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阴差阳错收义子 双目失明留府衙(下)

章节字数:2073  更新时间:07-07-15 08: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中了那么严重的毒,他是怎么样撑到最后的?除了中毒之外,他身上还有那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要处理。

    清理了伤口,给吕布喂了药,众人皆退了下去。

    吕布仍是固执而无意识地握着我的手,董卓一直坐在我身边陪着,四周一片静默。

    “不准难过”。忽然间,他拥我入怀,低头靠在我的耳边,低低地开口。

    我微微一愣,回头看他,正好对上他微褐的双眸。

    “不准难过。”看着我的眼睛,董卓再度开口,声音很低,却带着不容置疑的专横霸道。

    “你应该再温柔一点说,笑笑不要难过。”微微弯了弯唇,我看着他,轻轻开口,纠正他的语气,明明是舍不得我,却不会表达的家伙。

    “笑笑。”他看了我半晌,忽然开口。

    “嗯?”

    “不要难过。”他开口,声音很是温柔,温柔得不像贴了董卓标签的声音。

    “嗯。”我应,真是孺子可教啊,“你先去休息吧”。

    董卓没有开口,也没有起身。

    “丁原的死势必引起大乱,会有很多麻烦接踵而来,明天一早大概就要变天了,你去休息吧。”将头缓缓靠在他肩上,我开口,又说了不该是笑笑说的话。

    呵呵,我的演技真是越来越烂了,总是忘了笑笑不过一个未满十六的少女。

    只是,对着自己重要的人,是无法继续隐藏什么的吧。

    董卓低头,“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他细细看着我,微褐的眼里有着疑惑,“在那样一个雪天,突然就从天而降,真的是神女?”

    “差不多吧。”我笑,第一次开诚布公地说起以前的自己,“一个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董卓握着我肩的手微微一紧。

    我想起了那只被他藏了起来的手机,又道,“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紧绷的身体陡然放松,他站起身,走到门边。

    “笑笑。”背对着我,他忽然开口。

    “嗯?”看着他如刀锋雕刻的背影,我轻应。

    “记得第一次,在漫天大雪里看到你,你对着我笑。生平第一次,我有了让别人快乐的念头。我想呵护那样美丽的笑容,让那样的笑容一直存在。”

    话音未落,门便被轻轻带上。

    我怔怔地看着门,心里暖得仿佛会化掉一般,那样的话,居然会从他口中说出来……

    “义父……为什么要杀我……”耳边忽然传来吕布的梦呓,我一惊,回过神来,用空闲的手替他掖了掖被子,见他仍是睡着,才松了口气。

    等他醒来,我该怎么告诉他,他双眼已失明的事实?

    拉着我的手微微一动,松了开来,感觉掌心接触到空气的冰凉,我忙睁开双眼,这才发觉自己竟是不知不觉睡着了。

    “醒了?饿不饿?”看着一脸茫然坐在床边,长发凌乱的吕布,我心里微微一紧,下意识地咧了咧嘴,笑得一脸温和。

    随即才想起他根本看不到……笑意微微僵在唇边。

    吕布表情微微呆滞了半晌,忽然咧嘴,顺着我的声音看向我的方向,只是一向明亮的双眸黯然无光,没有焦距。

    他一脸的欣喜,“媳妇?是媳妇吗?”

    这个问题……我眉毛微微抖动了一下,开始滴汗,我该怎么回答?

    是?不是?

    只是看着他漂亮而无神的双眼,我的心开始一阵一阵地抽痛。

    “这么晚了你在我房里干什么?啊!我去点灯,你小心不要摔到。”吕布说着,忙站起身。

    “小心!”看他起身刚迈出没几步便绊上了一旁的椅子,我忙叫道。

    只是仍是迟了一步,吕布闷哼一声,一下子摔倒在地。

    那样高大的身子摔了下去,跌得不轻。

    我忙跑上前,弯腰去扶他,“痛不痛,摔伤哪里没有?”

    吕布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随即无意识地抬头,顺着声音望向我的方向,双眼空洞,“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我咬牙没有开口,吃力地扶他起身,在床边坐下。

    他靠在床边,轻微地喘气。

    “怎么不说话?”半晌不见他开口,我有些不习惯,心里开始不安。

    他只是一径地轻喘,低头,长长的头发盖住了他的脸。

    “喂,你说话啊!”没来由地,我开始焦躁,“说什么特地赶来见我最后一面,那样混帐的话,你……”

    他忽然抬头,目光无焦距地“看”向我,“我没有说错,真的是见了你最后一面。”

    我蓦然愣住,随即缓缓抬手捂住了嘴,心开始抽搐。

    “真的是最后一面,以后……”,他忽然抬手,无意识地抚向空气。

    看着他僵直在冰冷空气里的手,我默默上前,握着他的手覆在我的脸上。

    “以后……就算站在你面前,也看不到你了。”他开口,表情落寞得令人心疼。

    “不是这样的。”看着他,我放缓了声音,开口,声音温柔得不可议,“至少你还活着啊。”

    “活着?”他喃喃重复。

    “是啊,还活着,不必一个人躺在冰冷的棺木里,即使看不到,也可以听到自己想听的人的声音。”我开始循循善诱。

    他看着我,表情开始困惑。

    果然是个单纯的孩子,我幸庆昨晚想了一夜的说辞终于派上了用场。

    “就算眼睛看不见,奉先也一样可以生活得很好,就像小时候那个小药罐……呃,咳咳……那样的身体都可以变得这么厉害,现在也一定可以。”我开始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主持过什么公益节目。

    “我不知道义父为什么要下毒杀我……”他忽然开口,“他一向待我很好,可是……”

    敢情他都没有把我的话都听进去啊!我一下子住了口,看着他。

    “我以为自己快死了,我疯了一般砍下他的头颅……”

    “好了,我都知道,不要说了。”轻轻抚了抚他的肩,我不忍再听下去。

    “现在……我是在哪里?”

    “董卓的将军府,你住在这里吧,就像以前在太守府一样,好不好?”眨去眼中的酸涩,我开口。

    这一刻,我似乎忘了历史是怎么写的。

    只是我知道,这一回,我不能像第一次在太守府听到吕布这个名字一样,激烈地要将他赶出去。

    我做不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