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以毒攻毒笑笑死里逃生 千钧一发幸遇盗墓小贼(上)

章节字数:2479  更新时间:07-07-16 0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过了几日,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我被藏在了司徒府的地窖,所以纵使董卓发了疯,也绝对难以找到我。

    当然,地窖如今已是被精心装饰成了女子的闺房。银杯玉箸,高床软枕,那般的秀丽雅致。

    王允尽心尽力地调理着我的身子,我却是一日日只见消瘦。

    董卓完全成了历史上那个董卓。

    无论我再怎么样努力,终究只仿佛是一个可笑的跳梁小丑,在历史的舞台上周旋,妄图改变历史……终究只是痴人说梦一场空。

    “笑笑……”王允坐在床前看着我,眼里有着不解,也有浅浅的哀伤。莫不是我看错了,王允那样的人哪,也会哀伤?

    “人非草木,不是你施施肥便能茁壮成长的。”我淡淡开口,一手把玩着颈间的吊坠。

    王允看着我,微微皱眉。

    “我在想,我怎么样才能出得了这地窖?”看着王允,我一脸认真地开口。

    “除非我死。”王允笑得温和。

    “如果我死呢?”我看着他,弯唇,依旧把玩着手里的吊坠。

    王允微微一愣。

    “义父大人。”貂蝉的声音轻婉地响起,打破了有些诡异的气氛。

    王允回头,“何事?”

    “宫里来人了。”貂蝉的神色似有焦急。

    “嗯,你先休息,我晚些时候来看你。”王允抚了抚我的头,说着,转身离去。

    我闭上眼,听着那银链的敲击的叮铛声渐渐远去,不语。

    宫里,出事了?

    还是王允他,玩火自焚?惹出麻烦了?

    一手仍是轻轻把玩着颈间的吊坠,那吊坠之上,是森森的一枚白牙。

    “吃些吧。”貂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睁开眼,看到貂蝉还站在我面前没有离开。

    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甜汤,我舀了一勺放在口中,咽下。

    “宫里出事了么?”我淡淡出声问道。

    “是董卓……”貂蝉迟疑地看我一眼,“董卓将弘农王和何太后囚在永安宫里,如今市井之上流传出弘农王所吟的诗,诗里对自己被废除帝位之事满怀怨忿,董卓欲以此为借口,至弘农王于死地……”

    我想起了那一个双眼迷蒙的少帝,刘辩,那一个眉目如画的少年。事情到底还是超出了王允的预期,他不会想到董卓真敢对刘辩下毒手吧。

    我状似无意地将颈间的吊坠垂于汤碗之上,看着那森森的白牙泡在甜汤里,泛出迷人的光泽。

    再舀一勺放入口中,我咽下。

    “而且董卓还淫乱宫闱……据传……连婉公主也被……”貂蝉的声音有些奇怪。

    我看着甜汤,心里有些空,缓缓舀起第二勺,我是在昭德宫失踪的,纵使婉公主再怎么样百般开脱,董卓必然不会放过她。

    如果说之前为了所谓的朝廷,婉公主让宫里的女人作出了牺牲,让董卓“淫乱宫闱”的恶名在外,那么如今,她自己也成了牺牲品……多么讽刺。

    赵云,又该情何以堪?

    而这一切,竟然因我而起,这更是讽刺到了极点。我一直那么努力改变历史,而最后,竟成了牵引历史成真的楔机……成了牵绊董卓的棋子……

    多么讽刺……

    泡了毒牙的甜汤发出奇怪的靡烂的香味,我在赌。王允,你不是说天下没有你不会解的毒吗?

    不知你可还记得那条白眉腹?没有了血清制药,我看你能把我在地窖里藏到几时!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般厌恶自己,我厌恶自己的无能为力,我厌恶自己只能搅局……

    我厌恶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历史一步一步延伸……

    如果我死,便是眼不见为净的自私;

    如果我不死,便是逃出地窖的最好机会。

    “不过……”貂蝉的声音微微一顿,“是不是连你自己也觉得其实你死掉比较好呢?”

    我微微一惊,抬头看向貂蝉,发现她的笑容有些奇怪。

    “或许你死了,大家就都清净了。”貂蝉的眼神冷得可怕,面容微微扭曲。

    “你干什么?”惊异地看着神情偏执的貂蝉,随即我错愕地发现自己全身瘫软,仿佛没了骨头一般。

    “义父说,要换了我的脸给你。”貂蝉在我身旁坐下,望着我,道,“你究竟哪里好?”细细地看着我,貂蝉眼里满是深究和思索的模样。

    我哑然。

    “你究竟哪里好?为何义父费尽心机也要把你留在身边?”歪头看着我,貂蝉疑惑地道,“为何连董卓那种人也会为了你甘心被万夫所指?甘心遗臭万年?”

    看着这样的貂蝉,我心里隐隐开始不安。

    “听说你笑起来很漂亮?”迟疑了一下,貂蝉伸手抚上我的面颊,她的手很漂亮,只是有些冰凉,“你知道吗?义父清醒的时候,从来都不准我笑的,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笑起来的样子,像极了你。”

    听她说着越来越不着边际的话,我心里的不安加剧,微微皱眉,我试着调集全身的力气想站起来,却发现做不到,全身的气力竟仿佛都被抽光了一般。

    “只有在喝醉的时候,义父才准我笑,然后很温柔地抱着我……他会很温柔很温柔地抱着我……仿佛我是他最最宝贝的东西……”貂蝉眼里缓缓浮现出娇羞的神色,随即神色微微一僵,“可是,他唤我……笑笑……”

    我惊住。

    貂蝉神色哀戚地看着我,“为什么?为什么义父心里眼里看到的只有你,全是你?为什么?”她仿佛一个被抢去了心爱之物的孩子,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我仍在不死心地挣扎。

    “不用费力了。”貂蝉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动了不的,知道吗?下毒是义父教我的”,她笑得像一个炫耀自己的孩子,“轻易不会下毒,但是一旦动了手,便没有回头路,这也是义父教我的”。

    我皱眉看着他,心里哭笑不得。真是心有灵犀啊……连下毒都想到一块去了,我自己毒不死自己,她倒来帮忙……

    “你知道吗?义父打算明天便给你治脸,我不怕被毁容,可是……我好怕义父不要我……”见我一脸茫然,貂蝉又凑近了我,“你知道义父的计谋吗?”她一脸神秘兮兮地看着我,“义父要把我的脸换给你……然后洗去你的记忆……然后把我送还给董卓……然后,我便成了笑笑……我便成了你啊!义父不要我了……”

    我惊愕得目瞪口呆,那样疯狂的事,大概也只有王允那般的疯子才做得出来!

    “义父要我杀董卓……他说我是天生来代替你成为董卓克星的……”貂蝉双手紧紧握住我的肩,低喊,“为什么?为什么我要代替你?为什么我的人生完全没有意义?为什么我的感觉义父完全不会在意?为什么我的宿命便是成为你?!你有什么资格毁掉我的人生?”

    我被她摇得头晕眼花,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来王允不止要董卓成为众矢之的……他还要借着笑笑的名字去杀董卓……

    好一个万全之策!真是算无遗策啊!王允,你何其残忍……

    然后我便听到她似哭非笑地用双手紧紧拢在我的脖子上,她的手狠狠掐住我的脖子,她说,“你去死,好不好?”

    她说,“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你,义父一定会看到我的存在。”

    她说,“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你,董卓也一定不会那么痛苦。”

    她说,“为了所有人都好,所以你去死,好不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