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帝王业谁舍谁收 宫廷变新君旧主

章节字数:4836  更新时间:07-07-14 08: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浅笑盈盈间,婉公主看向董卓,不知是否错觉,我竟然从她眼中看到示威的神情。

    还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淡褐的眼眸微微眯起,董卓看了一眼婉公主,便偏过头去,“张济,郭汜。”他淡淡开口。

    “在。”二人上前。

    “送笑笑出宫。”董卓道,面色无甚表情。

    “是。”张济郭汜抱拳领命,也不多言。

    在座的几位大臣面色皆难看起来,显然,这触犯了他们至高无尚的皇家威仪,但却无一人敢上前直言。

    “董大人气量不会如此狭小吧,小姐虽是女儿家,但总该见见这些场面的。”婉公主上前一步,按住我的手,浅笑道。

    我被夹在中间,显然成了一个夹心馍馍,进退不得。

    董卓看向婉公主,淡褐的眯子颜色渐深,这是他发怒的征兆。

    不过一个宴会而已,董卓为何执意要送我出宫?莫非……还有其他原因么?这个宴会不寻常?

    “若说温明园之宴,本宫定要董小姐相陪呢?”如撒娇般,婉公主颇有些任性地娇笑道。

    只是我知道,婉公主决非一般没有见识的刁蛮公主,她此举定有用意。

    我,应该是她竭力想要带在身边的护身符吧。

    温明园?

    脑中灵光一闪,我蓦然大惊,温明园?!……那不是与某一段历史的发生地相符吗?!

    难怪昨晚董卓一夜未归。

    想来,又要变天了。

    “笑笑,你先回家,我晚些回来。”没有再看婉公主,缓和了神情,董卓看向我道,神情那般自然,竟仿佛是要去菜场买菜一般。

    连婉公主都感觉出了我对董卓的重要性么?连瞎子都感觉得出来吧。我呢?是要留在这里成为婉公主刘协刘辩他们皇族制肘董卓的王牌,还是……退到一边,静静地看这场真实的历史演义?

    从来没有发现自己是如此这般的犹疑不决,听从历史的演义,那么我所要面对的,将是一个破败的长安,甚至于……是董卓的死亡……

    与董卓相隔不过半年而已,终于再见,虽然我极力粉饰太平,甚至于自欺欺人,整日待在将军府半步不出……

    却终于还是逃不开历史的变故么?

    而董卓,他也越来越接近历史上的那个他……

    看着董卓,我微微咬牙,正欲开口,却已被张济郭汜二人强扶着离了前殿。

    我挣扎起来,却竟是挣脱不开,心下微惊,回头看向董卓,他转开头,没有看我。

    仲颖,天下于你,果真那么重要么?

    就算,赔了我?

    就算,赔了性命?

    出了大殿,他们二人一路送我出宫,也不多言。

    “我想陪着大人。”笑了笑,我打破了寂静,佯装天真。

    张济双目直视前方,没有理会我。

    “小姐先回府,大人处理了公事很快便会回来。”郭汜笑得一脸和蔼可亲。

    我咬牙,终于明白董卓为何不让樊稠送我出宫,若是樊稠,或许还好说话,但是眼前这二人皆不是善与之辈。

    替我寻了一顶轿子,郭汜扶我上轿,吩咐轿夫,“这是董府的小姐,小心些。”

    那些轿夫自是唯唯喏喏。

    “小姐自己小心些,董大人还在宫中有事,我先去了。”说完,郭汜说完,便转身与张济一同返宫。

    看他们一脸凝重,我便知我所猜不假。

    宫里,真是要变天了。

    下了轿,我站在宫门外,看着那宏伟的古建筑,眉头不自觉地皱紧。在董卓心里,我还是那个被他护在羽翼下的笑笑,所以他不想让我见到所有的肮脏血腥。

    只是他,却为何偏偏要制造那些血腥呢?

    权势于他,果真那般重要么?

    犹记得在凉州太守府,我曾那般劝戒,最终,他还是奉何进之召,进了洛阳。

    “叮铛……”身后,轻轻一声响,仿佛是刻意让我听到一般。

    王允?

    我微微僵住,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什么麻烦都让我碰上了。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转身,不意外地,看到了一双温和的眼睛。

    看着那双眼睛,我不自觉地想起昨夜的那一场梦,梦里,他的眼睛温和而悲凉,他说,“笑笑,都是命。”

    一切,都是命么?

    所以,董卓还是进了洛阳。

    所以,有温明园之宴。

    “月饼好吃吗?”看到我,他蓦然笑开。

    想起那香甜的月饼,我微微缓和了神色,点头,“谢谢你还记得。”

    “我是笑笑的专属厨师嘛。”笑,他轻轻执起我的手,那般自然,不着痕迹。

    他,自然是保皇派的。

    我面上在微笑,心里在轻叹。

    “貂蝉呢?怎么不见她?”

    “她在司徒府,身体不适。”王允开口,笑容温和,不见一丝波澜。

    “我刚从皇宫出来。”见他拉着我的手,一路又是去皇宫的路,我轻叹,真是一路折腾。

    变戏法一般,他从袖中掏出一块面纱,替我戴上。

    我微惊,后退一步,“你干什么?”

    “不想知道董卓现在在干什么?”看着我,他一脸温和,笑得笃定。

    我的确想阻止董卓现在的举动,但我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阻止?一旦戴上这面纱,我是谁,不言而喻。

    只是此时,容不得我拒绝。

    一路牵着我的手,王允带我一同进了温明园。

    他的手很大,因为没有习武,所以掌心也不见粗糙,经过了那些种种之事,此时的我,还能牵着他的手,真的很不可思议。

    而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董卓,虽然鸵鸟,但我却无法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我想嫁的男子一步步踏上历史。

    “绝纤尘?”一个熟悉而带着惊愕的声音。

    我微微一愣,抬头看向声音的来处。吕布?

    阳光下,吕布愣愣地看着王允,随即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对小虎牙。

    “真的是你啊!”一拳击在王允胸口,吕布一脸的故人相识。

    王允只是淡笑,也不否认。

    “我义父带我进宫,只是这宫里当真无聊,一个个老头子都严肃得很,见了皇帝还得三跪九叩,只是想不到竟然能够在这里遇到你啊!”吕布大笑着,一脸的兴奋。

    见着吕布,我忍不住微微眯起眼睛,弯唇。

    只有吕布还是吕布,半点没变呢。
    “对了,你见过我媳妇……呃”,吕布抬手摸了摸后脑勺,笑了起来,“我是说笑笑,你见过笑笑没有?我听说董卓进了洛阳,笑笑应该也来了吧。”

    王允握着我的手故意一紧,随即笑得一脸温和,“嗯,来了。”

    “真的?”吕布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随即又微微低头,“那……她看起来还幸福吧!”

    幸福?

    我以为我会幸福的。

    “嗯。”王允轻应。

    “哦,那就好。”吕布忽然抬头看向我,清亮的眼睛看得我忍不住微微后退一步。

    呃?他该不是认出我了吧?

    “我认得你!”吕布笑了起来,一脸的阳光灿烂,连眼底仅有的一丝晦暗都消失殆尽。

    我吓了一跳,他也认出我了?

    侧头,我有些好笑地看了一眼王允,戴了面纱又如何,该认识我的,都认识。

    “你是貂蝉!”耳边那个有些洋洋自得的声音让我差点岔了气。

    貂……貂蝉?

    面纱下,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连眼睛都弯了。

    吕布却是看着我,出了神。

    “果然好像。”他的声音轻轻响起,飘进我的耳边。

    我止住了笑意,低头。

    “奉先,你怎么在这里,快进去吧。”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我抬头,是那一日在太后殿见到的老臣,吕布的挂名义父丁原。

    当日只是远看,只是此时再看,精瘦的身子,双眼却是藏不住的老谋深算,想来也不是块省油的灯。

    只是一想起日后他会死在自己的义子吕布手上,我便忍不住心疼,当然不是为他,我是心疼吕布,被扣上“三姓家奴”的恶名。

    只是,此时看来,吕布尚且十分的信任他,却又是为何,非得见血而回呢?

    “哦,一个老朋友。”吕布笑着轻轻捶了一下王允的肩。

    一个文官,一个武将,我忍不住微微弯唇,看王允脸色都变了,再这么被他拍下去非得打成内伤不可。

    “王司徒。”丁原点头,算作招呼。

    “丁大人。”王允亦微笑点头,一脸谦和。

    “你们认识?”吕布一脸的大惊小怪。

    “不得无礼。”丁原微微皱眉,随即转而歉然,“犬儿无状,让王司徒笑话了。”

    王允仍是一脸温和,淡淡摇头。

    斜睨着他一脸温和的表相,面纱下,我龇牙咧嘴,忍不住有一种冲动,想撕破他那层雷打不动的温和。

    一路闲聊,已是进入了温明园。

    温明园设宴,大排筵会,遍请公卿。

    众人举杯,觥筹交错。

    随王允进了温明园,抬头便见刘辩坐在主位,一身帝王袍,没有什么表情,只一径低头把玩着手中的酒鼎,秀气的手指拿着那粗大的酒鼎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女人。”一个熟悉的声音,待我看时,却见小毒舌不知何时已经走上前来。

    这个小毒舌倒是火眼金睛。

    “小毒舌。”我笑着伸手想要抚他的头,却被他躲开。

    仍是一脸的苍白,一身的瘦弱,仍是沉重的衣冠,繁重的饰物。

    “你说会解释的。”他咬唇,固执得紧。

    我这才想起那一日他问我姓名之时,我的确答应回宫会解释,只是后来一直未回宫罢了。

    侧头见吕布已走到董卓身边,我附在小毒舌耳边,轻声开口,“我叫笑笑。”

    我叫笑笑,不知是从何时开始,我开始喜欢这个名字的,大概是因为我想做那个被董卓捧在手心里的幸福女子笑笑,而不是那个叫安若的演员吧。

    只是,就算是笑笑,真就一定会幸福么?

    “安若呢?”面色不善地,小毒舌问道。

    “安若是以前的名字,找到他后便不用了。”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董卓,我笑。

    小毒舌转而看向董卓,董卓此时正站在刘辩身旁,此时我才发现,他竟是带剑入席的。

    微微皱眉,我心下不安。

    “他?”小毒舌看着董卓的神情也不善。

    再看时,却见吕布已是一脸兴奋地与董卓交谈起来。

    “董大人,笑笑呢?笑笑在哪里?”吕布的声音总是不加掩饰,说着,还转头四下张望。

    “我送她回府了。”董卓道,也不见有什么表情,只是面色凝重。

    “哪个府,我去找她,许久都没有见到她了。”吕布眼睛亮晶晶的,仿佛装下了整个太阳,容不得一丝晦暗。

    “前将军府。”董卓淡淡说着,便转而看向四周,各路官员差不多已经到齐了。

    微微咬唇,我顾不得小毒舌,只一径看着董卓,心下暗暗祈祷。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显然是无用功,看吧,各路神仙谁都没有听到我的祷告。

    “诸位请听董卓一言。”抿了抿唇,董卓扬声道,微褐的眼眸里不带半分温度。

    我的心一点一点慢慢沉了下去。

    再看在座的众官员,一个个皆是侧耳细听,无人胆敢越矩,看来董卓的权势果然今非昔比。

    婉公主却是神情微僵,面色苍白起来。

    一片寂静,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天子为万民之主,无威仪不可以奉宗庙社稷。当今圣上懦弱,不如陈留王机警,可承大位。董卓愿废帝,改立陈留王,不知诸位以为如何?”董卓开口,声音冷厉。

    闻言,本就冷寂的园中更是一片死寂,诸官听罢,皆不敢出声。

    “放肆,你是何人,胆敢在此大放厥词?!”正在一片死寂中,有一人推案而出,正是荆州刺史、执金吾丁原,他怒目而视,一脸愤慨,“皇上仍是先帝嫡子,且并无犯下大错,你有何权在此妄议废立,难不成想要谋逆篡位?!”

    淡褐色的眼眸微微加深,董卓冷冷看着丁原,眼中的寒意灭顶而来,“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没有什么滔滔不绝的大道理,简简单单四个字,令在场所有的人不寒而栗。

    吕布手持方天画戟,站在董卓身旁,转头看看丁原,再调转头看看董卓,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现场气氛僵到了极点,王允却仍是没有上前的意思,我忍不住下意识地看向坐在高位上的刘辩。他仍在把玩了手中的酒鼎,漂亮的眼睛里仍是灰蒙蒙的一片,看不真切。

    小毒舌刘协刚是不敢置信地看着董卓,苍白的小脸更是一片惨白。

    “今日饮宴,如何谈论国事?他日再谈也不迟。”王允淡笑着,终于开口。

    董卓却已是冷冷看向王允。

    “绝纤尘!”眼中血光乍现,董卓咬牙迸出三个字,看那模样,分明有拼命的架势。

    凉州那一役,董卓恨不得将绝纤尘扒皮拆骨,如今在这温明园遇上,还不手到擒来?

    松开我的手,王允仍是笑得一脸温和,缓缓上前,一走一步,脚步上的银链相互敲击,发出悦耳的声响。

    “天煞孤星?危害天下?”董卓咧了咧嘴,笑容有些可怕,转身快速从从樊稠的腰间抽出刀来,他直直斩向王允,“你说得真对!”

    “我若死,笑笑的脸便好不了。”淡淡一句话,却让董卓手中的刀生生地收住了。

    我也微微一愣,我的脸,他能治?

    “废立之事,改日再谈吧。”王允又恢复了一贯的温和,笑着,随即转身招呼百官,“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改日再谈。”

    丁原率先拂袖上马而去,吕布也挥了挥手跃身上马,其他众官员皆喏喏不敢行,待见董卓虽面上有怒色,却隐忍不发,才一个个渐行离去。

    “皇上劳累多时,也请回去休息吧。”看了一眼婉公主,王允微微点头。

    婉公主抿了抿唇,苍白的脸色略有缓和,挺直了脊梁转身回宫,刘辩刘协也一同摆驾回宫。

    “你能治?”眼见众人皆走出了温明园,董卓这才冷言。

    “并非难事。”王允微笑。

    “如何治?”眼底藏了一丝忍不住的欣喜,董卓追问。

    “换皮而已。”他开口,轻轻柔柔一句话。

    我惊住,半晌回不过神来。

    “换皮?”董卓皱眉,不甚了解的模样。

    “取样貌相似之人的面皮,加上我特制的药材敷于其上,经七七四十九天,便可化为一体,浑然天成,瞧不出半丝不妥。”王允充当解说之人。

    一股腥臭从喉间涌上,我头晕目眩,忍不住的想吐。

    他说的相似之人,是貂蝉么?

    看着他温和的模样,我寒彻入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