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  解心结幸福无嫌猜 新喜袍铃儿显身手

章节字数:4043  更新时间:07-07-11 0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拿了喜服回府,我不自觉地走到董卓的卧房门口。怔怔地站了许久,我终是推门进了房间。

    董卓正躺在榻上,似是已经睡着了,我轻轻走到他面前,看着他睡着的模样,忽然想起之前那个梦,望着那一样闭着的双眼,心里禁不住狠狠一阵抽痛,我竟然鬼使神差地伸手探到他鼻前,感觉到他的鼻息,一直悬着的心才安定下来。

    怔怔地看着他,我忍不住讥笑自己的神经质,以为自己有多豁达,却原来也不过如此。

    手上忽然一暖,再看时,董卓已经握住了我的手。

    “怎么了,这么凉?”睁开微褐的眼睛,他看着我,皱眉道。

    “呃……呵呵,你没有睡着啊。”有些尴尬地打着哈哈,我笑眯眯地道。

    褐色的眼睛里微微渗进了一丝温和,董卓笑了起来,握着我的手微微用力一拉,我便一头栽进他怀里。

    “我的笑笑那样急不可待地投怀送抱,我可得防着点,怎么能睡着呢?”他捏了捏我的鼻头,宠溺地笑道。

    “是啊是啊,我等不及要嫁给你啊。”一本正经地点头,我笑眯眯地赖在他怀里,一直忐忑的心归回了原位。

    “不会后悔么?”将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他忽然开口,“如果你给了我拥有你的希望,那么一旦失去你,我会发疯”。

    闻言,我抬头看向他,“疯?怎么疯?”

    “我会杀人。”褐色的眼睛微微变深,他道。

    心里微微一震,随即我轻笑起来,“好可怕,笑笑要考虑一下了,除非你答应笑笑一个条件。”

    “呵,这么快就学会谈条件了,说吧,笑笑要什么?”一把将我抱坐在膝上,他抚了抚我的头,满不在乎地笑道。

    “要什么都会给么?”歪头看他,我认真地道。

    “都给!”董卓点头,宠溺地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鼻尖,“就算笑笑要这江山,仲颖也会打下来送你!”

    “不要,笑笑不要江山,仲颖也不准要。”拉下点着我鼻尖的手,我双手紧紧握着,看着他,我道,“我要仲颖一辈子陪着笑笑在凉州,哪儿也不去”。

    “这便是你所希望的?”微微收敛了笑意,董卓看着我,道。

    “嗯。”没有迟疑,我点头。

    “为什么要一辈子都在凉州?”董卓看着我,“洛阳不好么?那个大汉最繁华的地方。”

    洛阳,又是洛阳,那个战乱的开端!我心里一阵慌乱,忍不住站起身,微微后退一步。

    “笑笑?”见我面色微变,董卓忙道。

    “洛阳是不吉之地”,低垂着头,我闷闷地道。

    “为何这么说?”轻轻抬起我的下巴,他看我,眼中有着疑惑。

    “因为我是神女啊”,我低头紧紧抱着他,“到了洛阳我就会失去你,所以记住,千万别去洛阳。”

    “你是谁?你到底从哪里来?你故乡在哪里呢?”轻轻叹息一声,董卓拥紧了我。

    “我是仲颖的笑笑,我住在凉州太守府。”闷闷地,我道,我该怎么解释,我来自千年之后?我能够预见你的未来?

    “好,哪儿都不去,就陪着笑笑在凉州当个土皇帝。”董卓轻轻拍了拍我的头,“你的条件我答应了,如果失去你,我真的会疯……”

    我一头扎进他怀里,“不会,笑笑赖定你了,从小就这样,甩也甩不掉。”

    “嗯”。

    同董卓一起在房中用了晚膳,我才回到自己的卧房,嘴角弯得不知今兮是何兮。

    大概是连着几天都没有睡好,现在放下心头重担,我一挨着枕头,便沉沉睡去,一夜香甜无梦。

    第二天一早起床,我便钻进了厨房。

    “呀,你在干什么?弄得一头一脸都是。”吕布的声音冷不丁地在我背后响起。

    我回头看他一眼,也不生气,笑眯眯地专注在手上的东西上。

    “这是什么?”好奇地站在我身后,仗着身高优势探出头来看着我手上在忙着的东西,吕布道。

    “不知道吧”,我笑,扬了扬手里不大成形的东西,“这叫饺子”。

    呃,虽然没什么样子,但真的不是我的错,没有面粉,我只能手制,能出这种效果已经很不错了。

    “好难看。”吕布摇了摇头,很不给面子地诚实开口,“你把厨房的丫头仆役赶出去就是要做这个?”

    我斜睨他一眼,随即又笑道,“我们家乡新婚之夜都要吃这个的。”

    “是哦?”吕布左看看右看看,冷不丁伸手便丢了一个进嘴里。

    “呀?”我吓了一跳,忙掏他的嘴,“吐吐吐,快吐出来,是生的!”

    没有等我动手,他自己先吐了,“好难吃。”

    笑着看他直吐舌头,我都有些想象不出他之前在战场上的狠厉,“吃这个吧”,拿了一块切好的水果片塞进他嘴里,我仍是低头继续努力做我的饺子,真难做。

    本来要做九个,长长久久嘛,好不容易做完还被吕布吐了一个,只能重做。

    “要不要我帮忙?要不要我帮忙?”一脸的跃跃欲试,吕布挽了挽袖子道。

    “别!”我忙拦住他,“你要上街去给我买礼物!”开玩笑,他上场还不越帮越忙。

    “礼物?”他满脸问号。

    “就说你不懂事嘛,我们是不是哥们?是吧,董卓是不是你领导?是吧。你怎么能不送礼呢?”说了一堆云里雾里的话,吕布有些消化不良地出门给我买礼物去了。

    少了吕布的捣蛋,我端了好不容易完成的饺子放在新房里,笑眯眯地端详着自己的杰作。

    “这是什么?”董卓的声音冷不丁在我身后响起。

    “生饺子。”

    “干什么用的?”好奇地看了一眼,董卓道。

    “吃的。”回答得简洁明了。

    董卓也不含糊,伸手便要拿。

    我忙拍掉他的手,“不是现在,是明天晚上。”

    “为什么?”董卓皱眉不解。

    “这是生的,生的!意为‘生子’的意思,讨个吉利。”我笑眯眯,没有一点新娘该有的羞涩。

    “生子?”董卓微微一愣,竟是可疑地红了脸。

    啊?我愣愣地看着他,下巴差点掉下来,居然脸红?

    “嗯嗯。”我点头,“说好啊,要计划生育,我只生一个,绝没有二胎,产后保持身材很费劲的。”不但不知羞涩,我还大言不惭,若是老妈在此,定会一个爆粟赏过来,怕我吓跑新郎。

    “计划生育?”董卓微愣,满面问号。

    我笑得一脸灿烂。

    虽然一头雾水,董卓还是一手将我拥入怀中,笑,“笑笑说什么都好。”
    我靠在董卓怀里,正兀自笑得开怀,却突然注意到门外有一道阴影,笑容一下子僵在唇边,那是铃儿。

    回太守府后虽然知道铃儿也在,但却是一直没有碰面,现在她怎么会在这里?

    董卓顺着我的目光看向门口,随即收敛了笑意,“有事么?”

    “大人,明日便是大婚之日,新郎新娘应该暂时避不见面,都在新房里会不吉利。”铃儿微微后退一步,低头恭顺地道,屋外的阳光柔柔地平铺在她的身上,看上去那样的温和无害。

    “是么?”董卓皱眉,轻轻放开我的手。

    手指渐渐感觉到不到他掌心的温度,不知为何,我心下竟是一慌,反手握住了他的手,不肯松开。我,真的越来越患得患失了,那样的我都不像我自己。

    一手轻轻将我带进怀中,董卓抚了抚我的头,“过了明天,我们便一辈子都在一起。”声音温和得不可思议。

    “大人,新房还需要布置,请大人和小姐先回房。”站在门口的铃儿再度开口催促。

    董卓没有理会她,却仍是依言拉着我的手一同走出了新房,他并不信奉鬼神,他只相信自己,可是如今他却愿意为我谨守规矩,那是因为,他的真的很在乎我吧。

    他的卧房在东院,我的卧房在西院,站在张灯结彩、华丽非凡的新房门口,他握着我的手轻轻松开,“明天见。”

    “明天见。”我笑着轻轻松开手,指尖划过冰冷的空气,回到自己的身侧。

    转身,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如果我能够预见我自己的未来,那么这一刻,怎样,我都不会放开他的手,绝对不会。

    整整一夜,我都在发呆,嘴角洋溢的笑容一定像极了傻瓜。幸福竟是就那样不可思议地来到我身边了么?

    第二日一早起床,便见一排丫环站在床边,为首的一个手里捧着一只大红的盒子。

    “夫人大喜。”

    见我醒来,众人忙都笑着弯腰道喜。

    “谢谢。”披上衣服,我起身下床,眼角眉梢全是满溢的幸福,一切晦暗都在今天消失无踪。我居然结婚了,原以为会当一辈子老处女的我居然结婚了,想起我在二十九岁“高龄”未嫁之时,老妈的心急如焚,我便止不住地弯唇。

    小时候的童话里,卖火柴的小女孩终是没有等来王子的拯救,冻死在那个热闹的除夕之夜。而我,穿越了千年的时空,却在那个雪天被董卓捡回了家,虽然只是一间草房,虽然并非什么王子,但,我真的好幸福。

    我的新郎竟然是董卓,二十九岁之前,怕是做梦都不会梦到自己会嫁给历史上那样一个声名狼藉的人。

    如果董卓不去洛阳,那么历史上那将没有董卓这一号人物,至于之后的历史该何以为继,我也不想再去理会,因为,我已经幸福得有些忘乎所以了。

    转身看了一眼那大红的盒子,我有些好奇,“那是什么?”

    “夫人的喜服,樊大人一早送来的。”

    我的喜服?有些期待地揭开盒盖,一件大红的喜袍整齐地折叠在盒内,精致漂亮得令人挪开不眼睛。

    “请夫人更衣,准备拜堂。”一旁的贴身丫环伸手取出那喜袍,那如缎一般光滑的布料便在我面前轻盈抖开,其间隐隐有光彩流动,说不出的令人目眩,怔怔地看着那喜服,不知为何,心下竟然微微发冷,这便是樊稠给我的惊喜么?想来他是谢我没有对董卓说出铃儿之事吧。

    我定定地看着那如火一般眩目得仿佛有魔力的喜服,只要披上它,我便是董卓的女人了呢,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我几乎可以看到幸福已经在我面前向我招手了。

    “夫人,穿了这喜服,新娘便不可以再与人有所接触,只有新郎才能碰哦。”那丫环抿唇轻笑着,上前一步,便要替我换上喜服。

    “好。”我微笑着点头答应,伸手便要套上那喜服。

    “等一下。”吕布不知何时闯进屋来,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拉了我便走。

    我目瞪口呆地一路被他拖着拉出了屋子,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随即一把甩开他,我大叫起来,“等等,你干什么?我可不想当逃婚新娘!”

    吕布没有出声,只是微微低头,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额前的长发覆住了他清亮的眼睛,在他的眼下留下一片阴影。

    “怎么了,你?”见他有些不寻常,我放轻了声音,小心翼翼地开口。

    安静了半晌,他忽然抬起头来,嘴角有着明媚的笑容,“给你结婚礼物啊。”

    我这才想起昨天对他讲的话,想不到他竟是当了真,撤去脸上的疑惑,我笑得一脸期待,“是什么?”

    他笑着伸手。

    我低头看向他的手,他手里握着一块红色的方巾,绣着金丝,很是别致。

    抬手,他将那红色的方布盖在我的头上,我没有躲开,任由那光滑的布料自我面前垂下,挡住我的面容。

    那双手微微收紧,将我拥在怀中,我微惊,眼前又被那盖头挡着什么都看不见。

    “别动,最后一次了,等披上喜服,我便再不能这样抱着你了。”正欲推开他,耳边却突然传来他的声音。

    我静了下来,没有再挣扎,任由他拥着我。就那样靠在他怀里,四周安静得很,这里是后院,少有人来。只是这样静静地靠着他,我却仿佛听到了他左胸口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新婚快乐,笑笑。”许久,他终是低低地开口。

    这一回,他没有唤我“媳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