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倾盆大雨天留客 万般无奈命难逃

章节字数:5400  更新时间:07-07-12 0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刚刚还艳阳高照,只一会儿功夫,便是大雨倾盆了。

    “臭书生,快收摊子!”我嚷嚷着一把将那玉佩揣入怀中,便开始收摊子。

    “哦哦。”忙不迭地应着,郭嘉慌慌地上前帮忙。

    看他手忙脚乱了半天,还在帮地打转,我脑门上不由得多出了几条黑线,终于明白为什么百无一用是书生了,真是越帮越忙。

    “别去管那炉灶了!你认为你能搬得动它吗?”实在看不下去,我忍不住大吼,“快把柴都搬进屋子!”

    “哦哦。”郭嘉忙转身帮搬柴,看他慌里慌张地搬着柴,我忍不住笑了笑,忙也搬了木板来盖在炉灶上,免得受潮。

    好不容易收拾停当,正准备关门时,一抬头,却见门外屋檐下挤着三个人,可不就是那两公主和那少年?

    风向是往里的,所以他们三个早已浑身都湿透了。

    “进来吧。”虽然打定主意不跟皇室之人打上交道,但人家好歹也是肥羊,而且刚刚被我宰过,于情于理,怎么都该发挥一下恻隐之心的。

    “不劳费心。”那一脸苍白的少年冷冷转头,不假辞色。

    我微微扬眉,“呵呵,有骨气。”

    “哥……”两双胞胎轻轻拉了拉那少年的衣袖,满面哀求。

    少年只是抿唇,仍是倔强地摇头。

    我无奈地冲那两个眼泪汪汪的女孩耸了耸肩,便作势要关上门。

    突然,一道闪电自天边猛地一亮,仿佛划破了半片天空,然后一阵响雷便猛地袭来,轰隆隆震耳欲聋。

    那两个双胞胎如受了惊的兔子一般,猛地冲进屋来,一左一右扑倒在我怀里,瑟瑟发抖。

    我微微一愣,下意识地伸手轻拍她们的肩,却突然想起这个身体两岁那年的一个雷雨天。

    也跟今天一样,那一日,大雨倾盆,雷声隆隆。我正坐在草屋的榻上望着屋外的电闪雷鸣,洋洋自得。对于打雷闪电诸如此类的自然现象,我一向都是兴致高昂,为此,老妈常说我是怪胎。因为我呱呱坠地之日,也是这么个天气,所以对这一切,倍觉亲切。

    正当我流着口水,惬意地观赏着大自然的景观之时,门却突然大开,一身湿透的董卓急匆匆冲进屋来,一把扯掉湿透的上衣,随手拿了布巾拭干,便将我一把搂在怀里,捂着我的耳朵。

    他说,“笑笑不怕……”

    那一日,他的神情,我至今还记得,有点慌张,有点自责,似是自责不该将我一人留在屋里。

    那一日,他一手轻捂着我的耳朵,一手轻轻摇着我,有些笨拙地哄我入睡。

    口中反反复复的,只有一句话:“笑笑不怕,仲颖在呢。”

    “贪钱的女人,我……我会给报酬的……”一个有些僵硬的声音煞风景地响起,打碎了我的回忆。

    我抬头,这才发现那个锦衣少年不知何时也已经站在了屋子里,一脸的不自在。

    “谢谢。”淡漠地看他一眼,我放开了怀里的两个女娃,转身坐下,“诸位小贵人,等雨停了,你们请自便。”

    宫廷里的人,少惹为妙。

    两边衣袖微微一紧,我低头看时,却是那两个双胞胎正一脸讨好地扯着我的衣袖。

    “嗯?”低头看着他们,我扬眉。

    “阿若姐姐,我叫小优,她是小艾。”拉着我左袖的女娃娃冲着我讨喜地笑了一下,对于打雷的恐惧让她们不惜屈尊降贵地躲在我怀里。

    “嗯,小优,小艾。”淡淡点头,我重复。

    “小优是姐姐,她是妹妹。”那女娃继续笑着道。

    “嗯,姐姐,妹妹。”没有表情地,我继续点头,重复。

    一道闪电再次划下,有风扬起,吹起了我的半边头发……

    那两个女娃嘴巴微微一扁,受惊似的后退一步,便要哭出声来。

    郭嘉安置好了柴,便一头灰地走了出来,刚到前屋,便见着如此状况,他转头看我一眼,竟是伸手将我带进怀里,“没事吧?”

    他一向冰凉的胸膛有些热,我扯了扯嘴角,“有事的似乎是他们。”

    郭嘉看向锦衣少年和那两个受了惊吓的女娃,微笑了一下,“请坐。”说着,他先扶了我坐下。

    “干什么那么听她的,她那么坏?”小艾怯怯地开口。

    “坏?”我阴恻恻地抬头,这雷雨的天气下,多了几分诡异地气氛。

    “你……你刚刚那么凶地叫他做这个做那个……”小艾吓得躲到了小优身后,小优继续楔而不舍地道。

    “而且,还那么丑。”一个冰冷刻薄的声音。

    我再度抬头,看向那个毒舌的少年。

    郭嘉微微皱眉,似乎有些不悦。

    “有没有听说过一种人,叫刀子嘴豆腐心?”半晌,郭嘉有恢复了温和,开口。

    “刀子嘴?”小优一脸的疑惑。

    “豆腐心?”小艾满面的问号。

    “是啊,如果若若不开门让你们进来,你们只能站在门口淋雨,如果若若不将你们藏在怀里,你们只能被雷电吓到,不是么?”郭嘉的话语带着蛊惑人心的温和,仿佛他的话便是真理,“而你们,却因为她不幸的印迹而惧怕她,甚至伤害她……”清澈的眼神里带着悲天悯人的神情,令人沉沦,“你们说,这样对么?”

    不!不对!简直罪大恶极!怎么可以伤害如此善良的人!我差点没有感动落泪,外加掌声雷动。好动人的说辞!多么凄凉而美丽……我一脸的陶醉,完全忽视自己就是那女主角!

    说话间,小优小艾早已扑到我怀里,擦了我满怀的鼻涕眼泪。

    呃?什么状况?

    一时间,情切切意绵绵,好感人……

    “很明显,她不是那种女人。”又是那个煞风景的声音。

    我抖了抖眉毛,不跟他一般见识。

    “啊!还有红豆!忘了收红豆!”惊叫一声,我站起身来,忙开门要去拿红豆。

    郭嘉忙一把扯住我,“咳咳……外面在下雨!”

    我狐疑地回头看他一眼,“怎么咳嗽了?”仔细看时,竟发现他满面潮红。

    皱眉,我忙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再将脸颊贴上他的脸,随即大惊,好烫!

    转身扶住他,我才发现他看似瘦削的身子也不轻。

    “你生病了?怎么不早说?”有些着急,我皱眉大吼。

    “这个……我也是才感觉到啊……”有些疲倦地笑了笑,郭嘉靠在我怀里,有气无力地道。

    鬼才?第一谋士?揣度人心?我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满面潮红,像个孩子一般的家伙,“你答应帮我赚钱,我才带你出来的,现在你生病,小心我甩了你……”

    “果然是狠毒的女人。”某个毒舌派又开口。

    “你不会。”笑眯眯地看着我,郭嘉吃定了我。

    唉,果然揣度人心的高手。

    “你自己写个药方,我去抓药。”拂了拂他额前散乱的发丝,我决定对他温柔一些。

    “药方?”一脸困惑地看着我,郭嘉满脸问号。

    “你不是会看病吗?”

    “谁说的?”

    “我不是你治好的么?”

    “那是巧合。”

    巧……巧合?吸气,呼气,再吸气,呼气……紧紧握拳,我告诉自己要温柔,温柔,他现在是病人……

    “而且外面在下雨,不要去了。”戏谑的神情消失不见,郭嘉拉着我的手,道。

    我叹了口气,再度将脸颊凑上前去试了试温度,不知道是否错觉,我的脸颊靠上他时,他的温度又升高了一倍……

    “小毒舌,你帮我看一下,我出去找个大夫来。”转身看了一眼那个仍是一张死鱼脸的锦衣少年,我道。

    那少年别过头去,没有开口。

    “不说话我当你默认。”有些霸王作风地说完,我要站起身。

    郭嘉却是揪紧了我的衣袖,“等雨停了再说。”

    我轻轻掰开他瘦长的手,嘴角轻轻扬起一个温柔的斜度,伸手抚了抚他发烫的脸颊,“等雨停了,万一烧坏脑子成了白痴,我上哪儿去陪曹操一个大谋士?”
    戴上斗笠,披上蓑衣,我不顾郭嘉的阻止,便冲入了雨中。郭嘉分明病得不轻,若是误了就医的时辰,只怕……

    凭着记忆走了好几家医馆,却家家都是门窗紧闭。

    “有人吗?有人吗?开一下门,求诊啊!”雨水沿着双手滴落,我拼命拍着门板,把手都敲疼了,还是半丝反应也无。

    这么大的雨,想来都是怕麻烦的主,无奈地转过街角,我决定再走远一些。

    大街上半丝人影也无,漫天大雨中,只有我一人在满大街乱窜。豆大的雨点迎面而来,打在脸上,有些疼。

    唉,这景象好不凄凉,我感觉自己此时像极了往日所演的苦情戏女主角,就差没有脚下一绊,扑倒在地,然后泪水与雨水混合,再说一两句感性的话,例如,“XX,我会救你……等我……千万等我……”

    正苦中作乐地幻想着,雷鸣电闪间,我忽然看到前面有一队人马迎面而来,抬着轿子。

    “大人,王司徒的义女身体可好些了?”走近时,我听到有人开口。

    “无妨,只是感染了风寒而已,老夫下了几帖药,便可保痊愈。”一个老者的声音。

    “说是义女,其实只是个歌姬而已,如何敢劳烦大人?”一人不屑地道。

    “你有所不知,王司徒对那歌姬疼宠入骨,说是义女,只怕是要纳为妾也不是不可能……”

    是大夫?!雨声太大,模模糊糊间没有仔细分辨,我眼睛微微一亮,忙上前拦住了轿子。

    “大胆,何人拦轿!”轿前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单手按刀,警惕道。

    “我……”我张口刚想说明原委,却不想脚下一绊,一下子五体投地,趴在轿门口,地上的积水溅了我一头一脸。

    “姑娘莫要如此大礼,有事直说。”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稳稳地响起。

    我正诅咒着要爬起来,忽然听他如此道,这才发现自己趴在雨水中,头上的斗笠也掉下来滚到一边,这模样与我刚刚设想的场景……真是太像了……

    事实证明,胡思乱想是不正确的……看吧,刚刚还想着,转眼便成事实了。

    唉,既然跤也摔了,衣裳也脏了,不如将错就错,就好好利用这副惨兮兮的模样吧……

    “大夫,求你救救我弟弟……”隐隐带着颤音,我趴在地上,哀哀地恳求,那神情,真是……感人至深。

    “开玩笑,你当我家大人是什么,大夫么?!”偏偏有人铁石心肠,一个侍卫冷声斥道。

    “无妨,让她讲,令弟怎么了?”那个声音相当温和。

    不是大夫?算了,只要能治病就成,我仍是一径趴在地上,哀诉,“我弟弟从小身体就弱,今天突然发起高烧……呜呜……我只有他这么一个亲人,我答应爹娘要好好照顾他的……我跑遍了整个洛阳城,没有一个大夫愿意出诊,求大人发发善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要救下我弟弟,要我做什么都行……”

    做什么都行?嘿嘿,看他们如此排场,银子自然不缺,也不会缺了丫头,再说,我这副尊容,白送也不见得人家会要呢。

    “快快扶姑娘起来。”那个声音终于开口,“姑娘前头带路。”

    旁边有人扶起我,还将地上的斗笠捡起,递还到我手上。

    对于轿中的老者,我有些刮目相看了,毕竟在这个乱世,能够有如此济世心肠的,怕是不多了。

    想起郭嘉,我脚下愈行愈快。

    “阿若姐姐,他快死了……”刚到门口,便听到小艾微微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微微一愣,忙冲进屋里,郭嘉虽然短命,但好歹也活到了三十多,不会现在就蒙主宠召吧!

    我急急地走到郭嘉身边,却见他面色灰白,连呼吸都困难得紧,“大夫!”心下微微一紧,转身急急地看面停在门口的轿子,我有些慌。

    我不得不承认,如此郭嘉现在就死,那么他的死亡,便是我带来的。

    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缓缓走下轿来,随即稳如泰山的神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惊愕,“公主!陈留王?!”

    “蔡邕?”那个锦衣少年的死鱼脸终于有了点反应。

    陈……陈留王?!蔡……蔡邕?!我微微一愣,重新打量那个小毒舌,他便是历史上做了一辈子傀儡皇帝的苦孩子刘协?当然,现在当皇帝的应该还是他那个短命的哥哥。

    还有那个老者,竟是那个著名的文字家蔡邕!呃,只是……他会医术吗?

    “你来做什么?皇祖母让你来寻我的?”刘协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非也,老臣是陪同这位姑娘来看病的。”蔡邕摇头,恭敬地道。

    “是么?”刘协转头看我一眼,漆黑的眼睛闪着算计的光芒。

    看着那小毒舌,我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寒噤,有些后悔带蔡邕回来了。

    “……只是皇宫里到处都在寻王爷和两位公主,还请王爷随老臣回宫。”话锋一转,蔡邕又道。

    “好。”刘协点头,爽快得令人心生疑窦。

    显然,蔡邕的想法同我一样,因为他也满面疑惑地抬起头来看向刘协。

    “那么即刻回宫吧。”刘协点头,甩袖就要上轿。

    “哥哥,这个公子还病着呢,让蔡大人先行替他看病吧。”一旁小优小艾怯怯开口。

    呼,终于还算有良心,我吁了口气。

    “既然如此,带这个女人和那个药罐一起回宫吧。”刘协看了我一眼,淡淡开口。

    闻言,我差点没有厥过去,皇宫?!那种地方,我死也不会去!

    因为,我会窒息在历史的旋涡里,然后……尸骨无存。

    “王爷,太皇太后不会允的。”蔡邕面有难色,“就这样带两个身份不明的入宫,太冒险。”说着,他颇为抱歉地看了我一眼。

    我忙不迭地点头,十分识大体地帮衬着开口,“是啊是啊,像我们这等粗鄙之人,如何能登大雅之堂……皇宫那种地方,又怎么是我们能去的!”我使劲地撇清自己,贬低自己,就差没把自己踩在脚底下,再吐两口口水了。

    “多谢姑娘体谅。”蔡邕感触道。

    我忙陪笑,“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没有认出公主和王爷,实则罪该万死,还请大人屈尊,替我弟弟写张药方,然后快快带公主和王爷回宫。”我忙着摘干净自己,只要替郭嘉留张保命的药方下来,我恨不得立刻将他们扫地出门。

    “放肆,想来我陈留王是半点命令都下不得了?至于皇祖母那边,我自会解释。”刘协冷冷看了一眼蔡邕,随即又睇向我。

    我打了个寒颤,看那小毒舌的神态,若是不随他回宫,怕是不会让蔡邕出手诊治了。这个任性的家伙,为什么要为难我,为什么要带我回皇宫!皇家子弟,生死予夺,大权在握,纵使明知他的威风不会盛行几日,但此时,我却不得不低头。

    只是皇宫……那个地方……

    衣袖微微一紧,我低头,看向郭嘉。

    他正紧紧握着我的衣袖,“不要勉强自己……”张了张有些干裂的唇,他吃力地道,声音十分的嘶哑。

    心里微微一颤,我安抚地抚了抚他苍白而烫人的面颊,“我知道。”

    随即转身,我下意识地将左颊的发丝勾到耳后,露出面上的疤痕,然后走到刘协面前,阴恻恻地开口,“留我在身边,小王爷不怕夜夜恶梦么?”

    有些恶劣地咧了咧嘴,刘协看向我,“本王的人生本就是一场恶梦,不差你这一点。”这样小的孩子,神情竟是阴诡莫辨。

    这个孩子……

    微微皱了皱眉,我垂下眼帘,“既然如此,小人不敢强人所难,请诸位贵人速速离去吧。”

    刘协有些嘲讽地看我一眼,随即拂袖转身,“既然人家不领情,蔡大人,带本王和两位公主回宫吧。”

    蔡邕略略有些抱歉地看我一眼,只得吩咐下去,准备回宫。

    我默然转身,走到郭嘉身边。

    他双眼微闭,气息微弱得几乎感觉不到……这是什么鬼时代,没有120,没有救护车!若是在以前,就算某些人见钱眼开吧,有钱还能保条命!

    “等一下!”我大叫起来,“我随你们回宫!”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