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假笑笑无泪祭仲颖 真安若隐恨随纤尘

章节字数:3920  更新时间:07-07-11 0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这样的感慨若发自我口中,当真是可笑。岂只是君生我未生,我和仲颖根本是间隔了千年的时空!

    如果这故事的结局注定了是离别,我还会不会选择相遇?可笑的是上天根本没有给我选择的权力,他老人家便自作主张让我穿越了千年的时空,遇见我本该一生都不会遇见的人。

    十五年的相处,十五年的疼宠,如何割舍?

    他说,只要下雪,便是笑笑的生辰。

    他说,别家小孩有的,他的笑笑也都会有,而且得到的比别人都多,都好。

    因为,我是他的笑笑。

    董卓的笑笑。

    可是……仲颖你,为何……

    眼中涩涩的,却是什么都没有,我只能蹲下身将脸深深地埋于双膝之上。

    自始至终,绝纤尘都看着我。半晌,他终是扶起我,抬起纯白如雪的衣袖轻柔地拭去我嘴角的秽物,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那一袭沾染了秽物的白衣。

    “很难受么?”略略带着些凉意的手覆上我的额轻轻探了探,纤尘面色微变,不复一贯的温和。

    我漠然,满嘴都是苦味。

    “大人,马车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启程回洛阳。”门口突然传来宝正的声音。

    绝纤尘点头,伸手便要来扶我。

    我心下微微恻然,连悲哀的时间都不肯给我么?

    手臂微微一紧,只一瞬间,我便已被赵云拉到了身后。

    “如果不想跟他走,只需说一声,我便带你离开。”背对着我,赵云的话稳稳地响起,莫名地令人心安。

    我却仍是征征地,喉间如火烧一般,无法开口。

    “离开?”纤尘笑了起来,看向我,“笑笑,董卓死了,太守府你回不去了,天下之大,你预备容身何处?”

    容身何处?……我微微一愣,抬头看向纤尘笑得一脸悲悯,真残忍啊。我缓缓扬唇,是啊,十五年了,如今,没有董卓的东汉末年,我该容身何处?

    “笑笑,随我回洛阳。”纤尘伸手,一脸温和地开口。

    我只是看着他,没有开口。绝纤尘?或许我该称呼他王允?这个总是一脸温和的男子,他处心积虑在凉州待了三年,只为亲眼见到董卓命丧黄泉吧。

    “你不是说,我是克星么?”轻笑着,我终是缓缓开口,“随你回洛阳,你不怕我克了董卓,再来害你么?”

    闻言,他眉间微微一紧,随即兀自抬起手,看着自己掌中的东西,“或许,你失去这段记忆会比较好。”仿佛是思量一般,他低低地开口,随即抬头看向我,笑得一脸温和,“不如你自己选择吧,你是想随我回洛阳呢?还是喝了这个再走?”他抬起手,让我看清了他手中所握着的小巧竹罐。

    视线集中到他手中的那支竹罐上,我咧了咧干裂的唇,一丝疼痛自唇上传来,我伸舌,将唇上的那一抹腥甜勾入口中。又是选择题么?自愿,或者选择失忆?

    赵云伸手将我护在身后,手中逆鳞一挥,冷声道,“这位公子并非像是习武之人,如何会这么自信能自我手中带走笑娘。”

    绝纤尘不会武?我微微一愣,那日在太守府,我明明是见他谈笑间便杀人于无形哪!随即一想,绝纤尘如此通晓药理,该是用毒吧。

    纤尘却不讶异,笑了起来,“公子当真好眼力,在下是文官,并不懂刀枪之术。”

    “如此还不让开?”赵云双眉一凛,道。

    仿佛并不介意赵云的话,绝纤尘笑了起来,“公子是生意人,如今笑笑所托之人已死,这笔生意便不了了之,若我愿意付完酬金,此事便与公子无太,不是么?”

    赵云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是忽然之间,我有些害怕赵云的答案,并非害怕别的,只是害怕被出卖,纤尘和铃儿的背叛于我而言,是场噩梦。甚至于,我因此而失去了仲颖。

    但绝纤尘所言并非全无道理,赵云是商人,在商言商,如今没了酬金,他没有理由无条件地保护我,我对他而言甚至只是一个有些陌生的人而已啊。

    “有道理。”赵云点头,笑了起来,白衣上的金光闪闪发亮

    我微微后退一步,心下只觉一阵空落,并非是害怕会被纤尘带走,只是心下茫然。

    或许,我该习惯这背叛?

    “笑笑,还不随我回洛阳么?”绝纤尘淡笑着上前一步,向我伸手。

    赵云手中的逆鳞却突然微微一挑,在绝纤尘白晰的手腕处留下一道血痕。

    “公子言之有理,只可惜今日我赵子龙神智不清,管不了自己的手,劝公子早早离去,免得无辜成为我逆鳞之下的亡魂!”赵云的声音淡淡响起。

    我微微抬头,看向他的背影,有些愕然。

    绝纤尘似也是微微一愣,随即收回手去,轻轻抚上的自己的手腕,叹息,“赵子龙?”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常山赵子龙。”赵云冷冷的开口,于我耳中,却凭添了一丝暖意。

    “呵呵,有趣有趣……婉儿,刚刚似乎听你唤笑笑婉儿?”绝纤尘眉梢微挑,“这婉儿跟如今洛阳的长公主可是一个名呢。”

    赵云背影微微一僵,“你究竟是何人?”
    “在下王允,官拜司徒。”绝纤尘抬手做了个揖,淡笑道,白色的衣袖随风轻扬,说不出的飘然出尘。

    终于开口了啊。

    这样如谪仙一般的人儿,竟是高居庙堂之上的官员呢,呵呵。真是难以想象,若是按着我以往以貌取人的习惯,定然是不相信的,只是此时此地,却是由不得我不信了,之前的猜测,全都不幸地变为现实,并且是由他口中亲自说出。

    赵云定定地站在我面前,背对着我,半晌没有言语。

    “婉公主是当今皇后的女儿,在下是为皇后当差,若是赵公子你阻挠了在下办事,相信公主定当十分困扰……呃,不会那么巧,公子口中的婉儿便是当今的公主殿下吧。”纤尘的声音温温地响起,明明是温润如玉的神情,此时却如刀锋般凌厉。

    赵子龙和婉儿的事,他又知道多少?

    “纤尘,你在说什么?”心中虽然疑惑,但终是感觉到赵云的不寻常,我微微咬唇,开口。或许此时我该称呼他王允更为合适,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当着我的面承认自己的身份呢。只是此时唤他纤尘,是否更能博他怜惜?

    犹记得那一晚他自铃儿手中救下我时,我便曾问他,“你是谁?”

    “笑笑的专用厨子,纤尘。”当时,他是如此回答,那样地一本正经,甚至语气中是带了一丝宠溺的。

    他的话,可还算数?

    微微抿唇,双目低垂,此时的我已经辨不清自己应该在脸上挂上什么样的表情。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性情,我是一个演员,演了那么多的角色,喜怒哀乐,或嗔或痴,只是可悲的的是,此时的我,已经不知道脸上应该挂上什么样的表情了。

    “笑笑那么聪明,应该猜到的。”纤尘笑了笑,一针见血。

    “嗯。”我点头,没有继续装傻。

    “那么现在可以随我回洛阳了么?”扬了扬眉,他道,随即又叹息,“笑笑你一早便该随我回去的,乖乖陪在我身边不好么?非要如此调皮,孤身一人来到幽州,现在还不是要随我回去?”

    我仍是低着头,没有应声。

    绝纤尘一步一步向我走近,赵云仍是站在原地,背对着我,没有阻止的意思。

    微微弯起唇,我想我应该要表示理解的,至少,他没有因为金钱而背叛我,如今纤尘以他心爱之人为要挟,他此时的反应亦是无可厚非。

    毕竟,我们本来不熟,对于我,他已是仁至义尽了,不是么?

    绝纤尘终是越过赵云,站在我面前,一手轻轻将我带进怀中。

    “我们回洛阳吧。”他低低地开口,语气竟是带了三分欣喜,仿佛是失而复得的宝物一般。

    我木偶一般被带他进怀中。

    “如果当时你便肯乖乖随我回洛阳,便也不会有今日之事了。”见我如此,他抚着我的脸,轻叹道,“董卓是注定因你而死的”。

    “董卓的死……你是亲眼所见么?”微微一震,我忽然开口,声音压抑得没有一丝风波。

    “对。”定定看了我一会儿,纤尘缓缓点头。

    果然如此,董卓的死,绝纤尘你居功至伟呢!

    此时的我孤立无援,洛阳之行避无可避,已然被逼至此……

    眼神略黯,我微微握了握拳,紧抿的唇角轻轻拉开一抹弧度。

    仲颖,我为你报仇,可好?

    若非当初你一刀砍了那胖太守,铃儿也不会处心积虑来寻仇,那么今日的一切便都不会发生。

    虽然杀人的你令我心生畏惧,但若非那胖太守心怀不轨,要取我的心来铺他的升官之路,你也不会因我而杀人。

    那个人,是你杀的第一个人吧,为了替我报仇而杀的人呢。

    一切皆因我而已,如今笑笑来为你报仇,可好?挟着仇恨的心,如今我已是退无可退,不如玉石俱焚,不枉你宠我一回。

    一直都是你在宠着我,而如今我能够为你做的,竟唯剩报仇而已了么……

    “纤尘,我随你回洛阳。”轻轻地,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缓缓响起,如是说。

    “真的?”我听到纤尘的声音,不似平时的温和,带了一丝喜悦。

    然后,下颌被轻轻抬起,我看到那总是平静无波的眼中带了欣喜。

    “真的。”我点头。

    喜悦些什么,又欣喜些什么呢?我是来取你性命的罗刹呢。

    轻轻推开他,我转身走向客栈外,眼角的余光看到躲在柜台后瑟瑟发抖的酒保,昨夜他还在庆幸,昨夜他还在惊艳着如见仙人,现在,他又在恐惧些什么呢?

    “姑娘,请上车。”刚出得客栈,便听到宝正的声音。

    我没有理会,径自抬头望天,头顶碧空万里。莺飞草长的三月,当真是风光如画,山水明媚,只是……没有雪。

    不是冬天呢。

    还好不是冬天,还好没有下雪。

    记忆仿佛回到了三岁那年的冬天,那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呵,那个许诺会给我过生日的男人,他有着微乱的长发,他有着褐色的眼眸……他有时会很凶,可是我不怕,因为……我吃定他了啊……

    可是……我微微握紧了手机,感觉到手心的疼痛。万箭穿心是什么样的感觉?全身上下唯剩这一件完整无缺的东西么?

    唯剩……我的手机?

    天,不要再下雪了吧。

    因为……给我过生日的那个呆子,不见了呢。

    真真是个呆子啊……如若不然,疼了我那么些年,图个什么呢?甚至于连碰,都不敢轻易碰我一下?……

    痴痴地仰头望着天,明晃晃的太阳灼痛了我的眼。

    听说想哭的时候望着天,那么眼泪,便不会流出来了,是吗?

    嘴角狠狠拉开一个弧度,笑的弧度。

    看,我在笑呢。

    仲颖,笑笑不哭,不哭……

    “笑笑,上车吧。”耳畔是纤尘的声音,我没有回头,径自掀开车帘坐进马车之内。

    “起程。”宝正扬声道。

    “等一下!”赵云的声音突然响起,下一刻,他已掀开车帘站在我面前。

    我看着他,没有言语。

    他伸手将一个小皮囊放入我的手中,是我的金弓银箭,董卓送我的金弓银箭。

    “对不起。”低低三个字,他的拳握了握,又放开。

    我握紧了手中的金弓银箭,甚至感觉自己的手心紧紧嵌入了弓弦之中。

    我笑,“没有关系。”

    马车终于缓缓离开客栈,离开幽州,向洛阳而去。

    赵云一直立于客栈门口看着马车离开,白衣金钱,手提逆鳞,却是万分的落寞。

    我突然间有些好奇,那个婉儿,是何许人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