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无奈昭德殿笑笑卧凤榻 岂知守财奴原是痴情郎(上)

章节字数:2334  更新时间:07-07-15 08: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笑笑,笑笑……”冗长黑暗的甬道,我一个人步行,四处都是黑,伸手不见五指,那墨一般的黑暗,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笑笑……笑笑……”有人在喊我,声音很暖,那个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你这该死的东西,你不是说很快会醒吗?!”蓦然,那个声音变得凶恶起来。

    我狠狠一惊,一下子睁开眼,强光猛地灌进眼睛,我不适地闭了闭眼,然后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他背对着我,手中提着一个老者的衣领,那个可怜的老者正瑟瑟发抖。

    “微臣……微臣……”那个老者混身抖得如筛糠一般,“啊,她……她醒了……”蓦然见我睁开眼,那老者忙苍白了脸叫道,一脸的如释重负,竟是宛如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一般。

    松开那个可怜的老者,董卓一下子回过身来,紧绷的脸庞微微放缓,“笑笑,醒了?”他坐在我的床边,“伤口还痛不痛?还有没有其他地方会痛?”

    我轻轻摇头,然后看到他松了口气。

    “饿不饿?”伸手抚了抚我的额,他又道。

    想了想,我点头。

    “准备一些吃的来。”董卓回头,吩咐。

    一旁有人诚惶诚恐地应承着去准备。

    “等……等一下……”那个刚刚被吊着衣领的老者想要出言阻止,见董卓看向自己,声音立即自动矮了三分,“那个……她的伤口未愈,不能吃太多,也不能太油腻……”

    董卓点了点头,没有待他开口,一旁立即有人应声,“是,奴婢知道。”

    华丽的锦被,雕花的床榻,精致的烛台……我转动眼睛打量周围的环境,有些转不过神来,这里是哪儿?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打量着,我忽然发现一个与这个华丽的房间格格不入的人,他呆呆坐在一旁,满身满脸都是暗红的血渍,额边黑色的长发被凝固的血渍纠结在一起,狠狈不堪。

    吕布?我瞪大了双眼。

    “他一直坐在这儿,不肯去换衣服。”见我看着吕布,董卓道。

    “嗯。”我应了一声,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吕布,“奉先”,我唤。

    他还是坐着,眼睛茫茫然没有焦距。

    “奉先。”我喊。

    他仍是木木的,没有动弹,手里紧紧握着他的方天画戟。

    我微微有些恼,也不知是恼他还是恼自己,只觉得心里酸楚得很,撑了胳臂便要起身。

    董卓伸手按住我,“你的伤口还不能动。”

    我只得躺下。

    “小……小姐,先用一些粥吧。”正说着,婢女端了一只雕花玉碗来。

    馥郁的香味扑鼻而来,我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见我如此,董卓淡笑起来,一手自那婢女手中接过玉碗,舀了一勺放在我嘴边。

    “大人,婉公主有事与您商谈。”那婢女忽然开口道,很是惶恐的样子。

    董卓充耳未闻,只一径催我,“不是饿了么?”

    我看了一眼那婢女,张口吞下勺里的粥,脑里微微有些疑惑,这是哪里?

    “董大人。”婉公主却是从门外走了进来,仪态万千,风姿卓绝,“董大人不肯见本宫,本宫来见你可好?”

    “不敢,昨日公主召臣入宫商谈,臣府里便那么巧被出了事,今天公主又来商谈,臣自然不敢轻举妄动。”董卓连站也未站,又舀了一勺粥递到我嘴边,淡淡道。

    我看到婉公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董卓,你休要胡闹,这里是宫廷,岂容你胡闹!”

    我微微一愣,我这是在宫里?难怪这么眼熟。

    “公主言重了。”董卓喂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玉碗,拭了拭我的嘴角,才缓缓站起身,看着身后早已面色铁青的婉公主,“我最讨厌自作聪明的女人”。

    “你……”婉公主何曾被人如此奚落过,不由得气急。

    “如果公主不是自作主张,动了不该动的人,今日之事也不至如此。”董卓冷声道。

    “是你先背信弃义杀了丁原,又欲与吕布勾结,如若不然,我岂会先下手为强。”婉公主失了仪态,厉声道。

    “哼,先下手者,果真为强吗?”董卓冷笑出声,“若没有万全的把握,先动者先亡。”

    “你是何意!”婉公主眼中微露惧意。

    “洛阳城外,有我西凉铁骑二十万。”董卓缓缓开口,似是在欣赏婉公主眼中渐渐流露的恐惧。

    我暗下叹息,看来樊稠和张济已经调齐了人马,洛阳危矣。

    婉公主微微倒退一步,随即甩袖离去。

    “笑笑住在昭德殿,若是少了一根头发,我便要这皇宫,血海滔天。”董卓平静的声音在房里缓缓响起,却是令人心里寒意顿生。

    婉公主脚步一下子顿住,她直了直身,没有回头,举步离开。

    昭德殿?我住在婉公主的宫里?我傻了眼,难怪这么眼熟,这是我上回曾见过的房间,很显然,我现在睡的,正是公主的凤榻,也难怪婉公主气得如此了。

    董卓此举,却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吧,我人在昭德宫,在婉公主的眼皮子底下,若是出了事,婉公主难辞其疚,如此,不管是婉公主,还是其他居心叵测之人,都不敢轻易对我下手了。

    我看向仍呆呆坐在一旁的吕布,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大人。”樊稠走进门来,在董卓耳边低低说了句什么。

    董卓点了点头,回头看我,“笑笑,我先出宫一趟,你睡一觉,醒了我便回来了,好不好?”

    “嗯。”我点头,乖乖闭上眼。

    抚了抚我的脸,董卓和樊稠走出门去。

    感觉到他们离开,我又睁开眼,看向坐一旁的吕布。

    “奉先。”

    默。

    “奉先,你肚子饿不饿?”

    默。

    “奉先……”第N次,我有气无力地道。

    回答我的,还是沉默。

    我微微一愣,他该不是傻了吧?

    “他傻了。”一个声音清清冷冷的开口。

    我看向不知何时又走进门来的婉公主,呃,她也这么认为?

    “他没有傻。”开玩笑,虽然我也这么想,但总不能让别人说了去。

    “他弑杀义父,贪慕荣华,这是他应得的下场。”婉公主嗤笑,声音有些尖锐。

    “你懂什么。”我开口,声音冰冷得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婉公主微微一愣,看向我。

    “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单纯的人,他只是希望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拥有最简单的快乐,如此而已”,看着吕布,我缓缓道,“只是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从此只能背负令人不耻的骂名,没有人知道,他曾是那样一个与阳光并存的孩子……他没有做错任何事……”说着,我自己竟是淡淡笑了起来,“他错的,只是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人。”

    “你说是你自己么?”婉公主扬了扬唇,有些讽刺地开口。

    我看了她一眼,果真是个七窍玲珑的女人,“昨晚,我遇见了一个故人,赵云,赵子龙,你可知道?”似是不经意一般,我开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