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阴差阳错收义子 双目失明留府衙(上)

章节字数:2159  更新时间:07-07-15 0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雨渐渐大了起来,雨点越来越急。

    他紧紧握着我的手,握得我的手生生的疼。

    “义父要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杀我……”他低低的开口,声音吵哑,夹杂着雨声。

    拉着他站在屋檐下,我只能任由他握着我的手,感觉到他手心的一片冰凉,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他……”吕布低垂着头,身子忽然前倾,一下子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我身上,我连着后退了好几步,步履不稳地抵在了门边。

    “锵”地一声,他手中的方天画戟一下子掉落在地,溅起好些水花。

    然后,我便看到那方天画戟之上,俨然挂着一颗苍白的头颅。

    那张精瘦的脸……是丁原。

    “奉先……”我咬牙别开眼,想要推开吕布,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他倒在我身上,纹丝未动,冰凉的雨滴顺着他的发丝滑入我的颈间,很冷。

    “媳妇……”他开口,喃喃地低念。

    我略略扯了扯嘴角,发现自己笑不出来,“不是说过不许这么叫。”

    “偶尔一次……真小气……”,他的头垂在我肩上,孩子似地抱怨。

    “不行就是不行,原则问题。”抿唇,我苦笑。

    “就算是我死也不成么?”他低低地笑了起来,仍是倒在我肩上没有动弹。

    我怔住。

    “就算是我死前最后一次见你也不成么……”他低低地再度开口。

    “笑笑,你在干什么?”董卓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我费力地回头,看到董卓正带着一众家将站在门内,面色阴晴不定。

    “奉先他……”我试着推开他,却发现是徒劳。

    “扶他进去。”董卓开口。

    一旁的樊稠立刻上前,架开了倒在我身上的吕布。

    “他怎么了?”借着家将手中的灯笼,我这才看清吕布的脸泛着黑紫,眼神涣散,不由惊道。

    “看样子是中毒了。”樊稠查看了一下,抬头道。

    “中……毒?”我呆呆地重复,看着吕布颓然的模样,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主公,你看!”张济突然大叫起来,取下了那挂在方天画戟之上的头颅,口气之中满是快意。

    “是丁原!”郭汜眼睛微微一亮。

    董卓看了眼那头颅,便又看向吕布,“扶他进去,速传洛阳最好的大夫来。”

    樊稠扶了吕布准备去客房,我这才发现吕布竟是一直牢牢抓着我的手,怎么都挣脱不开。

    “小姐?”樊稠看我一眼,十分为难的样子。

    “罢了,我陪他一起吧。”我看了一眼双目紧闭,气息微弱到几乎感觉不到的吕布。

    “就算我死也不成么……”他的声音淡淡在我耳边响起,我忽然有些鼻酸。

    因为他觉得自己快死了,所以才回来见我最后一面吗?

    这个家伙……

    咬牙,忽然间,我有一种踹他一脚,然后抱着他痛哭一场的冲动,只是看了一眼一直黑着脸站在一旁的黑面神,我又淡淡笑开。

    显然,我的眼泪只会帮倒忙。

    “别磨蹭了,快点回房吧,已经这样了,还淋着雨呢。”按捺住心里的疼痛,我开口提醒。

    樊稠看了一眼董卓,扶着吕布去客房。

    我被吕布抓着手,也一路陪同。

    扶着他躺下,董卓也随之进了屋子,“笑笑,你先回房,大夫一会儿就到,他需要净身换衣。”抚了抚我的头,他道。

    我点头,拭着抽手,却发现他的手仿佛上了锁一般,十指紧紧相扣,竟是纹丝不动。

    “我帮他净身吧。”无奈地咧了咧嘴,我抬头看向董卓。

    果不其然,某人的脸立刻黑了一半,不比躺在床上中毒的那位好看。

    “呃,我们一起帮他净身?”再度咧了咧嘴,我试着提议,随即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是什么烂提议?

    董卓看着我,一脸错愕,然后给了我一个令我眼睛差点脱窗的答案,“好”。

    我彻底傻掉。

    好……好诡异的场面……

    我抽搐着嘴角,看着董卓不耐烦地一手扯烂吕布身上湿透的长袍,随即手脚熟练地拭干他身上的雨水。

    那么熟练?我心里微微一暖,从我这副躯体小时候开始,他便一直都这么照顾我的吧。

    “小心得红眼病。”董卓看我一眼,突然开口。

    呃?我微微一愣,半晌才体会过来这冷到掉渣的笑话,随即乖乖撇开头不看,只淡淡抛出一句,“你早被我看光了,也没见我得什么红眼病来着……”

    言罢,偷偷觑了董卓一眼,惊讶地发现了他脸上可疑的神色,嘿嘿,那一个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晚上,他还是蒙在鼓里啊……

    门忽然被推开,郭汜张济一脸怪异地站在让口,“主公?”

    呃,的确,看到一贯严苛冷酷的董卓干这种事,心脏稍弱点的,大概就会被吓得驾鹤归西了……

    董卓只低头替吕布将干净的衣袍拉好,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镇定自若地开口,“吕布杀丁原有功,我刚刚收了他为义子。”

    他又爆出一个晴天霹雳。

    虽然如此的确能够解释他现在的行为了。

    只是,这距离历史,又近了一步。

    “大人,大夫我带来了。”樊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破了我心底的不安。

    张济郭汜这才收起一脸痴呆的表情,让到一旁。

    看着那据说是洛阳最高明的大夫细细把了脉,看着他那本就布满沟壑的眉间又叠起一个“川”字,我的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

    只是吕布分明不是现在死的……应该不会有事吧。

    “毒已经扩散开了。”摇了摇头,那老大夫一脸的沉痛。

    不管古今中外,通常大夫出现那种神情,便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那会如何?”我稳了稳心神,开口。

    “以老夫之力,可以尽力将毒逼至一处,只是……”他又迟疑了。

    我一颗心被吊得七上八下,忍不住磨牙,“是死是活可不可以一句话讲明白?”

    “以老夫的能力,救活他自然没什么问题,只是他的眼睛……”

    “会失明?”忍不可忍地接上他的话,我怒。

    那老大夫点了点头,一脸无奈。

    心里微微一抽,我没有再吭声,只回头看向躺在床上一脸安静的吕布。

    “好了,写了药方便去抓药吧。”董卓开口吩咐,遣散了众人。

    我只是默默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吕布,从来未见过他如此安静的神情,他总是那么聒噪,永远那么生气勃勃,可以打死一头牛的模样。

    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