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树欲静奈何风难止 局已定苍天岂容改(下)

章节字数:2348  更新时间:07-07-14 11: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便是赤兔马来着吧?”带了些谄媚的笑,我小心翼翼地挨上前,当然有些担心它抬腿给我一蹄子。果真如此,我便“嘎嘣”了。

    只见它甩了甩火红而蓬松的马尾,仰头便是一声长嘶。

    我惊得倒退一步,一屁股跌坐在地。

    它却是在原地打转,喷着响鼻,龇牙咧嘴的。

    我揉了揉差点没有闪到的腰,狐疑地看着它,它……它……它该不会在嘲笑我吧……

    额上一排黑线,我磨牙,虽然到了这把年纪还这般冒失的确有些不好看,但怎么也没有沦落到被一匹马嘲笑的地步吧……虽然它是赤兔马……

    磨着牙,我恶从胆边生。

    狞笑着上前,我抬起一指便弹在它的眉间,随即瞪着它,揪下一旁的鞭子,准备豁出去了!

    它微微一怔,随即竟是摇头,喷嚏连连,似是骚到了它的痒处一般,又向我靠了过来。

    真是峰回路转,见一片形势大好,我忙咧开嘴,抬手抚了抚它的下颌,把鞭子悄悄丢到一边,还用脚拨了拨,又踢远了一些。……千万不能让这匹臭脾气的马看到……

    嘿嘿,鄙视我吧。只有和这赤兔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才能实行我的计划。

    正兀自胡思乱想,忽见李肃带了随从正向这边而来,我忙四下环顾,只见一旁丢着一件破旧的长衫,一股子的马骚味。

    捏着鼻子上前,我鼓起了十二万分的勇气套上了那一身衣衫,揉乱了头发,扎一个乱蓬蓬的马尾。

    “李中郎,这一匹便是赤兔马了。”有人开口。

    我忙弯腰躲在赤兔马身后,从地上摸了一把泥,糊了自己一脸。

    “谁在后面!”忽听几声齐刷刷的兵刃出鞘声。

    我脊背一凉,忙下意识地举起双手站起身,放粗了声音,“大人饶命。”

    “你是谁?”李肃后退一步,抬袖掩住了鼻子,皱眉道。

    我一脸的诚惶诚恐,“小人是这里打扫马厩的。”

    没有再看我,李肃皱眉喊道,“把赤兔马拉出来。”

    “是。”有人应了声,便上前。

    那人上前,刚刚拉住缰绳,只见赤兔马闷不吭声,抬起前蹄便是一阵折腾,当真是人仰马翻……

    “拉住它拉住它!”李肃大叫起来。

    “大人,大人……这马倔得很……”不消半刻,大家便是气喘吁吁了,那匹坏脾气的马还是一副倨傲的样子,昂头挺胸,帅得很……

    啊啊……我皱眉,那副德性怎么看都跟小毒舌一个德性。随即微微黯然,这世道如此之乱,不知道宫里怎么样了……

    “看来也只有主公能够驯服它了。”李肃皱眉,思量一般低声道。

    见时机正好,我忙涎着一张脸凑到李肃鼻子眼前。

    “你干什么!”李肃被我吓了一跳,后退一步,叫道。

    “小人只是想给大人帮忙而已……”我笑得狗腿。

    “凭你?”李肃一脸的鄙夷,随即一手掩鼻,抬了抬袖子,“离我远一些。”

    我忙知情识趣地后退一步,“中郎大人如果连牵马这种小事都要劳动董大人,怕是会令董大人认为中郎大人办事不力不力啊……”

    李肃皱眉,“这赤兔马怪异难驯,莫非你能制住它?”

    正中我下怀,我忙不迭地点头,“若说小人别的本事没有,从小便在马厩干活,驯马这等小事还是难不倒小人的。”

    “好,你试试。”李肃摆了摆袖子。

    我忙点头,转身看向那还在原地摆造型的赤兔马,千万给点面子啊。我心里打着鼓,干笑着上前,抬手便要拉马缰。

    不想这家伙竟然翻脸不认人,抬起前蹄便要发飙。

    我一时慌乱,再次不雅地跌坐在地,身后立刻响起了一片讥笑声。

    讪笑着回头看了看抱着双手免费看笑话的一行人,我暗咒一声,手却不期然碰到腰间的绣袋,绣袋里鼓鼓的一堆全是原本准备在私奔路上享用的牛肉干,脑袋里灵光一现,我响起了某头会吃肉的无毛小驴,见过一个怪胎,这个该不会也是怪胎吧……

    抬手不着痕迹地从腰间掏出一小块牛肉干,心里念着阿弥陀佛,我伸手上前。

    赤兔马喷着响鼻,正欲再度发飙,却忽然注意到了我手心的牛肉干,凑上前闻了闻,竟是伸舌一卷,便卷入了口中。

    我忙顺手拉住缰手,再抚了抚它的下颌。

    它便眯了眼睛,任我为所欲为了……

    这年头,连匹马都要物质收买,真是……世风日下啊……

    成功牵到马儿,我回头,咧嘴,笑得灿烂,“大人。”

    眉头舒展了一些,李肃点头,“估且让你跟去,但不能拂了主公的面子,你去换件干净的衣衫来。”

    开玩笑,换了衣衫我岂不原形毕露?

    我笑得愈发的狗腿,见牙不见眼,“大人有所不知,这衣服虽然有些味道,但赤兔马就认这味道,换了味道它便认不出我了。”我一本正经地瞎掰。

    “大人,快些准备上路吧,赶到洛阳城外还要些功夫呢。”一旁有人在李肃耳边道。

    李肃点头,随即回头看我,“那就这样吧,你只牵着,不准骑。”

    见目的达成,我忙点头。

    低头跟着李肃等人出了将军府,我便后悔了,这李肃还真是没有人性,他们骑马,我走着,他们坐在马上,我却只能牵马跟着……

    最为让我扼腕的便是……赤兔马背上还空着……

    有马不骑,偏偏还要本姑娘走得两脚生水泡……

    一路走着,我一路怨念……

    快正午的时候,终于到了洛阳城外,远远地,便见一路人马团团围上前来。

    “何人胆敢擅闯军营!”大概是因为两军交战的敏感时刻,来人大喝,面色皆不善。

    “请报吕将军,故人来访。”李肃抱拳,彬彬有礼道。

    兵士见状,转而回报军营。

    不消半刻,吕布便急奔出营。

    “故人何在?”左右四下环顾半晌,吕布面有怒色,转而看向一旁的士兵。

    被吕布一瞪,那带路的士兵忙指了指李肃。

    “不是女子么?”明亮的眼睛染了失望,吕布垮下肩,“我还以为是媳妇找我来了呢。”

    我失笑,都说了不再称我媳妇,如今当我不在,还是依然故我啊。

    “贤弟别来无恙?”李肃不甘被忽略,上前一步,抱拳道。

    吕布这才注意到李肃,微微皱眉,口气不善,“你是何人?”

    “奉先竟是忘了儿时的玩伴?”见吕布语气不甚熟络,李肃口气一转,不再以兄自居。

    大约刚刚失望打击较大,吕布转身便要回营,“忘了”。

    “将军稍待,在下此次可是为送礼而来。”李肃再不敢卖老,忙又道。

    吕布却是至若惘闻,脚步仍是不停。

    我微微弯唇,果然吕布并非见利忘义之徒。

    “赤兔马一匹相赠,在下诚意十足。”李肃又道。

    “赤兔马?”吕布微微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李肃身后的马。

    我的心又回到嗓子眼,看来这赤兔马名气倒是不小,只是吕布应该不至于用一匹马来交换他义父的性命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