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废少帝丁公血溅朝堂 堕陷井笑笑有苦难言(上)

章节字数:2506  更新时间:07-07-15 08: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在这里坐了一夜?”董卓看着我,皱眉道。

    “嗯。”我点头。

    “过来。”伸手,董卓要拉我起来。

    我下意识地起身,随即却吃痛地皱眉,忘了手还卡在门缝里被小毒舌紧紧握着。

    董卓看着我身上披着的龙袍,面色微冷,扫了一旁的刘辩一眼,他自腰间掏出钥匙,回头吩咐樊稠,“把门打开”。

    樊稠点头,拿了钥匙上前开门,走过我身边的时候,他看我一眼,终是没有说什么。

    门被打开,阳光一点点洒在小毒舌身上,他面色苍白地坐在门里,但却衣冠整齐,明明眼睛红得像兔子、肿得跟核桃一样,脸上却是一丝泪痕也没有。

    真是个注重形象的好孩子……我站起身,轻叹,身上披着的龙袍缓缓滑落在地,手仍被他紧紧握着。

    “明日登基。”看了一眼小毒舌,董卓开口,容不得半分违抗。

    小毒舌握着我的手微微一紧,终没有反驳。

    刘辩自己扶着门站起身,一身白色单衣,美眸微眯,在这晨光里,笑得耀眼。

    半晌,小毒舌松开手,弯腰从地上拾起龙袍,掂着脚跟披在刘辩身上。

    刘辩只一径淡笑得温柔,任由刘协给他穿上龙袍,也不言语。

    “笑笑,回去休息”,董卓伸手将我拉回他身侧,“万一着凉如何是好?”

    我只是轻应,并不言语。

    “王允来找过我,他说他能够治好你的脸伤。”脚步微微一顿,董卓眼里少了些阴郁,一手抚上我的脸,他微笑道。

    我点头微笑,心里却是酸楚,只能对我好么?为什么只能对我好?当一个人心里眼里只剩你的时候,究竟是幸运,还是悲哀?或许,幸运的人是我,悲哀的人,却是董卓。因为他,徒背了恶名……

    我忘不了那一日他眸中的阴鸷,他冲着我吼,他说,“我要坐拥天下,我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要有足够大的力量守护我想守护的一切!”

    那样恶狠狠的誓言,却又是那般的无可奈何……

    “你先进去休息吧。”站在昭德宫门口,董卓抚了抚我的头,道,“明天会很忙”。

    我仰头看他,不语。

    “过了明天一切都会变好。”微褐的眼睛全是不可思议的温暖,与刚刚那个冰冷的董卓全然不同。

    “仲颖,我们还回凉州么?”仰头看着他,半晌,我终于轻问。

    “明天告诉你,好不好?”笑容里带了一丝藏不住的兴奋和神秘,董卓笑得居然像一个藏了宝贝的孩子。

    “明天……吗?”有些魂不守舍地,我重复。

    “嗯”,董卓捉起我的手放在唇边,用胡渣轻轻扎了一下,微微笑了一下,满面宠溺,“先去休息吧,过了明天还有得你累呢,可不要真着凉生病了。”

    我弯了弯唇角,终是转身回宫。

    “笑笑。”身后,董卓忽又叫住我。

    “嗯?”我回头看他。

    “跟我在一起,真的不后悔?”带了一些惴惴不安,董卓的表情像极了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年。

    我微微一愣,笑意一丝一丝染进眼睛,“嗯,不后悔,永远。”

    “快去休息吧。”怔了怔,董卓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挥了挥手,正色地催促道。

    我点头继续往回走,想了想,又狐疑地回头,结果……刚刚好便看到某个人正站在原地,一蹦三尺高……

    我忍不住抖了抖眉毛,任谁做出那样的动作,都没有董卓那般有笑料……那样的场景,当真爆笑。

    而我,也当真不客气当场笑得直不起腰来。

    “哈哈哈……”

    董卓僵在原地,表情尴尬极了,抬手摸了摸头,脸上出现了可疑的暗红色。

    “快去休息!”故作凶狠地,董卓叫道。

    “是是是,董大人。”我笑着转身回宫。

    留下身后一脸懊恼的董卓。

    很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了,最近总是凄凄惨惨戚戚的,回想刚才,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是怎么样的狂喜,才能让董卓那般性格的人如此失去常态?

    我那句“永远不后悔”,当真令他如此开心么?

    回到昭德殿时,却没见着婉公主,想来今日刘协被释放,我竟是未能帮上忙,与婉公主的那个协定眼见是无效的了。

    旦日,九月初一。

    今日便是董卓废少帝立新君的日子,我呆呆躺在床上,难得地睡不着,却也不想起床。

    “安若。”正呆呆地怔仲着,婉公主却突然推门进来了。

    我侧头看向门口,没有应她。

    “起来吧,新君登基可是难得一见的盛事”,婉公主笑得温婉。

    我仍是没有应她。

    “去看看吧。”婉公主拉我起床,笑道。

    “我以为你会大发雷霆”,被她拉起,坐在床沿上,我看着她,“至少,那样比较正常”。

    “是吗?”婉公主拿起木梳,轻轻替我梳理头发。

    “公主,还是让奴婢来吧。”见婉公主拿起木梳,一旁的小眉忙惶恐道。

    “不用了。”遣下了小眉,婉公主轻轻地替我拢起长发,就仿佛那一日我替她梳头一样,她看着铜镜里的我,淡淡道,“只要皇帝不是董卓,只要皇帝还姓刘,谁当皇帝我不在乎。”

    我看着铜镜里站在我身后的美丽女子,揣摸她的话有几分可信。

    “走吧,去看看。”婉公主拉着我的手一路出了昭德宫,往大殿而去。

    我被婉公主拉着躲在大殿之后,婉公主到底是一介女流,即使贵为公主,到底无法光明正大地插手朝堂之事。

    躲在大殿之后,我看着大殿之下,满朝文武,群臣跪拜;看着大殿之上,董卓一身朝服,立于王座之旁,威风八面。

    半晌,董卓缓缓抬手,请出少帝刘辩,刘辩一身崭新的龙袍,沿着正中的台阶,一步一步走向王位。

    看着他,恍惚间,竟觉得他仿佛只是一个在T台上走秀的模特一般,美得冷漠,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看着他身上那件崭新的龙袍,我记起他的旧龙袍已经被我们用来烤红薯吃了。

    “今帝轻佻无威仪,不可为人主……陈留王协,休声美誉,天下所闻,宜承皇业……兹废帝为弘农王,皇太后还政,奉陈留王为帝……改元初平,是为献帝……”大殿之上,有人高声诵读。

    刘辩端坐在大殿之上,始终美眸含笑,神色安然,听着那手持书策之人朗朗诵读他的“恶行”,那般饴然自得的神态,竟仿佛一个局外人在听一段与己无关的故事一般。

    我忽觉不忍。

    婉公主始终在我身旁,面带笑意地看着大殿上的一切发生,半句话也未讲。

    好久,那个朗朗的声音终于停止。

    董卓抬手,命左右扶着刘辩走下大殿,于是,沿着那正中的台阶,刘辩仿佛是一个落幕的舞者,优雅地缓缓沿着台阶步下王座。

    “脱其王袍,解其玺绶”,有人拉长了嗓子高喊。

    一旁有人依言上前。

    我侧目,看到大殿之下,王允与群臣一样,皆手持象简,身着朝服,低头肃立,竟是无半分疑议。

    一切平静顺利得诡异。

    刘辩乖乖地抬手,平平地举起,任由左右解开他的帝王之袍,漂亮的眸子灰蒙蒙一片,看不真切。

    一旁的皇太后也被除服,号哭不止。

    “请何太后与弘农王迁于永安宫暂住”,董卓看了一眼刘辩,淡淡开口。

    刘辩唯剩一件里衣,他扶住皇太后,北面长跪,“臣领旨谢恩”,他开口谢恩,声音轻轻柔柔,无一丝起浮。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