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焚龙袍刘辩江山不稳 遭囚禁刘协取而代之(下)

章节字数:2872  更新时间:07-07-15 08: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什么?”我大惊,董卓如今兵权在握,朝野之内无人敢与之抗衡,但是如此明目张胆地囚禁小毒舌……

    “听公主说今天下午陈留王在大殿与董大人发生争执,然后便再没回宫……”小眉道。

    “嗯”。我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回头便看到了婉公主。

    她苍白着脸,站在我身后,纤细的十指紧紧相握。

    “谁做皇帝我不管了,只请你保住协儿,可好?”看了我许久,婉公主咬了咬唇,随即竟是缓缓屈膝跪下。

    看着即使跪着,也依旧傲然挺直着身子的公主,我默然,那样孤傲清高的女子呢。

    “好。”我点头应允,看到婉公主欣喜而不敢置信的眼光,微微抿唇,又开口,“除非,有解药可使吕布的眼睛复明。”

    “吕布的眼睛?”婉公主失望地抬头看我,“我连他是如何中的毒都不明白,又如何帮他解毒?”

    “丁原下的毒,王允有解药。”简单十个字,聪慧如婉公主,自然明白。而以王允对皇室的愚忠,由公主开口,他断然不会拒绝,也不敢拒绝。

    低头沉吟一番,婉公主站起身来,“好,我去找王司徒要解药,你去救协儿,他被软禁在昭寰宫。”

    我点头。

    “备轿,我要出宫。”吩咐一旁的婢子,婉公主又看向我,“我去找王司徒,也希望你能够遵守诺言”,说着,她便匆匆离去。

    看着婉公主的背影,我转身便往昭寰宫而去。

    抬头望了望天色,已是黑沉沉一片,我心下微紧,脚步不自觉地加快。

    我记得,小毒舌怕黑。

    赶到昭寰宫的时候,我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宫门前高悬着的盏盏明亮宫灯。

    此时昭寰宫门口守卫森严,一个个皆身披重甲,面色肃然。

    低了头,我便要进门。

    “锵”地一声,守门的侍卫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低叹,抬头。

    “小姐?”一旁夜巡的樊稠走上前来。

    我眼睛微微一亮,吁了口气,还好是他。

    “小姐,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要见陈留王。”没有拖泥带水,我直白地道。

    “这……”樊稠微微迟疑,“大人下了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见陈留王。”

    “包括我?”

    樊稠有些为难地皱眉。

    “开个后门吧,咱们老交情了”,我仰头,笑容可掬地看着他。

    “大人下了命令,任何人不得见陈留王”,樊稠后退一步,绷着脸,仍是执意不肯松口。

    “樊稠……”我咧了咧嘴,又道。

    “请小姐不要为难属下。”樊稠截下我的话,半步也不让。

    笑意渐渐隐没,看着樊稠,张口,我缓缓吐出一句话,“小姐之恩,樊稠铭记于心,他日若小姐有难,樊稠必以死相报”。

    如此熟悉的话呢。

    樊稠一下子愣住,僵在原地,半晌不得言语。

    “当日董卓出征,我孤身一人险些丧命于铃儿手下,事后回府,是何人求我掩盖真相?是何人求我饶铃儿不死?为此,我失去了即将到手的幸福,为此,我成了今日这般模样……”一手缓缓抚上残败的容颜,略带清冷的声音自我口中吐出,一字一句,“你的话,自己可还记得?”

    樊稠脸上的血色一分一分消失,苍白着脸,喉间几乎是有些痛苦地吐出四个字,“你进去吧”,说着,他抬了抬手,昭寰宫的大门在我面前缓缓打开。

    我垂下眼帘,走进昭寰宫。揭人伤疤,施恩图报这些手段,我不是早就驾轻就熟了么?连救小毒舌,我都要求婉公主以解吕布之毒为交换条件。可是,为何在看到樊稠苍白的脸色之时,我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难受呢?

    我能够说服自己吗?我为什么不能说服自己?心慈手软的下场是一无所有,我对别人心软,别人又何曾对我手软过?手段,有时是达到目的捷径。

    偌大一个昭寰宫,连一个丫环婢子都见不着,空荡荡地有些怕人,想找个人询问,却是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一个一个房间找过,都不见小毒舌。

    最后一个房间,从窄窄的门缝里看去,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想也未想便要离开,这么黑,那个家伙是死都不肯进去吧。

    正要离开,却隐约听到房间里传出啜泣声。

    脚步微微顿住,我侧耳细听,果然不是幻听。

    “小毒舌?小毒舌,你在里面吗?”我敲门,喊道。

    那个啜泣声戛然而止,四周恢复了一片寂静。

    “不在啊。”我故作失望地道,假装便要离开的样子。

    “安……安若……”一个细如蚊蚋的声音忽然怯怯地响起,全然没了小毒舌的嚣张风范。

    我弯了弯唇,想要推门进去,却发现门锁着,笑意微微僵在唇角,是董卓锁的吗?

    “我在,别怕。”放柔了声音,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暖些。

    “我才不怕。”那个声音带了浓厚的鼻音,却又死撑地迅速道,仿佛怕让别人知道他在害怕一般。

    “嗯,我知道”,我让自己笑出声来,“小毒舌不会怕”,我的声音带着笑,但我知道,我的嘴角一丝笑意也无。

    那个声音又安静了下去。

    许久。

    “你走了吗?”小毒舌的声音怯怯地响起。

    “还没。”靠着门坐在地上,我难得温柔地回答他。

    “……这里好黑。”他吸了吸鼻子,连声音都在发颤。

    “没关系,不怕”,我从门坎处的门缝里伸手进去,“我在这里,你走到门边来。”

    门那边静默了一下,随即响起“悉悉梭梭”的声音,过了好久,一只冰凉的手略带迟疑地握住了我的手。

    我反手握住他冰凉的手,他的手有些小,冰冰凉凉的,在轻颤。

    “坐着睡一会儿吧,醒来天就亮了”,我温和地轻声开口。

    里面静默了一会儿,“你,是董太师的人吗?”小毒舌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微微一愣,“嗯,是啊。”

    “董太师说要废了皇兄,让我当皇帝”,小毒舌轻轻地闷声道。

    “你不愿意?”透过门缝握着他的手,我开口。

    “我不想当皇帝”,小毒舌贴着门半跪着坐下,靠在门上,道,声音轻轻楚楚地传进我的耳朵,“我也不想看到辩伤心,除了娘,皇兄是宫里唯一一个真对对我好的人”。

    “所以董卓把你关起来了?”

    “嗯”,小毒舌应了一声,又道,“为什么你要跟那样的坏人在一起呢?”

    坏人?我讶然,想笑,却笑不出来。董卓是坏人吗?或许吧,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是。

    可是,如果有一个人,他宁可对不起全世界,也绝不会对不起你;他宁可抛弃全世界,也绝不放弃你,这样的一个坏人,这样一个满身孤寂的人,你会放弃他吗?

    我不会。

    “因为,董卓是这个世界里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我开口,虽然他不是唯一一个,但他却是这个时空第一个对我好的人。

    “哦。”小毒舌似懂非懂地低低应了一声,不再言语。

    紧紧握着我的手,小毒舌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仰头望着被墨染了一般的夜空,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梦中,有人盖了衣服在我身上,我困惑地睁开眼,看到一双灰蒙蒙的漂亮眼睛,他站在我面前,纤细而漂亮。

    他一身白色的单衣,初升的阳光在他背后,映衬得他美得不似真人一般。

    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袍子,竟是一件崭新的龙袍,我再度抬头,看向他,“皇上?”他怎么进来的?

    “很快便不是了。”他笑眯眯地在我身边坐下,也从门缝里伸手进去,纤长的手指在阳光美如白玉。

    屋内一片静默。

    “我说我来劝劝皇弟,他们便让我进来了。”刘辩侧头看着我,笑道。

    屋里还是没有声音,但我知道小毒舌已经醒了,因为他握着我的手不自觉地收紧。

    “其实谁当皇帝都一样”,没有人应他,刘辩还是继续道,“协儿,你允了董太师吧,我这么笨,真的不适合当皇帝呢。”

    屋里仍旧没有回应。

    “协,你不是一向最听我的话了吗?”刘辩淡笑着道,漂亮的眸子眯成一条线,“只要大家都活着,只要皇帝还姓刘,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屋里还是静默,过了许久,终于传来低低的啜泣声,那啜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我知道,小毒舌妥协了。

    初升的阳光下,刘辩仰头,嘴角挂着丝丝笑意,美得摄人心魄,那样的美,透明得仿佛一触即碎。

    忽然,一片阴影遮住了阳光。

    我抬头,看到了阴沉着脸的董卓,他身后跟着樊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