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将军府叶落感秋情 中秋节貂蝉突来访

章节字数:4005  更新时间:07-07-14 08: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轻轻把玩着手中不甚精致的银钗,我一人独倚窗前,信口念来一首李清照的《一剪梅》,此情此景,真真是像极了以往戏中为情所困的女子呢。

    今天十五,中秋。

    董卓一早便出了府,说是有事要办,但他允我晚膳前一定回来陪我用膳。

    弯了弯唇,我抚了抚那银钗,将它放入桌前的小木箱内,那整整一木箱的小物件,又物归原主了。

    仰头看向院子里那一棵不知名的树,不过几日而已,叶子都已经掉光了,秋的肃杀之气已然袭来。忽然想起《董西厢》中那一警句:君不见满川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

    虽然此时并没有枫树来应景,但我却仍是心下微微泰然,离人多悲。只是此时我眉目间流转的,全是微小的幸福之色,那一日,董卓轻轻抵着我的头,告诉我:“很庆幸,在冬天之前找到了你”。

    我也很庆幸。

    没有仲颖的冬天,该会有多么的冷,我不敢不想象。

    因为救驾有功,董卓如今已是官拜前将军之职。而我,住在这将军府已有两日,整个将军府对我皆是言听计从,无一人敢不敬于我,之前的宫廷里的那一段生活仿佛南柯一梦,果然什么麻烦都没有来找我。

    而我,仿佛又回到了之前在凉州太守府的那段生活,我仍是我的大小姐,那个被董卓捧在手心里的大小姐,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

    除了……我面上那道掩不去的疤痕。

    只是,整个太守府,无一人敢再提及我脸上那道疤痕,那仿佛已经成为了一个禁忌,一个在董卓的精心呵护下,不可被人碰触的禁忌。

    我的屋里,甚至于连一面镜子都没有。

    而董卓,每天下了朝第一件事便是到东院替我梳头挽发,你能够相信么?那样一个如今已是权倾朝野的前将军,他本该握着刀剑的大手却拿着小小的木梳,小心翼翼地替一个容颜尽毁的女子梳发。

    只是无人知道,“权倾朝野”这四个字却也是我不敢碰触的忌讳,我如驼鸟一般躲在将军府,自私地享受那偷来的幸福。

    “小姐,有人求见。”正出神间,有侍女推门进来,低声道。

    我回过神来,看向那个喏喏的侍女,她低垂着头,甚至于不敢看我,为什么不敢看我?是因为害怕我脸上那道丑陋的疤痕,还是……害怕她的注视破坏了董卓的禁忌?

    “何人?”淡淡两个字,我将那小木箱合好,回身坐下。

    “是个姑娘,她说她叫……貂蝉。”

    貂蝉?我有些吃惊,待看到那侍女受了惊吓般的神情,才发现我不自觉地已经提高了声音惊呼出了口。

    “让她进来吧。”略略迟疑,我终是开口。

    那侍女如蒙大赦,忙退了出去。

    我有些哭笑不得,我竟是那么令人恐惧么?

    只是貂蝉,她来干什么?莫非……是受了王允之命?

    之前因为张让那一枝暗箭,我自高台堕下,后来又因为十常侍之乱,让他李代桃僵的计谋失败,再后来我便与董卓重逢了,这之间,再没有见过王允。

    而如今,貂蝉又是所为何来?

    正想着,门被推开,一个女子盈盈走了进来,她覆着面纱。

    两人对视,静默半晌。

    “又见面了。”缓缓抬手解下面纱,她弯唇一笑,终是先开了口,。

    我微微愣住,眯了眯眼,那样的笑容,太过熟悉了。

    第一次见面因为狼狈与仓促,一时没有多想,只是如今她站在我面前,一样的眉眼,一样的神情,我所面对的,竟仿佛是一面镜子。

    只是,她的脸是没有瑕疵的。

    天下能有这样相像的人么?

    又是老天爷的一个玩笑?

    “我真的很像你,不是么?”再度轻笑,她开口。

    我扬了扬眉,注意到她的用词,一般这种情况下,大家应该都会习惯用自己作为主要用语,她说的应该是“你真的很像我”才对吧。

    “笑笑?你叫笑笑对吧。”她看着我,面上的表情与我如出一辙,相似得近乎于诡异。

    她是歌姬,戏子么?她是在扮演我的模样么?

    如果是扮演?那又是为谁而扮演?为什么而扮演?

    但这不是一部戏剧,不是一台戏,这是她的人生,如果一个人的一生都只能去演绎另一个人,那又该是怎样的一场悲哀?

    “王允告诉你的?”下意识地,我反问。

    “没有,义父大人从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个名字”,貂蝉道,“只是常听义父梦呓时提过这个名字。”

    “做梦?”我有些想笑,难以想象那样的人也会做梦。

    “义父大人很少做梦,他只会做一个梦,然后喊着‘笑笑’这个名字惊醒”,貂蝉平静地看着我,“在宫里第一眼看到你时,我便全明白了。”

    我微微抿唇,没有开口。

    “不请我坐下么?”貂蝉歪头看我,笑得天真。

    “请坐。”看着她笑靥如花,我隐隐有些恍惚。

    那样的笑容,相似得令我胆寒。

    从一旁的暖炉上取下水罐,我倒了一杯花茶,“你,是怎么认识王允的?”虽然在史书上隐隐知道她以前是在宫内捧貂蝉帽的女官,但我还是忍不住问。

    “义父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伸手接过我新沏的花茶,貂蝉轻轻啜了一口,笑,“这种茶我见义父泡过,只是见过,义父大人从不允我喝,真的很香。”

    “不知今日貂蝉姑娘前来,有何事?”淡淡开口,我有些迫不及待地直奔主题,天色已经不早,董卓大概也快回府了,他答应今天回来陪我赏月的。下意识地,我不想让他见到貂蝉。

    “哦,那一日在宫里多亏姑娘相助,特来还衣。”说着,她将进屋来便带在身边的小包双手奉上。

    我接过,“谢谢,只可惜貂蝉姑娘的舞衣已毁,无法归还了。”

    “不碍的。”摇了摇头,貂蝉笑道,“既然衣服已还,那我便告辞了。”说着,她站起身,又覆上了面纱。

    侧头看了看窗外,已是烟霞满天,夕阳西沉了,我站起身,送貂蝉出府。

    看着貂蝉渐渐走远,我便干脆坐在将军府的台阶上看着对面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模样,等董卓回家。

    门口的守卫几欲开口,终究没有敢。

    直到大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董卓还是没有回府。

    望眼欲穿,我终是站起身,拍了拍有些酸痛发麻的脚,仰头望天,四周一片黑暗,连一丝星辰都不见。

    无月,又怎么赏月?
    远远的,似乎有一人策马走近,待看时,却是张济。

    “小姐。”他翻身下马,倒甚是恭敬,嗯,吃一堑长一智,孺子可教。

    “大人呢?”抿唇,我问。

    “大人在宫里有些事脱不了身,命属下先行回府禀报小姐,无需等大人用膳了。”张让道。

    “宫里有事么?”心里下意识地一跳,我开口问道。

    “有大人在,没事。”还是那样一句话。

    我终是点头,转头进了府门。

    我没有多问,亦不敢多问。

    没有用膳,我回到房里便和衣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儿,便听到肚子的叫声了,当真是饥肠漉漉。唉,果然是民以食为天,就算是有天大的心思,我还是抵抗不了饥饿啊。

    都说人在饥饿的时候嗅觉特别的敏感,这不,我躺在床上,竟然无端端地感觉闻到了一丝香甜的气味在鼻端游移。

    翻身起床,我四下寻找香味的来源,最后目光竟是落在貂蝉下午时送来的那只包裹上。

    伸手打开包裹,里面果然是我的衣物,只是在那衣物之上,多了一样东西。

    那只绣袋。

    铃儿为我缝制的绣袋。

    这将军府,王允自然是进不来,所以他便遣了貂蝉来?他这么大费周张,只是想将这只绣袋送到我手里?为什么?还是他想告诉我,就算是在董卓身边,他一样可以轻而易取地带走我?

    是警告么?

    我倒是有些好奇里面是什么。

    伸手打开,我一下子愣住。

    绣袋里只摆着两个点心。

    只是,那并非一般的点心。

    那种点心,叫做月饼。

    香甜的气味扑鼻而来,我拿起,轻轻咬了一口。

    在望月楼的时候,我跟他形容过月饼。

    那个时候,我叫他纤尘;那个时候,我常喜欢在望月楼蹭吃蹭喝,全不把自己当外人。我告诉他月饼的形状,月饼的模样,我告诉他“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的典故,我告诉他“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最最重要的,我告诉他,中秋节一定要吃月饼。

    而那个时候,在他还是绝纤尘的时候,他总是一身白衣,笑得一脸温和,点头称是。

    只是几次三番,月饼总是做是不甚理想。

    但此时,细细咀嚼着口中的月饼,我突然有了一种久违了的思乡之感。

    那一晚,那个一脸温和,却形如鬼魅的白衣男子无端端入了我的梦。

    我梦见他站在我的床前,温和的眼底一片悲凉,他说,“笑笑,都是命。”

    次日醒来,天已大亮。

    董卓没有回府,只是府里却多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婉公主?”我微微惊愕,无法想象那个一身华贵的美丽女子如何会屈尊降贵。

    “安若,或者,本宫该叫你笑笑?”婉公主坐着,看着我,眼睛深思难辨。

    我请安,然后站在一边,没有出声。

    “一直在宫里,竟不知你是董大人的爱女呢。”婉公主笑道。

    爱女?我微微一愣,抬头想反驳。

    “协儿发了好些天的脾气,皇上也甚是想念,连小优和小艾那两个丫头都常念叨着你呢。”婉公主接着道,没有给我张嘴的机会。

    我微微皱眉,没有开口。

    原来就算我想当鸵鸟,都没有机会。

    “今日宫中有一场盛宴,为董卓护驾得力而设下的庆功宴,本宫是特地来接你一同去的。”

    直觉地,我想拒绝,宴无好宴。而且,我不想变成董卓的拖累。

    “来人,扶董小姐上轿。”婉公主不容拒绝的声音却已经优雅地响起。

    我愕然。董小姐?我何时变成了董小姐?

    “公主!”直觉地,我想反驳,我总有种感觉,此刻若不反驳,那么,我与董卓,只会越来越远。

    “不用多说了,快些上轿吧。”婉公主淡淡开口,已经先行上轿。

    容不得我拒绝,我已被扶上了另一顶轿子。

    公主相邀,就算将军府的侍卫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阻拦,更何况樊稠等几个得力的副将又不在。

    摇摇晃晃间,透过车窗,我看到了宏伟的宫门,那一回出宫,我是仓皇逃出宫的,当时还有刘辩和刘协。

    这一回进了这宫,又会如何?

    “安若,到了。”婉公主盈盈笑语间,已到我面前,看着我下了轿,便执了我的手,携我一同进了大殿。

    她的手略带了些凉意,丝丝滑滑,甚是漂亮。

    “公主驾到。”一声尖锐悠长的声音。

    众人皆是回头,然后便看到了我与婉公主。

    我一一扫过众人或惊讶,或不解,或不屑,或审量眼神。

    然后我的眼光落在董卓身上,他初见我时微微一惊,随即淡褐的眼眸略略变深。

    他生气了。

    大步上前,众目睽睽之下,董卓将我带入怀中。

    “虽然董大人对小姐疼爱有加,但安若也是本宫的闺中好友,这个宴会本宫邀她一同出席,董大人没有意见吧?”婉公主淡淡笑开,令人不忍拒绝。

    我知道董卓心里的疙瘩,他担心那些不善的眼神伤到我,只是我早已是铜墙铁壁,百毒不侵了呢,呵呵。

    而且,在众人见我被董卓拥在怀中,被公主说成是闺中秘友,也不由得收回不善的神情,转而对我这无盐女另眼相待了。

    这就是权势的威力。

    只是我,还是觉得婉公主的话有些怪怪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