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筹婚事笑笑诡计得逞 全情义吕布欲走他乡

章节字数:4651  更新时间:07-07-11 0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宿未睡,我就这样静静靠在董卓怀里,睁着双眼看着他睡着的模样。

    直到烛火都灭了,直到第二天的太阳从窗口倾入房中。

    其实我心里仍是有些忐忑,董卓心里的心结一时三刻不是那么容易解开,我怕是要费一番唇舌才行。或者,我该扪心自问,董卓他会因为我而放弃他进驻洛阳的野心么?

    以前提到结婚我便是避之唯恐不及,看吧,如今报应来了,做人果然不能太绝对,不然老天爷总有法子来整你。要是被老妈知道如今我为了结婚连“生米煮成熟饭”这种烂招术都使,定是笑得她直不起腰来。

    就这样安静侧身躺在他怀中,突然感觉他的手臂微微动了一下,我忙趴在他胸口,闭上双眼。

    他醒了。

    我正考虑着要不要也假装醒来,却突然听到一阵不敢置信的雷鸣自头顶响起。

    “笑笑?!”

    我吓得一下子坐起身来,肩上的单衣微微滑向一边,露出半截肩来。

    “大人,怎么了,怎么了?”门口的侍卫听到吼声,慌忙一把推开门进得房来。

    “出去!”董卓一手将我护在怀中,不让春光外泄,一边气急败坏地大吼,“都带上房门给我滚出去!”

    只这一瞬间,那些侍卫们已经看清了室内的暧昧,忙相互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神情,转身快速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呵呵,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人言可畏呢。

    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我就这样被董卓护在怀中,听他心跳如雷。

    半晌,他远远地推开了我,竟是避之如毒蛇猛兽一般。

    我便乖乖坐在床上,看着他低垂着头,握紧双拳不敢看我,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仲颖……”慢慢爬到他身边坐下,我轻轻贴上他的背,一脸的无辜,“怎么了?”

    感觉到我的贴近,他浑身肌肉猛地一僵,随即有些慌乱地站起身,退到一边。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长发披散于肩上,一身几近透明的单裙,赤着双足,半裸着左肩,直白地表明了我要诱人犯罪。

    寂静,寂静……房里一片寂静。他远远地站在墙边,如被罚站一般,我只得坐在床上,渐渐地,我意识到想要等他先开口,估计我都得变成远古活化石了!

    “仲颖,你在怕什么?”终于妥协,我先开口。

    “我”,董卓顿了一下,有些困难地咬牙,“昨晚,我做了什么?”

    “嗯?”我故作思考状,皱了皱眉,赤足下了床,走到他面前,仰头望着他,随即微微红了脸,“你抱着我,脱了我的衣服……”抿了抿唇,我留下无限的遐想空间任他自由发挥想象的潜能。

    闻言,他的脸色竟然瞬间变得铁青,褐色的眼睛一下子变黯,口中竟是微微溢出血来。

    “仲颖?仲颖,你怎么了?”我一下子被吓住,伸手抱着他,扶他在一旁榻边坐下。

    这回,他没有躲开我,任由我扶着他坐下,竟只是直勾勾地望着我。

    “仲颖,你说话,不要吓我啊。”有些慌乱地抚上他的脸,我急道。

    “我……竟然还是糟蹋了你……”说着,他轻咳一声,鲜血自口中溢出。

    糟蹋?我皱眉,为什么会用这么严重和不堪的字眼。

    “你偏心。”心里微微一乱,我站起身,开始胡搅蛮缠。

    “什么?”董卓微微一愣,抬起头来看着我。

    “铃儿都可以睡在你身旁,为什么我不可以?”可怜兮兮地低头,我漠视他嘴角的血迹,减轻自己的罪恶感。

    轻轻低叹一声,他终是重新将我拥入怀中,下巴轻轻抵上我的头顶,他低低地开口,“她是她,你是你。”

    “有什么不同?”我故意哽咽,“你都可以要娶她,为什么不要娶我?难道我不够好?”

    抬手拿起一边的衣袍裹在我身上,他轻轻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褐色的眸中满是道不明的情感,“我没有要娶她,只是侍妾而已。我的笑笑很好,比任何人都好,没有人可以跟你相提并论,知道么?”

    “那你为什么不娶我?”步步为营,我终是不忍,抬手轻轻试去他嘴角的血迹。在他心里我该有着怎么样的份量,竟会让他用“糟蹋”这个字眼来形容他自己?竟会让他因以为自己碰了我而悔极吐血?

    “我不够好,我太老了。”眉间紧紧打了一个皱摺,他叹息,“而你,太小。”

    “你不老,我也刚刚好。”我也皱眉,继而又开口举例子,摆事实,“城东的王老爷昨天娶了个小妾,才十四岁,王老爷都五十多了呀。”

    “胡说,那样一个舞姬怎么能和我的笑笑相提并论!”董卓再度皱眉。

    “是啊,你的笑笑,仲颖的笑笑”,我将头靠在他胸前,细语轻言,“总有一天我会嫁人,你怎么舍得把我给别人呢?只有嫁给仲颖,笑笑才能一辈子都是仲颖的笑笑啊。”

    闻言,董卓微微一愣,随即低头看着我,“经过昨晚,你不怕我么?”拥着我的手微微一紧,似是有些紧张。

    怕?我怔了一怔,随即明了,他该不是在说男女之事吧?呃,介个……

    “不怕,笑笑永远都不会怕仲颖,无论仲颖变成什么样子。”赶紧装乖卖傻,我甜甜道。

    褐色的眸子微微一暖,我知道他定是妥协了,正待额手称庆之时,他突然低头,轻轻覆上了我的唇。

    唇上一片酥麻,脑中轰然一响,这……这前后变化也太快了吧。

    “我该拿你怎么办?”轻吻着,他叹息,仿佛我是世上最珍贵的宝物,珍贵得令他无所适从。

    轻轻在他唇上咬了一下,看他微微吃痛的模样,我眼角眉梢全是笑意,“娶我啊,娶我,然后一辈子都陪我在凉州,哪儿都不去。”

    诡计得逞。

    这便是幸福吧。原来结婚,竟是这样的幸福。

    无需多说,那两个见到“暧昧”场面的侍卫便自动报了喜,太守府便热闹了起来。

    “夫人。”

    “夫人,早。”出了董卓的房间,迎面碰上几个丫环仆役,一个个都掩唇轻笑,连称谓都变了。

    不是“小姐”,是“夫人”。

    不过,这感觉还不错,呵呵。

    刚回到自己房门口,便见了坐在台阶上正擦拭着他方天画戟的吕布。

    “媳妇,你回来了。”抬头一见我,他眼睛微微一亮,忙提了戟站起身随我进了屋。

    “媳妇。”他张了张口,“你要嫁给董大人了?”

    我点头。

    静了半晌,他笑了笑,声音有些落寞,“原来这是真的啊,我早知道的,你们本来就一直在一起嘛。”

    见他如此,心下微微不忍,抬手整了整他的衣冠,“你会有自己喜欢的人。”

    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吕布低头看我,“我知道,你说过,叫貂蝉嘛。”

    我抿唇,无言以对。

    “等你婚礼结束后,我便回五原了。”咧嘴笑了笑,他说着转身离开我的屋子,“如果当初捡到你的是我,该有多好”。走出了房门,他脚步微微一顿。

    我微怔在原地。

    婚期在半个月之后。

    董卓说,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因为,他的笑笑是最好的。
    这半个月真的很忙,董卓忙着养伤,我忙着当个快乐的待嫁新娘。

    赵云拿了银子便离开了,连我留他喝杯喜酒他都不乐意,或许这天底下令他感兴趣的东西,也只有银子……和那个叫婉儿的姑娘了。

    亦或者,府里面喜庆令他触景伤情,想起了婉儿。

    总之,他拿了银子第二天便离开了太守府。

    太守府张灯结彩,处处都是满溢的喜庆气味,从守门的侍卫到扫地的丫环,一个个都忙得不可开交。

    人在幸福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的快,转眼间,婚礼近在眼前了。

    坐在榻上,我看着手里的金弓银箭发愣,这是董卓拿银子替我从赵云手中赎回来的。

    过了明天,我便是董夫人了。

    双手支着下巴,我呆呆地坐在榻上,做董卓的妻子,呵呵,真是不可思议呢,像做梦一般,穿越了千年的时空,重新再长一遍的身体,还有董卓,那个本该是十恶不赦的大奸臣。

    嘴角不自觉地轻轻上扬,我眼皮渐渐重了起来。

    “小姐。”铃儿不知何时站在我面前,脸上温柔如常,不见丝毫戾气。

    我料她在太守府内不敢拿我怎样,便不去理会,只是刚一个转身,腰间便是一阵疼痛,我诧异地回头,这才惊觉她眼中刻骨的恨意。

    皱眉忍住腰间一阵钻心的疼痛,我有些惊恐地看向铃儿。

    “放心,一时半刻你死不了。”铃儿冷笑。

    “笑……”就在这时,董卓推门进来,随即笑意隐没在唇边。

    铃儿微微一愣,随即反手一把握着我的脖子后退一步,“让开。”

    “放开笑笑!”董卓咬牙。

    见他如此,铃儿反倒笑了起来,“大人,铃儿实在很讶异您竟然也会有失措的时候呢。”

    “你想要如何?”沉下声,董卓怒吼。

    “咣”地一声,刚刚刺在我腰间的匕首被扔到董卓的面前,那闪着寒光的匕首上犹带着我的血迹。

    “你死,她才能活。”铃儿一手掐紧了我的脖子,冷笑。

    闻言,我大惊,奈何被掐着脖子,涨红了脸却是连半句话也说不出口,只得瞪大了双目拼命摇头。

    “看到她腰上的伤口了么?再过半个时辰,她便会血尽而亡了,你,想好了么?谁死比较好?”见董卓只是看着我,铃儿笑道。

    我缓缓低头,这才惊恐地发现自己腰间的伤口内,鲜血正汩汩地涌出……

    董卓低下头没有看我,随即弯腰,伸手从地上捡起那把还染着我血的匕首,一言不发地刺进自己的胸口……

    时间瞬间静止,我忘了尖叫,忘了流眼泪,只能怔怔地看着有血缓缓沿着那匕首涌出。

    铃儿一把将我推倒在地,放声大笑起来,笑出了满脸的眼泪。

    我趴在地上,一步一步,爬到董卓身边,伸手所及之处,便是一片殷红……

    “仲颖……仲颖……”我伸手轻轻推了推他,他却闭着眼,一动未动,那双微褐的眼眸,我再也看不到了么?

    铃儿蓦然蹲下身凑近了我,扭曲变形的脸庞在我面前放大,“知道么?他是为你死的,他是为你死的!哈哈哈,你便是他的死穴!没有你他不会死!克星!你是他的克星!”

    “克星……”

    世界为什么一下子变成了灰暗?

    “媳妇,媳妇……”一个聒噪的声音在我耳边不停地响着,我猛地睁开双眼,看清了一张在我面前放大的脸庞。

    “媳妇,你怎么了?刚刚你一直在摇头,怎么都叫不醒你”,吕布抬手擦了擦我额前的冷汗,“是不是被梦魇住了?”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那双清亮的眸子,半晌回不过神来。是梦么?怎么会那样……真实得可怕。

    “媳妇?”吕布见我不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他,他有些慌乱地拍了拍我的脸颊,“不管你梦到了什么,都是噩梦,不是真的。”

    我仍是怔怔的,身子止不住地轻颤,满脑子都是董卓浑身是血的模样,低头看向一直握在手中的金弓银箭,手指不自觉地划过箭弦,轻轻一颤,已在箭弦上留下一道血印。

    下一刻,我的指尖已被吕布含在口中,温温热热的感觉自指尖传来,我怔怔地看着吕布。

    “好甜。”意犹未尽地舔了一下我的指尖,吕布突然露出两颗小虎牙,笑道。

    满脑子里胡思乱想一下子被他打散,嘴角抽搐了一下,我一把抽回自己的手,“吸血鬼啊你!”

    “吸血鬼?”吕布委屈的看我一眼,“你骂我”。

    我抖了抖眉毛,没有理会他可怜兮兮的模样。

    “媳妇,你不是还要去买绣枕的嘛!”见我不搭理他,吕布又笑眯眯地拉我站起身来,“我来找你就是为了陪你去买呢。”他比任何人都要积极地道。

    “我不是你媳妇。”懒懒看他一眼,我纠正他的称谓。

    “喊一下会怎样嘛,我也只是过过干瘾罢了。”抬手轻轻弹了一下我的额,吕布拉长了脸,“等你真嫁了人,我改口便是了”。

    我弯了弯唇,没有再反驳他,由着他拉我出了门。

    “媳妇,是这个店吧,凉州城最好的绣纺。”拉着我的手,吕布一路兴高采烈地进了商店。

    “这套衣服是一早樊大人托人拿来改的喜服”,一见我们,那店老板忙迎了出来,拿着一套喜服道。

    “是男装,女装呢?”我有些期待地道。

    “女装没有在小店订做,樊大人说要给小姐一个惊喜。”那店主笑得跟弥勒一样,道。

    我点了点头,接过那套男装看,做工很是精细。

    “不如让新郎试试,看合不合身。”见我看得仔细,那店主笑道。

    “新郎?”我微微一愣,董卓没有来啊。

    一旁吕布却已是乐癫癫接过那喜服走进了内堂。

    大概是吕布一口一个“媳妇”让那店主误会了吧,抿了抿唇,见他如此高兴,我终是没有开口。

    不一会儿,便见吕布掀了帘子出来,大红的喜服衬得他挺拔的身材愈发的俊秀,如暖日一般。

    “媳妇,好看吧。”得意洋洋地看我一眼,吕布笑道。

    我失笑,一本正经地开口,“一点都不适合你,好丑。”

    闻言,吕布立刻垮下脸来,装腔作势地道,“唉,本来还想说你看我比较帅,会改变主意嫁给我也说不定呢。”

    我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努力忽视心底的那一块酸涩。

    见我笑,吕布也摸了摸头,笑了起来。

    “你会幸福的。”上前理了理他因刚刚换衣而有些凌乱的长发,我淡淡开口。

    “嗯。”重重地点头,吕布笑,“会啊,一定会,说不定一离开凉州,我便能找到我的貂蝉了,呵呵。”

    心里知他是顺着我的意,不让我难过,只是如此一想,我愈发地难受起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