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逃亡路笑笑喜逢故人 洛阳城董卓搬迁新府

章节字数:4347  更新时间:07-07-13 08: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仰头痴痴地望着那熟悉的面容,一时之间,我竟是回不过神来。

    他骑在马上,微褐的双眸带着冷漠,淡淡扫过刘辩,刘协,然后停驻在我身上。

    感觉到他注视着我,我不由自主地看着他望着我的样子,感觉心里竟是突突地在跳。

    鬓间的白发分外地刺眼,那双眼眸仿佛竟是渐渐开始有了温度。

    两两相望,周遭的人,周遭的物,仿佛一瞬间都化为了空白,都变成了虚无。

    只有我,和他。

    他能认出我么?即使这个样子的我,他还能够认出来么?

    我僵在原地,感觉连心都在颤抖,突然之间,我很害怕他陌生的眼神,我怕他的视线也只是轻轻从我脸上扫过而已,然后便将我归类为路人甲、乙……

    嘴唇微微动了一下,突然之间,我仿佛变成了一个胆小鬼,这么多年真是白活了。

    脑袋里在天马行空,一刻不停地想着,只是身子仿佛已经受到了召唤,受到了蛊惑一般,不由自主地抬脚向前。

    手上突然一紧,我这才蓦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自觉地踏出了半步,回头有些错愕地看向刘协,他正紧紧握着我的手,小小的手心里全是濡湿的汗液。

    呃,我这算不算见色忘友?

    “天子何在?”董卓身旁有一将领策马而出,厉声喝道。

    那一声厉喝仿佛一下子将我打回了现实,我抬头,那出声之人我从未在凉州太守府见过,细细打量眼前的人马,董卓身旁,我唯一认识的人,只有樊稠。

    樊稠也清减许多,他在董卓右手侧,一身戎装,完全想象不出当初在太守府与我吵闹拌嘴的情形,只是那一晚在护城河边,他抱着铃儿的尸身时,脸上那份死一般寂静的感觉,我至今未忘。

    “来者何人?”刘协的手握着我的手,他咬牙开口,略带童稚的声音气势十足,只是他的手却在微微发抖。

    始终未见刘辩开口,我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刘辩,他始终站在一旁,从头到尾都没有当自己是皇帝,只仿佛一个局外人一般。

    “西凉刺史董卓。”董卓缓缓开口,那微褐的眼眸却始终未曾从我身上挪开半分。

    “哦?不知董大人是来保驾,还是来劫驾的?”小毒舌不愧是小毒舌,一开口便句句是刺。只是事到如今,执念如他,还是一心想捍卫他的皇家威严吧。

    “特来保驾。”他淡淡开口,还是盯着我,微褐的双眸却渐渐有了不寻常的色彩。

    “既然是来保驾,那么天子在此,为何还不下马?”小毒舌咬牙,手抖得愈发的厉害,只是口中的斥责却是未减半分。

    见董卓纹丝未动,小毒舌苍白的脸颊愈发的苍白了起来,握着我的手一片冰凉。

    刘辩不知何时缓缓上前,抬袖拭了拭刘协额前的冷汗,“协,你的脸色好难看。”动作优雅得令人不由得完全忽视他此时的狼狈,一举一动都仿佛在表演一般自然夺目。

    看着他们如此模样,我心下不由恻然,不由自主地回头看向董卓,他还是定定地看我,仿佛其他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一般。

    “大人,大人……”一旁,有一个副将模样的人忍不住轻声提醒他。

    董卓却是突然纵身下马,走上前来。

    “你……你要干什么?……”刘协一下子绷紧了神经,终于泄露了嗓音中的颤意。

    他一步一步走到我的面前,终于,在我面前站定。

    缓缓抬手,他竟是抚上我的面颊,十指间全是粗糙的茧,只是动作却是轻柔得仿佛在碰触一件精美而易碎的瓷器一般。

    我一下子全然愣住,化作雕像。

    心底某处仿佛有一根弦被拨动,于是,心也不再忐忑,仿佛又归回了原位。

    我只是仰头,定定地看着他眼底渐渐的,一点一滴流露出来的温柔……我等他开口,等他告诉我,我是谁。

    “他们都说你死了。”终于,他看着我,开口,声音带着些许查觉不出的暗哑。

    “嗯。”我微微抿了抿唇,轻应。

    “可是,我不信。”看着我,那微褐的双眸里是深沉得仿佛要将我溺毙的温暖,仿佛要将我收进那眼底一般,他缓缓道。

    “嗯。”唇角微微弯起,我感觉到了鼻间的酸涩。

    “笑笑。”他开口。

    “嗯。”我轻应着,将嘴角的弧度缓缓拉大。

    “笑笑。”看着我,他开口。

    “嗯。”我继续笑,笑得像个傻瓜。

    “笑笑。”轻抚着我脸颊的双手缓缓落在我的肩上,他终于一把将我收入怀中。

    “要我笑成什么样子你才满意啊!”轻叹一声,我颇有些娇嗔地道出了他初次给我取名时我的困惑和懊恼……(小生:拜托你想想自己活了多大一把年纪,还“娇嗔”呢,老黄瓜刷绿漆——装嫩啊你!笑笑:你是妒忌吧!我家仲颖喜欢!人家好不容易见着仲颖,你一边凉快去!)

    我感觉眼里微微热热的,有什么东西终于从眼角滑落。

    眼泪那种东西,果然是用来喜极而泣的。

    董卓他认得我,无论变成什么模样,他都认得出我。

    抱着我,我竟是感觉到他的身子也在微微发抖,那个不怕天不怕地的男子,此刻拥我在怀,竟是在微微颤抖么?没有轰轰烈烈,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那样平淡的短短几句话,我却是仿佛又是看到了幸福的曙光在向我挥手。

    “刚刚我在想,如果你认不出我,我也不会认你了。”闷在他怀里,我低低地开口。

    那胸膛微微一僵,他推开我,扶着我的双肩,看着我。

    “为什么?”他的脸色有些阴沉。

    “因为……”看着他,我微微歪头,“仲颖怎么能认不出他的笑笑呢?”

    神色略有缓和,他抬手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鼻子,就像小时候那样,他说,“好,如果迷路了,那就站在原地不要动,等我来找你。”

    我煞有介事地点头。

    他没有再开口,只是低头看了看我的脚,随即便一把将我打横抱起。

    我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眼光看向自己的脚,一夜的逃亡,慌不择路,竟没有发觉鞋子早就破了,微微一动,便是钻心的疼。

    走了一夜的路,现在才发觉疼么?还是因为有他在。

    有人疼的感觉,真好。

    手上一紧,我忙侧头,小毒舌不甘心自己被忽略,正黑着一张脸盯着我,小小的手还死死地握着我的手不放。

    “容臣护送陛下和陈留王回宫。”董卓终于正眼看了一眼刘协和刘辩。

    一旁樊稠跳下马来,牵了两匹马上前,“皇上,陈留王,请上马。”

    “先回宫吧。”看了一眼小毒舌,我暗叹一声,“回宫之后我再告诉你们一切原委”。

    刘协白了我一眼,终于松开了我的手,转身在侍卫的搀扶下上了马,刘辩也转身上马。

    董卓抱着我,与我合乘一骑,当着大庭广众,丝毫没有感觉半丝不妥。

    所有的不安,所有的惶恐,仿佛一下子都被丢到了九霄云外,如果这一回幸福已经近在眼前,那么我决不会数着脚步走向自己的幸福。

    因为,幸福很短暂,还长了翅膀会飞,所以,我一定会冲上前,一把将它抢到手,死也不放开。

    什么预言,什么历史,此时被幸福蒙住了双眼的我全然都听不到,看不到了……
    骑在马上,我背靠着董卓温热的胸膛,眯着眼睛,终于又可以偎着这个怀抱,这个熟悉得闭着眼睛也能认出的怀抱了。

    明明动乱就在身边,明明前一刻还在逃亡,可是此时,依偎在他怀里,我却仿佛郊游一般舒适惬意。

    噩梦那么快就过去了?快得令我来不及适应,快得令我回不了神。

    身后,是几千兵马行军的声音,整齐划一,没有一丝谈论。除了樊稠之外,其他人显然都傻了眼,他们肯定在好奇,这个丑女人是谁?呵呵。

    “樊稠,这个女人是谁?”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低低地开口。

    “是啊是啊,从来没见过老大这副模样。”另有一人也道,“你跟着老大的时间比较长,你认识吗?”

    “老大的那张脸,居然会有表情?”另一个仿佛见了鬼似的不敢置信。

    董卓只昂头一径策马前行,仿佛那些谈论声丝毫未入得耳中。

    我扬着唇,微微侧头,看向谈论的方向,是骑在马上的三人,皆是与樊稠一般的打扮,看起来也是副将。他们是在我离开后,董卓新征的人马吧。

    樊稠看向我,眼神有些复杂。

    “她,是大人的死穴。”缓缓地,我听到樊稠开口。

    眉毛微微抖了抖,我似笑非笑地看向樊稠,好你个樊稠,居然这么形容我。

    “死穴?什么意思?这个女人的脸实在是……不敢恭维。”第一个开口的家伙看我一眼,略略撇嘴道,颇不以为然。

    我扬了扬眉,说我这张脸不敢恭维?呵呵,好像之前已经习惯了旁人或异样,或不屑的目光,所以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过说不敢恭维已经很客气了呢。

    “张济”,一直未开口的董卓忽然开口。

    “在!”刚刚撇嘴的家伙忙看向董卓,挺直了脊梁,正色应道。

    我点头,哦,原来他便是张济,也是董卓身边的四武将之一,张济有了,樊稠有了,另两个莫非便是李傕和郭汜?

    “军容不整,罚饷银一个月。”董卓板着脸,不带一丝神情,淡淡开口,声音冰冷彻骨。

    “啊?”张济一下子傻了眼,半晌才哀嚎一声。

    罚饷?为什么?我也微微有些讶异。

    背对着众人,董卓低头着我,微褐的眼中竟然闪过一丝恶作剧般的神采,看得我微微愣住。半晌,我才回过神来,看着董卓,我笑得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见我笑,他一直微抿着拉成直线的唇角也微微泄露了一丝笑意,带了十足的宠溺。

    说我的脸不敢恭维?嘿嘿,这样一个孩子气十足小小报复让我偷偷笑着,乐不可支。

    “死穴,便是这个意思。”看着张济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樊稠颇有同情心地拍了拍他的肩,点头煞有介事地道。

    张济转头看向与自己并排骑马的樊稠,显然仍是困惑,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老大,怎么就莫名地成了炮灰。

    “那个姑娘,叫笑笑?”一旁,另一人看了我一眼,问樊稠。

    “嗯。”樊稠点头。

    “老大的女人?”那人又问,显然他比那张济聪明多了。

    老大的女人?嘿嘿,这个词不错。

    “不只这样,郭汜。”看着那人,樊稠淡笑,显然觉得他比起那张济,是孺子可教。

    郭汜,哦哦,他便是郭汜,是个聪明人,可是看他一副冷眼旁观的聪明模样,却令皱眉。

    这个人,直觉地,我不喜欢。

    “哦?”另一人也加入了讨论圈,好奇得紧。

    “小姐是大人的死穴,跟小姐有关的事,对大人而言,便是最重要的事。”声音淡淡的,樊稠竟是看得比谁都透彻,只是我,却因为这句话而微微怔住,心里有一圈又甜又涩的感觉缓缓漫延开来。

    “小姐?有这么严重么?”张济摸了摸头,小小声地开口。

    “相信我,动小姐一根头发,比刺大人一刀,后果还要严重。”樊稠看向我,那句话,仿佛是说给我听的一般。

    其他几人皆是不感置信地看向我这个其貌不扬,甚至于可以称得上丑陋的女人,相信他们现在心里肯定都认为他们老大的审美观有问题。

    我忍不住微微抬头,看向董卓,他还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模样,只一径策马返宫。

    天边有一群大雁飞过,“人”字形的阵仗也是那样的赏心悦目,路边有一颗树,叶子已经黄,一片片纷纷扬扬地飘于风中……

    “你为什么叫笑笑?”冷不丁,有一个声音煞风景地响起。

    我侧目不满地看向小毒舌,真是个不会察言观色的孩子,没看到董卓身后几千兵马都嘴巴闭得紧紧的,当自己耳聋眼瞎吗?

    “你为什么告诉我你叫安若?”显然,某小毒舌还是不死心地开口。

    唉,我该怎么解释?我的身世太离奇,一时半刻解释不清。

    “还有好大一段路,你先休息一下。”董卓显然当小毒舌不存在,只低头看我一眼,道。

    “可是……”我微微皱眉,怎么能睡呢?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刘协刘辩返宫,宫里现在肯定乱成了一团,还有王允,虽然因为他是文官,之前动乱时一直没有看到他,但以他对汉室皇朝的忠心程度,他定然也在宫里,若是被他看到董卓,肯定又有一场麻烦。还有……那个长得和我极其相象的女子,那个叫貂蝉的女人……

    “别担心,一切有我。”没有看我,他开口,短短七个字,竟是令我觉得莫名地心安。

    接踵而来的劳累和惊吓令我倦意十足,我安安稳稳地靠在他怀里,竟真是沉沉坠入了梦乡……

    呃,我好像忽视了小毒舌的存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