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赠宝马李肃暗下城府 施毒计丁原命丧黄泉(下)

章节字数:2911  更新时间:07-07-15 0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坐在董卓身后,一路颠簸,身后那个站在军营前的身影越来越小,直至模糊不见……

    天渐渐阴了下来,似乎是要下雨的模样。

    我靠在董卓身后,双手环着他的腰,任他一路快马加鞭,谁也不曾开口说些什么。

    “大人,你可回来了。”到了将军府前,还未下马,便见张济正站在门口。

    “何事?”董卓先行跳下马去,随即抬手来扶我。

    “婉公主在大厅等候多时了。”张济道。

    握着董卓的手下马,听到那个名字,我脚下一滑,硬生生地从马背上直摔下来。

    “小心。”董卓上前一步,扶住我,“小心些。”

    我只是愣愣抬头,公主?她来干什么?

    到大厅的时候,婉公主正一个人喝着茶,见到我们,便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来,“董大人”,她点头致意,一身华衣,尊贵得令人不敢逼视。

    “见过公主。”董卓开口,面上无甚表情,也不见他屈膝行礼。

    婉公主也没有多言,只一径淡笑,“董大人不必多礼,本宫此行是特地为大人做媒而来。”

    “公主是个聪明人,无需做无用功。”董卓淡淡开口,“臣的回答与上回别无二致”。言语间,竟是未将公主放在眼中,明目张胆地在抗旨。

    婉公主的手微微颤了一下,随即又弯起唇,“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董大人岂能例外?”

    站在董卓身后,我看向婉公主,她脸上淡淡地抹了胭脂,漂亮得有些不真实,只是若没有这层胭脂来掩盖,现在她的脸,定已是一片苍白了吧。

    董卓略略有些不耐烦,拉着我转身便要离开。

    “听说董大人已经成了亲?”身后,婉公主冷不丁地开口。

    董卓没有回头,只是握紧了我的手,“是。”

    “不何是哪家名门闺秀三生有幸?”婉公主又道。

    “不劳公主费心。”董卓的脚步半刻未停,一手拥着我便向门外而去。

    我侧头,看着他略显冷峻的面容,想来他是不想波及到我吧。

    “听说笑笑是董大人的养女?”还未跨出门槛,身后,婉公主的声音便清晰地传来。

    董卓的脚步一下子顿住。

    “不知笑笑可曾许配人家?”见成功留住了董卓的脚步,婉公主又开口,回头,我不意外地看到婉公主冷冷的笑意。

    “公主费心了,笑笑早已许配了人家。”感觉董卓隐隐升起的怒意,我忙转身,正对着婉公主,开口。

    董卓握着我的手微微一紧,很是温暖。

    “不知许配何人?”看着我的眼睛,婉公主微笑,只是眼睛里一片冰凉。

    “董卓。”开口,我一字一顿,吐词清晰无比。

    “啊?”婉公主一脸的讶异,只是眼底却是未波动半分,她的演技,有待加强。

    这是我的结论。

    “你们是父女,这岂非逆反天理伦常?”婉公主狠狠一顶大帽子给我压下来。

    “公主说笑,我与董卓并无半分血缘关联”,我微微顿了顿,忽然想起了那一日在公主殿见到的那一柄破旧的木梳,“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公主也是有情之人,该不会为难笑笑才是。”

    公主微微一愣,武装得严严实实的眼中闪过一丝脆弱。

    “如果是美人计,公主可以死了这份心。”我微笑,淡淡开口,“但如果公主允许我和董卓安全离开洛阳,我可以保证,有生之年,董卓绝不会再踏进洛阳半步,而公主所担心的事,也永远不会发生。”

    婉公主定定地看着我,半晌,转而看向董卓,“董大人的兵马……”

    “只要公主能够保证他们的安全,卸甲归田,亦或是再投身军营,一切皆由他们自主。”微微抿唇,董卓开口,声音无半丝的起伏。

    “我知道了,皇上会下旨命丁原撤兵,明日日出之时,希望你们已经离开洛阳了。”

    看着婉公主离开,我心里蓦然一阵轻松,一切问题竟是迎刃而解了。

    窗外,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了雨。

    “回房吧,收拾行礼,我们连夜起程回凉州。”一只温暖的大手覆上我的手,董卓看着我,微褐的眸子温暖得令我忍不住深溺其中。

    那样的温暖,即使是看一辈子,也不会腻吧。

    “主公!主公,为何?”回到房中,正收拾行礼间,郭汜、张济、李傕三人却突然闯了进来。

    “何事如此大惊小怪?”董卓皱眉不悦。

    “主公明明大权已在握,为何要放弃已到手的大业?!”张济叫道,满面不甘。

    董卓放下手中的包袱,看着他们,没有开口。

    那一瞬间,我竟是有一个错觉,或许董卓他所需要的,并不是平静的生活,那样的人,应该金戈铁马,纵横沙场……

    他,天生是应该为战而生的。马革裹尸才是他的宿命……

    不。我狠狠摇了摇头,几乎听到颈间的骨骼“咯咯”作响。董卓不会如此,我这样告诉自己。

    “一将功成万骨枯”,微微握拳,我开口,声音显得有些尖锐,“即使权倾朝野又如何,更何况你们名不正言不顺,必遭天下人非议,你们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董卓微微一怔,转头看我。

    我这才发觉自己讲了太多不该是笑笑懂得的话,收住了口。

    “哼,就算不是我们,这汉朝刘家的江山也早已坐不稳了,乱世出英雄,这世道难道还不够乱吗!”郭汜看着我,冷笑。

    我不能否认他的话,历史的进程早有定论。

    “勿需多言,我回凉州,若你们愿意,自可投效他人。”董卓淡淡开口,解了我的尴尬。

    “老大!当日我们西凉军由少到多,从弱到强,一路都跟随着您,现在就为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你……”张济气急大吼。

    “闭嘴。”董卓面容微冷。

    “如今想走,也走不了了。”李肃不知何时走进门来,抱了抱拳,道。

    李肃的话让我心头一跳,“你什么意思?”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但我还是问出了口。

    “主公交托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丁原其人,毫无容人之量,不出明日清晨,定会有消息传来。”李肃开口,面有得意之色。

    “干得好!”董卓还未开口,一旁的张济便已经喜形于色。

    “大人,皇帝撤兵的圣旨到丁原军营时,想必丁原的军营里早已经大乱,如此皇帝必定不会再取信于大人,到那时,大人手中无一兵一卒,性命危矣。”李傕忙不失时机地上前一步,抱拳道。

    “更何况大人还要保护小姐,安能全身而退?”郭汜看我一眼,转而又道。

    卑鄙的家伙,拿我来说事?我暗斥,却没了争辩的心思,吕布!吕布此时在丁原军营里定然已经面临变故了……

    脑海里突然浮现幼时的小药罐手拿拨浪鼓哄我开心的模样……然后便是刚刚他手提方天画戟孤独站在丁原军营外看着我同董卓离去的模样……

    我头脑里忽然变得乱哄哄的,夺路便冲了出去。

    “笑笑!去哪儿?”董卓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却是没有回头。

    冲出了府门,我一下子定在原地,再也挪不动半分脚步。

    此时天刚黑,四处一片寂静,我听到的,只有风声,雨声,马蹄声……

    隔着雨帘,我看着不远处缓缓走来的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身形颀长,右手提着方天画戟,左手牵着赤兔马,全身都被雨水淋透,如落汤鸡一般,我看不清他的神情。

    马蹄声戛然而止,他站在我前方不过三步处,看着我,咧了咧嘴,表情竟是似哭非笑,“丁原死了。”

    那般的神情,令我不知该说什么,心里淡淡地泛起一阵酸痛。

    “笑笑……”他看着我,一向明亮的眼睛蒙了尘垢,“我杀他,我杀了我的义父。”他说。

    我能说什么?虽然明白一切皆是历史,一切都是命。但这一刻,我却突然觉得自己亏欠了他。

    幼时,那个流着鼻涕的小药罐费尽心思地哄我开心,但董卓出现时,便毫无疑议地带走了我。

    十五年后,那个双目明亮的少年笑得没心没肺,一声一个“媳妇”,也不管我是否乐意,他倒是自得其乐。但是,当我要嫁给董卓时,他却一声未吭,寂静地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

    直到今天,我坐在董卓身后,他认出了我,我留给他的,还是一个背影。

    然后,便是面对一场无辜的杀戮,甚至于自此背上三姓家奴的恶名……

    “进屋吧,外面在下雨。”我伸手,发现自己的手有些小。

    他看着我伸出的手,松开了缰绳上前一步,握住了我的手。

    他的手很大,但有些凉。

    靠近我的时候,我闻到了他身上血的腥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