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赠宝马李肃暗下城府 施毒计丁原命丧黄泉(上)

章节字数:1902  更新时间:07-07-15 08: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赤兔马站在我身旁,倔傲地昂着头。

    吕布眼睛一下子又亮了起来,快步走了过来,我忙低头后退几步,只见他伸手便来抚那赤兔马。

    “此马骠悍,将军小心!”李肃见状,忙叫道。

    见吕布抬手抚马,我站在几步开外,连眉毛都没有抖一下,如果吕布连赤兔马都无法制服的话,又岂能担得起那吕布之名?

    说话间,吕布早已抚上了马颈,而赤兔马也立即不负众望地抬脚便踢。

    吕布单手撑着马背,跃身上马,一手牢牢握住缰绳,他狠狠一夹马腹。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可那赤兔马又岂是善马?

    蓦然抬起前蹄,赤兔马仰天长嘶,尘土飞扬间,它左冲右撞,企图将背上之人摔下背去。

    于是乎,一人一马便扛上了。一个气定神闲,任你天翻地覆,打死不下马;一个是横冲直撞,不得半刻消停。

    高高绑起的发髻被甩开,发辫在风中掠过,吕布坐于马上,双目生辉,竟是说不出的神采飞扬。

    我站在原地,看李肃目瞪口呆的模样,微微弯起唇。阳光下,一人一马在相互较劲,驾驭着那火一般炽烈的赤兔马,吕布仿佛天生挟着阳光而来,容不得一丝丝晦暗。

    吕布,如果能够一直这样,该有多好?

    恶人自有恶人磨,呃,应该是恶马。看吧,一阵折腾之后,赤兔马的气力显然已经不支,定在原地再不动弹,只是一个尽地喷气。

    吕布笑着跳下马来,伸手那顺了顺赤红的鬃毛,又拍了拍,“果然好马。”

    “呵……呵呵,此马当只有将军这般英雄才能驯服啊。”李肃忙抓紧时间拍马。

    吕布这才正眼看向李肃,“故人?”

    “嗯嗯,故人。”李肃忙点头,一脸希翼地看着吕布。

    吕布皱眉苦苦思索,半晌,耸了耸肩,“谢谢你的马,故人。”

    李肃一下子垮下肩,看他那模样分明是没有印象,“此马乃是在下主公所赠”,虽然受了打击,李肃也还立刻抓紧时间说明来意。

    “你家主公是谁?”果然,吕布立刻好奇道。

    “董卓。”李肃道。

    “啊?难怪送我马,原来真是故人”吕布点头,随即又忙上前一步,“那你见过笑笑吗?”

    “笑笑……哦,你说小姐?”李肃点头,“见过”。

    “小姐?不是夫人么?”吕布微微皱眉,不甚了解的模样。

    “夫人?”李肃一头雾水。

    “是啊,那个很漂亮很漂亮的笑笑。”吕布忙道,“我本来想去看她来着,但后来义父和董大人开战,便一直没有去找她。”

    李肃满脸的问号,显然,他没有办法把那个很漂亮很漂亮的笑笑和我这张脸联系在一起……

    “将军府有个叫笑笑的小姐,只是……脸上有缺陷。”李肃迟疑了一下,道。

    “缺陷?”吕布微微一愣,随即摇头失笑,“不可能,你说的那个笑笑肯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喃喃说着,竟是恍恍惚惚一手便牵了那赤兔马便回军营。

    “呃,将军,其实我来是想跟你说……将军有擎天驾海之才,名动海内,功名富贵,如探囊取物,为何甘心屈居人下……”站在吕布身后,李肃忙开口。

    “走的时候他们不是成亲了么……怎么会……”吕布充耳未闻,只一手牵了赤兔马,兀自喃喃低语。

    “且将军生父弃世多年,与丁原并无父子之名……良禽择木而栖,董大人为人礼贤下士,赏罚分明,他日大业所成之日,盼与将军共享……”李肃犹自站在原地游说。

    “唉,应该看到她入了洞房再离开的……”明亮的眼中染上了悲哀,吕布一手牵着赤兔马,仰头望了望天,“走得那么潇洒……可恶,应该确认了她幸福之后再离开的……媳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某人陷入自我的世界里不可自拔,碎碎念中。

    只是我的心,竟是开始有些莫名的疼,李肃那个混蛋,哪壶不开提哪壶,如果让吕布一直以为我是幸福的,该有多好……

    李肃看着吕布牵着赤兔马一路喃喃着进了军营,竟是不怒反笑,十分愉悦地转身,“回去吧”。

    我皱眉,李肃的表现太过怪异,莫非……我微微一惊,他刚刚那样大声地喊,定会入了有心人的耳,如果丁原气量不够,本性又多疑的话,定会奉行“若不能为我所用,亦不能为他人所用”的想法毁了吕布!

    李肃是故意的。局时,无论是丁原杀了吕布,还是吕布杀了丁原,于他们一方,都有利,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太大意了,我忙转身,便要叫住吕布。

    “笑笑。”话未出口,身后便有人风一般而至。

    我微微僵住,不语,鸵鸟心态地认为他认不出我。

    “打扫马厩的小厮少了一套脏衣服”。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

    低叹一声,我缓缓转身。

    “我记得我没有允许你来。”抿唇,董卓不悦道,只是被风弄乱的头发显示了他一路纵马而来的焦急。

    “董卓!那是董卓!”突然,有人喊了起来。

    刹时,乱作一团。

    “上马。”伸手拉我上马,董卓掉转马头,狠狠一夹马腹,便飞奔回城。

    “杀了董卓!”丁原不知何时现身,高喊着便举兵直扑而来。

    董卓没有应战,只一径飞奔回城。

    “笑笑?!”吕布的声音突然响起,明亮而清晰,越过了千万人的尖叫厮杀声,传到我的耳中。

    坐在董卓身后,我转头,看到吕布站在军营前,手提方天画戟,看着我,明亮的眼睛里满是哀伤。

    哀伤?

    那样明亮的眼睛里,怎么可以有那种东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