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争安若姐弟各显其能 杀太后何进扰乱天下

章节字数:5380  更新时间:07-07-13 08: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本王不允。”只听得一声略带寒意的声音。

    我忙回头,却见那小毒舌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正盘腿坐在我的榻上,看他略带敌意和讥诮的神情,倒仿佛是有人要抢他心爱的玩具一般。

    婉公主也不恼,只一径淡淡笑开,“协儿,姐姐跟你讨个人都不成了么?”

    刘协沉着脸走下榻,“除她外,协儿宫里的婢子由着姐姐挑。”

    闻言,我忍不住暗叹一声。

    “姐姐跟这安若投缘得紧呢。”婉公主笑道。

    我微微垂下眼帘,由着这皇家姐弟讨论我的最终归属问题,而我,却仿佛倒成了一个局外人。

    什么是人权沦丧,今日我算是彻头彻尾地体会到了。

    “朕也要。”某人披上龙袍,唯恐天下不乱地凑热闹。

    抬手拭了拭冷汗,我暗自喟叹,什么时候我又从无人问津的丑女成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而且面前三人我哪个都得罪不起……

    “辩?”刘协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皇兄临阵倒戈。

    “皇姐也要,皇弟也要,不如归我好了,皆大欢喜。”笑眯眯地,刘辩一副坐享渔人之利的模样,一身黑底红边的宽袖龙袍,其上绣着腾云而出的金龙,本应不怒而威,霸气十足。但穿在刘辩身上,看着那张漂亮得过分的脸庞,我竟然联想到站在T型台上的模特,漂亮有余而威严不足。

    婉公主看着刘协气鼓鼓的模样,不由得笑开,“既然如此,不如让安若自己挑选,可好?”

    闻言,我微微一愣,这么快自主权就回到我手上了?只是环顾三人,我却高兴不起来。

    刘协冷冷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便双手环胸站在一边撇开头不看我,苍白的唇紧抿,还是倔强得令人心疼。

    刘辩的神情与身上的龙袍完全不相宜,他看着我,仿佛蒙着一层雾的漂亮眼睛盯着我一眨也不眨。

    婉公主也看着我,只是眼中有着意味深长的意思,聪明如她,早已料到我会选择谁么?

    我垂下头,在心底哀叹一声,便小心翼翼地挪了挪脚步,站到了婉公主身后。

    婉公主面上神色未变,仍是微笑,“好了,皇上,你该去上朝了。”

    刘辩无限惋惜地看我一眼,“唉,本来还想让你做刨冰来着。”说着,便转身上朝去也。

    “协儿,姐姐也要回宫了。”婉公主嘴角的笑优雅得无懈可击。

    刘协站在原地,漆黑的眸子狠狠地瞪着我,衬得他的脸颊愈发的苍白如雪。

    狠了狠心,我硬着头皮,转身跟着婉公主一起离开了那间小屋。

    我没有敢回头看他。

    在昭德宫过了几天太平日子,婉公主答应我会找个时机遣我出宫。昭德宫里,我真真是个闲人,比起在昭寰宫受那小毒舌的荼毒,这简直是身在天堂。而且他从未到昭德宫来找我麻烦。只是不知道一个人被折磨惯了,是不是会被磨出惯性,我竟然有些担心那小毒舌。

    他,晚上还是不敢吹灯么?

    他,还是每天都穿着厚重而华丽的衣饰么?

    他,还是每晚都做恶梦么?

    看吧,我真的是被折磨疯了。

    三日后的正午,阳光有些烈,婉公主遣人来传我过去。

    随着传话的侍女一起到婉公主的寝宫,我低着头,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卑微形象,唯恐自己出了什么差错,丧失了出宫的机会不说,保不定连颈上人头都得一并丢了。

    毕竟,对于这个婉公主,我是一点概念都没有。我是不是太大意了,就这么糊里糊涂地随了她回来。

    一进到公主的寝宫,一股凉意便扑面而来,说不出的舒服,不带一丝暑气,我不由有些好奇,微微侧目,四下张望着。却原来是在房间的西北角有一只铜盆,盆内放着几块冰,冰上覆着红绸,那红绸早已湿透。

    “抬起头来。”手中团扇轻摇,婉公主淡淡的开口。

    我听话地抬头,看向婉公主,她正坐在铜镜前,长发垂直腰间。她其实也不过十七、八的模样,在我之前的那个世界,可能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只是看她,分明是城府颇深的模样。

    “在昭德宫还待得惯么?”婉公主开口,一派温和。

    “是,只是不知公主何日送我出宫?”没有客套,我忍不住直言。

    “明日吧,明日出宫。”

    我略带一丝惊喜,居然这么快!

    “我并没有向太皇太后提起过你的存在,所以明日趁我去西山进香礼佛之时,你便可随我一同出宫了。”入下手中的团扇,她随手拿起一边的木梳,轻轻梳过长发,淡淡道。

    原来她只是假意答应刘协,其实并未如他所愿呢。

    “恕我愚鲁,不知公主为何如此帮我?”微微迟疑了一下,我压仰不住心中的疑窦,终是开口。

    闻言,婉公主竟是笑了起来,“安若是聪明之人,本宫便也直言,本宫不希望你留在宫中,因为皇上和陈留王皆属意于你,如果兄弟为此反目,实不为本宫所乐见,况且……。”

    况且?

    “况且,前日骑都尉曹操托人进来一份大礼,要求本宫帮忙送你出宫。”婉公主笑道。

    曹操?我微微一愣,居然是他!大礼?他为了我会送什么大礼?

    婉公主有些费力地挽起长发,纤指微微一抖,发丝又散落了下来。铜镜中的她,竟是微微有些狼狈,只是此时的她,反倒有了一丝人味,不再那么的遥不可及,仿佛天上的星辰一般

    我忍不住上前,自她手中接过木梳,细细梳过她如缎的长发。只是心下有些好奇,以她公主之尊,为何要自己梳发?

    婉公主微微一愣,从铜镜里看向我,半晌,才轻轻开口,“我一向习惯自己梳发。”神情间,竟是带了几分动人的落寞。

    这样的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也会落寞么?

    微微垂下眼帘,我注意到手中的木梳有些粗劣,木柄处被磨得很是光滑,一看便知用了很久。再看这屋内的陈设,无一样不是极尽奢华,唯独手上的木梳,寒酸得奇怪。

    “睹物思人?”下意识地,我开口,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婉公主微微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在她的眼下投下一片暗影,她竟是没有反驳,也没有恼羞成怒。

    “真是羡慕呢。”微微弯起唇,我低头看向手中粗劣的木梳,心里缓缓滑过一丝不知名的疼痛。

    我也有,我也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可以用来睹物思人。他亲手做的木偶娃娃、银钗……好多好多。就如董卓所言,我的拥有的,比谁都多,都好。

    可是,我竟是连一件都没有来得及带出来……

    所以,想他的时候,就试着微笑吧。

    或许那样,我还会记得,曾经,有一个人叫我笑笑。

    微笑,那是我唯一仅有可以用来想念他的东西了呢。

    一声轻脆的声响,有什么东西碎了,我下意识地抚了抚心口,随即失笑。碎的不是我的心,是铜盆里的冰。

    那融化的水声敲击在铜盆内发出“叮叮铛铛”的悦耳声响。

    伸手自我手中拿过木梳,婉公主又恢复了常色,“下去吧。”

    “我。”我低头谢恩,转身退了出去。

    刚出了寝宫的门,一股热浪便迎面而来。刚抬头,便见一人自我面前走过,行色匆匆的模样。

    我细细一看,此人竟是张让。那与我有过两面之缘,十常侍之一的张让。此时的他面带焦急,脚步虚浮,不见一丝的扯高气扬了,也没有注意到我。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坐在铜镜前,看着铜镜里那个女子的容颜,她左颊丑若无盐,但嘴角却是噙着一抹笑。

    终于,可以出宫了。

    张让慌张的神态并未在我脑海中留下太多鲜明的印象,毕竟,一旦出了这皇宫,那么这里一切,都与我无关。

    我是一个演员,用古时候的专用术语来讲,就是戏子。都说戏子无情,但倘若无情,又岂能伤痕累累?

    可是此时的我,却已然成了惊弓之鸟,不敢与任何有太多的交集,因为,在他们的舞台上,我只能做一个无力的观众。

    看着他们或悲哀,或死亡。

    老天爷真的同我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

    刘协,刘辩,还有婉公主,他们都距离我太遥远,他们注定演出一场悲哀的默剧。

    既然我无力改变,那么,我可不可以选择不当观众?

    所以,出宫吧,眼不见为净。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正趴在铜镜前,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做梦了么?不记得梦到了什么,但应该是幸福的事呢。

    婉公主的贴身侍婢来传话,要我换上衣服去昭德宫门口等候。

    匆匆换了侍婢的衣服,我低头出了房门。一路走过长廓,耳边忽然听得一阵“叮铛”作响。

    心下猛地一顿,我想起了记忆里某个总是一脸温和的白衣男子。

    抑制住心底的紧迫感,我下意识地抚了抚颈上的项坠,那是一根细细的红绳,绳上坠着一颗小小的,白色的饰物。

    细细看时,才发现那是一颗牙,森森的白,白得令人胆寒。

    那是一颗毒牙,在某一个清晨,那个笑得一脸温和的白衣男子,他对我说,笑笑,随我回洛阳吧。

    而我,心里长了一颗毒牙。那条名叫白眉腹的蛇,它已死的尸身或许已经腐坏,但它的毒牙却嵌在了我的心上。

    那一回,我是真的动了杀意。生平第一次,想杀了一个人。

    他叫,王允。

    可是当真好笑,当我失去一切的时候,却唯独没有失去这枚毒牙,或许是心血来潮,我竟然用一根红绳穿了它戴在了颈上。

    那枚毒牙在六月如火的日光下反射出森森的青白。

    偶尔吹来一丝风,也是热的,然后耳边便又传来“叮铛”的声响。

    我抬头,随即微微扬唇,当真是杯弓蛇影,那不过是屋檐的风铃被风掠过的声音呢。

    “安若姑娘么?”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一愣,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你是?”我仔细打量那人,十足的太监模样,但那一身鲜艳的锦衣表明他决非一个普通的太监,莫非也是十常侍之一?

    “公主不会来了。”他的声音尖锐得奇怪。

    我一脸的深受打击,随即又楔而不舍地继续追问,“为何?”

    “太皇太后遇害了。”他的表情带了一丝悲愤。

    我一下子愣住了,是董太后?那个我入宫第一眼所见到的那个不怒而威的老夫人?死了?

    “何进鸩杀了太皇太后!”那太监咬牙怒斥。

    我忽然想起了一段剧本:何进暗使人鸩杀董太后于河间驿庭,举柩回京,葬于文陵;张让等流言于外,言公鸩杀董后,欲谋大事……

    汗……这情景,怎生得如此熟悉……

    董太后之死,于我,之前早在剧本里便看过,现在也是从这太监口中所知,所以并没有多大的感触。

    但是,随之而来的那一场葬礼,便让我不得不体会到了生与死的界限。

    董太后果然是葬在文陵,我站在婉公主身后,目睹了整个葬礼。

    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在那个途中随处可见饿殍的年代,这个葬礼当真奢华。

    我看到了一身帝王袍的刘辩,他腰间系着一根白色的带子,一双漂亮的眼睛仍是仿佛蒙着一层雾气,但那双眼里却隐隐透露着担忧。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到了那个小毒舌,他木然站在灵柩之前,一身白衣,一脸苍白。

    据三国演义所载:“中平六年夏四月,灵帝病笃,召大将军何进入宫,商议后事。何进起身屠家,因妹入宫为贵人,生皇子辩,遂立为皇后,进由是得权重任。帝又宠幸王美人,生皇子协。何后嫉妒,鸩杀王美人。皇子协养于董太后宫中。”

    寥寥几句,听来只是一段叙述,但是那个小毒舌,刘协,他该是度过怎样一段童年?只是无论如何,那个曾一手想将他扶上皇位的董太后,于他,毕竟有着养育之恩。若没有董太后的庇护,在这个吃人皇宫里,小毒舌想必早已尸骨无存了吧。

    董太后死了,难道真如何后所料,这皇宫就是她一手掌控的天下了么?

    可惜不是。

    此时,我突然一阵慌乱,因为,我突然想起董卓。

    历史上,这便是动乱的开篇吧。

    董卓,也是这个时候被何进召入洛阳的。

    端着果盘,我低头走过冗长安静的走廊,走廊檐上的风铃不时被风掠起,发出“叮铛”的声响。

    已是七月,天气一如既往的炎热。

    董太后的死表面已经平静无波,但内里却是暗潮汹涌,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正蠢蠢欲动,四处散波着董太后被鸩杀的真相。

    一切,都是动乱的前兆。即使是在这个只有蝉鸣的夏日午后,一切是那么宁静。

    但我,竟却是仿佛感觉到了风雨欲来风满楼的萧瑟。

    而董太后的死,也是婉公主暂没有心思来管送我出宫的事,一时这事竟是被搁置了下来。

    “呀!”一声惊呼。

    “扑通”一声,有什么掉进河里的声音。

    “救命……救……命……”惊惶失措的呼救声。

    我脚下微微一顿,随即扔下手中的果盘一路飞奔。

    荷花池内,粉色的荷花朵朵盛开,晕染得整片池子美不盛收,但现在却有一个女子正在水中呼救。

    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我莫名地轻颤了一下。

    那一日,在护城河边,那灭顶而来的水……那濒临死亡的恐惧……

    对于水,我有着莫名的惧意。

    “救命……救救我……”那个声音喊得撕心裂肺。

    我仓皇四下环顾,这荷花池一向少有人来。咬牙,我解下缠在腰间的带子,投掷在水面上。

    “抓住!”不管在历史上她是不是合该今日溺水而亡,我不知道她的姓名,不知道她的过往,也不知道她的未来……

    所以,我想救她。

    幸好她刚刚失足,仍没有到池心,慌乱中,她的手握住了我的腰带。

    趴在岸边,我努力地伸手。

    终于,我握住了她不停地扑水的手。

    “咳!咳!咳!……”坐在岸边,她一阵剧烈的咳嗽。

    “没事吧。”在她身旁坐下,我侧头看她。

    被水浸透的长发顺服地粘在脸上,看不清楚她的容貌,只依稀绝对是个美人。

    “谢谢你救我。”咳了一阵,她侧头看我,嫣然一笑。

    我微微一愣,总感觉她十分的眼熟。

    “呀,糟了。”她忽然惊呼一声,站起身来,随即脚下一软。

    “怎么了?”皱眉扶住她,我问。

    “什么时辰了?”她有些惊惶。

    我抬头看了看太阳,已经渐渐西沉。

    “你能不能……”她迟疑了一下。

    “嗯?”

    “今天皇太后寿诞,命我进宫表演,我这副模样……”她微微红了脸,似是有些难以启齿。

    “你想跟我换衣服?”我微笑。

    “呃,可以么?”她看着我,一脸企盼。

    我不可置否地解下衣裙。

    于是,在这宫里少有人来的地方,两个甚至是素未蒙面的女子悄悄换了衣服。

    “谢谢,真的谢谢你。”她握着我的手,笑得明艳动人。

    我恍惚,真的好熟悉。

    可是脑中微微有些混沌,待我穿上她一身湿嗒嗒的衣服时,天已经黑了。

    她拉着我的手,“宴会快开始了,真的谢谢你,下回来宫里一定将衣服还你。”说着,她提了裙摆快快地飞奔了出去。

    我低头,看到了一块白色的纱巾,那一定是她用来覆面的。

    低头捡起,我转身独自一人走回走廊。

    月牙高高悬起,勾嵌在黑色的天幕上,流泄一地银光。有晚风袭来,丝丝凉意,衣裙竟是很快便被风吹干了。

    那是一袭月牙白的丝质的舞衣,随风灵动,我仰头痴痴地望着天空里如勾的银月,一时竟是仿佛要随风羽化成仙一般。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叮铛……叮铛……”

    我微微一愣,随即释然,该是屋檐的铃声吧。

    那个声音在我身后停住。

    “怎么在这里?”一个温和到无以复加的声音。

    我一下子僵住。

    那个声音是,王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