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返凉州景物依旧 众仆役人面全非

章节字数:4910  更新时间:07-07-11 0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吕布和赵云两员勇将双双护航,一路自然顺风顺水,盗匪之徒避之唯恐不及。

    行至两日,刚到凉州城外,便见一队人马相迎,为首的一名便是太守府的老管家。

    “媳妇,董大人派人来迎咱们了。”吕布笑着回头看我。

    我也仰头微笑,终于还是回到凉州了。董卓,此时你在太守府里等我么?等我回家?

    “小姐。”远远地迎上前来,那老管家慌忙双膝着地,磕头便拜。

    “起来吧,老人家莫要折了我的寿。”敛下笑意,我淡淡开口。

    那老管家抖抖瑟瑟地站起身,抬头看我一眼,眼中满是哀求和惧意,随即欲言又止,弓着身站在一旁。

    “回府。”心里莫名有些紧张,一手下意识地揪紧了吕布的衣摆,我道。

    “好,回府!”吕布回身拍了拍我的手,扬声说着,也不管前来迎接的人马,狠狠扬起一鞭,便带着我单骑向凉州城内拍马疾驰而去。

    赵云也不言语,只是扬鞭纵马追上。

    远远便看到夕阳下的那栋大房子,春日夕阳的余辉暖暖地照在房檐上,那里曾是我和董卓的“家”,也是让我认清人心险恶的地方。

    那一晚,没有董卓。

    那一晚,太守府里那些平日与我日日相见,一声一个“小姐”的仆役们想杀了我来保全他们自己。

    那一晚,我是在纤尘的庇护下狼狈地逃离这个曾经的“家”。

    我忘不了那一日他们嗜血而残忍的眼睛,如夜空下饥饿的狼群,只待将我撕作碎片来祭奠他们自己的生命……

    从来没有那一刻,让我更能体会人性的自私与残忍。

    “媳妇,到了。”翻身下马,吕布伸手笑眯眯地拉着我的手接我下马。

    “嗯。”缓缓低头看向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那双即使经过杀戮也依然清亮的眼睛,我终是微微弯起唇,借着他的手跃下马来。

    仰头望着那栋大房子,太守府。

    “小姐回来了。”老管家不知何时也赶到,就弯身站在我身后,道。

    府门大开,令我讶异的是大门内侧竟是齐刷刷跪了满地的人,再细细看时,便全都明了了。

    “媳妇?”吕布也讶异得紧,看着我道。

    我略略有些苦涩地扬了扬唇,没有出声,当晚之事除了铃儿,再无其他人知晓,如今他们如此谦卑地跪在我的面前,无非是想要求得我的怜悯吧。

    因为,此是的我,不再是那晚那个无依无靠,被逼入绝境的孤女。

    他们惧怕董卓的怒气,他们惧怕强者的怒意,所以,他们惧怕我。

    “滚!”屋内突然传来一阵怒吼,是董卓的声音。

    那些跪倒在地的仆役们慌忙低头起身,弓着腰退到一旁。

    我微微扬眉,董卓并没有出来,他在对谁吼?

    “进去看看不就明白了。”赵云的声音冷不丁地自我背后响起,不愠不火。

    “知道你惦记着你的银子,我这就给你讨去。”弯了弯唇,我向房间走去,刚刚那一声大吼倒是中气十足,他应该没有大碍了吧。

    “大人,您刚醒来,不要动怒!”樊稠略带焦急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

    “混帐,你竟敢冲撞于我!幽州之战,是谁准许你先行带我离开的!”董卓怒道。

    “形势危急,望大人谅解。”隔着门窗,我看到樊稠的身影跪在地上。

    “笑笑一人身在战场,你要她怎么办!”董卓一脚踢于樊稠身上,便要推门出来。

    “大人,你身体尚未痊愈,况且小姐并非一人在战场,有吕布和赵云护航,绝不会有意外的!”樊稠忙站起身,一把拉住董卓,道。

    董卓气力尚未完全恢复,被樊稠拉着竟是动弹不得,只得大怒,“谁给了你这天大的胆子,放开我!”

    “大人!”樊稠拉着董卓,急切地劝道,“大人有鸿鹄之志,所以樊稠愿随侍在侧,如今大人重伤未愈,当以身体为重才是!”

    “放开我。”董卓气急咬牙,“笑笑从未出过凉州城,你却丢下她一人私自去幽州参战,让她孤身上路,竟然一路从凉州寻到幽州,笑笑从未离开过我,如今她却孤身一人在凉州之外!”

    樊稠却是再不出声,只是死死拉住董卓。

    孤身一人?我微微弯唇,在董卓心里,只要他不在我身边,我便是孤身一人呢。

    心里蓦然一暖,我缓缓转身,看向惴惴不安的众仆役,“大人没有出征幽州,我没有离开过太守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众人皆是一愣,随即忙点点称是,纷纷松了一口气,如蒙大赦一般退了下去。

    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董卓还活着,我还活着,这里还是我们的家。

    这样,真好。

    “大人!”屋内的两人还在纠缠,“笑笑没有你想像的那么柔弱!”樊稠终于忍不住大声道。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董卓怒意一发不可收拾,“我愿意宠着她,我愿意守着她,我愿意!她就不该见到血腥,不该见到肮脏,她就该安稳舒适,就该笑语嫣然!”勃发的怒意,董卓大吼。

    “还不进去?他的伤口可经不起折腾。”赵云的声音还是淡淡的,飘进我的耳朵。

    心里微微一颤,我终是抬手,轻轻推门。

    门应声而开,站在门外,我看到那个背对着门的身影,白色的单衣上隐隐渗着斑斑点点的血迹,想来刚刚一阵折腾,身上的箭伤都裂开来了吧。

    “滚!”背对着门,董卓看也不看我,只顾着大吼。

    “你确定?”站在门口,我轻声开口。

    闻言,那个背影微微一僵。

    “那笑笑就滚了。”低低地嘟哝一句,我做势假意转身要离开。

    还没有来得及转身,我便被扣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许久都没有声音,我甚至感觉到他的轻颤。

    “战场上为什么不随我一起离开。”终于,他开口,隐隐有些生气。

    我从他怀中抬起头来,反手抱着他的腰,感觉到他微微一怔,我忍不住地嘴角缓缓上扬,软语轻言,“笑笑错了。”
    董卓低头凝视了我半晌,张了张口,终只是抬手轻轻抚上我的头,微褐的眸中只剩下温和,“下不为例。”

    知他不会生我的气,我甜甜地轻笑,乖乖点头,“好。”

    呵呵,我吃定他了。

    就这么靠在他怀里,就这么仰头看着他,之前从凉州到幽州的一路的胆颤心惊都抛到了脑后。

    此时,莫名地,心就安了。

    只是,我没有看到身后吕布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落寞。

    “你的娘子,我送来了,连一路伙食费共白银五百一十二两。”不知何时跟上前来的赵云阴魂不散地站在我身后,冷不丁地淡淡开口。

    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这个家伙怎么这么的不知情识趣呢,这种你侬我侬,两相依偎的时候,他来搅什么局嘛!

    悄悄跟赵云弄了个白眼,正兀自抱怨着,我突然感觉肩上一重,随即一个趔趄,竟是有些狼狈地跌坐在地,而董卓则已是无力地倒在我的身上。

    心下狠狠一击,没了玩笑的心思,我忙抬手有些慌乱地想要扶起他,却是使不上半分力。

    樊稠已是大步上前,扶起了董卓,“小姐勿需担心,大人只是伤重未愈,现在见了小姐,安了心,便又昏睡过去了。”

    闻言,我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是吧,才五百一十二两银子,我已经打了折,居然还吓晕过去了……”身后,传来赵云的碎碎念,“早知如此,就少算一点好了,做人还是厚道一点好,可是我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脆弱,这么经不起刺激,如果一早知道,我一定少算一点,五百两,五百两就好……零头就不用了,看,我已经仁至义尽了啊……还有……我至少是救了你娘子嘛,五百一十二两已经很便宜了……你以为我容易嘛,我不容易……水里来火里去……拿命在拼耶……”

    旁若无人地,赵云陷入自我的世界里,面无表情地一个人碎碎念……

    头痛地按了按额,究竟是什么样的一根神经,才会认为董卓晕倒是被他那五百一十二两银子吓晕过去的啊!

    忍不可忍地挤出一张笑脸,我走上前,“赵公子,少你的银子我一点也不会少给你,先请后堂歇息好么?”

    “不少给?”赵云终于恢复意识,低头看我。

    “对,绝不少给。”看着他那张漂亮得非同寻常的脸,我咬牙切齿地微笑,看你什么时候掉钱眼里去!

    “好,休息。”点头,赵云二话不说拉了吕布转身便走。

    “喂喂!你拉我干什么!我还有话要跟媳妇讲!”吕布挣扎着大叫起来。

    “我们要好好谈一谈你那方天画戟的价格……”赵云一路拉着吕布走出房间,还听到他没甚起伏的声音。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忍不住地失笑。

    “小姐,大人交给你了。”身后,传来樊稠的声音。

    缓缓转身,我看到董卓正躺在榻上,面色苍白,双目微闭。

    “没有你在身边,大人的伤我看也好不了。”樊稠低头看着董卓身上刚刚因争执而渗出的点点血迹,道。

    “我知道。”点头,我轻应,“你出去吧。”

    “铃儿的事,还望小姐多多包含。”稍稍迟疑了一下,樊稠突然开口道。

    “铃儿?她在哪儿?”皱眉,我看向樊稠。之前赵云用计骗过了她,她现在应该已经在幽州了才是,莫不是她得了消息,又……

    “她在府里,一直不敢来见小姐,求小姐念在她只是报仇心切,又身世可怜的份上,莫要将此事告诉大人。”樊稠低了低头,几近恳求。

    我微微皱眉,铃儿如今眼里只剩下仇恨,要她放下心头之恨,等于是天方夜谭,明知她如今留在太守府是别有居心,我又岂能容她。

    “小姐,当年樊稠差点害小姐被剜了心做药引,小姐都能宽宏大量,一直未对大人提起此事,如今恳请小姐饶过铃儿这一回,樊稠能保证铃儿再不会多生事端。”言毕,樊稠堂堂七尺男儿,竟是屈膝跪于我面前。

    心下微微一怔,以他男儿之尊,如今竟肯为了铃儿向我屈膝么?脑中冷不丁地想起三岁那年的雪天,董卓被那肥太守踩着背脊下马的场景,同样的屈辱,该是怎么样深沉的爱才能令他甘于矮人一等?

    “男儿膝下有黄金,起来吧。”抿了抿唇,我终是开口。

    “小姐你答应了?”樊稠眼睛微微一亮,有些急迫地跪着上前挪了一小步,道。

    “出去吧,不要被仲颖听到了。”转身,我淡淡开口。

    樊稠闻言微微一愣,半晌才体会过来,忙重重磕了一记响头,“小姐之恩,樊稠铭记于心,他日若小姐有难,樊稠必以死相报!”说着,起身走出房间。

    房里终于安静了下来,我缓缓坐于榻旁,低头细细端详着董卓。

    幽州之战差点命丧他乡,返回凉州后又为我担忧。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休息过了?

    一手轻轻抚过他的眉眼,我心里从未像现在这般踏实过。

    “黑匣子……笑笑……”冷不丁地,董卓嘴唇轻轻动了一下,皱眉,似是睡得极不安稳。

    他在说什么?听他气息不稳,我忙握着他的手,附耳在他唇上,细细听他讲明白。

    “黑匣子……黑匣子……”董卓皱眉,口中翻来覆去在说的,却只是“黑匣子”三个字而已。

    黑匣子?

    稍稍一想,我忽然记起绝纤尘当日为了使我相信董卓的死讯,而带给我的手机,他口中的黑匣子莫不就是那只手机?

    伸手自怀中掏出手机,我试着轻轻放在董卓手中,董卓有些粗糙的手掌一触到那手机,便紧紧握住,仿佛竟是安了心一般。

    “神女……我的……笑笑……不会离开……”气息渐渐平稳,握着那只手机,董卓喃喃着终是沉沉睡去。

    看着他如此模样,我微微一怔,忽然想三岁那年郭嘉离开时,我玩笑一般所讲的“董永与七仙女”的故事,莫不是这十几年董卓费尽心机地藏着我的手机,竟是为了那一个莫明其妙的故事?

    细细一想,不觉好笑,若非当初我为了逗弄了郭嘉而讲的这个故事,当年我早就拿回自己的手机,说不定便可以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时代,回去继续当我的明星了。

    只是,我微微侧头,细细端详着董卓的睡容,忍不住抬手轻轻画过他深邃的眉眼。有他在,我又怎能舍得轻易离开呢?

    “叮铛。”银链敲击的声音在我耳边微响,我蓦然一惊,四下张望着,无半个人影。

    是我的错觉么?

    “你是董卓的克星!”纤尘的话猛地我耳边响起,如魔咒一般,我的手如触电一般猛地缩回,心有余悸地盯着四周看了许久。

    克星?我握了握拳,我不甘心,难道说就因为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字眼,我便不能待在董卓身边,不能待在这我最想待的位置么?

    我不信!我偏不信!

    难道我要因为这两个莫明其妙的字眼黯然离开,从此与董卓永远避不见面么?

    我不要!

    我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女子,怎么能因为这两个甚至是莫须有的字眼而退缩?

    作为演员,我不是没有演过类似的言情剧,按着那滥俗的剧情,我必须为了自己所爱之人的安全从此远走天涯,天各一方,从此日日以泪洗面,从此日日牵肠挂肚,魂牵梦萦么?

    可是我偏就不要这样。莫要说我不想听“克星”这两个字,就算真是如此,董卓不是天煞孤星么?既然他克死了身边所有的人,既然他如此命硬,那我们一个克星,一个天煞孤星,更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才是!

    我决不要放任他一个人孤独。

    因为,那样比死更凄凉。

    只要不出凉州,只要不去洛阳,他一定不会死!就像这一回,他不是已经逃过一劫了么?

    “仲颖,你不想笑笑离开,对么?”一手轻轻抚上他蓄满胡渣的脸,心里微微有些酸楚,我轻声开口。

    “嗯。”迷迷糊糊中,他竟是无意识地轻应。

    “仲颖,你喜欢笑笑,对么?”嘴角淡淡拉开一个弧度,我将脸贴在他的胸口,轻声道,颇有诱哄的嫌疑。

    “嗯。”无意识地,他轻应。

    我终于轻声笑了起来,笑出了泪。

    一手轻解罗衫,随即只着一件几近透明的单衣爬上他的床榻,躺在他的身侧,弯唇,我轻轻靠向他,“仲颖,笑笑冷。”

    如我所料,大手一勾,便将我拥入的怀中。

    呵呵,好暖。

    我真是坏女人呢。

    就算从此只能沉沦于地狱,我也不悔!

    只是,明日醒来,董卓会不会受不了这个刺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