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除吕布公主调虎离山 伤笑笑董卓怒发冲冠(上)

章节字数:2527  更新时间:07-07-15 08: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气越来越冷了,树叶都已经凋零,院子里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在风里摇晃着,垂死挣扎。

    董卓一早便被召进了宫,我看着大夫替吕布换了药,扶他睡下,便出了府门随大夫去抓药,这些原本都是府里丫环做的事,但我总想找些事情来做,因为只要一闲下来,我便会一人个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想历史,想董卓和吕布的下场……

    抓了药,一个人低头走着,突然被挡住了去路,抬头,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王允?”

    王允上前一步,脚上的银链跟着微微响动了一下,“怎么看到我便是这副表情?”他微笑,开口道。

    那得你自己去检讨自己的行为……撇了撇嘴,我暗自嘀咕。

    “你说什么?”王允冷不丁凑近了我,道。

    我忙摇头后退。

    “我终于找齐了治你脸的药材”,不介意淡笑,他开口道。

    我想起了那一副恐怖的药引,一阵反胃,“谢谢王司徒关心,笑笑对自己的容貌十分的满意,无需做任何改变。”

    “听说吕布杀了丁原后眼睛失明了?”看着我半晌,直盯得我心里发毛,王允忽然道。

    我微微一愣,似是捕捉到了话外之音,“你能治好他?”

    “听说是中了毒,毒聚集到眼睛四周,导致失明,我恰好刚找出一种可攻之百毒之毒。”王允淡笑,温和地解释。

    “条件呢?”盯着他那张温和得令我毛骨悚然的脸了半晌,打死我也不相信他有那么好心。

    “让我替你治脸。”他笑。

    我掉头便走,他也没有追来,只在原地看着我走远。

    到府里的时候,董卓还未回来,张济、李傕都随他一起进了宫,樊稠和张济已暗中回凉州去调兵进洛阳,我倒不担心董卓在宫里会发生什么变故。

    只是如今宫里已是人心惶惶,传言董卓欲废旧主立新君,婉公主也再没有表过态,一切平静得诡异。

    整个洛阳城笼罩在一片肃杀的氛围之中,我也再没提过出洛阳之事,事到如今,洛阳城外各路兵马皆已将丁原之死归疚于董卓吕布,处处草木皆兵,却又畏于董卓的声名而不敢妄动。

    当然,所谓声名,也不是什么好名声,无非是谋朝篡位,乱臣贼子,暴虐成性之类的。什么叫作形势逼人,如今的我,当真是深有体会。

    夜已深。

    “砰”地一声,吕布的房里传出响声,是什么东西被打碎的声音,几天来,这样的声音已经是第N回了。我蓦然被惊醒,匆匆披衣起床,推门走向吕布的房间。

    “奉先,怎么了?”屋里很亮,点着烛火,推开吕布的房门,我便见吕布跌坐在地,四周是碎了一地的茶杯。

    “媳妇?”吕布茫然抬头,闻声望来,但我知道他什么都看不到,“呵呵,有点渴而已,起来倒杯茶……”他咧了咧嘴,便要起身。

    “别动。”眼见他一手便要撑在碎片上,我忙轻斥一声,匆匆上前扶他起身,小心地避开那些碎片。

    “媳妇,这么晚怎么还没睡?”吕布任由我扶着他,乖乖起身,笑眯眯地道,眼睛毫无焦距地直视前方。

    我掉头有些不忍再看,只轻轻应了声,“嗯,大概是晚膳吃了太多,积了食睡不着。”

    “呵呵,真是像媳妇的一贯作风啊。”吕布笑了起来。

    我也笑,抬手去解他的衣服。

    “你……你干什么……”吕布双手拢袖,一脸的紧张,惊道,颊边有了可疑的暗红色。

    “你在想什么,衣服脏了要换下来。”我没好气地抬手狠狠弹了一下他的额。

    吕布抬手捂额,作吃痛状,“想想而已嘛。”

    我一下子被逗乐,笑了起来。

    吕布也笑,“果然还是和媳妇在一起比较开心。”

    笑意微微顿了一下,我想了白天王允的话,“即使……看不见也没有关系吗?”

    吕布微微一愣,随即又笑了没心没肺,“没有关系。”

    我也弯了弯唇,不敢再深究,王允在打什么主意我不知道,但有时我竟会在想,吕布失明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的他与历史上那个吕布终于有了出入,是不是可以改变那个悲哀的结局了呢?

    失明的吕布没有令天下枭雄觊觎的武功,没有了杀死董卓的能力,那么结局,是不是可以不必那样不幸?

    还是……一切只是我太自私,自私地为他们决定未来的路,即使这不他们自己喜欢的路……

    “小心。”正想着,吕布突然低喝一声,便下意识地将我拦在身后,却是一不小心绊到了一旁的桌脚,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

    “你才该小心……”我抱怨着扶着他的手,一抬头,便立即住了口,门前竟是黑压压一片的黑衣人。

    董卓不在府里,府中的武将除了随董卓进宫的除外,其他几人皆已悄悄潜回凉州调兵,如今这府里皆是一些家仆,当真是不妙。

    “你这弑杀义父的背信弃义之徒!”为首一名黑衣人怒斥一声,便持剑直直地向吕布刺来。

    他们的目标是吕布?他们是丁原的旧部吗?只是看他们一个个不敢表露行藏的模样,分明又是有鬼。

    “我的戟呢?我的戟在哪里?”吕布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两手空空地触到空气,却是什么都没有摸到。

    眼看着那剑直直地刺来,我忙推开吕布,躲了攻击,我们一下子狼狈跌倒在地。

    “丁大人对你有如己出,你居然为了荣华了富贵,杀了自己的义父向董卓那乱臣贼子献媚邀功!”有人大骂一声,便再度上前。

    吕布狠狠咬牙,额前青筋隐隐浮现。

    黑衣人步步相逼,吕布双目失明,护着我四处躲避攻击,逃得狼狈。

    再这么下去,我们都必死无疑,董卓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一眼看到了竖在墙边的方天画戟,我咬了咬牙,离开了吕布的庇护范围,跃过吕布,走向床边。

    “媳妇……媳妇……你在哪里……”吕布感觉不到我,急急团团转,偏又什么都看不到。

    刚握到方天画戟,我便感觉肩头一痛,咬了咬牙,我忍不住闷哼一声。

    “媳妇,你在哪里?怎么了?”听到我的声音,吕布愈发的六神无主起来。

    “我没事。”没有迟疑,我拿了方天画戟,快速跑回吕布身侧,将戟放到吕布手里,“你的戟,小心些。”

    “嗯。”吕布点头,撑着戟站起身,横戟一扫,众黑衣人皆不寒而栗地后退一步。

    “你们是谁?”微微偏过头,吕布侧耳细听,道。

    “替天行道之人!”说着,身后便有人一记冷剑便悄无声息地刺来。

    “小心身后!”我大叫起来。

    吕布闻言,回戟一刺,精准无比地向那背后袭来的黑衣人刺了个对穿。

    众人皆倒抽一口凉气。

    吕布善战之名人所皆知,但却不知他瞎了眼睛还能如此厉害!

    “正前方两步!”

    一戟刺去,血溅三尺。

    “左侧一步半!”

    黑衣人应声而倒。

    “左侧往后三十五度角!”我大喊,愈发地起劲。

    “三十五度角?”吕布一脸的茫然。

    “呀呀,后面,在你后面!”顾不得解释何为三十五度角,我忙跳脚,大声嚷嚷。

    “哦哦。”吕布横戟扫去。

    “杀了那个聒噪的女人!”终于,黑衣人爆发了。

    发现自己惹火烧身,我大惊,忙甚没骨气地跳到吕布身后。

    吕布抬手护住我,满面肃杀,这是我第二回见到他杀人样子,虽然双目失明,但却依然令人心生惧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