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无奈昭德殿笑笑卧凤榻 岂知守财奴原是痴情郎(下)

章节字数:2661  更新时间:07-07-15 08: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婉公主微微一愣,失去了笑意。

    “说起来我与赵子龙还有一面之缘,他曾救过我”,看着婉公主有些失常的模样,我心里已经确定了那件我猜测许久的事情,“如果我是你,我就和赵子龙远走高飞。”我不记得历史上有婉公主这号人,那是不是代表她可以不在这个恶梦之中?不知为何,我竟是忍不住出言提醒。

    婉公主一下子愣住,“你怎么会知道?”

    “在凉州的时候,他曾不止一次对我提起过婉儿”,看着婉公主,我缓缓开口,“没有一个男子会用那样温暖怜惜的语调说起一个不爱的女人,我确定,那个婉儿便是他深爱的女子。”

    婉公主只是看着我,抿起唇,不语。

    “能够让他不收钱做义工的,公主可是头一个呢。”弯了弯唇,我笑。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终于开口,婉公主的语气生硬得很。

    “昨晚若不是有人来告诉赵云一句话,令他中途离去,想来我同吕布都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想起昨夜,想起吕布,我的声音有些森冷起来,“能够让赵云那个嗜财如命的家伙分文不取而来杀人的,想来只有他心心念念的婉儿了吧,婉公主,是么?”

    婉公主只是看着我,眼神看不出悲喜。

    “而那个后来者告诉赵云的,应该便是,董卓坚持连夜回府,掉虎离山之计失败,很显然,有人不想赵云因此丧命,所以速速派人来告诉他尽快离开”,我继续道,“婉公主,是吗?”

    “你不笨。”婉公主淡淡开口。

    “谢谢”,看着她瘦弱的肩,我再度道,“如果我是你,我就和他远走高飞。”

    “国库空虚,逆贼横行,我身为皇朝公主,责无旁贷”,婉公主挺直了脊梁,神情肃穆,“三年前,他欲带我离开,我告诉他,除非有黄金万两,以充国库,我便下嫁于他,再不问国事,否则……否则永不相见。”

    黄金万两?我微微皱眉,难怪那个家伙要钱不要命,原来竟又是一个痴情种。

    这天下,有多少痴情种,偏偏都让我见着了……

    “如今呢?他凑够了黄金万两?”不自觉地,我冷冷扬了扬唇。

    婉公主微微侧过脸去,姣好的面容上有哀凄之色,“只可惜,我又要食言了……”

    我默然不语。

    “皇弟年幼,宫廷又因董卓而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我决不会丢下他们独自离开。”咬了咬牙,婉公主道,奢华的衣饰下,她显得有些单薄。

    “所以你要杀了吕布?”我微微握拳。

    “就算不杀吕布,你当真以为董卓便会回凉州?”回头看我,婉公主的声音微微尖锐起来,“就算董卓愿意,他手下的几员大将又岂肯善罢甘休?这天下,这大好的锦绣河山,谁不觊觎?!”

    “这大概是一场注定的战争吧。”突然间,我有些无力,纵使我百般周旋,还是无力改变呢。

    “你为什么喜欢董卓?”婉公主侧目,“那样一个嗜杀成性的人,你为什么会喜欢?自古闺房之内,无不恋慕英雄之辈,为何你会喜欢董卓那样不堪的人!”她上前一步,“王司徒说过,你是他的克星,你一定能帮我杀了他,你若帮我杀了他,他的西凉兵便是群龙无首,你便是救了这大汉王朝,要我怎么样都可以!”她握住我的肩,神情激动起来。

    我微微一怔,随即轻笑出声,“王允是那样告诉你的吗?”我笑,笑得有些不可遏制。

    婉公主微微一愣,松开手,后退一步,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董卓知道我是他的克星,一直都知道”,我弯了弯唇,开口,“但他告诉我,他很庆幸,他庆幸我是他的克星,他庆幸我能克他,而他不会伤我,他庆幸我的命够硬,可以陪着他”,微微抬头看向婉公主,我道,“这样一个人,你告诉我,我能伤他吗?我会伤他吗?”

    怔仲地看了我许久,她才缓缓开口,神情淡漠,“既然如此,我便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守护我想守护的东西。”婉公主看我一眼,转身离开。

    看着婉公主离开,我龇牙咧嘴地忍痛支起身,走到吕布身边,“奉先……奉先……”我摇了摇他,他仍是没有反应。

    轻叹一声,我看向一直站在门外,那个刚刚煮粥的婢女,“呃,那个……你可不可以打些水,拿件干净的衣服来?”

    “回小姐,奴婢是小眉,我带吕将军去梳洗吧。”那个叫作小眉的婢女十分乖巧地道。

    我点了点头,小眉上前,伸手想要扶起吕布,刚刚碰触到他的衣袖,吕布却是突然面色一凛,握紧了手中的长戟,作势欲刺。

    “小心!”我忙按住吕布的手,回头冲小眉苦笑了一下,“你去打水就好了,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

    小眉也是心有余悸,忙点点头,依言而行。

    端了水,拿了衣服来,小眉立即退离吕布三尺开外,一脸的心有戚戚焉。

    我浸湿了布巾,小心翼翼地拭去他脸上的血渍,如此反复几次,才将他的脸清理干净,一盆清水,却已成了血色。

    他还是乖乖坐着,任由我折腾,半点反应也无。

    “奉先,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一直不开口?”我散开他的凌乱的发髻,用木梳细细地梳过,那些因凝结的血渍而打结纠缠在一边的发丝犹难梳开,用力微紧,便扯下几缕长发来,“对不起对不起,痛不痛?”我忙揉了揉,道。

    他还是木木地坐着。

    我微叹,替他将头发梳好,扎起。

    “站一下,我替你换袍子”,扶他起身,我解开他的外袍,替他脱下,到袖口的时候,衣袖卡在他手里握着的方天画戟上,我拉了拉他的手,“奉先,把手松开。”

    他充耳不闻,纹丝未动。

    我伸手去拔,他还跟我较上劲了,怎么都扯不开。

    “松手吧,笑笑没事了。”我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使劲扯那方天画戟。这句话像是触到了某个机关似的,他一下子回过神来。

    “没事了?”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抓得死紧。

    “没事了。”我肯定道,额前冒了一堆黑线,他从刚开始傻到现在,难道就在想我到底有没有事?想得那么认真,以致于我站在他面前他都感觉不出来?

    “如果是义父,肯定不会让你受伤。”他怔了怔,忽然愣愣道。

    他口中的义父,是董卓。

    “如果没有奉先在,我现在可能已经命丧黄泉了。”心里微微一紧,我拍了拍他的肩,笑得一脸义气。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吕布额前青筋根根涨起,“他们想杀的人是我,如果不是因为我……”

    我叹了第N口气,趁着他失神,拿下他手里的戟,将染了血色的衣服脱下,丢在一旁,替他换上干净的,系上最后一根带子,我转身看向门外,“小眉,这脏衣服丢了吧。”

    小眉应了一声,拿了衣服出去。

    我转身看向吕布,他不知何时又自动自发地坐回了原位。

    “你到底怎么了?”我站到他面前,伸手摇了摇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找个医生给他看看。

    “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害你差点死掉……”吕布垂下头,又开始一个人碎碎念,“我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到敌人在哪儿,看不到你在流血……看不到路……甚至连大夫都找不到……都是因为我……害你差点死掉……”他喃喃着,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可是那样的声音,那样深切的自责,令人耳不忍闻。

    看着他,我的心又开始隐隐泛着疼,连带着肩头的伤口也开始疼,昨夜他抱着我,那样痛楚无助,那样深刻的无力感到现在他还是挥之不去吗?

    那一切,之于他,是永远无法消磨的恶梦吗?

    “闭嘴,吵死了。”一个声音猛地在门口响起。

    我回头,居然是刘协那个小毒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