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焚龙袍刘辩江山不稳 遭囚禁刘协取而代之(上)

章节字数:2325  更新时间:07-07-15 08: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个臭斑鸠!”看着我,小毒舌发挥他的毒舌本色。

    “呃?”我微微一愣,满头雾水,对于他的骂人方式表示不解。

    “鸠占鹊巢!”他冲我大叫。

    “哦。”我点头,表示理解,原来是在骂我住了他皇姐的寝宫啊。

    小毒舌话音未落,便猛地僵住了,只见吕布不知何时竟是起身,手中的方天画戟直直地指向小毒舌秀气的鼻尖,只差几毫米而已。

    “你……你放肆!”小毒舌僵在原地,口中大叫道。

    “我是瞎子”,眼睛无焦距地直视前方,吕布恶质地咧了咧嘴,“下回我的戟可能就直接钉在你身上了,反正我也看不到。”

    小毒舌闻言,吓得倒抽一口冷气,后退一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吕布收回戟,大咧咧抛出一句,“不准欺侮我媳妇。”

    我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终于又恢复正常了啊。

    上前一步,我伸手去扶小毒舌,他一把拍开我的手,自己爬起身来,“这里是皇宫,怎么可以任由你们胡闹!”

    我知道董卓的举动伤了他的皇家威严。

    “对不起。”我开口,竟是脱口而出的一句道歉,我在道歉什么?是因为刘协此后悲凉无助的一生吗?

    但,我,又以什么样的立场来道歉?

    刘协甩头,拂袖离去。

    在昭德宫里住了几日,直到肩背的伤口渐渐愈合,我始终未看到赵云,我有些想见他,想见见那个历史上著名的孤胆英雄,想见见那个也是为情所趋的平凡男子……

    婉公主之于他,也是可以用性命去守护的女子吧。

    不出几日,董卓的将军府便变成了太师府,如今朝廷之内,就算腹诽者甚多,但真见了面除了几个死硬派之外,其余人等,无一人不尊称一声,“董太师”。

    小毒舌苦苦维护的皇家威严早已荡然无存,如今董卓出入宫廷根本不听传召,来去皆如入无人之境。

    或许是婉公主的手段触到了董卓的底线,但如今的董卓兵权在握,又有樊稠、张济、郭汜、李傕四员猛将在侧,西凉兵的骁勇谁人不知?

    吕布被接回了太师府医治眼睛,只我一人仍留住在昭德宫,董卓有时也留在昭德宫陪着我,那个时候的他,仍是那个温和得不可思议的仲颖,而不是权倾朝野,不可一世的董太师。

    有时我忍不住的想,董卓日后所传的淫乱后宫,是否便是他时常出入昭德宫来所引起的流言,以至于以讹传讹,一发不可收拾……

    如此这般,当真可笑,只是历史所在乎的只是那个结局,中间的过程,又有谁人真正知晓?

    历史的面庞越来越清晰,清晰到我不得不去正视它的存在。

    昭德宫里平静得很,在她的地盘,婉公主自然不敢明目张胆地对我下手,只能由着我鸠占鹊巢。在昭德宫住久了,便感觉有些怀念宫廷的某个角落里,我曾经住过的小屋,便离了昭德殿,循着记忆去寻找。

    一路走过,站在房门口,忽然觉得有些突兀,这里该已经分配给其她宫婢作为住所了吧。

    在房门口站到天黑,也不见有人来,我终是忍不住推门进屋。

    屋里很黑,我点着了灯,便一眼注意到床上有人。

    “谁?”抿唇皱眉,心里微微打鼓,我举起烛火,凑近了那个躺在床上的人。

    烛火影影绰绰间,我微微愣住。

    “小白……呃,刘辩?”

    优雅地躺在床上,那个穿着龙袍的小白兔,正半眯着双眼看着我,烛火摇曳间,他的眼睛如琉璃一般,漂亮得不可思议。

    “你没有叫我皇上。”抿了抿唇,他纠正我的错误。

    “是,皇上。”微微一愣,我随即恢复了常色,道。

    “其实你也知道,我的龙椅坐不稳了,是吧。”笑了笑,刘辩拉我在他身边坐下。

    我微微一愣,是啊,我一早就知道的,从知道他的名字开始,这是他的命,历史早就写好了。

    “本来我不想当皇帝的,可是后来母后给我争到了皇位,我就想,或许我可以当个好皇帝……”双手枕着头,他如梦呓一般,缓缓道,“其实协虽然年幼,但比我聪明多了……”

    我只看着他,不语。

    他侧头看我,“你走后这个屋子我常来,很静,没有人打扰。”

    “嗯。”我轻应,无言以对。

    “给我做刨冰吃吧。”他忽然坐起身,笑道。

    “这种天气,吃了会冷。”张了张口,我终只是轻轻吐出一句。

    “不怕,我馋了。”他拉着我起身,蹲在墙角边扒拉开一个小洞,拖出一个坛子,“上次回宫后我便埋了冰块和水果在这里,你看……”他打开坛盖,随即闷着头,半晌没有出声。

    我上前。

    他忽然抬头看着我,“都化了……”仿佛蒙着一层雾的漂亮眼睛里很是复杂。

    我蹲下身,看到半坛子的水,所谓的水果,是在水面上飘浮着的几个红薯。有些遥远的记忆里,我还记得穿越前的那个晚上,那个卖烤红薯的小地摊。

    “在屋子里生个火没问题吧?”咧了咧嘴,我笑道。

    刘辩看着我微微一愣,随即也笑,“大不了烧了这间屋子,没问题。”说着,竟是缓缓脱下了身上的龙袍,团成一团,放在地上点着了。

    布料烧焦的味道有些刺鼻,发出“噼噼啪怕”的声音。

    我微微愣住,看着火光里刘辩精致漂亮的脸庞,鼻子有些酸。

    “火生着了。”他抬头冲我笑,灰蒙蒙的眼睛里倒映着火光,那样的笑容美得颠倒众生,只仿佛是一场梦境,那样的不真实。

    我应了一声,挽起袖子从坛子里捞出红薯来,架在火上烤。

    用龙袍烤红薯,我们该是古今第一人吧。

    把被褥垫在地上,刘辩一身单衣,席地而坐,专心致志地看我烤红薯。

    ……直到龙袍化为一堆灰烬,火渐渐灭去。

    剥去烤得焦黑的外皮,我把红薯递给他,刘辩默默接过,咬了一口。

    “好甜。”他抬头微微笑了一下,又低头去咬,神情有几分落寞。

    “因为在冰水里浸过”,低了低头,我开口,“红薯在受过冻之后,会更甜。”

    “这样啊?”刘辩淡笑。

    “人也一样,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看着刘辩,不自觉地,我开口,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给他希望,只是明明知道他的结局,这线几乎是渺茫的希望于他,又有什么意义?

    “嗯。”他吃完最后一口红薯,站起身,“我该回去了,不然母后又要找我了。”

    我点头,看着他一身单衣走出门去,随即也站起身,熄了烛火,准备回昭德宫,站在门外带上房门,我终是离开。

    回到昭德宫的时候,迎面便撞上了宫婢小眉。

    “小姐,公主有事找你!”小眉突然神色慌张地后退一步,“宫里出事了……”

    我皱眉,“怎么了?”

    “陈留王被董大人关了起来!”小眉急匆匆地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