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废少帝丁公血溅朝堂 堕陷井笑笑有苦难言(下)

章节字数:2625  更新时间:07-07-15 08: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殿之上坐着的,是刚刚被扶上王座的小毒舌,王袍穿在他尚未长成的身上,倒也有几分威严,他苍白着脸,看着皇兄被除去王袍,对自己俯首称臣,半晌不语。

    他端坐在王座之上,仿佛一尊无知觉的傀儡。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尽竟在此妄议废立!”突然,一人高喊出声。

    我惊讶,这等时候,还有谁人胆敢如此?

    “吾乃尚书丁管,愿以颈血溅于朝堂之上,也不能让董贼毁了我大汉基业!”那人将手中的象简直直地掷向董卓,面色凶恶,仿佛恨不得将董卓生吞活剥,啃其肉噬其血一般。

    董卓冷冷俯视着丁管,半晌,低低吐出一个字,“斩。”

    一时之间,朝堂哗然,董卓冷冷一扫,便无半个人敢再出言相帮,连为之求情也无人敢开口。

    一旁的侍卫立即上前,只可怜那丁管一介文官,手无缚鸡之力,终是生生地被拖了出去。

    “逆贼,你动摇祖宗基业,觊觎汉家天下,天降神罚,你必将死无葬生之所……”,直至一路被拖着出了大殿,丁管的骂声仍是不绝于耳,至死神色也未变。

    那样凄厉的叫骂声在大殿里隐隐回荡,不绝于耳。仿佛一个最恶毒的诅咒一般,令我不寒而栗。

    我咬了咬唇,回头看向婉公主,她仍是一脸从容坦然,无半丝恐惧惊慌。

    “结束了。”婉公主也回头看我,笑道,“走吧。”

    我皱眉,总觉得她怪怪的,“去哪儿?”

    “拿吕将军的解药啊,我答应你的。”婉公主笑道。

    我微微一愣,那个约定还算么?

    “当然。”仿佛看透我心中所想,婉公主道。

    “解药在何处?”

    “当然在司徒府。”婉公主微笑。

    司徒府?我下意识地回头看向大殿之下,王允不知何时竟是失去了影踪。

    一阵银链轻响。

    “找我?”耳边传来一个温和到毛骨悚然的声音。

    我蓦然回头,便看到王允站在我身后,正看着我。

    “吕将军的解药,我早就已经备下了,就等笑笑来取呢。”王允笑得温和。

    我下意识地想逃,竟发现自己动弹不了。

    董卓正站在大殿之上,却没有发现我的危机。

    昭德宫四周遍布了董卓的眼线,如今婉公主一早带我来这里,便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让我出了昭德宫,好让王允可以下手带走我?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设计么?

    他们想干什么?绝非换脸那么简单!

    我想张口呼救,却也喊不出声来,只得狠狠瞪向婉公主,我想告诉她,别忘了董卓的话,我若消失于昭德宫,这皇宫便会化为滔天血海、修罗地狱!

    “无需小姐担心。”婉公主浅笑盈盈。

    我咬牙切齿,话还未出口,便一下子掉入了黑暗之中。

    再度醒来的时候,四周已是一片陌生。

    我正躺在一张精致漂亮到极致的绣床上,全身都瘫软无力。

    门“吱哑”一声被推开,清脆的银链声相互敲击着传入我的耳中。

    我看着那一袭白衣越来越近,他在床边坐下,放下手中的点心,扶我坐起身。

    “你想干什么?”看着王允,我戒备地开口。

    “饿了吧,我特地做的胭脂糕,要不要尝尝?”王允伸手自一旁的玉盘内取出一枚糕点递到我唇边,笑得温和。

    “为什么我动弹不得?”连别开头的气力都没有,我只能死死地瞪着他,“你下毒了?”

    “你身上多处受创,新伤旧患皆十分严重,需要好好调理。”不在意我恶劣的语气,王允依然一径的温和。

    坠河负伤,还连着挨了两剑,这副身子骨的确被我毁得够呛。

    “所以我给你吃了一些调血补气的药,现在药力刚上来,所以会觉得全身无力,不用怕。”他伸手将我额前凌乱的发丝勾到耳后,笑道。

    “你掳我前来,到底所为何事?”不听他乱七八糟,顾左右而言其它,我道。

    “在凉州我便说过,要你随我来洛阳,可是想不到最后竟是如此,既然来了洛阳,怎么能不来我司徒府做客呢?”

    “你就不怕董卓大开杀戒?”咬牙,我瞪他。

    “我就怕他不大开杀戒。”王允微笑,话中隐含之意却让我一阵心惊肉跳。

    “什么意思?”咬了咬唇,我抑制住心里的恐慌。

    “我要他天怒人怨,我要他众叛亲离,我要他成为众矢之的。”弯唇,王允笑得愈发的温和。

    “即使……血染宫廷?火烧洛阳?”几欲咬碎牙齿,我恶狠狠地道。

    “这朝廷已是一盘散沙,真正听命于朝廷的兵马屈指可数,而董卓拥兵自重,如果与之正面为敌,无疑是自取灭亡”,王允漫不经心地沏了香茶,缓缓啜饮,“可是……如果事关切身利益,一切,便不一样了。”

    我看着王允,感觉自己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

    怎么会有如此可怕之人?

    “那日朝堂之上,丁尚书的血,不会白流,他是一个警告,他的血告诉所有人,董卓是一个疯子,一条人命在他手里连只蚂蚁都不如”,王允淡淡笑开,“大逆不道,妄议废立,此为一;欺天罔地,淫乱后宫,此为二;烧杀抢掠,暴虐不仁,此为三。此三条,足以让天下诸候看清,只有董卓死,这天下,才会无忧,局时……天下将会群起而攻之。”

    “淫乱后宫?烧杀抢掠?”我瞪大双目,“我睡了几日?”

    “三日”,修长的食指轻轻敲打着桌沿,王允轻笑,“只三日,这洛阳,便已是一团乱了。”

    我张了张口,却是语不成句,感觉恐惧一点一点爬上心头。

    “为了寻你,董卓已经把整个洛阳,差不多翻了个天。”王允看着我,淡声道,“唇亡齿寒,看董卓疯子一般的暴虐行径,如今各路诸候,想取董卓性命之人,不胜枚取。”

    我只能怔怔地看着王允,说不出话来。那一晚,董卓想给我的惊喜是什么?不管是什么,当他第二日立了新君,下了朝,兴致勃勃想给我惊喜之时,却发现我的失踪,他会有多么疯狂的举动,我不敢想像……

    “物极必反,董卓已然成为众矢之的,他离死,不会太远。”王允眼中闪过一抹血红。

    “为什么非要他死不可?为什么非要逼他……”淡漠地看着王允,我的心仿佛化为了齑粉,却感觉不到痛楚。

    “我准备了药来给你治脸”,眼中那一抹噬血的神情一闪而过,快得几乎令人以为是自己眼花一般,王允又恢复了一贯的温和。

    我咬牙,恨恨地瞪他,不语。

    “吃些东西吧,早些恢复了体力,好有精神让我全力来给你治脸”,王允怜惜地抚了抚我脸上的伤疤,“把你的伤都治好,身子也调理好,等董卓死了,我们便回凉州吧,重开望月楼,我还给你当厨子,我们像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回凉州?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心下微微一颤,我是想回凉州,可是……我想要嫁的人,从来都只有董卓。

    我看着他,咬牙,“董卓若死,我与你誓不两立。”

    王允看着我,眼里一片冰凉,随即又笑,“先休息吧。”

    “吕布的解药呢?你不是说有解药?”不死心地,我又道。

    王允自袖中取出一个小瓶放在桌边,“这是百用解毒丸。”

    看着那解药,我抿唇,因为这个胡诌的名字,我曾与王允戏说过,哪天他要真正研制出了能解百毒的药来,便取名百用解毒丸……浅显易懂,老幼皆知,经济实惠……

    看,这广告打得多响亮啊。

    只是……“真是狡猾啊,王司徒,你料定我出不去,解药也带不出去吧。吕布若痊愈,董卓便是如虎添翼,便是你们的心腹大患,不是么?”我冷笑。

    “休息吧。”王允没有反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