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孤星命偏逢痴情郎 情海阔焉知波澜生

章节字数:4400  更新时间:07-07-13 08: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觉,睡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迷迷糊糊中醒来,高床软枕,入目的尽是一片珠翠盈光。

    “她睡了整整一天了,还没有醒呢。”隐约间,听到有人声嘀咕。

    睡了一天?想了想,我又闭上了双眼,我这是在哪里?我似乎遇见了仲颖?只是一切完美得近乎于不真实。

    还是……又是一场梦?而现在,梦该醒了?

    “要不要叫醒她?”有人轻声道。

    “嗯,你看她身上脏得,让她起来洗洗吧。”

    “你们想死啊,樊副将吩咐了,没有大人吩咐,谁也不能叫醒她。”几个女子叽叽喳喳的声音。

    正说着,忽然之间,有人推门进来,刚刚的叽叽喳喳的几个女子立即噤声。

    “出去。”有人低低地开口,我的身子不自觉地一怔,不是梦,那真的是仲颖的声音。

    来人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似是盯着我看了半晌,忽又开口,“准备热水,小姐要洗澡。”

    “是。”她们忙答应着退下。

    他在我床边坐下,我感觉他的目光胶着在我的脸上,不曾挪开半分。

    他忽然低头,温热的气息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一下子僵住身子,心脏开始突突地跳,仿佛要跳到了嗓子眼一般。真没出息,我暗骂自己,不就是吻嘛,难道我不曾期望过?

    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我仍是没动,甚至有些期盼他的唇。

    然后……他硬硬的胡渣轻轻扫过我的脸颊,扫来扫去……扫来扫去……

    扫来扫去……扫来扫去……继续扫来扫去……

    我怒了,到底要不要吻,很痒耶!

    终于,我瞪大双眼,瞪着眼前那张放大的脸庞,和那双溢满了温柔的微褐双眸。

    “醒了?我以为你还可以装得更久一点。”唇边泄露了笑意,他是故意的。

    我咬唇,死死瞪着他的唇。

    “怎么了?不记得了么?小时候经常这样玩的呢。”他的大掌抚了抚我的脸,笑得一脸的宠溺温和。

    那样平淡自然的几句话,仿佛我们之间从不曾生离死别,仿佛我从不曾离开过他,仿佛我只是睡了一觉,然后早上起来问个“早安”那么自然,那么平淡。久别重逢,阔别了生死再相聚,没有相拥而泣?没有你侬我侬?

    我以为,在他见到我的那一刻,他会瞪大双眼,他会不敢置信地冲上前,一把将我狠狠揉在怀中。然后,告诉我,他爱我;告诉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我,再也不会让我一个人;告诉我,即使是下地狱,也会记得带我一起去。

    但是,没有,没有生盟海誓,没有生死相许。

    只偏偏那几句话,却令我鼻酸,他不曾放弃过我,即使所有人都认为我死了,唯独他没有。

    他没有绝望,是因为他从没有放弃寻找我的希望。

    抿唇一笑,我缓缓抬手,一手勾着他的脖子,正欲开口,门开了。

    有人抬了好大一个木桶进来,里面是蒸腾的热水。

    “大人,热水准备好了。”

    “嗯,下去吧。”董卓淡淡开口。

    来人退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笑笑,洗澡了。”轻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董卓道。

    “你自己为何不洗?”想起了这副躯体小时候,他逼着我洗澡时的恶形恶状,我笑道。

    “笑笑是女儿家,不洗澡会嫁不出去。”伸手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鼻子,他笑。

    “洗了澡,仲颖便会娶我么?”歪头,我故作思考状。

    “我会考虑看看。”他煞有介事地点头,一脸严肃。

    “好吧。”扬了扬眉,我点头,抬手,罗衫轻解。

    一层一层,终于只剩一层里衣,我略略犹豫了一下,却已经被董卓一把抱起,放在澡盆里。

    惊呼一声,我仰头,才发现自己的里衣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董卓手里,那么现在,水下的我岂非一丝不挂?

    脸蛋不争气地成了煮熟的虾,我的双手都不知往哪里放。

    “怕了?原来笑笑是个胆小鬼,我还以为会有多豪放,原来只会充充场面而已呢。”仲颖轻笑起来,多日不见,竟是学会了取笑我。

    “咳咳,谁怕!”我仰起脖子,死鸭子嘴硬。

    “嗯,好,好乖。”他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额,笑了起来,淡褐的眸子里,在那笑意深处,我却仿佛看到了深深的痛惜和自责。

    痛惜?自责?

    痛惜些什么,又自责些什么呢?

    不自觉地扫过桌面的铜镜,我微微愣住,此时的我,当真狼狈,一头长发纠结着乱成一团,脸上满是污痕,还犹带着斑斑血迹,想来是刺死张让时所溅到的血,那干涸的血迹凝固在我的脸上,根本是面目难辩,面对着这样一张脸,董卓若是还能产生欲望,那么他便真是来者不拒了。

    “我杀了人。”热水的蒸气缓缓上升,薰得我脸上已然干涸的血迹缓缓散开……望着脸上的斑斑血迹,我开口,热水下的双手十指紧紧纠结成一团。

    “怕么?”他用手中的布巾沾了水,轻轻擦拭着我的脸颊,只随意一般开口。

    “有一点。”点头,我老实得很。

    “以后都不用怕了。”他擦拭着我的脸,轻轻地,一下一下,“杀人那种事,我来做就好。”

    他轻轻执起我的双手,用布巾仔细地擦过,“不要弄脏了我笑笑的手。”

    我微微愣住,呆呆地仰头望着他,此时他正专注地擦拭着我的脸,仿佛在擦一件天下最最稀有而易碎的宝贝。

    看着他专注的模样,没来由地,我忽然便想起那一日无意间听到的话,他说,“我愿意宠着她,我愿意守着她,我愿意!她就不该见到血腥,不该见到肮脏,她就该安稳舒适,就该笑语嫣然!……”

    直到……感觉到他一遍一遍地擦拭着同一个地方,我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在擦我的左颊。

    心里微微一颤,我有些艰涩地开口,“别擦了,那一块擦不掉。”

    手微微僵住,看着我,半晌,他轻轻笑开,忽然之间吻上了我的脸颊。

    他什么没有都问。

    感觉到他的唇留连在我的颊边,我有些难堪地想要推开他,任是谁,都不会希望自己所爱的男子看到自己最丑陋的一面。

    “我的笑笑是最漂亮的。”他看着我,很认真很认真地告诉我,认真得令我忍不住要相信他的话。

    感觉到我的手要推开他,他却是蓦然收紧,怎么都不愿放开我。

    不知何时,他的眼神炽热起来。

    我微微僵住,知道那代表什么。

    “还不洗,需要我帮忙么?”待我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开口,颇为愉悦的声音里犹带着一些淡淡的笑意。

    真是……我狐疑地看他一眼,这个老古董什么时候也学会调笑了?

    只是想归想,我立马点头,“自己洗,我自己洗。”开玩笑,就算真的要献身,我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此时脏兮兮的模样。

    “好,洗完澡再好好休息一下,我有些事要办。”说着,他抚了抚我的脸颊,站起身走出门去。

    啊!对了,还没有问他皇宫的情形如何呢!看着他的带上房门,我只得闷闷地洗澡。

    快速到洗了澡,换上干净的衣裙,我立刻走出房去。

    睡了那么久,不知道皇宫的变故究竟是如何了,刘辩,还有那个小毒舌,还好么?

    走出门没几步,便一头撞上了一堵肉墙,吃痛地抚额,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已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小姐。”

    我抬头,是樊稠。

    “大人不是说你在房间休息么?”

    我摇了摇头,“我没事,皇宫里如何了?”

    “十常侍俱已伏诛。”樊稠道,“有大人在,一切安好。”

    我点了点头,想来也不会有太大的意外才对,毕竟曹操王允都在。

    “仲颖呢?”心里放了一块大石,我便又问。

    樊稠却是微微迟疑了一下,撇开头没有回答我。

    “怎么了?”见他如此,我皱了一下眉,忍不住道。

    “大人他,其实……”樊稠侧头看着院子里的树,“很苦。”

    苦?会有人用“苦”这个字眼来形容历史上那个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董卓么?

    可是我却是缓缓将唇抿成一条直线,感觉心里有酸酸涩涩的东西渐渐涌上喉间。

    “我知道。”半晌,我终是开口,声音平静得令我自己都感觉鼻酸。

    樊稠看我,微微有些诧异,“你知道?”

    眯了眯眼,我抬手拂去额前挡住视线的长发,笑,“再相见,现在我们看起来是不是很平淡?平淡得仿佛从来没有生离死别过,平淡得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樊稠看我一眼,点头。

    “呵呵,那是因为,那个笨蛋啊,他是那么拼了命地想守护我的幸福,他那么不动声色地守护着我,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扬了扬眉,我笑,嗓间却隐隐有些哽咽。

    从离开,到相遇,堆积了一百一十二天的思念,凝聚了千丝万缕的柔情,终只化作那浅浅一笑。

    可是在那笑的背后,仲颖,他又该掩藏了多少的噬心夺魄的孤寂和痛彻心扉的思念?还有……那两鬓间的丝丝白霜……

    只是,他从来都不会说。

    “大人在东院。”樊稠看着我,终于微笑。

    “我去找他。”
    别了樊稠,我一路摸索着走向东院,府邸很大。据樊稠说,是皇上赐予董卓的,比起之前在凉州的太守府,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东院很大,院子里有很大一颗树,不知名的树,枯黄的叶子绕着圈一张张飘落在地。

    “这张榻放在西侧,柜子放在这里……”刚进院门,便听到仲颖的声音。

    我站在门边,透过窗子,正好可以看到董卓的身影,他正寒着脸,指挥着,一群仆役皆噤若寒蝉。

    “好了,你们出去吧。”

    众人皆如蒙大赦,后退了几步,逃也似的奔了出来,连站在门口的我都没有发现。

    那个房间,与我在太守府的房间一模一样。

    秋日的黄昏,犹显得寂静,我站在门外,他站在门里,他没有发现我。

    只见他转身将一个小箱子摆在桌上,轻轻打开,那是我的箱子,满满一箱子都是他送我的生日礼物。

    唇角不自觉地染了一丝笑意,我看着那只箱子,那只我没有来得及带在身边的箱子。

    伸手自那箱中拿起一只银钗,他坐在桌前,低头半晌不语。

    许久,我才发现他的手中竟是有血滴下。

    “你在干什么!”大惊,我忙冲进屋,一把从他手中夺下那银钗。

    他坐着,低头不语,半晌,才缓缓抬头,一向淡褐的双眸中竟是染了血红。

    “怎么了,仲颖?”微微皱眉,我伸手抚上他的脸颊。

    他扯了扯唇角,想给我一个温和的笑,但显然不太成功,所以温和平淡的伪装这一刻都不见。

    终于,他狠狠一把将我揉进怀中,“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的脸……”缓缓地,他开口,声音哀凄,犹如兽鸣。

    我微微怔住,好半晌才回神来,顺从地呆在他怀里,透过他的肩抚上自己的左颊。

    “你嫌弃我了”,带了丝啜泣,我哀哀地开口,唇角却微微挂了一丝笑意。知道他心里的疙瘩,我故意插科打混。

    闻言,董卓急急地推开我,看着我的眼睛,“我没有。”

    “你嫌我丑。”咬唇看着他的眼睛,我泪眼迷蒙,无比的楚楚可怜。

    “我没有!”董卓似乎有些生气,双手紧紧握着我的肩,低吼。

    “你有。”固执地,我看着他,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脸颊。

    董卓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猝不及防间,他突然自桌上拿起刚刚的那枚银钗,便要往自己的脸上划去。

    我大惊,知道玩笑开过了火,忙一把紧紧抱着他,“你没有,你没有,我知道你没有。”

    “如果我跟你一样,你会不会开心一点?”被我抱着,半晌,他闷闷地开口。

    收回了刚刚道具一般的眼泪,我眼眶里反而热热的,“不会,我不会开心。”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背着那道疤。”他开口,声音又变得淡淡的,似是下定了主意一般。

    我愣了一下,推开他,“如果你有疤,我一定会嫌弃你。”看着他的眼睛,我煞有介事地点头。

    “你不会。”他开口,很笃定的样子。

    我笑,“我会。”

    “你不会。”

    “唉,本来就已经不是很帅了,怎么能再添道疤呢?”一手故作轻佻地抚了抚他的脸颊,我笑眯眯,“一定会娶不到老婆”。

    银钗掉落在地,他伸手捉住我不安份的手,“如果没有疤,笑笑会嫁给我?”面上添了一丝柔和,他看着我道。

    “我会考虑……”故作思考状,我抚了抚他的脸下巴,“……如果你的胡子可以刮一下的话。”

    终于明白为什么历史对董卓的样貌颇有些微词了,看他如今这副满脸胡渣的模样,当真是吓坏小孩。

    他伸手紧紧将我收进怀中,将头抵在我的颈间。

    “已经秋天了呢。”在他怀里,侧头看向窗外,半晌,我傻瓜般开口,惊讶于自己发现的事实。

    “嗯,秋天了。”头顶上,董卓开口,微微低头,下巴轻轻碰到我的头顶,“很庆幸,在冬天之前找到了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