拳,懊恼道。

    “怎么了?莫非这位大爷有急事出城?”那官差见他声音急迫,便道。

    “是这样,我欲出城迎我娘子,因我纳妾,我娘子气急便要回幽州娘家,一个弱女人孤身上路,我实在放心不下,便欲出城便她寻回,唉,如此耽搁下去……”赵云唉了口气,道。

    躲在车座下的我闻言,忍不住微微扬眉,娘子?人不可貌相,这谎说得也挺溜嘛。

    不过……眉毛微微抖了抖,看他如此模样,若说人不可貌相,也着实看不出来他竟是如此的嗜钱如命……

    “糟糕,幽州正打战呢!”那官差也惊叹道。

    “是啊,这世道如此之乱……万一……”赵云的声音愈加急迫起来,我仿佛能够看到他白晰姣好的面容之上满挂的担忧神情了。

    孤胆英雄……孤胆英雄啊……居然说谎,汗。

    “不如……官爷您通融一下?”赵云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凑上前,“这些碎银让官爷买酒喝。”

    “这……咳……嗯,上头抓得紧,我也没办法”,那官差咳了一下。

    “是啊是啊,不过以官爷你的神通广大,一定没问题,这些钱给嫂夫人买些首饰。”一阵悉悉索索,大约赵云又掏了些银子出来。

    又掏银子耶……我几乎可以想象他的心有多痛了……

    “咳……嗯,这世道这么乱,大家是该互相帮着点的,这正门是行不通了,你从侧门悄悄走,不要声张。”钱能通神,那官差果然松动了。

    “多谢官爷提点。”赵云说了声,车门外便没了声音。

    不一会儿,马车便又动了起来。

    不知行了多久,我也不敢出来,迷迷糊糊,半睡半醒间,座垫被人拉开了,我慌忙抬头,一阵刺目的光猛地照了进来,我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

    “出城了。”是赵云的声音。

    蹲在暗格里仰头看着正俯视我的男子,白衣似雪,金线如芒,额间碎发轻扬,衣袂飘飘,竟如谪仙一般。

    “刚刚出城时给了那官差白银二十两,日后一并算入帐。”冷不丁地,那声音又道。

    完美形象轰然崩塌,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果然……嗜钱如命。

    正欲从暗格中站起身,我这才发现自己双腿已蹲得酸麻,动弹不得。

    一只白晰修长的手伸到我面前,我微微一愣,抬头看他。

    “劳务费,一两。”扬了扬好看的眉,他道。

    磨牙,忍!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忍!

    扶着他温热的大掌,我站起身来,坐在马车上。

    “已经正午了,快马加鞭,预计明日清晨能到幽州。”赵云说着,转身便将一包衣物丢到我面前,“换一下衣服,万一被追上也没那么容易被认出来。”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经过一路逃难,又翻窗又上树的,衣服早已又破又脏,也的确该换一身了,转而拿起赵云扔给我的衣裙抖开一看,是一件白色的罗衣,襟口绣着血色的梅花,长裙曳地,说不出的抚媚风情。

    “这是在洛阳最大的一家衣铺买的,本来是准备……”顿了顿,他没有多言,只道,“你先穿着吧,日后一并入帐。”

    早知他会如此,我也见怪不怪了,只是这长裙美则美矣,但看这飘飘欲仙的样式,绊手绊脚的,穿来逃难真是不大方便……

    “换件衣服,换个发式,否则你一露面别人便知那画像是你了。”说着,他跳下马车,转过身去,“反正你乘马车,也无需步行。”仿佛知道我心中所想,他又道。

    细细一想,他的确说得有理,我只得点头,放下车帘换衣。

    时下正值三月,这质地的裙装穿在身上着实舒服得紧,抬手散开长发,以手代梳,粗粗地将长发束成一束,伸手将发辫拢于胸前,换装完毕。

    “好了没。”马车外传来赵云稍有不耐的声音。

    “嗯。”应了一声,我拉开车帘。

    赵云转过身来,微微愣了一瞬,随即从手边的袋中取了水袋给我,“喝些水,我们得继续赶路了。”

    我点头没有异议,早一些到达幽州正是我所愿,接过水袋喝了口水,我有些疑惑,“赵公子,你的马车内如何会有暗格?”

    嘿嘿,莫非他并非是正当的生意人?

    赵云看我一眼,淡淡道,“没什么,只是用来储藏货物而已。”

    货物?是兵器么?我猛地想起刚刚在凉州城内他似乎便是和一个老者谈兵器买卖来着,即是货物,又何需如此遮遮掩掩,那肯定不会是普通的兵器,我记起刚刚躲在暗格里时便感觉一阵森寒,若是普通兵器又岂能有如此气息!

    隐约记起赵云与那老者的谈话中有提到什么“前朝的兵器库”,看来这些兵器也绝非泛泛啊。

    “上车。”收回我手中的手袋,赵云坐在马车前准备赶车。

    不知是否错觉,我觉得换上了这身衣服,赵云对我的态度便有些奇怪,马车再度前行,我靠着座垫坐着,手腕碰到刚刚换衣时解下的绣袋,心里一阵恍惚,铃儿做的绣袋,纤尘做的美食,不过相隔短短一天,此时看来,竟已如隔世,人世间的事情,总是那么令人无法预料,绝纤尘到此时还未追来,想来该是回洛阳去处理宫廷内部矛盾,故而无暇顾及我吧,若果真如此,我便该庆幸了。

    远远地,突然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我立刻警觉起来,“赵公子,后面似乎有追兵!”

    “我知道。”赵云的声音稳稳地传来,莫名地,我没有那么紧张了。

    偷偷掀开马车后窗的一角,我向后看去,骑在马背上那玄衣女子,正是铃儿。

    她是单骑,而赵云驾着马车,不一会儿,她便已追上前来,我忙放下车帘,正襟危坐。

    果然,马车停了下来。

    “这位姑娘拦住在下去路,所为何事?”赵云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带着三分冷漠。

    “我要找人。”铃儿开口,声音带着杀意。

    “姑娘说笑了,天下之大,姑娘要找人自可去别处找,如何要拦住在下。”

    “我要找的人不在你的马车之内么?”铃儿冷笑,“今日自凉州城内出来的马车仅此一辆呢。”

    果然,那日绝纤尘自太守府将我带走,铃儿虽不敢妄动,却也心有不甘,便日夜派人守在望月楼外,只要我一出望月楼,她便会至我于死地。

    “在下车内唯有病中的内子而已,并无姑娘所说之人。”赵云的声音仍是不咸不淡。

    “既然如此,不介意让我看看吧。”铃儿讥讽道。

    闻言,我忙散开长发,遮去了半张容颜,“咳咳……子龙,怎么了?”被逼至此,料得子龙可能要硬碰,我忙刻意暗哑了声音,开口。

    虽然铃儿并非赵云的对手,但此时铃儿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如若硬碰,必是两败俱伤,那样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此时,车帘猛地被掀开,铃儿的长剑已挑了进来。

    避无可避,我只得惊叫一声,佯装受了惊吓,咬牙跌出马车。

    赵云忙一把接住我,我顺势靠在他怀中,咳个不停。

    “婉儿,婉儿!”赵云大惊失色,忙一把扶住我的肩头,急道。

    我不敢答言,只是径自靠在他怀中假意啜泣。

    此时的我长发半遮面,又是一身的曳地长裙,而已整张脸似乎都已埋入了赵云的胸膛之内,饶是铃儿再多疑,又岂能认出我来?

    赵云的身上却突然积聚了涛天的怒意,将我护在怀中,突然徒手便击向铃儿。

    铃儿本就不是赵云的对手,此时又是一个措手不及,虽然赵云并无兵器在手,她还是不由得连连后退。

    “公子请住手,小女子方才无理了。”见没有找到我,铃儿也不敢恋战,且战且退,口中大叫道。

    赵云哪里肯听,一手护着我,一手出拳狠厉无比,全然没了平时的温和。呃,虽然平日里他也只对银子温和而已。

    我见赵云反应如此之大,不由得心生疑惑,但铃儿并无起疑,我忙一手紧紧抱住赵云的手臂,“子龙,不要惹事。”暗哑着声音,我咬牙开口。

    赵云微微一怔,这才停下手来。

    一旁铃儿见赵云停手,也不敢再恋战,忙转身跃上马便往幽州方向而去,想来她是料定我会去找董卓。

    只是以她的速度必定在我之前到达幽州,她断然不会想到我会跟着进入幽州城,这样我们的危险系数便降低不少。

    抬头看了看赵云,他正愣愣地看着我。

    “刚刚你怎么了?”有些疑惑地看向他,我道。

    他没有开口,还是一径地看着我。

    感觉到他拥着我的手臂微微有些紧,我皱了皱眉,挣扎了一下。他这才醒悟过来,忙松开了手。

    “婉儿是谁?”虽然刚刚是为骗过铃儿,但我总感觉这个名字并非是他胡诌的。

    “赶路吧。”推开我,他又恢复了淡淡的神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