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夜未央刘协皇家威仪 寻天子笑笑五味陈杂

章节字数:4608  更新时间:07-07-13 08: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走过重重叠叠的走廊,绕过弯弯曲曲的楼阁,我一路低着头去刘协的昭寰宫,低调,一定要低调,长得丑不是我的错,但出来吓人一定是我不对。

    “你来迟了。”黑着一张小巧苍白的脸,小毒舌站在昭寰宫的门口。

    他在等我?我狐疑地抬头看他,高高的台阶之上,他双手负在身后,站在昭寰宫门口,在两边高悬的数盏宫灯照耀下,他一身华衣美服,峨冠博带,那样厚重而奢华的衣冠压在他苍白瘦弱的身上,竟然令我感觉莫名的心酸,见鬼!我居然有些心疼那个小毒舌。

    “本王的人生本就是一场恶梦,不差你这一点”,刘协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想起他日后一生的郁郁,我的心竟是忽然有些疼。

    这个孩子,他的童年,究竟是怎么过的?

    心下一软,我微微弯唇,装模作样地曲膝请罪,“是,奴婢来晚了,请小王爷恕罪。”

    刘协漠然看我一眼,转身走回宫里,神情倨傲得很。

    “你的事我已经让婉公主跟皇祖母说了,皇祖母也允了,所以,你别尽掂记着出宫了。”一路走回卧房,刘协仍微微带着些稚嫩的声音有一份掩不住的得意,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瞪着他尚未成形的单薄背影,我哑然。

    “好,我知道了,奴婢给您宽衣,准备歇息吧。”轻叹了口气,我伸手上前,便要替他解开那一层厚重奢华的锦衣。

    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先顺着这小毒舌要紧。

    “这种事……这种事本王自然会叫别人来做……”苍白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小毒舌竟然连连后退着。

    这个小毒舌,居然怕羞?

    我讶异,随即坏笑一下,愈发的殷勤起来,“怎么会,王爷的事便是奴婢的事,奴婢决定以侍奉王爷为己任,决不辜负王爷留下奴婢的‘厚爱’……”一步一步紧逼着走到墙角。

    我发现自己此时像极了要吃小红帽的狼外婆。嘿嘿……

    终于伸手逮住他,如剥虾米一般除去他的外袍,我心里竟是感到一阵莫名的轻松。

    那样小小的身体,如何能够负荷那样沉重奢华的衣饰?

    “他们怎么照顾你的,天气这么热,还穿这么多?”微微皱眉,我道。

    他微微一愣,停止了挣扎,半天,巴巴地吐出一句,“不用你管,这是皇家威仪。”

    皇家威仪?看他漠然不语的模样,我仍不住抬手摘下他头上的束发紫金冠,放到一边,揉乱了他一头乌黑的长发,“好吧,睡觉的时候没有人看你的皇家威仪,好好睡一觉吧。”

    刘协愣愣地被我扶着躺在榻上,脸上没有了防备讥讽的神情。

    我站起身,便要吹灯。

    “不要吹灯。”那个声音又冷了起来,草木皆兵的感觉,又恢复了刺猬的模样。

    我转身看他半晌,忽然明了,“你怕黑?”

    难怪这昭寰宫里夜夜都是处处都高悬着宫灯,亮如白昼。

    不自然地吱唔了一下,刘协侧了个身,背对我,嘟囔,“本王的事不用你管。”

    于是乎,我明白了小毒舌一个致命的弱点,他怕黑!

    可是我却笑不出来,自从入宫以来,因为一直未向董太后言明我的存在,我便被婉公主安排在那间小屋里,现在婉公主已经报备了我的存在,那么我想出宫……便真的是希望渺茫了……

    “协儿。”一个温柔的声音忽然自门口传来。

    我微愣,回头,是婉公主!呃,她站在门口多久了?看了多少?会不会治我一个大不敬?

    闻言,刘协立刻坐起身,抚平刚刚被我揉乱的头发,神情变得恭顺有礼,没有一个孩子看到姐姐应有的表情,“婉姐姐何事?”

    “皇上又不见了,太后那边为了找人快闹翻天了,太皇太后这边又动了怒,说皇上若再如此不务正业,皇帝就该换人做了……”她没有看我,只道,声音说不出的清婉动听,“我来看看皇上是不是又上你这儿来了,若被太后看到,别又说是你拐了他来要害他”。

    “他没有来过。”刘协皱眉,已经自行披上了衣袍,站起身。

    “嗯,那我再去别处看看。”婉公主说着,转身便走了出去,仍是带走一片芳华。

    我却是没了欣赏的兴致,刚刚婉公主那一番话,让我陷入了迷惘。

    “哼,皇帝之位,谁又稀罕不成?”,婉公主前脚刚走,刘协便除去了恭顺的面具,大吼着一把掀了桌子,“那两个老女人若是对大权在握那么感兴趣,不如自己做皇帝算了,何必弄张帘子遮着坐后面,提线木偶很好玩么!”

    想起刘协进了皇宫后乖顺死寂的模样,我突然有些明了。皇宫,是一个亲情都被消磨殆尽的地方,父子可以反目,手足可以相残……而母子、祖孙间,也只剩利益而已吧。

    所以,母凭子贵。

    我怔在原地,那个小毒舌有时满身是刺,有时乖顺得异常,但我却从未见过他如此几欲发狂的模样,他的手划到了碎片,一下子溢出血来。

    我忙上前,一把拉住他,“你在发什么疯,快住手,你要闹得整个昭寰宫的人都醒过来么!”

    “是啊,我疯了!被这个笼子逼疯的!”刘协大叫起来。

    心下一痛,我一把将紧紧拥在怀里,“乖,不闹了,不闹了。”轻轻拍着他的肩,我发现自己突然之间好无力。

    他一下子僵在我怀里,温热的液体打湿了我的衣襟,“那个女人毒死了我娘……她毒死了我娘……她逼着辩当皇帝,可是辩不喜欢当皇帝……他怎么可以逼自己的亲生儿子做不喜欢的事……”他不停地说着,小小的肩轻颤着,语法杂乱无章。

    我只能紧紧抱着他不停打颤的单薄身子。

    “辩又不见了,他一定又被那些奏章烦得躲起来了。”许久,他终于安静了下来,终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们去找他吧。”

    “好,我们去找他。”顺着他,我点头。

    再一次唾弃自己的没原则。

    陪着他找遍了整个昭寰宫,仍是没有找到半点踪影,路很黑,他的手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小小的手心里渗着汗。

    “辩喜欢躲在黑的地方,可是我……”他的声音略略带着颤。

    “你怕黑。”我了然接口。

    “本王没有!”显然,我的话又伤了他的皇家威严,所以他立刻反驳,为表自己不怕黑,他狠狠甩开我的手。

    看着他僵直的背影,我忍不住地轻笑,跟在他身后,让他能听得见我的脚步声。

    脑里灵光一闪,我忽然想起那下午在我房间的那只小白兔,呃,是像小白兔的少年。

    该不会那么巧吧……

    “小毒舌,皇上长什么模样?”终于,我开口。

    “辩,他长得很好看。”刘协的声音有些绷紧,显然黑暗让他恐惧。

    “我想,我知道他在哪儿。”抿了抿唇,我在心里祈祷那只小白兔千万不要是皇帝刘辩。

    但,上帝显然没有听到我的祈祷,或者……是我的祷告不够诚心……

    “来这里干什么?”站在我的房门口,房间里一片黑暗,刘协的手又自动自发地揪住了我的衣角。

    没有开口,我打开门,屋内一片黑暗。

    我提着宫灯走进门去,抬手四下照了照。

    果然……某只小白兔正坐在我的榻上,十分优雅地在挖我的刨冰吃。

    “辩?!”刘协大呼一声,“你怎么在这女人房里!”

    “协,你又找到我了,真聪明,来,这个很好吃,你要不要尝尝,只剩一口了,我想着你会找来,就给你留了一口。”刘辩微笑着抬头看向刘协,在宫灯的照耀下,那一脸无辜的笑容美得不可方物。

    我却是脑门上多了几条黑线,又?他们习惯躲猫猫吗?什么奇怪的僻好!

    “无盐,你也在哦?”又一声问候,让我的脸黑了一半。

    “你怎么认识这个女人?”刘协早已没了刚才的紧张,走到刘辨身旁,自他手里接过最后一勺刨冰塞进口中,随即眯起了眼睛,“果然好吃。”

    “嗯,吃完了。”轻轻拍了拍手,刘辩仰面躺下,“好困,睡一会吧。”

    “好。”刘协居然也点头,在他身旁躺下。

    然后,这个皇家兄弟霸占了我的屋子,霸占了我的床,而且还大喇喇地不见一丝歉疚!

    “喂,女人,明天早朝前叫醒辩,我可以再睡一会。”刘协欠揍的声音再度响起。

    皇宫里早已因为皇上的失踪而大乱了,他们还能如此悠闲?嘴角抽搐了一下,我只能狠狠在一旁坐下,望着被挖光了的刨冰碗,欲哭无泪。
    我的星运果然不是普通的好,随便摆个糕点摊,好不容易上门的主顾居然是王爷和公主;睡个午觉,随便闯进来一只小白免……也可以是皇帝……

    垂头丧气地趴在桌上,我终是迷迷糊糊地睡去。

    感觉有温热的气息拂上我的面颊,迷迷糊糊间,我困意十足,混混沌沌地缓缓睁开双眼,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在我面前放大,正好奇地看着我,那眼眸上仿佛蒙着一层雾气,朦朦胧胧,说不出的温和漂亮。

    “嗬!”等三魂六魄都归了位,看清楚了在我面前放大的那号脸庞便是当今天子刘辩,我才后知后觉地低呼一声,下意识地往后退,结果……我忘了自己正坐在凳子上,一下子仰面跌坐在地。

    “很疼吧。”在我面前蹲下,他看着我狼狈地跌坐在地,灰蒙蒙的漂亮眼睛认真得很。

    忍不住低咒一声,我拍了拍裙边站起身,回头见那个小毒舌还稳稳地睡在我的榻上,秀秀气气的鼻端还微微发出“呼噜”声。

    真是荣幸呢,两条真龙都盘踞在我这小屋小床上了,我是不是该额手称庆,然后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召告天下?

    一只修长秀气得令女人都自叹弗如,羞愧而死的纤白手儿轻轻刮过我的脸,留下一片温温润润的触感。

    然后我目瞪口呆地看他收回手,伸舌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你……你干什么?!”

    “你脸上有果粒。”弯着唇,笑得一脸的自在和善,无辜地看着我,他道。

    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我干笑,“那么皇上准备早朝了么?”

    闻言,他转头看了一眼屋外,虽然是夏日,但早晨的阳光却也并不十分炎热,愣愣地看了半晌,他终于垮了垮肩,回头笑道,“是啊,该去早朝了。”表情竟是落寞得令人心疼。

    我缓缓垂下眼帘,面无表情地弓身,称“是”。

    他是当今天子,九五之尊,我只是一个异时空的过客,如今我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我不能滥用我的同情心,我也不能随便与我不该认识的人相识,明明知道他的结局,我只能选择冷漠。

    半晌,他伸手不甚熟练地拉了拉衣角,便转身向外走去。其实拉不拉都一样,一身白色的单衣早已皱得跟咸菜干一般了。

    “协还在睡,不要吵他。”脚步微微顿了顿,刘辩回头吩咐了一句。

    回头望了一眼那个怀里抱着我亲手制作的抱枕,正兀自睡得香甜的家伙,我点头称是。

    “我第一次看他睡得这么熟。”说着,他走出门去,“一次都没有被恶梦惊醒呢”。

    我微微怔仲,恶梦?这样的一个孩子,难不成是伴着恶梦在成长么?

    “婉公主。”刘辩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看向门口,果然,婉公主正站在门口,仍是一身白衣如雪,白衣之上绣着红梅如血,仍是风华万千。

    在她的身后,跟着几名婢女,手中皆托着洗漱用具,还有一套龙袍。

    “宫里闹了一宿,你先换上衣服去早朝吧,若被太皇太后撞见,便又是一场风波。”婉公主开口,声音仍是清婉动听得很。

    “嗯。”刘辩没有多说,只是微笑着点头轻应,如孩子一般的神情,令人不忍苛责。

    “进屋换衣服吧。”婉公主招呼了婢女上前。

    刘辩乖乖点头,又转身回到屋里,由着那些侍女们替他洗脸倒水,换衣戴冠,只吩咐了一句,“手脚轻些,莫要吵醒陈留王。”

    婉公主轻轻提了裙摆,也走进屋来,在打量了屋内的陈设后,她终于注意到了我。

    “是你?”讶异地看我一眼,婉公主开口。

    我下意识地弯了弯唇,随即屈膝,“见过公主。”

    “起来吧,你就是协儿说跟本宫的安若?”看着我,婉公主淡淡开口,自有一种尊贵得令人无法逼视的高雅,“你入宫第一天我便见过你吧”。

    我低头,将左颊的发丝尽数拨到耳后,露出脸上可怖的疤痕,尽量扮演着卑微的角色。

    “协儿和皇上都挺喜欢你呢。”婉公主的声音带了几分亲切。

    我微微一愣,随即憨然傻笑,“公主莫要取笑,安若丑若无盐,焉敢不知进退,毫无自知之明?”

    “我愿意宠着她,我愿意守着她,我愿意!她就不该见到血腥,不该见到肮脏,她就该安稳舒适,就该笑语嫣然!”那一日董卓的吼声突然在耳边一响,我愈发弓下身去,面露卑微,明哲保身是我目前唯一能走的路。

    仲颖,笑笑也想不染血腥,笑笑也想不见肮脏,笑笑也想只留在仲颖身边,笑语嫣然。可是……竟是不能了呢。

    “明日到昭德宫来陪本宫吧。”婉公主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错愕地抬头,看向她明眸清亮,面容如月。

    “不想出宫么?”她微微凑近了我,在我耳边低语。

    我又愣了一下,随即了然,“谢公主,奴婢遵命。”磕了头,谢了恩。我发现“奴婢”二字我倒是越叫越顺口了。

    真是一项悲哀的发现。不过婉公主的言下之意,她会助我出宫?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